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西游·红警入侵文盲书虫,西游·红警入侵小说免费阅读

看玄幻奇幻文,千万不要错过文盲书虫的《西游·红警入侵》。书中主要讲述了:却说刘洪外出办公,满堂娇在花园凉亭休息,由于过度思念丈夫婆婆,又遭肚子剧痛,最后闷晕倒地,昏迷中依稀听到有人对自己说道:“满堂娇,听吾叮嘱。吾乃南极星君,奉观音菩萨法旨,特送此子与你。异日声名远大,非……

西游·红警入侵文盲书虫,西游·红警入侵小说免费阅读

《西游·红警入侵》 免费试读

却说刘洪外出办公,满堂娇在花园凉亭休息,由于过度思念丈夫婆婆,又遭肚子剧痛,最后闷晕倒地,昏迷中依稀听到有人对自己说道:“满堂娇,听吾叮嘱。吾乃南极星君,奉观音菩萨法旨,特送此子与你。异日声名远大,非比等闲。刘贼若回,必害此子,汝可用心保护。汝夫已得龙王相救,日后夫妻相会,子母团圆,雪冤报仇有日也。谨记吾言。快醒!快醒!”说完就没了声音。

殷温娇这才苏醒,刚醒来就听到有婴儿啼哭声,想起刚刚有人在梦中说的话,急忙将地上的婴儿抱了起来,正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的时候,刘洪突然回来了。

刘洪刚一回来,便看到殷温娇怀里抱着一个婴儿,顿时面露凶相,二话不说上前就要夺走婴儿准备溺死!

尽管知道没什么危险,但是躺在满堂娇怀里的吴竹,还是被吓得一哆嗦!暗暗发誓长大以后一定要弄死这个刘洪!

满堂娇连忙避开刘洪伸过来的手道:“今日天色已晚,尸体不好处理,不如容待明日再抛去江中,可好!”

第二日

一大早,刘洪突然接到衙役禀报,有要事需要外出,顾不上其他,急匆匆的就出了府衙。

等到刘洪一走,等待一晚上的吴竹,终于有机会单独和这个便宜母亲对上话了。

于是赶紧奶声奶气的喊了一声:“妈!”

又想到好像古代不是这么喊的,急忙又改口道:“阿娘…!”

话说殷温娇也是恐慌不安的熬了一夜,生怕刘洪半夜看不顺眼突下黑手,如今一大早刘洪就有事外出了,急急忙忙收拾衣物,打算送走婴儿,突然听到有微弱的呼喊声,好像有人在喊母亲!

顺着声音看向床榻,才发现呼喊声正是自己的孩儿,有些不可思议的向前走去,嘴里紧张的问道:“为娘在,为娘在,是你在呼喊为娘么,我可怜的孩儿!”说着,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是我!是我!阿娘您先别哭,听我说!我知阿娘甚是思念父亲,但是父亲还没有死,想来梦中应该有神仙叮嘱过你,只待时机成熟,就会与我们相见,阿娘可安心!”

“我天生灵智已开,生而能言,命格不凡,所以注定会有一些劫难,刘洪之劫便是一个,不过大多是一场惊吓,没有生命危险,阿娘不必悲伤!”

“阿娘可修书一封,再找一件信物,贴身藏我身上,把我放到门口不远处的江中,届时自然会有高人把我救走,阿娘可安心待在府衙,等我长大后以信物为证,再来接您!为您和父亲报仇!”

吴竹说着轻松,内心却是隐忍着丝丝愤怒,当时看银幕中金蝉子的几世转生经历,只当是看电影了,并没有太大的代入感,只觉得很不容易。

但是真正当自己代替了这个角色以后,才知道有着太多的身不由己和无奈。

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生于母亲之身,尽管情感上没有太多熟悉,但是借她儿之体重生确是不小的恩德!本以为有系统在手可以改变所有人的命运,可是系统却要求现在不能动手,说什么现在的刘洪不是凡人,不能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冷静下来的吴竹也回忆起,打从自己出生,刘洪正好就回来,当时一脸凶相的要淹死自己,但是吴竹莫名的有一种感觉,刘洪只是在装模作样,吓唬殷温娇。

