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罪恶的黄昏最新章节,罪恶的黄昏免费阅读

玄幻奇幻小说罪恶的黄昏的作者是爱思考的六岁少年。书中主要讲述了:制作完三瓶生肌续骨膏后,又为自己配制了一瓶变声药水。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月亮渐渐升起,一片宁静随着银雾般的月光落在大地上。凌云披上黑色风衣,戴上半高礼帽,贴上黑色面具,服下变声药水,径直走向门外。……

罪恶的黄昏最新章节,罪恶的黄昏免费阅读

《罪恶的黄昏》 免费试读

制作完三瓶生肌续骨膏后,又为自己配制了一瓶变声药水。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月亮渐渐升起,一片宁静随着银雾般的月光落在大地上。

凌云披上黑色风衣,戴上半高礼帽,贴上黑色面具,服下变声药水,径直走向门外。

他左绕右拐,来到一处狭长街道;千百光点闪烁在黑暗中,为夜色平添了几分朦胧。这是每个城市不可或缺的地方,底层修炼者在这里秘密交易所需要的各种物品,故而又名黑市。

“以前只是听说此处,并未在这交易过东西……不能鲁莽,先看看交易流程……”凌云暗自思忖道,身体紧贴墙壁,端详着远处刚开始交谈的两道黑影。

“喂,你卖什么?”矮胖的黑影仰起头,向那个修长的黑影问着。

“他喝下的是最劣质的变声药水,明显对声音改变不大……”凌云瞬间作出判断,他随即疑惑地想着,“奇怪,这个矮胖黑影的声音,我为什么觉得有点熟悉……”

“各类武器。买么?”修长黑影上下打量着他,捂住自己的胸腹处,按了两下,以嘶哑的喉音答道。

“有哪些?”

“剑,刀,匕首……”

“匕首!……有什么匕首?”矮胖身影猛地跨前一步,兴奋地问着。

“都有。寒月刃,以毒药染剑锷,刺人立死,45枚金币;梅花匕,两端尖刃,状如梅花,长约一尺二寸,23枚金币;羊角匕……”

“呃,这些匕首里,最便宜的多少钱?”矮胖的黑影打断他的介绍,底气不足地问道。

“三枚金币。”

“我先看看。”

“可以。”修长黑影答着,同时掌中赤色灵气翻滚,尽数灌入匕首;随即朝对面甩出。

嗖!

匕首破空而至,裹挟着呼啸风声。

不过矮胖黑影不慌不忙,两指夹住袭来的双刃,身体如陀螺般旋转一圈,将惯性消弭于无形。随即迎着月光,举着匕首,仔细打量。

“原来如此……”凌云若有所思,微微颔首,“匕首上有卖家的火灵气,可引爆,可追踪,抹除需一段时间……能保证买家不会携着物品直接跑掉……有意思……”

“买还是不买?”修长黑影见他打量匕首久久未再开口,右手放在腰部,微微弯着腰,语气渐渐夹杂上几分不耐,“这已经是我最便宜的价格。而且,只有匕首柄有个很小的十字裂痕,其余地方再没有半点瑕疵……”

“买……”矮胖黑影心疼地答道,右手颤巍巍地伸入钱袋,摸出三枚金币,紧紧攥于掌心。咬了咬牙,这才不舍地松开手掌,将三枚金币曲指弹出。

叮!叮!叮!

修长黑影探掌将破空而至的三枚金币接住,随即消失不见。矮胖黑影亦是如此。

凌云随即也从角落中走出,暗自寻思道,“流程倒是简单,不过有些地方还是要注意……交易,要尽量话少,避免无意间泄露个人信息……定价,也不要过高,不然一次售卖不出,多次找买家会带来很多问题……”

“喂,那边那个,你卖什么?老子,要买东西,你那有什么好货?”一个戴虎头面具的中年男子左手叉腰,右手指着他,大步走来,脚踏着地面,鞋子蹭在地上,发出吱的响声。

凌云思绪被打断,循声望向开口之人,以嘶哑的喉音答道,“生肌续骨膏,三瓶。”

“看看。”

凌云从怀中摸出一个玉瓶,注入灵气,然后扔出。

中年人接过,用指头蘸了一点嗅了嗅,眸中的随意突然转为惊愕。他又用指头蘸了一点,放在鼻孔下方,使劲耸动着鼻翼,震惊地想道,“怎么,怎么可能?生肌续骨膏的疗伤效果,怎么可能达到这种程度!……是我判断错了?不可能啊。以我在丹药上的造诣,凭味道完全可以推断出药效……药香确实是生肌续骨膏,没错,但是与以往又有所不同,嘶,这是改良后的……这改良后的药效竟恐怖如斯,若是能分析出新加的是什么药材,那带来的收益绝对超出想象啊……”

忽然,他猛地抬起头,激动地问道,“三瓶,多少钱?”

