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求徽音秦天桢小说免费资源

看古代言情文,千万不要错过疯不顾深的《病娇王爷薄凉妃》。书中主要讲述了:翌日。苏鸢尾又要守夏去找了秦天桢,可摘星还是借王爷昏迷不醒打发走了守夏。守夏回到凤凰台,一副气鼓鼓的模样,要将摘星生吞活剥了表情。“主子,那摘星实在是太可恶了,殿下竟然留这么一个人在身边!”守夏一边抱……

求徽音秦天桢小说免费资源

《病娇王爷薄凉妃》 免费试读

翌日。

苏鸢尾又要守夏去找了秦天桢,可摘星还是借王爷昏迷不醒打发走了守夏。

守夏回到凤凰台,一副气鼓鼓的模样,要将摘星生吞活剥了表情。

“主子,那摘星实在是太可恶了,殿下竟然留这么一个人在身边!”

守夏一边抱怨着,瞧了眼一身束腰长衫的苏鸢尾一脸诧异。

主子在凤凰台向来都是罗裙裹身,略施粉黛、一副女儿家装扮,今日为何穿上了男装?

“主子,你这是要做什么?”

“为今之计只有劫法场了。”

“劫法场?主子,法场上那么多卫兵,你又不会武功,你要如何逃脱啊?”

苏鸢尾两手一摊,耸了耸肩。

“我就压根没想过要逃脱。”

“不行,主子,你不能为救苏允州那小子连自己的命都搭上?”

守夏扑到苏鸢尾身前,死死抱住她。

她不能让苏鸢尾去送死。

苏允州那小子杀的可是御史中丞的小公子,御史中丞震怒才会亲自监斩,要不然御史中丞怎么会插手这种小案子。

秦王殿下和这御史中丞前些日子因为削蕃这事有些过节,他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苏允州的,守夏死死地抱着苏鸢尾。

“主子,除非守夏死了,你从守夏身上踏过去,否则主子就休想离开。”

“不行,时间来不及了,我要去刑场。”

苏鸢尾扯开了守夏,她一副势在必行的模样,守夏也是拦不住她的。

便只能随她一起去了,毕竟她不能看着王妃单枪匹马去闯这生死局。

南秦皇城南北之距十里,苏鸢尾居北秦王府,而这刑场在南,为加快脚程,她只能让守夏带她驾马而行。

苏鸢尾也是方才看到马背上驰骋的守夏才知,这丫头竟然会御马,她暗自度量,这丫头定会些拳脚功夫。

想到初被掳来府里,魔头便让守夏来侍奉她,当时并未注意,如今想来这魔头怕是有意为之。

该是找了个会武功的丫头来守她,怕她逃脱吧!

思量于此。

苏鸢尾冷笑一声。

“主子,你笑什么?”

苏鸢尾与守夏共骑一骑,听到苏鸢尾的动静慢了下来。

……

“没事……我就是不禁想到一些事情。”苏鸢尾拍了拍守夏的背,示意她继续赶往刑场。

……

千钧一发之际。

一女子声音响彻整个刑场及四境五周:

“刀下留人!”

“大人,请刀下留人……”

众人顺着声音望去,看着骑马赶来的两名女子。

“何人,竟敢滋扰本官行刑!来人,将这恶徒给本官拉下去,乱棍打死!”乱棍打死四个字压得极重,仿佛他所有的怒气都倾注于此。

随即涌上一队卫兵,将刀架到苏鸢尾脖颈,将她团团围住。

蓦地。

刀锋被一把长剑推开,苏鸢尾顺着剑影望去,一袭素白衣衫!

长衫随风而起,散起飘荡在空中,与平日不同的是,今日的他没有高束发冠,一头黑丝如瀑布般倾泻在后背,彷如一个如玉如墨的公子!

他,跃马而来。

秦天桢,他竟然来了。

苏鸢尾呆滞在原地,恍惚忘记了他是自己恨毒了的魔头秦天桢。

此刻,万民皆伏身跪地,高喊:“草民拜见秦王殿下!”

只有一人。

仍直立于原地。

挺得笔直。

就是年迈的御史大人,即使秦天桢在朝势力甚高,可他不惧!

这御史中丞唤做杜墨江,现近甲子高龄,曾是前朝重臣,如今江山易主这杜墨江却还是功不可没,当年还是定远大将军的秦寸为拉拢这杜墨江娶了她的嫡长女杜嫣然,也就是当今后宫之主杜皇后。

自家女儿做了皇后,可算是光耀门楣扬名立万了,如今的杜家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如今这小儿子却被苏允州在醉仙酒楼因为争抢一个花魁而失手打死了。

他自然咽不下这口气。

秦天桢轻迈衣衫步履,行至御史中丞杜墨江面前:

“杜大人,这个人的命,本王先赊了,大人且留他一命!”秦天桢丢下一句,凉薄冰冷、彷如地狱的使者。

四下寂然。

无人作声,,谁都知晓这苏允州打死的是御史中丞的小公子。

“既然秦王殿下亲自开口了,那这人,本官给你留着。”

“秦天桢,你……”

回过神来的苏鸢尾朝秦天桢奔去,

她上前抬眸凝视着他。

怎料,秦天桢低声开口:

“别说话,扶住我!”

他内息紊乱,胃又生疼,刚才已是强撑,现下已经挺不住了。

闻言,苏鸢尾立刻搀扶住他,才察觉他整个人是软的,而且身体在微微打颤……他这……刚才是花了多少力气才出现在这里,还在众人面前表现出一副完好无损的模样。

苏鸢尾小声问着,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

“那现在?”

“扶我进宫。”

他明白,这不是桩小案子~方才杜大人的话是将行刑推缓,此刻若想真正救下苏允州只有进宫面圣,求圣上免罪。

“可是你的身体……”苏鸢尾明显感觉到他这强打的精神是撑不了多久。

“无碍,只要你扶着我,我便无碍。”

秦天桢言语温柔,不似平日那般狠戾无情,苏鸢尾似乎还从他的眸底看出了几分脆弱。

下一刻。

苏鸢尾立刻摇了摇头,你在想什么!他可是秦天桢,你怎么能对他有一点点的怜悯之心呢!

可眼下,秦天桢这样子肯定是进不了宫的。

苏鸢尾扫了摘星一眼,“摘星,帮我弄晕他。”

“大胆……”秦天桢话还没说完,就被摘星点晕了过去。

这是摘星多年来第一次违抗命令,他知道这样做是正确的。

“摘星,和我一起扶他回府。”

一路上,秦天桢的头都耷拉在苏鸢尾的怀里,虽然他昏迷了一路,可他比任何清醒的时刻要开心,就想这样倒在她怀里,一生一世。

她从未仔细看过他,看过他那对如峰如剑的眉毛,看过他那漆黑魅长的睫毛,看过他那挺起的鼻梁,看过他那苍白的唇瓣,看过他那棱角分明的脸庞。

他似乎比刚见到时更清瘦了。

还有那紧皱的眉头,似有万千愁苦。

心里似乎藏着很多事。

苏鸢尾疑惑了,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小说《病娇王爷薄凉妃》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