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黑心莲相爷的夫人是作精鲲之大,黑心莲相爷的夫人是作精小说免费阅读

热门网文大神鲲之大的新书黑心莲相爷的夫人是作精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书中主要讲述了:“去,把你们主子叫来。”很快,南宫轩便提着衣摆跨进了包厢。“你看你们这都什么玩意儿,一个个歪瓜裂枣的,跟个睡神附体似的。”“小公子说的是!”南宫轩挥了挥手中的扇子,男倌们鱼贯而出。独孤祁然先前趁着石崇……

黑心莲相爷的夫人是作精鲲之大,黑心莲相爷的夫人是作精小说免费阅读

《黑心莲相爷的夫人是作精》 免费试读

“去,把你们主子叫来。”

很快,南宫轩便提着衣摆跨进了包厢。

“你看你们这都什么玩意儿,一个个歪瓜裂枣的,跟个睡神附体似的。”

“小公子说的是!”南宫轩挥了挥手中的扇子,男倌们鱼贯而出。

独孤祁然先前趁着石崇不注意偷偷地喝了两口酒,这会儿开始晕乎了起来,她上前挑起男人的下巴,模样相当轻佻,只是这身高差,当真是一言难尽。

一旁充当工具人的石崇简直没眼看了,王爷您有多高心里没数吗?

“不如,就你来陪小爷好了。”

立于南宫轩身后的月池默默地为了她上了柱香,上一个在主子面前挑衅的人早已死的透透的,坟头上的草怕是已经有一人高了。

然而惊掉了月池下巴的是,南宫轩竟同意了,还顺势坐到了她身边。

在独孤祁然上楼期间,他已经得知了她的身份。

独孤祁然向来行事高调,所以查起来并不难。

两人玩起了猜拳游戏,输了的人就要喝酒,推杯换盏之间,喝的四仰八叉,场面凌乱的不忍直视。

陆景淮进门的第一眼便是独孤祁然的小脑袋枕在南宫轩的大腿上酣然入睡,心中有些吃味儿,他也不叫醒她,只是吩咐竹青端一盆冷水过来。

“哗”的一声。

不明所以的独孤祁然惊醒了,她摸了一把湿透的衣服,“咦!下雨了吗?”

四周还是原来的场景,她看到正前方时,一道高挑的人影映入眼帘。

“唔!小爷喝醉了,竟会看到陆景淮那厮,魔障了。”

石崇面露难色,王爷您快醒醒吧!这不是在做梦,狼真的来了。

她刚想作势继续倒下去,就被陆景淮抓住衣领提了起来。

下一刻,“碰”一声。

陆景淮将她丢进了水缸里,毫无防备的独孤祁然呛了一大口水,她醒了,彻底的醒了。

狗贼竟把她丢进了盛满水的水缸,反应过来的独孤祁然破口大骂:“狗贼,你长得丑就算了,竟想谋害小爷。”

说着,就要爬出水缸。

正值酷夏,这水缸里的水竟冰的刺骨。

陆景淮岂会白白担着谋害的罪名,于是他将企图爬出去的独孤祁然重新摁进水里,冠冕堂皇地说是帮她醒酒。

独孤祁然不断地挣扎着,溅的到处都是水,陆景淮自是未能幸免,但他毫不在乎,今日势必要给她立立规矩。

“可知错了?”

“小爷没错!”

独孤祁然见陆景淮又要动手,被水溺的感觉着实难受,急的她顾不得脚痛慌忙窜出水缸,只是她太高估了自己的小短腿,不忍直视的一幕发生了。

独孤祁然以狗吃屎的姿势,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鼻尖触碰到地面的一瞬间一股热流从鼻腔涌出,滑落至地上,形成两朵鲜红的妖艳之花。

所有人都被惊住了。

“哇~~”

“小爷的鼻子好痛!”

