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求何协小说免费资源

小说穿越必须死是网络作者白一瓢写的一本玄幻奇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回弹,张小嘿“dun”一下又飞回了殿内,“啪”,一屁股摔在了地上。张小嘿疼的咬牙切齿,李冰棒剔着牙闯了进来,肥硕的身躯堵住了整扇门,看样子是又吃了一顿。李冰棒瞥了眼坐在地上挤眉弄眼的张小嘿,“你坐……

求何协小说免费资源

《穿越必须死》 免费试读

一个回弹,张小嘿“dun”一下又飞回了殿内,“啪”,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张小嘿疼的咬牙切齿,李冰棒剔着牙闯了进来,肥硕的身躯堵住了整扇门,看样子是又吃了一顿。

李冰棒瞥了眼坐在地上挤眉弄眼的张小嘿,“你坐地上干嘛,让香客们看了成何体统,还不快给我站起来!”

李冰棒一声呵斥,张小嘿魂儿差点丢了,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尘,立正站好。

一物降一物,他对李冰棒的畏惧是刻入骨髓的。

李冰棒正眼不带瞧他,昂着头,以自己的三下巴对着张小嘿,问:“你小师叔呢?”

“我在这。”角落里幽幽地传来何协的声音。

李冰棒一低头,只见何协正坐在自己身体的另一侧,略带愠色的看着自己。

何协也是刚才出门时被李冰棒一肚子弹回来的。

“哎呦,我亲爱的小师弟呀,你怎么坐地上了呢,快起来快起来,地上多凉啊,冻坏了身子可不好。”李冰棒连忙弯腰扶起何协,脸上的油差点蹭何协的身上。

“要不是你,我也不至于坐地上。”何协丝毫不掩盖对李冰棒的嫌弃,推开伸来的胖手,自己站了起来。

李冰棒似乎明白了何协话中的意思,“我的小师弟呀,你这话可煞死师兄我了,师兄刚才进门时匆忙了些,才误冲撞了小师弟,师兄这就给你赔不是。”

说着,李冰棒弯腰拱手,行了个礼。

何协倒也不客气,没有拦着,心安理得的受了下来。

李冰棒抬起头,何协问道:“你又来干什么?”

李冰棒谄媚的笑,道:“小师弟,是这么回事,我刚才我在山下,大老远的,突然听到这大殿里有动静,我怕是别的门派的人又来闹事,我担心那帮孙子会误伤你。所以特意跑过来看看,这才一时匆忙,冲撞了小师弟,还请小师弟不要怪罪师兄啊。”

李冰棒说的是真的吗?

半真半假。

听到声响是真,担心有人来闹事也是真,但害怕何协受伤是假。

他害怕的是功德箱里的钱钱受伤。

“哦,这你不用担心,没人来闹事。”何协淡定地说。

李冰棒长吁一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那么刚才的声音……”

李冰棒话还没说完,何协一侧身,露出地板上两条狰狞的裂缝。

“这是谁干的!”

刺激太大,李冰棒差点崩溃,撕心裂肺地喊道,竟忘了要在何协面前装“好人”的事了。

“小师弟,你告诉我,这究竟是哪个混蛋干的。”李冰棒双手搭在何协的肩膀上才勉强支撑住身体。

“额……这个嘛……”何协一时不知该怎么和他解释。

见何协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李冰棒突然扭头看向一脸懵逼的张小嘿,疯狗一般地咆哮道:“说!是不是你干的!”

“师父你听我狡辩,不是,你听我解释!”张小嘿刚想解释,但李冰棒却和吵架时失去理智的女朋友一样,“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一定就是你这个逆徒,因为我这些年都不没有教你法术,你怀恨在心,所以你今天伺机报复我是吧,逆徒啊逆徒,你的心真狠毒!”

李冰棒说着说着,快哭了出来。

那可是他自己花钱,真金白银买的呀!在他心中,和自己亲爹娘是一样的。

见他这样,张小嘿也懒得解释,摊开双手,表示无奈。

“我今天就要清理门户!”李冰棒周身光芒大方,浑身的劲力汇聚于一拳,直奔张小嘿天灵盖而来。

张小嘿此时反倒很轻松,双手背在脑后,吹起口哨。

千钧一发,何协开口了。

“师兄,等等。”

这是他第一次叫李冰棒师兄。

这一声“师兄”,瞬间把李冰棒从狂暴的状态中唤醒。

“啊?怎么了小师弟?”虽然他心情不好,但还是强行挤出一丝笑意。

何协指了指地上的裂缝,又指了指自己,道:“那个地板,我砸的。”

李冰棒差点昏死过去,带着哭腔笑道:“可不可以告诉师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没什么理由,只是单纯的看它不顺眼。”何协说的很轻松,“我本来想把这整个大殿都砸了,但这个张小嘿……”

何协又伸手指向张小嘿,接着道:“一直在拦着我,不让我砸,师兄你不会怪我吧。”

李冰棒抹去眼角囤积的泪水,笑道:“不怪,不怪,师兄……师兄怎么舍得怪你呢,不仅不怪,还要夸你,夸你砸的好,其实师兄我也早就看这个大殿不顺眼了,但一直没有师弟你这样的勇气,你今天这么一搞啊,师兄我这心里舒服多了……”

“师兄你激动的都哭了。”

“没事没事,师兄太高兴了……”

张小嘿看傻了,戳了戳李冰棒的后背,担心地问道:“师父,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李冰棒脸扭曲的像个基因突变苦瓜,“你师叔砸的多好啊,这般的至情至性,简直和师尊他老人家年轻时一毛一样,还有你!谁让你拦着的,你师叔砸的多棒啊!下次再拦着我打断你的腿,知道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

“我滴亲娘啊——”

“师兄,你别激动了。”何协蹲下身子,双手托起李冰棒苦大仇深的大脸。

“怎么了小师弟,你要是还没砸够,师兄这有锤子……”李冰棒把流下来的清鼻涕又吸了回去,从嘴里吐了出来。

何协摇摇头,“不是师兄,我现在不想砸了。”

“那你现在想干什么……”李冰棒有点害怕。

“我想去找王大嗐,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吗?”

