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求穿越必须死小说免费资源

小说《穿越必须死》是由网文作者白一瓢所著。书中主要讲述了:“这家伙经常这样吗?”何协用看牲口的眼神地盯着地上的王大嗐。他还是第一次见这种生物,长得像只大灰耗子,身体圆滚滚的,却跑的飞快。毕竟是自己的师兄,张小嘿显得有些尴尬,道:“差不多吧,他肚子只要一饿,就……

求穿越必须死小说免费资源

《穿越必须死》 免费试读

“这家伙经常这样吗?”何协用看牲口的眼神地盯着地上的王大嗐。

他还是第一次见这种生物,长得像只大灰耗子,身体圆滚滚的,却跑的飞快。

毕竟是自己的师兄,张小嘿显得有些尴尬,道:“差不多吧,他肚子只要一饿,就会来后厨偷吃的。”

“你们仙门吃饭都不管够的吗?饿了还要偷吃的,看把咱孩子逼的。”何协掏出把瓜子,坐在地上边嗑边看。

王大嗐和大叔在追逐仍在继续,两人都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王大嗐灵活地穿梭于桌椅板凳之间,即使跑的飞快,但嘴里叼着的汤汁却一滴未洒。

大叔紧跟其后,所有阻碍他的桌椅,都被一笤帚劈稀碎。

王大嗐后腿用力一蹬,一把长条椅向身后的大叔砸来,大叔不慌不忙,笤帚横扫,将其击飞。

场面一度陷入混乱。

张小嘿似乎对此已习以为常,跟着坐在何协身边,接过对方递来的瓜子,一低头,刚好躲过飞来的一记笤帚横扫。

道:“我们仙门的食物都是定人定量分配的,而且分量并不少,足以满足大部分师兄弟修练一天造成的能量消耗。”

张小嘿吐出两瓣瓜子壳,又塞了一颗进嘴。

“但这货是个例外,李冰棒从他入门的第一天起,便用极其珍贵的天材地宝喂他,日复一日,导致他的胃口一天比一天大,现在想要喂饱他,除非我们全体师兄弟集体绝食,把食物让给她。”

何协一侧身,躲过了飞来的桌子。

“所以,他一饿就会来这里偷吃的?”瓜子吃完了,何协又变出了两根香蕉,和张小嘿一人一根。

张小嘿点点头,把香蕉剥皮,道:“但是他如果多吃,就意味着其他师兄弟没饭吃,所以他每次来,都会被大叔打出去。”

张小嘿捡起地上的铁锅套在头上,挡住了背后袭来的菜刀。

大叔是后厨的首席,从业五十年,二十年在与王大嗐斗智斗勇。

“门口的桌子上不是摆了很多吃的么?”

“王大嘿!你不要让我抓住!”

“那些里面加了牛舌,王大嗐不吃。”

“略略略,这句话我听了二十年了,有本事你就来抓我啊!”

“这货竟然还挑食。”

“可恶!有本事你别跑!”

“他嫌牛舌恶心,觉得牛嘴里出来的东西脏。”

“有本事你别追啊!”

“那他嘴里叼着的是什么?”

“小花的口粮你都抢,你有病啊!”

“是小花最爱的鸡蛋汤……”

“你有药啊!”

“嘴里出来的不吃,吃屁股里的,也算是个人物。”

来自师叔的肯定。

“你要多少!”

“你有多少!”

“要多少有多少!”

“有多少吃多少!”

“你有病啊!”

……

二十的哦中后。

“看腻了。”

何协看得乏了,一伸腿。

噗!

王大嗐一不留神,摔了个狗啃泥,肥胖的身躯在地上弹了好几下,撞到墙才停了下来。

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接一个的大油印。

而从他口中飞脱出去的碗,被张小嘿稳稳接住,递还给大叔。

“干得好,小嘿……”

大叔撑着笤帚,上气不接下气。

这家伙真是越来越能跑了。

“跑啊,你再跑啊,你不是很能跑的吗?”获得胜利的大叔洋洋得意,嘲讽道:“想从我手里偷走吃的,你还早两万年呢!”

说罢,高举小花碗,扬长而去。

留下王大嗐趴在地上,无能狂怒,小胖手猛锤地面,以发泄心中的不满。

他又失手了,这就意味着截止到中午开饭前,他都要饿着肚子。

换做以前,无需他开口,师父李冰棒便会拖着一大车的好东西来喂他,可现在世道变了,喂饱王大嗐的消费太高了,李冰棒在保障自己优质生活条件的同时根本无暇顾及他。

走投无路的王大嗐这才出此下策,来后厨偷饭吃,本来就快得手了,没想到……

都是那个人的错!

王大嗐猛的从地上爬起,转过身,恶狠狠地瞪着张小嘿。

一旁的何协不禁感叹,“好大一只。”

刚才趴下感觉还不明显,站起来的王大嗐比何协高出一倍,腰比两口大水缸还要粗,脖子彻底沦陷,被从下巴上流下来的所掩埋。

“张小嘿,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坏我的好事,信不信我徒手撕了你!然后把你的肠子扯出来,绕在你的脖子上打个死结,再塞回肚子里……”

王大嗐气的顿足捶胸,咬牙切齿,张小嘿却像个没事人一样。

何协挥挥手,“喂喂,那边的,刚才是我绊的你。”

“嗯?”王大嘿闻声看去。

由于体型过于庞大,脖子无法自由扭来扭去,视线想看向别的方向,只能连脑袋带身体一起移动。

见说话的是个瘦削少年。

“你是谁?”王大嗐没见过何协,极其的不屑。

“新来的。”何协没有说错,他的确是新来的。

“新来的。”王大嗐来劲了,一把将何协拎了起来,两人脸贴脸,何协甚至可以看见他牙缝里的韭菜。

“区区一个新来的就敢管老子的闲事!”

