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团宠小撩精:宠妃又双叒叕逃婚啦酥米唐,团宠小撩精:宠妃又双叒叕逃婚啦小说免费阅读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酥米唐的新作《团宠小撩精:宠妃又双叒叕逃婚啦》,这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书。书中主要讲述了:慕轻颜瞧着这万年寒冰体质的男人,不情不愿的上前行礼,但脸上却随即显露出自然的假笑:“参见王爷。”慕轻颜本就是聪明人,她之所以如此乖巧、礼数周到的对眼前这个要去纳她做38房妾室的人。正是因为他看出来,慕……

团宠小撩精:宠妃又双叒叕逃婚啦酥米唐,团宠小撩精:宠妃又双叒叕逃婚啦小说免费阅读

《团宠小撩精:宠妃又双叒叕逃婚啦》 免费试读

慕轻颜瞧着这万年寒冰体质的男人,不情不愿的上前行礼,但脸上却随即显露出自然的假笑:“参见王爷。”

慕轻颜本就是聪明人,她之所以如此乖巧、礼数周到的对眼前这个要去纳她做38房妾室的人。正是因为他看出来,慕元对此人的恭敬。

要知道慕轻颜可是当朝丞相之女,已过丞相要将自己的女儿嫁到别人家去做妾,不是这个女儿不受宠,就是这个王爷地位非凡啊。

慕轻颜醒来从小丫鬟秋竹口中听来的是慕元对小女儿宠爱有加,并不是不得宠。这样一来能让丞相吃瘪甘愿把女儿嫁给他做妾,那必然是这位王爷的地位特殊,从刚才慕元对他恭敬的态度来看,这王爷甚至连丞相也是得罪不起的啊!

清流羽轩淡淡道:“不必多礼。”

慕轻颜心里对这王爷生出一丝好感,走近一看这人也并非让人嫌恶的模样。

慕元从主位起身,点头微笑:“老身还有些事务要处理,就不多陪了。”

慕元转身对着慕轻颜嘱咐:“颜儿,切勿怠慢了王爷。”

慕轻颜卷长的睫毛轻轻抖动着,笑盈盈的应声:“知道了爹爹。”

这故作乖巧的模样让慕轻颜差点当场去世,要知道穿越前她活脱脱的一个霸道女强人的人设啊。

这一朝穿越却要惺惺作态,假意乖巧着实让人不适。

慕元走后,慕轻颜才发现先前对这个王爷的一丝好感简直是自己大错特错,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瞬间变脸,脸上仅有的一点关心转瞬即逝,随之而来的是满眼的厌恶。

慕轻颜不禁感叹,这男人也会变脸?枉她先前还觉得他人还不错。

如今慕轻颜只想呵呵呵呵呵!

清流羽轩挑眉讥讽的望着慕轻颜,那厌恶的眼神仿佛看见了什么污秽不堪的事物一般:“你就如此心急的想要嫁给我?”

慕轻颜看着他一脸欠抽的表情,可人家毕竟是王爷,身份压制不得不低头啊,她只好尽量的压制体内的洪荒之力。

明明长了一双勾人的眼眸的清流羽轩,此刻间,眼里的轻蔑呼之欲出:“下月十五迎纳你做我38房妾室,你好生准备。”

慕轻颜愤怒道:“什么?38房?看你年纪轻轻,长的人模……不,是长的仪表堂堂的,就这么寂寞吗?37房的妻妾不够你赏玩吗?”

看着眼前气急败坏的慕轻颜,清流羽轩的眉毛一挑,随即便恢复先前的面无表情,仿佛刚才一切都没有发生,轻蔑道:“怎么,这不是你所想已久之事?如今如愿,还要和本王玩欲拒还迎吗?”

这个女人究竟在搞什么手段,十几年苦苦缠着他的事情仿佛烟消云散一般?

清流羽轩眸色深沉如夜,一字一顿:“如今遂了你的心愿,你应该感激本王才是吧。”

慕轻颜恶狠狠的盯着眼前的自大狂妄的清流羽轩:“我呸,鬼才要做你38房妾室!”

慕轻颜沉了沉眼眸:“看王爷一表人才,麻烦王爷要点脸好不?”

