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末世苟圣李安然闻清影小说免费阅读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魔鼠的新作《末世苟圣》,这是一本科幻末世类型的书。书中主要讲述了:李安然回家时候接近晌午,扛着数百斤的长尾狞猫居然让他微微冒汗,看来是这几天缺乏锻炼了,自从发现红头菇,他越来越不喜欢亲自下场了。扔下大猫,李安然倒上一杯上好的凉白开,咕隆咕隆的灌了下去,“啊~~又是美……

末世苟圣李安然闻清影小说免费阅读

《末世苟圣》 免费试读

李安然回家时候接近晌午,扛着数百斤的长尾狞猫居然让他微微冒汗,看来是这几天缺乏锻炼了,自从发现红头菇,他越来越不喜欢亲自下场了。

扔下大猫,李安然倒上一杯上好的凉白开,咕隆咕隆的灌了下去,“啊~~又是美好的一天,没想到张启明居然还活着,有空得找他打一架,到时候让他一只手的。”

等等,树上的女人呢?

李安然余光发现歪脖子树上空空荡荡,只剩下绳子孤零零的,好不凄惨。

“看来是走了。”李安然低语,心里竟然有些失落,真是莫名其妙。

都怪徐帮主的犯规球!

李安然摇了摇脑袋,把长尾狞猫吊在歪脖子树上,用的依旧是那根绳子。

熟练地刮皮开膛,半个小时后,长尾狞猫被肢解为数块,处理完大猫,李安然自己洗了个澡,去去身上的汗味和血腥味。

由于住的偏远,李安然就在屋外光着身子冲凉,一头水被他从头顶浇下来,水流滚过锁骨,路过腹肌,最后走三角地带顺流直下,由于缺少树木阻挡,某条丑陋东西无处躲藏。

李安然洗完澡一身凉快的进了小屋,大门打开——床上怎么有个人?!

李安然很警觉,拿起红刀,缓缓靠近,床上那人背过身子躺着,只能看到一头长发,看样子是个女人。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床上!”

床上那人不答。

李安然来到床边,用红刀挑开那头长发,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徐帮主?”

徐凤娇脸色苍白,眉头紧锁,似乎陷入极大的痛苦之中。

李安然对这种表情很熟悉,以前闻清影流血的那几天也是这样,不过徐凤娇三十岁了还会来那个吗?

李安然疑惑,这是他的知识盲点。

“喂,你怎么了,上我床干嘛!”李安然看了一会儿,爬上了床,掀开被子,发现徐凤娇小腹下的床单果然一片血红。

不过是徐凤娇小腹伤口在出血,看来冉山他们几人的刀有问题!

李安然没想到他们竟如此不折手段,冷着脸说:“看来三根手指少了!”

将徐凤娇小腹处的衣服剪开,发现伤口血污呈黑色,散发出腐臭味,李安然取过小刀,用火消毒,将结痂的烂肉割开,敷上伤药,再用纱布包好。

好在李安然有足够多的解剖动物的经验,一番操作下来,算是初步给徐凤娇抢救过来了。

施救过程中,徐凤娇醒了一次,看到李安然在专心给她治伤,松了口气,又昏了过去。

但徐凤娇的伤口算是处理好了,但毒素已经侵入体内,如果没有解药,恐怕还是难逃一死。李安然没有解药……但是他知道解药在哪。

小镇所有药物归警队管制,救命的药有,杀人的药也有,如果冉山他们刀口淬毒,那么毒药一定来自警队。

救还是不救?又是一个二选一的问题。

李安然坐在徐凤娇身旁,很纠结,“哎呀,如果这个时候还有花生米就好了!”

经过一番天人交战,李安然无意间瞄了眼那两座峰峦,“不救…未免暴殄天物,但是姐姐说媳妇不能大她超过三岁啊,也不知道徐凤娇愿不愿意和我,不结婚的那种…”

李安然被自己的疯狂念头震惊,偷摸摸看了眼一旁相框里的闻清影,竟然有种奇怪的负罪感。

李安然猛地从床上跳起,来到相框前,将相框盖下……如释重负。

……

中午的小镇一片死寂,就连鸟叫声都没,火辣的太阳让所有生灵躲在它照耀不到的阴影里休憩。

李安然走在热浪滚滚的马路上,心里好生烦躁,于是加快了脚步。等赶到警队时候,衣襟全部汗湿。

“咚咚咚!”

“奇怪,没人吗?”

李安然再次敲门。

还是没有反应。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李安然担心徐凤娇不能坚持,于是一顿猛砸。

过了没一会儿,大门终于打开。

开门的是一个中年警员,胳膊上绑着黑布,双眼通红,“今天不做生意,请回吧!”说着便要关门。

李安然用手抵住大门,沉声道:“我要解药救人,给我我就走。”

“听不懂话么,今天不做生意,别逼我一枪嘣了你!”中年警员说着右手按在腰间九五式手枪上。

李安然眉头一皱,“你们办丧事我能理解,但是我拿药是救人的,你们的命是命,我们的命也是命。”

中年警员冷笑一声,便要掏枪。

李安然闪身上前,将中年警员掏枪的手按住,“看你一把年纪了不要老寿星嫌命长,告诉张远山,说李安然来了,他看看你队长怎么说。”

中年警员根本没看清李安然是如何制住他的,听到他话里似乎和队长关系匪浅,当下清醒了几分,语气略缓,“在这里等着。”

中年警员回院,过了没一会,张启明走了出来,“你受伤了?不应该啊,今天你一直狗在树上,难道跳下来时候崴了脚?”

为什么要救他?

李安然在心里检讨,叹气着说:“算了,看在那几位牺牲的人民警察的份上,李爸爸就不跟你计较了。”

张启明冷哼一声,“进来吧,小舅哥。”

为什么要救他?

为什么?

Why?

进得大院,李安然看到院子角落有十余人在举行葬礼,李安然对着那个方向进了个军礼。

这个军礼不是因为他们牺牲在变异狞猫手上,而是为了他们灾难前对社会的付出。

当年因为不给他人闻清影联系方式,李安然没少被欺负,白云警队曾救过他数次,让他这个祖国的小花朵得以茁壮成长。

一旁的张启明神色暗淡,“李安然,你要什么药?”

李安然将徐凤娇的症状和张启明说了一遍,张启明听后点头,“我知道了。”

“然后呢,你们有没有解药?”李安然追问。

张启明脸色一红,“这个…应该有吧,你不是说白云镇的药都在我们警队吗。”

应该?李安然一脸黑线。

张启明解释道:“医药品都是我姐在管,她应该知道。”

“感情刚刚咱俩废话半天。”李安然翻了个白眼。

等等,好像漏掉了某些关键信息!

李安然抓着张启明胳膊,挤眉弄眼,“你有姐姐?亲姐表姐?我也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住嘴啊!”

“我想做你——”

张启明一拳打向李安然,李安然轻松挡开,露出一口大白牙,亲切地说:“小舅哥,我想做你姐夫!”

小说《末世苟圣》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