一滴,两滴,三滴……

陆景淮急忙上前将她扶了起来,拿出袖中的巾帕准备将她的鼻子捂住。

然不按常理出牌的某人,直接撩起他宽大的袖子在脸上胡乱擦拭一通,一向素爱干净整洁的陆景淮脸上呈现了猪肝色,独孤祁然看着自己的杰作顿时觉得顺心多了。

“既然祈王殿下无事,那今日学还是要上的。”

陆景淮的话一出,独孤祁然立刻瘫坐在地上,叫喊着腿疼。

“不行啊!小爷腿疼,不能走路了,刚才还没反应呢,现在可疼了。”

她扯着嗓子嚎了起来。

石崇被自家的主子“惊艳”到了,不要脸的骚操作还能这样。

“那就让人抬你过去。”

“不成,小爷伤了腿,受不得颠簸。”独孤祁然一点儿也没有扯谎的羞耻感。

“那你要如何?”

“不如陆相背小爷吧!”

陆景淮眸光一顿,瞧着她这副惨兮兮的模样,明知她是在向自己示威,心下依旧不由地软下了几分。

他走到独孤祁然的面前蹲下,独孤祁然顺势爬上了他的背。

趴在他背的某人俨然一副小人得势,她真真是在把陆景淮当马骑,小腿不断地晃动着,小手紧紧扣着他的脖子。

陆景淮怎会不知她此刻的模样,必定是像极了那战胜了昂首挺胸的小公鸡。

相府门口,陆景淮放下了她。

“怎么不是回小爷自己家?”

陆景淮悠悠地看了她一眼,“今日还未听课。”

说完不等独孤祁然便朝里走去,他迫切的要换身衣裳,浸湿了的衣服穿在身上着实难受的很。

独孤祁然见他离去,心存侥幸地想调头,还没走出两步,一把刀柄就挡在面前。

独孤祁然顺着刀柄看向刀柄的主人,此人脸上有一道疤,看起来跟个煞神似的,吓了她一哆嗦。

“大哥,你长那么丑,干嘛不躲在家里,到处出来吓人。”

竹云:“.…..”长得丑,又不是我的错。

独孤祁然:“……”但出来吓人就是你的错了。

“让让,小爷要回家换身衣服。”

独孤祁然试图推开挡在面前的手臂,但手臂纹风不动。

“相府,不会少了小王爷一件衣服。”

企图僵持着不进去的独孤祁然忽地被某个丑家伙像是提溜小狗仔似的提溜起来,一直提溜到了客房。

主仆怎么一个德行,动不动就喜欢动粗。

客房中,独孤祁然舒服地泡了个热水澡,然而束胸只有一条,即便湿了也只能拧干将就用着。

当她看到衣服时,惊住了,确定这是给小爷穿的吗?她穿上黑色蟒袍之后,像极了民间某种艺术爱好者——跳大神的。

独孤祁然一步三踩,终于挪到陆景淮的书房。

她幽怨地盯着案前道貌岸然的男人,“黑莲花,小爷给你表演个才艺。”

独孤祁然不断地甩动着衣袖,脚底下转了几圈,期间好几次差点摔倒,“表演”完,她卷起袖子掐着腰,小脸气鼓鼓的,眼神中还带着些小鄙视。

你莫不是在整小爷?

“噗嗤”

陆景淮被她逗笑了。

“府里没有符合你身量的衣服,本相的衣服与你着实有些大了。”

独孤祁然差点没当场把衣裳扒下来,敢情让小爷穿你穿过的衣裳,最终她还是忍了下来,不然真就要裸奔了。

授课的内容是练字。

一下午,独孤祁然都趴在案上抄写《道德经》,只是她那狗爬似的字简直惨不忍睹,但她抄的极认真。

秉承着早点抄完,早点下班。

“咕噜~~”

独孤祁然尴尬地捂着肚子,在勾栏院只顾着喝酒了,没吃多少东西,现在饿得紧。

她停住笔,糯糯道:“黑莲花,小爷饿了。”

小说《黑心莲相爷的夫人是作精》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