“他对生肌续骨膏很满意,看来只要卖的价格不过高,交易就能成功……”凌云思忖着,“一瓶成本24金币,三瓶72金币……卖100金币吧……”想到这,他转身朝向中年人,竖起右手食指,前后晃了晃。

中年人眉头微蹙,想道,“这是什么意思?呃,要价1000金票?……呼, 1000金票,就能买到这三瓶神药,太走运了……他开价真的好便宜……”

想到这,他微蹙的眉头舒展开来,点头答道,“可以。”他怕他突然意识到这神药的价值,不愿再卖出。于是赶忙从怀中摸出一叠金票,塞入袋中,系好,向对面扔出。按照惯例,是先交出物品,再付款。可他此时完全忘掉了这件事,他已经处在不知所措的狂喜中了。

啪!

凌云伸手接住,想道,“100金票说付就付……真是财大气粗……”他拿出剩下的两个玉瓶,扔出。

交易完成,二人身形很快隐匿于黑暗之中。

凌云走到角落中,忽然顿住,伸手摸了摸内侧口袋中的钱袋,想道,“刚才交易并未清点金票……不过那叠金票看上去相当厚实,就算少,也不会少太多……”他从口袋中取出刚刚收获的小钱袋,打开,捏住全部金票,抽出,数了数。

1000金票?

凌云眸中透出茫然,他回忆着刚才的交易,思忖道,“居然是1000金票……他数错了?不,不会……他是以为那个食指的含义是1000金票……出这么高的价格,看来是看出了药效的特殊。可他仅仅嗅了嗅,就能做出如此推断,很厉害……不要紧,现在的技术,最多只能分析出膏药中药材的种类,而我是稍稍改变了剂量。他注定一无所获……配方要是那么简单就被

破解,我又怎么会拿出来卖……”

他向着所住的寺庙走去,随即又想道,“1000金票的收入,不必再住在寺庙,可以租一座宅院……丹药,也不必只卖生肌续骨膏了,可以考虑制作凝神丹与强筋壮骨丹……”

行至半路,他忽然看见一条大汉,盘膝坐在狭长的街道旁。

大汉穿着破烂的黑色布袍,皮肤原先是古铜色,现在却因饥饿泛着不健康的枯黄,上面还沾满了污泥与尘土。他三四十岁的年纪,身材魁梧,垂着头颅,那大脑袋上倒竖着黑色的浓发,犹如乱草。

凌云脑中蓦地浮现出石桥下的老人,破败寺庙中的自己,身披大红袈裟的和尚。他摩挲了下腰间的钱袋,取出仅剩的两枚金币,走到大汉身前,蹲下,双手递过。

大汉目光呆滞,只是盯着地面,半晌,才察觉到视线中多了两枚金币。这时他才抬起头来,浑浑噩噩地望着凌云。

大汉坐在肮脏而狭小的街道上,惨白的月光映在他那张几乎被灰尘覆盖的国字脸上,勾勒出那浓眉大眼。当凌云看见他的面庞时,突然愣住了,嘴角抽搐着,身体不可遏制地一颤。

此刻,薄雾笼罩着地面,为这夜色增添几分神秘。凌云的周围静谧无声,没有任何响声,“飞鹏!我的伙伴,我的袍泽,我的兄弟!真的是你么……” 一种声音从他心中呼啸而出。

眼前的大汉,正是与魏风关系最紧密的亲卫——魏飞鹏!他年仅三十三岁,就已达到合道境后期,是当世实力最强的几人之一。这份境界,并非来自上等的丹药与一味的苦修,而是经战场厮杀,在铁与血的洗礼中得来的。寻常亲卫所做的只有贴身保护,不过他在魏风将军的允许下,参与过无数场大大小小的战役,每次都冲在前线,最是勇猛,一人可抵千骑。他的生活,几乎都在驰骋疆场;一年三百六十日,多是横戈马上行,用来形容描述他,再合适不过。几乎不夸奖人的魏风,也曾赞叹他“一身转战三千里”。每逢这时,是下属更是兄弟的魏飞鹏,总会笑着说,“魏将军‘一剑可当百万师’。”

