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何协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经典玄幻奇幻小说穿越必须死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白一瓢是个网文大神。书中主要讲述了:是他,那个偷果子的小贼!张小嘿一眼便认出了眼前的少年,正是当日被他巧夺天工之陷阱成功捕获的家伙。抢夺天工之陷阱:一个筐,用棍撑起来,棍上面栓一根绳子,底面放一个仙果,这种陷阱,农村现在的野猪都不上当了……

何协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穿越必须死》 免费试读

是他,那个偷果子的小贼!

张小嘿一眼便认出了眼前的少年,正是当日被他巧夺天工之陷阱成功捕获的家伙。

抢夺天工之陷阱:一个筐,用棍撑起来,棍上面栓一根绳子,底面放一个仙果,这种陷阱,农村现在的野猪都不上当了。

白袍少年此时也看向张小嘿,那双标志性的死鱼眼,永远的无精打采。

好家伙,他真的去参加仙门的招生考试了。

两天前,少年问张小嘿仙门是否还收人,他说自己好不容易来到这个世界,想体验一把仙门的生活。

玩腻了再回去。

张小嘿只“哈哈”一乐,当是少年一时兴起的玩笑话,没放在心上。

仙门生活可没你想象的那样轻松惬意。

他特意劝少年放弃这个危险的想法。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

张小嘿感叹,现在的年轻人都如此的……想一出是一出的吗?

等等,张小嘿两眼一转,意识到事情没那么简单。

他来了,这就意味着……我有小师弟了!

我再也不是仙门食物链的最底端了。

张小嘿很兴奋,以至于他表情管理失控,像个二傻子。

“放心吧师父,我会照顾好小师弟的。”张小嘿拍胸脯,信誓旦旦的保证。

兴奋归兴奋,这话是张小嘿发自肺腑的,他清楚少年的尴尬处境。

虽然幸运的通过了仙门的选拔考试,顺利拜师,但被分配到“关门弟子”,意味着至少三年以内,你的主要工作就是打杂,想和其他师兄弟一样学习仙法是不可能的。

不仅工作量繁重,全年无休,相较之下,九九六的确是梦寐以求的福报。

时不时还会遭受是兄弟们的白眼,来自言语上的嘲讽更是家常便饭。

在他们眼中,“关门弟子”说的好听,实则与奴仆无异,没有工资,也没有尊严。

张小嘿这些年受过的委屈数不胜数,当年他多希望,在自己被欺负的时候能有个师兄/姐站出来,拉自己一把,但这终究只是幻想罢了。

现在眼看面前的少年即将重蹈自己当初的覆辙,张小嘿内心有些动容,他想以师兄的身份,尽自己所能,保护这个小师弟。

即使,这个师兄没什么本事。

这次李冰棒没有再泼张小嘿冷水,他直接上手了。

对着后脑勺,邦邦就是两拳。

“大胆!放肆!什么小师弟,那是我师弟!你的师叔!”李冰棒吹胡子瞪眼,黏稠的口水飞过一排黄牙喷了张小嘿一脸,发出食物腐烂的味道。

“哈?”

张小嘿甩了甩脸上的口水,一时没反应过来,“师叔?难道说师尊他老人家又收徒了?”

李冰棒点了点头,肚子上的赘肉也跟着抖了抖:“没错。”

明明是师尊收徒,他看起来倒挺自豪。

张小嘿小声嘀咕道:“我记得师尊不是早已对外宣称不再收徒了吗?怎么今天……”

掌门老头年轻时酷爱收徒,也不管你出身贫贱还是富贵,身体健康或是疾病,是个人就行。尤其是调皮可爱的小娃娃,最是喜欢,逢人便问“我要收你为徒,你愿意拜我为师吗?师徒父子,以后我就是你亲爹。”

听听,这都是人话吗……

为此没少挨打。

即便老头儿的心情很是急切,但收徒之路却不是很顺利,忙过了半辈子才收了三个徒弟。

全是从路边捡的孤儿,为此,老头儿好几次被官府误以为是拐卖小孩的人贩子逮进去。

而那三个小孩,小时候一个比一个的精灵古怪,和老头very投脾气,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长大了,情况就变了。

按老头的话说,一个谦逊有礼,文质彬彬,一个吃喝嫖嫖,不干人事,一个墨守成规,呆板木讷。

总之没一个像他的。

老头儿纳闷,自己这样一个逍遥自在,快意恩仇的浪客,怎么教出一个圣人,一个流氓,一个呆子?