如此想要掐死自己的恶人,竟然因为殷温娇一句话,就可以一晚上若无其事的和平度过,没有一丝对吴竹厌恶或忍不住下手的样子,这完全不符合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徒的行为。

第二天,好巧不巧的有事要早早外出,正好给了殷温娇抛江的时间,只要抛江,就一定会平安的漂到金山寺被长老捡到,然后出家那是理所当然,当时没想那么多,现在看看,真是一环接一环,整个过程都能闻到一种满满算计的味道,其手法,比前几世而言,更加的熟练,剧情自然顺畅,转折过度毫不勉强,堪比顶级编剧啊!(呸,想歪了…)

最后只能这样,眼睁睁的把这世的母亲留在恶人身边煎熬等待!

现在自己除了能说话,其他的什么都不占优势,没办法,只能凭借熟悉的剧情,尽可能的去改变一些走向,比如现在,就能免去被啃下脚趾头为证的痛苦。

只要能争取一些时间,发展起来,最终才能避免当一颗棋子的命运。

六神无主的殷温娇,听闻自己的孩儿这么说,一时也想不到什么好的方法,于是照样子做了,拿出自己的贴身汗衫和一个发簪,包裹在吴竹身上。

按照吴竹的指引,匆匆来到江边,果然看到远处江面上好巧不巧的漂来一块木板,跟自己孩儿说的情况一模一样,也是安心了不少,安排妥当,还是忍不住的哭了出来,吴竹催促,最后才一咬牙顺手一推木板,流着泪转身返回府衙。

宽阔的江面上,一块木板静静的顺水漂流,岸边也时不时的有人影出没,更有几条船从不远处游过,都是没有发现这个江面上的木板。

不仅如此,江面四处都是流水激荡的浪花,却唯独木板周围十多米的江面一片风平浪静。

吴竹虽然知道不会有事,但刚开始也是有些心慌的,待过了一会儿发现木板确实稳稳当当的没有一丝颠簸后,才逐渐放松了下来,然后左瞅瞅右看看,眼睛里时不时闪过一丝狡黠的神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木板在江中漂了没多大一会,位置逐渐偏离了江心,最后在金山寺旁的涯边停了下来。

结果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有人从寺院出来。

然后木板下突然出现了一股眼不可见的暗流,缓缓转动,带动着木板也开始旋转起来!

正在舒舒服服躺着看戏的吴竹,顿时被转的头昏眼胀,恶心的要命。

“MD,这哪个二货暗中看护的,也真是够了,我不哭,就不会找人给和尚传音,转我干鸡毛!我才多大,也不怕把我脑子给转成浆糊,这不是虐待儿童嘛!”

吐槽归吐槽,但是依旧解决不了问题。

吴竹实在是头晕的受不了了,最终屈服在了某一个不知道是神是鬼的雕虫小技之淫威下!

小嘴一张,开始哇啊哇啊大哭起来。

————————————————

却说那金山寺的长老叫做法明和尚,修真悟道,已得无生妙诀。

一日,正在打坐参禅,忽然听到有婴儿哭声从流江方向传来,急忙起身来到江边观看,只见涯边一块木板上,捆着一个襁褓婴儿,正在哇哇大哭。

长老慌忙上前把婴儿抱起,左右探望寻不到人,想来是被人故意遗弃的。

叹息一声,带回了寺院,起个乳名叫江流儿,托人抚养。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知不觉东去春来,江流儿四岁了。

江流儿打小就异于常人,三个多月大的时候就会开口说话。(主要是吴竹实在忍不住了,觉得三个月能说话应该不会太引人注意吧ಡωಡ!)

聪明,好学!

在一岁多的时候,因为经书上的字不认识,让师兄帮忙指着一个字一个字的念一遍,随后就完全认识了书本中的形体词义!

三岁多,就已经读完了寺院里所有的经书,然后开始鼓捣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摆弄一些瓦瓦罐罐,甚至用火烧从江边带回来的沙子,最后一脸懊恼的说什么学渣不配穿越!有师兄偶然听到过这个小师弟独自一人的时候小声嘀咕道:

“我实在是太笨了,香皂不会做,玻璃也不会做…”等等,这些奇怪的话。

这让一众念个经都记不全,还想偷奸耍滑的师兄们惭愧不已。

小说《西游·红警入侵》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