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可当百万师。这两句话,对他们二人而言,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魏飞鹏,这位青年高手,原先双目炯炯有神,笑容爽朗;现在面庞却仿佛木刻似的,只有那眼珠间或一轮,还可以表明他是一个活物。

凌云强忍着胸间翻滚的辛酸与痛楚,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他一边环视着寂静的街道,确认目光所及之处并无其他人,一边思忖道,“飞鹏,是能够完全信任的人,但这里不是交谈之所……要带他回寺庙……”

想到这,他盘膝坐于魏飞鹏身前,将两枚金币塞入他手中,低声说道,“拿着,买些吃的……你,多久没吃饭了?”

“嗯?”魏飞鹏木然地望着他,眸中透出迷茫;他正处在国家灭亡的痛苦中,外界的一切对他而言,都是混混沌沌的。

“你晚上睡在哪?”凌云又问道。

“嗯?”他呆呆地说着,躯体似乎僵死了,甚至连开口说话都难以做到;他已经处在心如死灰的梦幻中了。

凌云垂下头,攥紧拳头,指甲紧紧掐着掌心,快要陷进肉里。俄顷,他抬起头,拍了拍他肩膀,说道,“你,可知道风之国?”

“风之国……风之国……”魏飞鹏不住地念叨着,仿佛从梦中惊醒。他身躯微微颤抖,眸中渐渐绽出光亮,举着右手,努力地向前伸着,似乎要抓住些什么。忽然,他颓然地放下手臂,抽噎着说道,“风之国……没了……”他眼眶通红。眨了下眼,有一颗泪珠突然溢出眼角,顺着黝黑的脸庞流下。之后,泪珠一颗一颗滚下,串连成线。

凌云扭过头去,身子并没有颤动,心脏却在一阵一阵地抽搐着;他伸出右手掩着嘴,好像能堵住从心脏中流淌出的血似的

不知过了多久,凌云扭回头,嗓音嘶哑地说道,“我是风之国的百姓。你也是么?”

“是,我是……” 魏飞鹏眸中的木然被酸楚所代替,嗓音同样嘶哑,回答道,“我是风之国的百姓……我是风之国的战士……”

“战士。何为战士?”

“战士……为国家战斗的士兵,即是战士……”魏飞鹏下意识答道。

“风之国……不在了……你还愿为它战斗?为它复仇么?……”凌云又问道,声音中夹杂着几分不易察觉的颤抖。

“愿意,我愿意……” 魏飞鹏眸子陡然亮起,随即又黯淡下来,苦涩地说道,“可仇人,过去是三个国家;现在,是整个世界……”

“那又如何?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凌云缓缓吐出一口气,沉声说道。

听到这句话,魏飞鹏霍地抬起头,望着他,惊愕地想道,“这句话,是魏风将军常对我说的……他怎么,他怎么也会说……呵,这只是个巧合罢了。魏风将军,已经被韦浩扬那个老匹夫杀害了……果然,是我太想将军了么……不过他说得对,知其不可而为之,才是大丈夫所为……”

这么一思考,他头脑清醒了很多,连眸中透出光芒,随即说道,“对,虽千万人,吾往矣。复仇,唯死而已……哪怕没有希望,也要撕下敌人的一块肉……”

“不,有希望。”凌云抬着头说道,腰背挺得笔直,他的两只手搁在大腿上,紧紧地攥着,快要吃进肉里。夜间的风袭来,拂着他刚毅的面庞。

这句话的声音并不大,可魏飞鹏觉得它宛若雷鸣,在他的脑中不停地响着,回荡着,快要把他的耳膜震破了。

这句话是浓雾中的灯塔,是深夜中的亮光,是破晓而出的朝阳。

“有希望?”魏飞鹏声音颤抖,期待和恐惧同时从他心中涌出——他期待他能带来希望,他恐惧他在拿他唯一看重的事开玩笑。如果真是那样,哪怕这个人之前好心给他过金币,他也会打他的。

小说《罪恶的黄昏》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