“大嗐呀……他现在应该还在后厨偷粥喝呢吧……你找……找他有事吗……”

“没什么事,随便聊聊,增进一下叔侄感情。”何协挥手示意张小嘿走。

“对对对,应该的应该的,大嗐这个孩子打小就聪明,你一定会喜欢他的……”李冰棒破涕为笑。

“那我走了。”

“去吧去吧。”

何协和张小嘿踏出大殿的那一刻,只听里面突然传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我——勒——个——亲——娘——啊——”

几个手持木棍的弟子从山下跑了上来,见到何协连忙行礼。

“见过师叔。”

何协一摆摆手,“不必多礼,你们这拿着棍子,是要干嘛去?”

为首的弟子回道:“我们在山下听到有野猪的嚎叫,所以上来看看,师叔您有看见吗?”

张小嘿看看何协,何协指了指身后的大殿,“里面呢。”

“谢谢师叔,我们走。”几个行完礼,转身离开。

后厨在另一座山头,从这里徒步要半个钟头。

路上,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何协问:“当时为什么不躲。”

张小嘿嘿嘿一笑,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救我的。”

“我可不是为了救你,”何协双手插兜,“敢作敢当,这是真男人的原则。”

“对了,我一直很好奇,”张小嘿扭头问:“我师父他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在你手上?”

“没有,怎么了?”

“那他为什么对你这么好?我甚至觉得他有点怕你,你看这一次,你把大殿地板砸了,他屁都不敢放一个。”

“他那不是怕我。”何协回道:“他是在舔我。”

“舔?”张小嘿不明所以。

“就是讨好的意思。”何协解释道。

张小嘿还是不明白,“按理说你是他的师弟,应该是你去讨好他,怎么反过来了。”

何协道:“因为你的师父太会揣测人心,我不喜欢。”

“哈?”

何协接着说:“这么多年来,多少名门贵族富家公子想拜掌门老头儿为师,但老头儿却是一概不收,而今天突然收了我这么一个徒弟。”

何协点到为止,张小嘿接过话茬,“因此他认为你的身份绝对不一般,所以才格外的重视你。”

何协点点头,表肯定。

“那师尊为什么会收你为徒呀?”

“性格相投。”何协并没有把最开始掌门打算和他拜把子的事说出来。

“那你为什么会来当关门弟子啊,既然是掌门的徒弟,怎么说也会被带去内院修练的吧。”

“我自己申请的。”

“为什么?”张小嘿不解,多少人挤破了脑袋想当掌门徒弟,他却自己申请去当一个关门弟子。

“我没有灵根,没法修练。”

张小嘿一拍脑袋,我把这茬忘了。

何协继续说:“而且我需要的是个可以在仙门自由出入的身份,关不关门的无所谓。”

张小嘿想:确实,你就算整天摸鱼打混,也绝不会有人敢说你。

“后厨还有多远?”

“前面就是了。”张小嘿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所建筑。

“我累了,你背我。”何协往地上一坐。

“喂,就几步路了,你不能坚持一下吗?”

“不可以。”

“那我也不可以!”

何协对此表示很惋惜,“唉,竟然连师叔的话都不听了,看来我只能去找李冰棒,让他来背我了。”

何协从怀中掏出一张符,是李冰棒给他的“随叫随到符”,可以随时随地召唤自己。

李冰棒已经把自己打包成召唤兽了,真卑微。

“你你你,你竟然用告家长这一招,我我我瞧不起你,这一点也不真男人……”张小嘿被逼的语无伦次。

“少废话,走吧。”何协骑在张小嘿背上,命令道。

仙门的后厨是位于半山腰一间小平房,平日里,所有弟子的餐食都来自于这里。

由后厨统一做好,再由专门负责派送的弟子送到不同的院系。

张小嘿也是后厨的一员,只是他今天注意。

何协还是第一次到这里来。

屋内装修很简单,因为它根本没有装修,土墙,土地,几张长条桌上摆着等待配送的餐食。

“再里面就是我们平时做饭的地方了。”张小嘿介绍道。

“哦。”何协趴在张小嘿身上四处观瞧,“那个王大嗐呢,怎么没瞧见?”

“不清楚,应该……”张小嘿话说一半,忽听得后厨的后厨里一阵嘈杂。

一个踢溜圆的身影从后厨的后厨窜出,吓了何协他们一跳。

何协问:“你们这也闹耗子。”

何协话音未落,紧跟着一位手拿笤帚的大叔追了出来。

大叔边追边骂:“王大嗐,你给我站住,那个不能吃!那个是小花的。”

“你让小花少吃一顿,我是真的饿。”

王大嗐嘴叼着碗,手脚并用,跑的飞快,大叔在后面追,两人你追我赶,在屋内绕起了圈圈。

“小花是谁?”

“大叔养的猪崽儿。”

“……是个人才”

小说《穿越必须死》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