心灰意冷之下,老头决定此生再不收徒。

老头儿成名后,多少人前来拜师,被拒之门外,其中不乏名门望族的公子和天资卓越的人才。

可今天怎么突然决定收徒了?

收的还是这个家伙……

他的体内是没有灵根的。

“你懂什么!”李冰棒扯着嗓子喊,他说话总是这样大喊大叫,“师父他老人家日理万机,城府极深,非同凡响,乃是亘古一人,岂是尔等凡人可以揣测其心思的!”

张小嘿点头,没错,师尊他老人家的确非同凡响,亘古一人。

他口中的师尊正是仙门的掌门,也是李冰棒的师父,当今世上的最强者。修为达到了恐怖的金丹期巅峰。

但老头儿为人处事却像个十一二岁的孩童,随性随性,一辈子没闲着,最喜欢多管闲事。

经常趁徒弟们不注意偷跑出去。

去农村看母猪下崽儿,帮一伙山贼打另一伙山贼,帮小三捉奸,帮老王偷腥,谁家结婚了,他去给人当司仪。

这些事他都干过,也十分乐意干。

有一次山下和他关系很好一老太太去世了,儿子不在家,缺一个孝子,按村里的规矩没法出殡。

他二话没说,带一白帽子,披一白斗篷,打一帆,哭着就去了。

顶替孝子。

老太太这才得以入土,仙门却成了整个修真界的笑话。

堂堂仙门掌门,金丹期巅峰强者,竟然给人当孝子,哭得比亲儿子还惨。

修真界都传疯了,后来事情闹的越来越大。

几个早就看仙门不顺眼的门派法人们一合计,这正是搞垮仙门的大好机会。

又联合了几个“名门正派”,先四处散播“仙门有辱修真界门风”的言论,然后打着“为修真界清理门户,重振师道尊严”的旗号,浩浩荡荡杀向仙门,手里拿着法器。

有拿着锄头的,有扛着铁锹的,有拎着折凳的,有摇着扇子的……

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修真界也搞下乡改造嘞。

六大门派声势浩大,气势磅礴,人五人六,恬不知耻。

到仙门山下,几大门派的法人们轮番上台演讲,鼓舞士气。

讲了有八个钟头,太阳下山。

躲在“起义军”中的掌门老头儿实在听不下去了。

太墨迹了。

跳到台上,把各门派的法人们揍哭了,扔到了山沟里。

从此以后,江湖上四处流传着他老人家的英雄事迹,有说书的还把这些故事搜集起来编成书,每天去茶馆分章节说。

台下座无虚席,说的过程中一个打岔起哄的都没有,听的聚精会神,很认真。

一是因为故事真的很精彩。

二是因为掌门老头儿也在下面坐着呢,听的津津有味,讲到高潮部分,他带头鼓掌叫好。

瞧见有走神、窃窃私语不认真听的,他对着人后脑勺就是一下子,你还敢怒不敢言,六大门派老大都被打哭了,对付你们这些凡人,玩的一样。

有一次书说到一半,茶馆外闯进来几个流氓收保护费,又砸桌子,又掀凳子的。

被老头扒光了,吊树上,皮鞭子蘸凉水……

由于老头过于贪玩,一辈子只收了三个徒弟,大徒弟张冰糕,二徒弟李冰棒,三徒弟王冰棍。

平日里仙门的事情全甩给这三个徒弟负责,他则一天到晚不见踪影,张小嘿上山至今,也才见过他三次。

这样一个玩世不恭的人,老来竟然愿意再收徒。

张小嘿惊讶之余,好奇地看向不远处仍坐在门框上抠鼻屎的白袍少年。

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此时李冰棒朝少年挥了挥手,“小师弟呀,别在门口坐着了,天气凉,你要是因此生了病,师兄我可担待不起呀,来来来,上屋里来。”

李冰棒笑着说,言语中尽是宠溺。

少年打了个哈欠,缓缓站起身,他身材瘦削,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生气。

李冰棒热情甚至有些s情的一把将少年搂在怀里,帮他拂去肩上的落雪。

何协一脸的嫌弃,腋下味儿太重了,一股的大蒜味儿,这货晚上是用蒜泥搓澡的吗?

