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黑心莲相爷的夫人是作精最新章节,黑心莲相爷的夫人是作精免费阅读

如果你喜欢看古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鲲之大的一本书《黑心莲相爷的夫人是作精》。书中主要讲述了:嘲笑小爷,门都没有,不仅门都没有,就连窗户也没有。“舒服,当然舒服了,小爷这不替陆相试试棺材的舒适度,小爷觉得甚好,棺材就送与陆相了,祝陆相早登极乐。”哼!小爷噎不死你。“既然祈王殿下觉得躺的舒服,便……

黑心莲相爷的夫人是作精最新章节,黑心莲相爷的夫人是作精免费阅读

《黑心莲相爷的夫人是作精》 免费试读

嘲笑小爷,门都没有,不仅门都没有,就连窗户也没有。

“舒服,当然舒服了,小爷这不替陆相试试棺材的舒适度,小爷觉得甚好,棺材就送与陆相了,祝陆相早登极乐。”

哼!小爷噎不死你。

“既然祈王殿下觉得躺的舒服,便继续躺上一会儿,本相不收利息。”

说完,朝两边使了个眼色,立马有人过来,准备将独孤祁然重新架回棺材。

丫的!真是太不要脸了!

独孤祁然见他动真格儿的,蹬着小短腿张口骂道:“躺你奶奶个腿,没见小爷差点闷死在里面吗?丧心病狂的黑莲花,你就是嫉妒貌美如花的小爷,企图谋害小爷,简直丧尽天良。”

话音一出,陆景淮的俊脸迅速黑了下来,漆黑的眸子里染上足以冰冻一切的戾气。

“你叫本相什么?”

不好,怎么一不小心就把他绰号叫了出来,这下死定了。

在陆景淮冰冷的眸光之下,独孤祁然装起了鹌鹑,缩在一边闷不吭声。

“上来!”

独孤祁然装作没听到,压根不为所动,她可不想上黑莲花的车,还没等她拒绝,就被竹青提溜着衣领丢进了马车里,一下子扑到了陆景淮的怀里,与他来了个亲密接触。

独孤祁然瞪了罪魁祸首一眼,骂他祖宗的心都有了。

“王八犊子,小爷不要面子吗?”

小嘴里的嘟囔声还没停下,屁股上就重重地挨了一巴掌。

独孤祁然一阵惊愕,眼前这个狗贼竟然打她屁股,随即小脸快速涨红,气鼓鼓的就像刚出笼的包子。

红润的小嘴张口骂道:“为老不尊的老王八蛋,小爷的屁股岂是你个登徒子能碰的?”

独孤祁然挣扎着起身,然某只大手如同铜墙铁壁一般,任由她如何挠搓就是不松手,死死的将她摁在膝上。

独孤祁然喋喋不休的叫骂着,几乎是要把她毕生所学的所有的词汇都骂出来,她每骂一句,屁股上便挨上一个巴掌。

“死变态,如此毒辣,难怪讨不到老婆,活该母胎单身一辈子。”

“臭黑莲,别让小爷逮住把柄,否小爷把你家祖坟都给扒了。”

“你个臭狗贼,除了告小爷的黑状啥也不是。”

“.…..”

在独孤祁然的叫骂与哀嚎声中,一个又一个巴掌接踵而至,打的她屁股发麻,直到她骂干了嗓子,哭红了杏眼。

许是委屈的紧,独孤祁然趴在他的膝上小声的呜咽起来。

“呜呜呜~~~”

从小到大只有她欺负人的份儿,何曾受过这等委屈,今儿真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陆景淮见她哭的这般伤心,一丝晦涩不明的眸光闪过眼角,慵懒地开口道:“本王可是老王八蛋?”

闻言,独孤祁然抬起泪眸,看了他一眼,哭腔道:“你不是老王八蛋,难不成是小王八蛋?”