张小嘿见状连忙劝架,“你们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

十分敷衍。

王大嗐自然听不进去,“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当今仙门掌门的二弟子李冰棒的大徒弟,是仙门的未来!修真界的希望!万万年难得一遇的木头梁之才……”

听的张小嘿在一旁尴尬的捂脸。

那叫栋梁之材好吧……

“以后我就是这个世界的最强者!我的事迹将被记录下来,共后世传唱,我的雕像,将被供奉在专门的神殿,让世人敬仰。”

求求你,一刀杀了我吧。

“你个新来的竟然敢惹我,我看你是活腻了!你信不信我徒手把你……你手在怀里掏什么呢?别以为你给我钱,我就会原谅你,我可是……”

很明显他想多了。

何协掏出的是个令牌。

白玉的材质,上面刻了三个字。

“还有谁”。

看到这个令牌,王大嗐扑通跪下了,何协身手敏捷才没摔着,稳稳地回到地上。

“师尊在上,受孙儿一拜。”

“师尊在上,受孙儿二拜。”

“师尊在上,受孙儿三拜。”

“师尊在上,受孙儿九拜。”

“师尊在上,受孙儿六拜。”

……

王大嗐不认识何协,但他认识令牌。

李冰棒和他说过,在整个仙门,他可以横行霸道,为所欲为,自己都帮他兜着。

但要记住一点,千万不要招惹一个有白玉令牌的人。

王大嗐问为什么,李冰棒没有直说。

因为凭他的智力,理解起来比较困难,只告诉他,谁有令牌,谁就是他师尊,见了面,什么也别说,跪下邦邦磕头就行,什么时候那人过来扶你,你再站起来。

王大嗐倒也听话,跪下来一个接一个。

“师尊在上,受孙儿一百三十八拜。”

“师尊在上,受孙儿二十七拜。”

“师尊在上,受孙儿五百一十六拜。”

“没想到你们仙门的人都这么客气。”何协把令牌又揣了回去。

那是掌门老头儿给他的,见此令牌如他亲临。

张小嘿不认识,也没敢问,心想定是个了不起的宝贝。

他戳了戳何协,“喂,你不拦着他点,再磕就磕死了。”

王大嗐的脑门已经流血了。

“再等等,还没看够。”

“……”

过了半小时,王大在昏厥的边缘反复横跳,即将成为历史上第一个磕头磕死的人。

何协一抬手,“好了,你起来吧。”

“师尊在上,受孙儿五拜。”

王大嗐此时已失去意识,全凭身体的本能做着重复的动作。

见他完全没有要停的意思,何协只好上前,一板砖拍在王大嗐后脑上。

王大嗐应声倒地,张小嘿一脸懵逼。

“师……师叔,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怕他磕死过去,所以阻止他,有问题吗?”何协看向张小嘿。

“那你也不能为了不让他磕死,就一板砖把他拍死啊?”

“没事,”何协倒是轻松,“这砖不致命,只会造成昏迷效果,一个小时后他自然就会醒过来。”

“哦哦。”

“你,找根绳子把他捆起来,我一会要问话,怕他跑了。”

“是是是。”

张小嘿连忙去办,这个家伙太疯狂了,根本无法预测他下一秒会干嘛。

在后厨的角落,张小嘿找到了一条之前用来栓狗的铁链。

王大嗐再醒过来,是五小时后。

他的手脚被铁链紧紧锁住,不能动弹,之前那个令牌少年就站在他身前五米。

何协道:“你就是王大嗐?”

王大嗐谄媚地笑道:“对对对,我叫王大嗐,王大嗐就是我,我的名字叫王大嗐,王大嗐这个名字属于我。”

何协听不下去了,打断道:“你闭嘴。”

“好的师尊。”

王大嗐乖乖闭嘴。

见他还算听话,何协接着道:“我不是你师尊,我是掌门新收的徒弟,你可以叫我师叔。”

王大嗐点点头,没有说话。

何协满意地点点头,道:“我要问你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说对了,师叔给你买糖吃。”

“嗯嗯嗯。”

“说吧,你来自哪个世界?”

“啊?”王大嗐的表情像个傻子。

“别装了,我都知道,你是就是穿越者。”何协突然逼近,和王大嗐脸贴脸。

“什么穿越者?听起来不怎么好吃。”

“还想装蒜,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王大嗐的脖子上多出把菜刀。

张小嘿以为他又要暴走,找个掩体躲了起来。

“哇——”

王大嗐哭了。

“快说!你到底是从哪儿穿越来的,老实交代,我是不会为难你的。”

何协舌尖掠过刀锋,脸贴的更近了。

“我真的不知道——”

“再不说实话,信不信我一刀爆了你的头!”

“师父——”

“快说!”

“我真的不知道——”

“奇变偶不变!”

“符号看象限——”

糟糕,说漏嘴了!

“还说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

“那你怎么知道符号看象限!说!”

“哇——师父——他们真的找来了——”

下一刻,王大嗐如同一只发了疯的野猪,腕口粗的铁链应声断裂,夺门而出。

何协被一巴掌击飞,重重摔在墙上。

小说《穿越必须死》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