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薛凌天林婉婉小说《家有逃妃怀中宝》在线阅读

你喜欢看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榴莲侠的一本新书《家有逃妃怀中宝》。书中主要讲述了:醉酒的林婉婉在黑衣人的肩上一路颠簸,硬是把她给颠醒了过来。身上的伤口隐隐作痛,待她睁眼看清这周围时,已是在悬崖之上。林婉婉在心里呐喊道:不是吧不是吧!我怎么又换地方了!我这是被转了第几手了啊!再这样捣……

薛凌天林婉婉小说《家有逃妃怀中宝》在线阅读

《家有逃妃怀中宝》 免费试读

醉酒的林婉婉在黑衣人的肩上一路颠簸,硬是把她给颠醒了过来。

身上的伤口隐隐作痛,待她睁眼看清这周围时,已是在悬崖之上。

林婉婉在心里呐喊道:不是吧不是吧!我怎么又换地方了!我这是被转了第几手了啊!再这样捣腾下去我怕不是要再死一次。

“薛凌天八王爷!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啊!速速将储军令交出来!不然,我让现在就让她命丧黄泉!”黑衣人掐着她的脖子,让她置于一步之遥的悬崖边。

薛凌天冷笑了一下,不以为然地说:“你以为她能威胁到我吗?拿储军令跟一个哑巴女人比,也未免太小看我了。”

林婉婉看着他那寒若冰霜的脸,心里很不是滋味,不就是个王爷,有什么好神气的!

“不在乎?那你为何一路追来!”黑衣人掐着脖子的手更紧了。

林婉婉只觉腹中有股翻江倒海的感觉,一股不可控制的力量由下往上冲涌,她把嘴巴鼓的圆圆的,可仍是无法裹住,呕吐物“哇”地流到了黑衣人的手上。

黑衣人低头一看,一股异味,吓的赶紧松开了手。

薛凌天见松懈间隙,一个踱步将林婉婉拉了过来,却不知,这样一来刺激得她肠胃更加难受。

林婉婉根本没想那么多,她的腹部猛地收缩,抓着薛凌天的衣服继续一股脑地吐,喉咙一阵辣生生的感觉,脑袋瓜子一阵晕眩,踉跄了几步却不小心踩了个空!

她还不忘抓住薛凌天,本以为会有人拉她一把,殊不知,薛凌天竟一个不留意,两人同时朝悬崖下跌落了下去。

妈呀!林婉婉你可真牛!呕吐都能吐下山崖,这要是放二十一世纪能上新闻头条吧!

林婉婉瞬间屏住了呼吸,她的身体被薛凌天紧紧的抱住,薛凌天在空中抽出了剑试图将它用力地捅进峭壁上以寻卡点。

剑与峭壁由于急速的碰撞不断地闪现火花,最后剑在一块较为松软的璧上成功的卡了进去,二人也停在了半空中。

林婉婉害怕极了,她整个人连同手脚紧紧地挂在薛凌天的身上,把脸埋在自己刚刚吐湿的衣襟上,这个时候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命要紧!

薛凌天看着紧抱着自己的林婉婉,忍不住在她耳边说道:“怎么?害怕了?刚刚吐的时候怎么不怕?”

她有些心虚地看着薛凌天,极其不自然地露出一副笑脸。

我怎么会知道会这样嘛!

薛凌天环顾了四周仍没有可落脚的点,又看了看悬崖下方是一片海水。

此时有些进退两难,薛凌天紧紧挽住了林婉婉的腰,凝重地说了一声:“抓紧我!”

他放开了抓剑的手,两人紧紧相拥的跌落入了海水中。

薛凌天生怕林婉婉被海水冲走,紧紧地抱着她,却发现她已昏厥过去了。

他们随着海水漂流,就这么飘了大半日。

就在薛凌天也快精疲力竭时,海水将他们冲至到了一个海边,他才放心稍微松开林婉婉的手,然后昏去。

翌日晨阳洒照在薛凌天的的脸上,他感觉头有些痛,坐起身来发现自己在一个木屋内,手臂上的箭伤也被包扎好。

林婉婉躺在前方的一张床上,他下床走过去,发现她脸色苍白的毫无血色,仍不见醒。

“醒了?”一位留着大白胡子,衣衫简陋的老头端着药走了进来,“你们可真幸运,居然还能被冲到老夫这破草屋的山脚下,要不然准被那夜行的畜生叼食了不可。”

薛凌天双手抱拳,“谢老先生搭救之恩!”

