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魏风小说《罪恶的黄昏》在线阅读

小说《罪恶的黄昏》是著名网文作者爱思考的六岁少年所著的一本玄幻奇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扑通!他跪倒在凌云脚下,磕头如捣蒜,哭道,“客官,不,大哥!大人!大人您高抬贵手……我不该卖假药材,我吃了猪油蒙了心,我该死,我该死……可我家里,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未断奶的婴儿,您,您打死我事小,……

魏风小说《罪恶的黄昏》在线阅读

《罪恶的黄昏》 免费试读

扑通!

他跪倒在凌云脚下,磕头如捣蒜,哭道,“客官,不,大哥!大人!大人您高抬贵手……我不该卖假药材,我吃了猪油蒙了心,我该死,我该死……可我家里,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未断奶的婴儿,您,您打死我事小,可老人和孩子,他们是无辜的啊……您只要饶我一命,别管需要什么药材,都免费,都免费……”

“闭嘴。再叫,就让你永远安静。”凌云低头看着他,冷漠地说着。

老板硬挤出来的抽抽嗒嗒之声瞬间消失,屋内重归宁静。

凌云坐到梨木椅上,十指交叉,俯视着跪在地面的老板,淡漠地说道,“我问,你答。若敢撒谎,呵……”

“不敢,不敢,我一定不隐瞒一星半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老板拍着层层脂肪堆积成的胸膛,回答得毫不犹豫。

“说。假药,都卖给谁了?”

“我说,我说,我全部交代……用假药冒充真药,小人肯定不敢卖给所有人。不然,都活不到现在这时候。”老板垂着头,小心翼翼地答道,“有些客人衣着华丽,一看就有背景。他们有可能来自官府、将军府邸、富商宅院……总之,这些人,卖给他们的,都是上等药材。除非嫌命长,否则我万万不敢卖假药。哎,我做事厚道了,但他们不仁义,很多时候连药钱都不付,甚至还要收保护费……我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实在没有办法,才昧着良心卖假药……”

“说重点,”凌云看着他满身的肥膘,不耐烦地打断。

“是,是……卖假药,卖了很多次,都卖给、都卖给那些穷人了。就是那些来药店,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人……”老板哆嗦了一下,声音颤抖地答着。

“卖假药,这么多次,你的店铺居然还在?”

“这……大人有所不知,这事其实是这样的。那些穷人,他们非常愚蠢……”老板正说着,突然瞥到了凌云脚上破烂的沾满泥污的鞋子,赶忙改口道,“不不不,他们非常淳朴,淳朴……他们一般不认识药材,不管我怎么说,都深信不疑……他们没有能力分辨药材的真假,只知道从我这买药,回家,照着药方煎服……”

“煎服。那服下后,不就知道这是假药了?”

“服下后……”老板重复着,头颅垂得更低了,“服下的时候,会知道药的真假。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嗯?来不及?”凌云右手放在椅子扶手上,食指有规律地敲击着,沉声问道。

“小人,小人不敢隐瞒……”老板的心脏随着震人心魄的敲击声抽搐着,哆嗦地答道,“那些穷人平常生病,是不舍得来药店抓药的。他们薪水微薄,连吃饭都勉强,自然不会花在看病这等奢侈的事情上。他们只是在家忍着,等着疾病自然消退。只有,只有得了非常重的病,就是快要夺去他们性命的那种病,才会拿出毕生的积蓄来抓一副药。所以,他们服下时,就……”

“就去黄泉报道了,是么?……呵,原来如此,好一个来不及!” 凌云冷笑着说道,右手食指随即刺穿椅子扶手,在上面留下一个孔洞。

“饶命……饶命……”老板脑袋砰砰得撞击着地面,在上面留下道道血痕。

凌云揉了揉太阳穴,思忖道,“官员欺压药店,药店老板便欺诈底层百姓么……这老板,卖假药害人,倒是死有余辜……不过,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想到这,他俯身看向老板,沉声道,“你,继续回答问题。”

“什么?”老板愣了下,眸中随即绽出狂喜的光芒,激动地答道,“是,是,我一定好好回答,好好回答……”

“像你这样的药店。有多少?”

“像我这样?……呃,几乎,几乎全部……”老板垂着头,小心说着。

“全部?”凌云冷哼一声,声音愈发冰冷。

“小人,小人绝不敢说谎啊……”老板赶忙举起三根手指放于头旁,发誓道,“那群有钱人,飞扬跋扈,蛮不讲理。每次来店内,都要带走很多很多上等药材,而且还不给钱。哎,现在这些当官的,口口声声说为了百姓好,为了百姓着想,却把百姓逼得连活路都没有……像,像我们这种小店,怎么能经得起这么折腾。卖真药,利润真是少得可怜……所以,渐渐地就想到卖假药,卖给,卖给那些穷人……”

“你刚才说,穷人大多不识药材,才卖给他们假药。可我明显对龙刀皮有些研究,回去后定会察觉。你为何依旧以假冒真?”

