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罪恶的黄昏魏风小说免费阅读

火爆新书罪恶的黄昏是由网络作者爱思考的六岁少年所编写的玄幻奇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刺骨的寒风刮在他的脸上,如同刀割。他嘴角抽搐了一下,随即又恢复木然,活像大理石雕像。他并非在奔跑,只是用双腿机械地、周而复始地迈动着。姚芷梦用眼角余光捕捉到了他的茫然,心如刀绞,她伸出手,紧紧握住他冰……

罪恶的黄昏魏风小说免费阅读

《罪恶的黄昏》 免费试读

刺骨的寒风刮在他的脸上,如同刀割。他嘴角抽搐了一下,随即又恢复木然,活像大理石雕像。他并非在奔跑,只是用双腿机械地、周而复始地迈动着。

姚芷梦用眼角余光捕捉到了他的茫然,心如刀绞,她伸出手,紧紧握住他冰凉的手掌。

“魏郎,”她开口说,她想很平静地说,但是不能,她的声音被苦涩与酸楚浸透,“此战三国突然联手,士兵总数量简直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风之国战败,过不在你。你,已然做到极致……”

“可我心有愧,”魏风身体微微颤抖,呆然地凝视着地面,他嗓音嘶哑,低沉落寞,与往常慷慨激昂又充满磁性的声音截然不同, “平日里,我总教导将领要身先士卒,要视死若生;可在我国守卒尽皆战死时,我却……”

“你这不是逃!” 她扳过他的身子,正对着他;他身体僵硬而冰凉,那酷寒传到她的手掌,直抵她的心脏。

她经受不住这辛酸的冰冷,一阵战栗;她盯着他那饱含悲恸的目光,声音颤抖,“夫君当以大局为重!等待机会为风之国、为百姓、为将士们报仇血恨,方能让死者于九泉之下瞑目啊!”

寒风呼啸,裹挟着她的酸楚与关切,灌入他的耳中。

魏风悲戚的面容有了些许变化,嘴角抽搐着,眸中微微绽出几分神采。

“夫君!”她双手抱住他的肩膀,声音不自觉提高了几分,却隐隐带着哭腔,“视死如归易,忍辱负重难。你要振作!振作!”

“嗯……” 他眸子轻抬,望着她,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她嘴角挤出一抹苦笑,用手轻轻架住他的胳膊,朝着北方缓缓前行。

两人互相倚着,携着对东山再起的希冀,迎着呼啸的寒风,一步一步向前挪着。

月光刺向大地,将身前原野映的凄惨,广袤无垠的荒地上留下的只有两人搀扶的背影。

这里,北面山脉隐约可见;只要能进入山脉中躲藏,就有希望逃出生天。

他们时而望着对方,时而望着前方,携手前行。

原野上,除了二人微不可闻的行进声,便只有朔风在低声呜咽,如泣如诉。

忽然,马蹄声朝前方袭来,愈来愈响。

魏风哆嗦了一下,似乎猛然惊醒了。

“追兵来得好快……”他眉头紧蹙,四处打量,目光停滞在一堆草垛之上。

蓬松的金黄色草垛两人多高,嵯峨巍然,如同一座小山。

他略一沉吟,扭头伏在她耳旁,轻声低语地说道,“躲进去。”

姚芷梦深情地望着他,双目如同一泓清水,嘴唇翕动,似乎要开口,却未发出声;最后,只是微微颔首。

“她怕追兵听到……故而没有开口……”魏风如是想到,旋即钻入草垛之中。他转身,趴下,与地面紧贴;身体随即向右挪动,为她腾出一块空地。

可她并未进来。

又等了三秒钟,五秒钟,十秒钟,半分钟,还是毫无动静。

恐惧在胸中翻滚,他猛然抬起头,透过那月光钻进的缝隙,向外望去。

她两腿微曲,不敢绷直,明亮的眸子却露出希望,在月光的映射下显得坚定异常。

“她,她为什么没进来?”魏风脸色苍白得像一张纸,心脏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一下。趁追兵未到,他要冲出去,他要把她也拉进来。他双臂将身体撑起,左膝跪地,右腿蜷至半空,仅脚掌微贴地面;他蓄势待发。

此刻,韦浩扬纵马赶到,右掌上抬,对准了原野上孤零零的姚芷梦。

水灵气于掌心内聚拢,顷刻间汇聚为拳头大小的深蓝色冰球;那冰球径直飞出,疾如雷电,裹挟着呼啸风声,划破长空。

砰!

冰球撞击在她胸膛处,猛然炸开。

姚芷梦实力本就远逊于韦浩扬,此刻灵气又完全耗尽,自是一招便败。

她身影倒飞出去,跌落在魏风所藏草垛之旁。

她经受着一股酷寒的侵袭,身躯渐渐被冻僵;那冰冷源自黄泉,经地面注入她的身躯。她想要再看他一眼。于是趁着身体还残留有最后一丝力气,她蹭着极寒的地面,一寸寸挪向草垛;鲜血刺穿红衣,在地面上留下一道又一道血痕,触目惊心。

她望向他,泪珠在她的眼眶中滚动,从她的眼角溢出,浸透了脸庞的胭脂;眼泪划过,在她那秀美的脸颊下,印下淡淡的划痕,而她眼里仍然充盈着笑意,那是生的希望!干瘪的嘴唇失去了原有的滋润,苍白的脸色预示着死亡,孤高的自尊使她永不低头,望向那片充满希望的草垛,永远闭上了那双秋水长眸,与世长辞!