张小嘿也停下了手中的工作。

“张小嘿,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见过你小师叔。”

张小嘿躬身行礼,略微尴尬的叫了一声“小师叔好。”

几天前还在自己身边蹭吃蹭喝的小家伙,如今成了自己的师叔。

李冰棒笑着向何协介绍起来,“小师弟呀,他就是鄙人的徒弟张小嘿。”

说真的,他笑起来真的很恶心。

“哦,我认识。”何协面无表情,淡淡说。

“真的吗?那太好了。”李冰棒一拍巴掌,高兴的说:“以后就由他来照顾你的衣食起居,当然如果这家伙哪里有照顾不周到的,或是在仙门遇到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师兄,师兄一定帮你解决!”

说着,他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张小嘿。

“记住,把小师叔照顾好,出了任何岔子,唯你是问,懂?”

“懂懂懂懂懂!”张小嘿头点的像打桩机似的。

“小师弟呀,你如果有什么需要的,都可以和师兄说呦,像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漂亮衣服,上古神器,天材地宝,好看听话的小姑娘,师兄都可以去帮你去办了!”李冰棒倒是挺有个师兄样。

可他不知道,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和他一个爱好。

何协说他想要个Switch,李冰棒也得弄得来呀。

“不用了,谢谢。”何协还是一脸冷漠。

李冰棒接着套近乎,“不用跟我客气,小师弟,咱们做师兄弟的,就应该互帮互助,如果仙门里看谁不顺眼,也可以和我说,我帮你去揍他。”

何协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不用。”

“哈哈,是吗,哈哈,那以后若是有需求了记得来找我呦。”

“哦,知道了,你可以走了吗,再不走,我就看你不顺眼了。”何协对李冰棒明显不耐烦了,言语上丝毫不客气。

张小嘿吓了一跳,李冰棒虽然长的肥头大耳,膀大腰圆,心胸却十分狭隘,典型的小心眼,何协对李冰棒这样,以后日子难免会被穿小鞋。

李冰棒倒也不生气,脸上依旧笑眯眯的,“好好好,我这就走,小师弟有任何问题记得来找我呦……记得找我呦……找我呦……我呦……呦……”

李冰棒一步三回头,自己制造起了回声。

“快滚。”

“好好好,这就滚,滚了滚了。”李冰棒真的缩成一个球滚了出去。

这波操作把张小嘿看傻了。

能让仙门恶霸李冰棒这般的舔,这是何等的势力呀。

他对大徒弟王大嗐都不曾如此。

李冰棒走了,何协把目光重新投到张小嘿身上,“原来你叫张小嘿。”

虽然两人早已相识,却都不曾知道对方的姓名。

“小……师……师叔好”张小嘿对这个称谓还是有点不太适应。

何协摆摆手,“不用这么客气,前些天没少蹭你的饭。”

说着,丢给张小嘿一颗仙果,看成色应该是今早刚摘的。

“交个朋友,我叫何协。”

张小嘿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师叔竟然主动要求和自己交朋友!

虽然他们早已相识,但这种情况下,不免还是有些小激动的。

张小嘿连忙鞠躬,“师叔您言重了。”

何协双手抱胸,“既然我们已经是朋友了,那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如实回答。”

“一定知无不言。”

“很好,”何协点了点头,“奇变偶不变。”

“符号……看象限?”

Chua!

寒光一闪,一把菜刀已经架在了张小嘿脖子上。

“原来是你。”

张小嘿慌了。

“师叔你这是干嘛呀?!”

小说《穿越必须死》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