“这,这……”老板目光乱瞟,结结巴巴。

“说!”凌云重重地拍了下椅子,冷哼一声。

“是,是……就算穷人,不,普通人……就算普通人能认得药材,我一般也不会过于在意,因为他们实力弱小,家中又无财无权,就算发现这是假药,也做不了什么

“实力弱小,”凌云垂着头,默默念道,“实力弱就该被欺负?呵……”

他旋即抬起头,看着瑟瑟发抖的老板,又问道,“卖真药,可否能维持生计?”

“勉强,勉强可以糊口……”老板下意识答道,他不知道他为何会问出这个问题。

“既能糊口,知道日后该怎么做么?”

“啊?”老板呆住了,下一刻,劫后余生的喜悦在胸中翻滚,泪珠从眼角溢出,哽咽地答道, “知道,知道,我不会再卖假药了,绝对不会……”

凌云缓缓起身,望向药柜,道,“我,刚才买了40g龙刀皮。”

“是,是……”老板抽泣着答道,旋即跑向药柜。少顷,他左手提着一个纸包,右手攥着八枚金币,跑回凌云身前,弯着腰,恭敬地双手递过。

凌云接过纸包,掂了掂,眉毛上挑,道,“这不是40g,是43g。”随即从钱袋中摸出一枚金币,塞入老板掌中,拍了他的肩膀说道,“八枚金币,是我付的款,我不会拿回。不过,你,要知道以后该怎么做。而我,之后会再来这家店铺。”

说罢,转身走出。

老板抽噎着站在原地,凝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忽然,他双膝一弯,就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威力,将他的黑良心压垮了似的。他冲着凌云的背影跪着、哭着、祈祷着。

另一边,凌云继续采购着所需要的药材,在这家店铺,他只买了龙刀皮,但生肌续骨膏的原材料,自然不止这一种。

不过若在一处买齐所有原料,极易被有心人盯上,陷入险境。

离开“寿云草药店”后,他前往衣铺买了新服装与面具,出店,走至角落,换好。

之后,他踏过九条街道,在十三家店铺购买了所需要的一切。那时,已至下午三点。

确认无人跟踪后,返回寺庙,关门,小心翼翼地将试剂和仪器摆放在刚买来的木桌上。

这份小心不仅出于习惯,更迫于现实压力;一番采买后,钱袋中只剩下两枚金币。

木桌上,试管、药匙、天平、烧杯、陶罐……各种仪器一应俱全。此外,龙刀皮、红鹤碎、吐蕊木、万川藤汁液……制作生肌续骨膏的原材料也是应有尽有。

这时,万事俱备。

换上纯白色实验服,戴上一尘不染的一次性手套,凌云深吸了一口气,眼神变得专注起来。

此刻,他眼中只剩两类东西——试剂、仪器。

熟稔地拿起桌上有刻度的密封玻璃瓶,拧开盖子,倾斜着抵在大试管口。

右手上抬,玻璃瓶中的万川藤汁液沿瓶口流入试管,一直涨到刻度线。

50.0毫升万川藤汁液,量取完毕。

接下来,凌云又称量了5.3克红鹤碎,8.7克龙刀皮,6.5克吐蕊木……

他将它们一一加入桌上的陶罐中,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各种药材溶于混合汁液中,变为深紫红色的液体;同时,空气中有微微苦味弥漫开来。

“还剩最后一步……” 凌云如是想道,微微颔首。

他拧开一个棕色小瓶,用药匙称量着最后一味试剂——1.22克的残雪莲粉末。

是的,是1.22克,而非传统配方中所记载的1克;虽然剂量改变不大,但成品的效果足足提升了三倍!

这最佳剂量,是他前世反复实验确定的。可惜,还没来得及大规模生产,风之国就陷入与其它三国的战争之中。不然,等特效的生肌续骨膏批量生产,哪怕其它三国联手,战争结果仍未可知……

1.22克,精度之高,可以令制作丹药的绝大多数人瞠目结舌。

凌云鼻头上有汗珠微微沁出,但他的手依然平稳,无半点颤抖。

天平的示数从0开始,缓缓升高,至1.22克,停下。

“一次成功……不错不错……”凌云嘴角上翘,手上动作不停,将粉末尽数转移至陶罐中。

滋!

黑色雾气冒出,庙内迷蒙一片。

陶罐内,深紫红色液体转为黑色稠厚的半流体,气味清香。

“呼……成了……”凌云长舒了一口气,将生肌续骨膏倒入玉瓶中,轻轻按紧瓶塞。

小说《罪恶的黄昏》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