说完立刻低下小脑袋。

陆景淮被她气笑了,刚想抬手再来一下,就见小屁股上多了一双白嫩的小手。

“能不能打轻点,好疼。”

糯糯的声音听着颇让人心悸,陆景淮最终还是没能打下去。

“还要扒本相家的祖坟?”

“不扒了,小爷保证绝对不扒。”

得了自由的独孤祁然悄咪咪的挪到马车的角落,生怕再被陆景淮拉过去打一顿。

抽噎的小脸上布满了干涸的泪痕,小鼻头红了一片,可怜的像一只被人遗弃的小兽。

陆景淮瞧着她这副梨花带雨的小模样,明眸贝齿,怎么生的跟个小丫头片子似的。

一丝丝烦躁闪过心头。

他从袖子中掏出一块方帕丢在她的头上。

“哭得真丑!”

独孤祁然最忍受不了的就是别人说她丑,扯下头上的帕子,龇着小白牙,反驳道:“你才丑!你全家都丑!”

小爷这么好看的一个人,哪里丑了?真是不懂欣赏的老男人。

陆景淮今二十有六,足足比独孤祁然大了十二岁,对她来说可不就是老男人一个。

说也奇怪的很,如他这般年纪的人,大都是妻妾成群,有的孩子已经满地跑了,然而陆景淮却至今未娶,就连个通房也不曾有。

陆景淮将独孤祁然跳脚的小模样尽收眼底,嘴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也不与她争辩。

路上二人再未出声,马车行驶到皇宫方才停下。

一见到皇帝,独孤祁然便开始哭诉起来,控诉着陆景淮对她施以的种种恶行,不免添了点油,加了点醋。

那小人得志的小模样,真真是想让人把她拖过来揍一顿。

“陆相,祁然所言可真?”

“回皇上,祈王殿下所言半真半假。”陆景淮不亢不卑道。

“哦!是吗?说来听听。”

“微臣的确出手教训了祈王殿下。”

皇帝饶有兴致地听他告独孤祁然的“黑状”。

“事因是祈王殿下辱骂微臣。”

“洛安骂你什么了?”

独孤祁然翻着白眼,还是不是小爷的亲爱的父皇了,怎地尽喜欢听小爷的黑料?

“祈王殿下骂臣是老王八蛋,是黑莲花,是变态,是狗贼,是登徒子,还骂臣丑,活该单身一辈子,祈王殿下还扬言要扒了臣家的祖坟。”

“祁然!”

独孤祁然生怕父皇听信了黑莲花的“谗言”,委屈地瞥了瞥小嘴,阴红的水眸一副风雨欲来。

皇帝刚想训她两句,便瞧见了她这副模样,心下软下了几分。罢了,谁叫她是他最宠爱的皇子,舍不得打也舍不得骂,方才也算是受了教训。

“祁然。”皇帝看着眼前这个疼爱的“儿子”,眉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愁绪。

“嗯。”

独孤祁然撅着小嘴,一副乖宝宝的模样,丝毫不见往日里半分嚣张霸道的影子。

“日后不可再胡闹!你皇兄像你这么大时,已经开始帮父皇辅理朝政了,现在已然是一方名将。你看你……,往后就由陆相教授你学业,每日必去相府报到。”

独孤祁然真想怼他一脸,小爷是个女娃,又不指望当皇帝,学那么多东西作甚?更何况让她跟又老又没品的黑莲花和睦相处简直是痴人说梦,打屁股之仇不共戴天。

独孤祁然瞪了一眼“仇人”,跟皇帝撒起了娇。

“父皇!儿臣不要去。儿臣觉得府上的先生就挺好的…..”

话还没说完,就见皇帝的脸沉了下来,独孤祁然识趣的闭上了嘴。

“好了!陆相是个大才之人,定能授你别人之不能的大学问。”

皇帝的话不容独孤祁然拒绝。

“赶紧回去洗漱一番,身上一股儿馊味儿,隔着老远都能闻到。”

独孤祁然:“.…..”

小说《黑心莲相爷的夫人是作精》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