老头摆了摆手,将药递与他,“感谢的话就莫要多说了,快将药喝下吧,你是无碍了,休养两日便可,只是这姑娘……”

“如何?”他接过药,一饮而尽。

老头过去给林婉婉把了把脉,摸着白胡子叹气地说:“我见她身上本就有伤,许是未加注意休养,又加上劳累风寒所致,如今愈发严重乃至发炎,加之她体内还有毒素影响,怕是一时半会无法醒来。”

薛凌天的眉头紧蹙了起来,说道:“是,她之前受奸人所害被投了毒以至于无法说话,这几日发生了许多事,她的伤也一直无法医治才拖至如今这般模样。”

老头睁大了眼睛看着薛凌天,似想到了什么,又问了一句:“你是说她是因中毒而哑了?”

薛凌天点了点头。

老头赶紧跑到外边,翻阅起了一本十分破旧的医书,不一会儿哈哈笑道:“那就好办了!将这体内的毒除去,便可痊愈大半!”

薛凌天内心有些小欣喜,“当真?”

老头拿起几张白纸,在上面画下了不同的药材,然后递与了薛凌天,“小伙子,去,按照这上面的采回来即可。”

薛凌天有些莫名的用手指了指自己,“我……我吗?”

老头将纸塞到他的手里,坐在一旁煎药,瞥了他一眼,笑道:“不然呢?我这还得给这姑娘熬药膳呢。”

薛凌天看了看手中的草药图,又看了看躺在里面的林婉婉,虽有些犹豫,但内心多半也生出了内疚,于是拿起采药篮背在身上。

行吧,她现在这样多半也是受我连累才遭的罪,况且,小沐还在府中等着。

于是,这般采药熬药的日子不知不觉便维持了数日,林婉婉脸上的气色也慢慢地恢复了起来。

老头像往常一样为她把着脉,终于点头道:“嗯,这下她体内的毒素已清的差不多了。”

话音刚落,林婉婉的意识缓缓地恢复了起来,她睁开眼睛,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手和身体。

“咦?不痛了。”她下意识的说出来了,林婉婉吓了一跳,咦!我居然能说话了!

薛凌天第一次听到她张口说话,他觉得林婉婉的声音似羚鸟般清脆好听,一时间竟晃了神。

老头呵呵笑道:“那是自然,你昏迷了数日了,这夫君啊可是为你每日都采药熬药啊。”

夫君?谁啊?王爷吗?这又是谁在说话?

林婉婉坐起身往四周看了看,“谁在说话?这哪里啊,怎么不开灯啊!黑乎乎的都看不见了。”

薛凌天和老头相视一愣,似乎感觉到了不对劲,“林婉婉,是我,我是八王……额……我是薛凌天!你夫君!现在是大白天,哪来的黑。”

王爷的声音?薛凌天?他怎么直呼自己的名讳。

老头又拿起医书翻阅了一下,“哎呀!果真如此!这药虽能把那毒素清除,不过这副作用便是会影响到眼睛,看来你夫人就是失明了。”

“什么!”林婉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瞎了!

敢情我是拿眼睛换了我的一把声音啊!

“不过不必担心,副作用嘛,过些日子便能自动恢复的。”老头又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说道。

林婉婉不放心,继续追问,“过些日子就是什么时候啊?”

“额……这个嘛……老夫也不好计算。”老头一时答不上来,哈哈的笑着遮掩尴尬。

“害,说了等于白说。”林婉婉躺了回去,拿起被子捂住了脑袋。

苍天啊!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我是来这历劫的吧!

小说《家有逃妃怀中宝》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