“果然有漏网之鱼! 老夫成功斩杀,能获得至少万枚金币的赏赐!哈哈哈……”韦浩扬仰天大笑,一头白发随风飘荡,宛如阎罗降世。

草垛中,魏风泪珠滚动,顺着因痛苦绝望而抽搐的畸形脸庞,缓缓地流下来。看着她面庞被月光隐隐映成白色,他心如刀割,再也顾不得其他;单足落地,一点一弹,从草垛中掠出。

“呦,还有一条!看招!”韦浩扬抛出玄冰剑,于空中划出一道弧线,以雷霆万钧之势刺向魏风胸口。

长剑穿胸,半截留于胸前,半截露在身后。

血光迸溅,魏风仿佛于刹那间被千百条赤蛇缠绕。

他左摇右晃,好似烂醉如泥的醉汉。身躯后仰,似乎下一刻就要倒下,可是没有,他脚步踉跄地站住了。忽然,那身子僵硬得如同石块,直挺挺地立在那;随即倒向前方,倒向她面庞所在的方向。

砰!

尘土飞扬,坚硬的大地将他身上的伤口进一步撕裂,散落的沙砾融入他的血液;但他并未感到这撕心裂肺的疼痛,只是抬着头,痴痴地望着她。

两人相向,这相望的间距却显得如此遥远。他妄图窥探清他心目中的那个她,他隐约感受到她的面庞在月光映照下莹白如玉,嘴角上扬使得两个酒窝隐约可见,但他已分辨不清这是现实还是幻觉。

“芷梦,芷梦……”他用尽他最后的的力气一寸寸挪向前方,艰难地抬起失去知觉的右臂,五指尽全力绷直。他眸中柔情似水,在距离她脸庞不足一寸时,双眼缓缓合上,再也不曾睁开。

月光洒向二人,为他们带来三分圣洁,而剩余七分,满是凄凉。

少顷,魏风感觉无尽的黑暗从四面八方涌来,紧紧地、死死地禁锢住他。即使睁大眼睛,仍然什么也看不见。整个身体仿佛被封在冰块之中,手指连轻微活动都做不到,只有大脑还能勉强运转,浮现出刻骨铭心的记忆。

“想我风之国经过变法,国力大增,一跃成为世界最强国。不过我并不愿发动战争,只希望百姓能安居乐业。

孰料乌康时等重臣狼子野心,吃里扒外,享我风之国俸禄,却与其余三国勾结,致使三国大致得知我国虚实,秘密联手,突然间掀起战争。

风之国虽国力鼎盛,但变法日短,积累不足,终是独木难支。水之国、火之国与土之国各派大军十万;军队间灵气相互配合,攻城势不可挡。哪怕号称天下第一城的春风城,在经过长达三月、持续六轮的狂轰滥炸后,也沦陷于敌手。

举城将士以性命开路,护我和芷梦冲出重围,是希望我二人日后能东山再起,为风之国报仇雪恨。不曾想最终还是未能逃过一劫,早早与九泉之下的袍泽相见,辜负了他们的重托。”

砰得一声,魏风从无边黑暗中挣脱出来,再见光明,自言自语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居然没有死?”

他奋力睁开双眼,只见白茫茫一片;随着时间推移,视线渐渐聚焦,破旧的褐色天花板变得清晰起来。从床上坐起,目光所及,只见四壁萧然。破屋内恶俗不堪、臭气熏天,又黑暗又肮脏。全部家具只有一把草垫椅子,一张破桌和几个破瓶烂罐;屋内四块方玻璃窗挂满了蜘蛛网,透过来的光线恰好把人脸照成鬼脸。墙壁像害了麻风病,百孔千疮,好似因恶疾破了相的一张脸。

“我还活着……这是哪啊……”魏风抚摸着身上的被褥,暗自思忖。

突然,他注意到了搁在被褥上方的双手,目光变得呆滞。

手背细腻白嫩,隐隐显出皮下细细的青筋;手指细长,如同雨后刚从土中冒出的笋芽尖儿。

“这,这手怎么如此稚嫩?”魏风怔了一下,心中不可遏制地一颤,喃喃自语,“这分明是小孩子的手!难道……”

期待的情绪在他胸中渐渐沸腾,他嘴唇翕动着,霍地抬起头,左右环视。

墙角那边,有个一尺见方的小水坑;浑浊的雨水透过破烂的屋顶,于水坑内汇聚、灌满、溢出。

魏风翻身下床,踉跄地跑过去,双手支撑着跪倒在地,随即探头向水坑内望去,打量着水坑映照出来的样貌。

脸庞柔润而稚嫩,如同无暇白玉;剑眉英挺,眼眸乌黑深邃,炯炯有神。

“这,这是我十四五岁的样子!”魏风亢奋地说道,眼中绽出一种振奋的光焰,两条胳臂高高举起。

小说《罪恶的黄昏》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