长的是好看了点,性格这么讨人厌,正常人如果不是瞎了,怎么会看上这种人?还甘愿做妾也要伴他左右?

“妾?还是38房妾?你脑袋长痔疮了?”慕轻颜气的不轻,身子都微微的颤抖着。

清流羽轩望着眼前的女子,眸里的神情愈加凝重,似是生气又并非生气,倒不如说是对眼前的慕轻颜多了几分看不懂。

慕轻颜早已忍耐多时,便顾不得三七二十一了,继续补刀:“别说是妾了,就算是你娶我做妻!我也不嫁!”

清流羽轩看着慕轻颜挽起袖子一副干架的模样,好似那被逼急的要咬人的兔子一般,一瞬间,他竟然觉得她居然有那么一丝可爱,拂袖,冷冷道:“这可由不得你了。”

清流羽轩未等慕轻颜反应过来,便已踱步向外走去。

等慕轻颜意识到时,人早已走远,留下的只是清流羽轩身上那抹特别的香气。

慕轻颜像吃了瘪的受气孩子,气的在原地直乱跳:““喂!你别走啊。把话讲清楚了再走!”

这杀千刀的清流羽轩,这哪里是王爷,这明明是土匪啊好吧!

我不嫁啊!

相府门外不远处的马车内。

一男子身穿水绿色襟窄袖长衫,袖口处、衣襟处都用蓝绿色的丝线绣着云纹。靠近一看那是一张几近完美的绝色脸庞,精致的五官就仿佛是画师笔下绘画出来一样,引得人心生妒忌。随着他的笑声那浓浓的眉毛也跟着泛起了涟漪,弯弯的,似像是浩瀚夜空中那皎洁明亮上弦月一般。犹如樱花瓣般鲜艳的唇瓣,将那光滑白嫩的皮肤衬得格外诱人。让人过目难忘的是他嘴角那一抹坏坏的笑容,给他的清新俊逸中加入了一丝不羁。

这人便是清流羽轩的挚友,殷十初,京城首富长子,坐拥万贯家财。若是评价他的家族只是一介商人,那就大错特错了。他的家族名副其实的财权双握,因为他的舅舅便是皇家羽林军大将,正三品军。

殷十初拿起盘中的苹果,咬了一口,还未等咽下就看见清流羽轩沉着脸进了马车。

殷十初一边吃着苹果一边问:“我说羽轩啊,你怎么从慕府出来后就板着个脸啊。”

看清流羽轩未回应,又言:“虽说你平时也没怎么笑过吧,但你这表情肯定有事!”

殷十初把苹果递到清流羽轩面前,清流羽轩挥手轻轻推开,摇了摇头示意殷十初他不想吃。殷十初见状委身贴近,两人肩贴肩丝毫没有一丝违和感,这与慕府那个面瘫冷酷的清流羽轩判若两人,有那么一瞬竟觉得空气间弥漫着暧昧的味道。

殷十初拍了拍头,一惊一乍道:“啊!我知道了!”

清流羽轩抬眼,蹙眉:“你知道什么了?”

殷十初一脸自信:“一定是那个慕轻颜变得太丑了。对,一定是这个样子。”

清流羽轩扶额,叹气:“不是。”

殷十初不解:“那是什么?”

清流羽轩若有所思:“她好像不是慕轻颜。”

清流羽轩说完才意识到他在说什么胡话,那明明就是痴缠了他十几年的慕轻颜啊。一直未变的模样,一直未变的爱慕,若不是因为……也许自己也不会对她那般冷漠甚至是残忍吧。

殷十初愈加疑惑,索性将手里的半个苹果一扔:“怎么讲?难道是更傻了?”

清流羽轩摇摇头,嘴角闪过一丝笑意:“不,是变得有趣了。”

明明是一样的秀丽容颜,明明是一样的娇小身躯,她怎么可能不是慕轻颜,一定是他多虑了

可为什么慕轻颜的眼神中没了爱意?为什么慕轻颜敢直言顶撞他?为什么慕轻颜的气息都像换了一个人?这么多年,清流羽轩第一次忍不住想要了解这个女人。这个他厌恶多年对他痴迷不惜为他去死的女人!

小说《团宠小撩精:宠妃又双叒叕逃婚啦》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