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小说《九层剑塔》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九层剑塔是作者云中钓所著。书中主要讲述了:两把魂兵出现,顿时让街头气氛一变,浸染在兵刃上的绿意四散升腾,像是两把来自地狱的邪恶武器,将药铺前的空间晕染的阴气森森。即便是炎天心和白千军都有种窒息感,不自觉退向远处。道修中的浩渺上境、体修中的正三……

小说《九层剑塔》全文免费阅读

《九层剑塔》 免费试读

两把魂兵出现,顿时让街头气氛一变,浸染在兵刃上的绿意四散升腾,像是两把来自地狱的邪恶武器,将药铺前的空间晕染的阴气森森。即便是炎天心和白千军都有种窒息感,不自觉退向远处。

道修中的浩渺上境、体修中的正三品,属于两个特殊阶段,用承前启后来描述相对较为合适,在这两个阶段以前,修行者的破坏力相对较小,以体修为例,哪怕是从三品之间的战斗,依然无法脱离江湖斗殴的范畴,大体上属于肉搏,决定战斗结果的,主要还是术。

何为术,指的是技巧,诸如剑法、刀法、枪法等等,这些都属于术的范畴。

而术之上还有所谓的气和道,先说气,这里的气不是人活一口气的气,而是体修所凝练的最纯粹真气,真气外放,可以是剑罡,可以气剑气,可以是刀芒等等,称呼不同而已。

之前纪青槐释放出的罡气,便是这里的气。

真气外放可以做防御,成为无形铠甲,也可以做攻击,隔空伤人,附着于兵器上时,能成倍增加兵刃威力,真气的诸多妙用很难一一道明,总之,一旦掌握了真气外放,战斗便开始了变化,不再是简单的肉搏,也不再仅仅是术之间的精巧博弈,战斗的破坏力将大幅度提升。

正三品是术抵达极致,真气开始登台亮相的阶段,这个阶段的体修不再被称之为武夫,这个称呼单从字面上看,就显露出一种瞧不起的意味,这时的体修被称之为宗师,又或者叫气宗。可以说言简意赅,一语中的。

气宗之上首先是二品武仙,接着是一品武圣,最后是品外武神,这三者已经进入道的范畴,可何谓道,恐怕只有武神才可以置喙一二。

长街上即将展开的这场战斗距离道还差了十万八千里,属于两个气宗的较量,但落在白千军和炎天心这样还只能被称为武夫的人眼里,已经是一场神仙打架了。

说不打老人,但率先出手的却是老张,只见他抬起长剑,双手并握,向前劈砍,一道肉眼可见的绿色匹练自长剑生出,直扑山羊胡老头。

而那山羊胡老头儿嘿笑一声,拐杖猛然拄地,头顶生出一个绿色光罩,如倒扣的瓷碗,将自己笼罩。

匹练和光罩接触,顿时发出噗嗤噗嗤的闷响,一圈圈无形气浪荡开,长街上立马飞沙走石,酒楼大开的木质房门像是蝴蝶的翅膀,被轻易撕断,吹向远处。

炎天心将火矛倒插入地,白千军蹲下身躯,铁掌挖入地面,才没有被这一阵冲击掀翻。

老张出了第一剑,便没有停手,手中的长剑抡起又放下再抡起,一道道剑气如泼水般劈头盖脸朝山羊胡老头儿乱劈,丝毫不给他还手的空间。

山羊胡老头儿撑起的光罩被不断压低,但在竭尽全力防御下又不断恢复。他枯槁的面容一点点涨红,忽然爆喝一声:“竖子,忒不讲武德!”

老张怪笑一声,道:“老头,你一大把年纪活狗身上去了,你不妨问问姓白的小子何为武德,哈哈!”

老张笑骂,手上力道不减反增,劈砍而出的剑气愈发凶狠。

要怪只能怪山羊胡老头儿自己托大,两人第一次交手,他既不躲避也不硬碰硬,而是选择最保守的防御。老张何其精明,两人皆是正三品,实力相差不大,一抓住先机,便不肯松手,劈头盖脸只管狠揍。

实力相仿的两人,防御一方无疑更为吃亏。

山羊胡老头儿此时憋屈不已,倒非他托大,而是没有摸清老张来历之前,不想打生打死,故而出手才有保留。

哪知老张是个不要脸的主,抓住机会便不松口。

老张嘿笑不已,长剑看似毫无章法乱劈,一副老子打儿子的架势。

光罩一层层被削弱,笼罩范围一而再再而三的缩小,大地震动,激荡的烟尘四起。

老张放开手脚,好不痛快,就在这时,北方忽然传来轰隆隆响声,似山崩地裂。

老张闻声色变,但并不回头,手上发力,剑气凝聚如虹,隐约可见一头灰色巨狼一跃而起,直扑山羊胡老头儿。

山羊胡老头儿大感不妙,拐杖举过头顶,一条惨淡蛇影迎向巨狼,但不待蛇影成型,巨狼已然扑至。

轰然一声巨响,山羊胡老头儿倒飞而出,将一栋小楼砸塌,烟尘四起。

不待尘埃落定,烟尘中便响起一道暴怒声音,“竖子,我要杀了你!”接着,一道人影从废墟里冲天而起。

老张不打算恋战,劈飞山羊胡老头儿的瞬间,掉头朝黄龙山飞扑而去。

“老头,赶上我再说!”

声音带着几分戏谑,但老张的面容却极为严肃,双目盯着烟尘弥漫的黄龙山,隐有焦急一闪而逝。

……

不久之前,洛子川紧张的打量着不断逼近的敌人,额头满是汗水,有刚刚累的,有紧张所致的。

白虎卫和朱炎卫发起了第一次试探性进攻,一名白虎卫和一名朱炎卫直扑纪青槐,后者只是用长枪横扫,便将两人击退。

洛子川不喜反忧,纪青槐若是不受伤,这两名不过六七品实力的护卫只需一交手,必然丧命,此刻只是被击退,甚至不曾受伤,可见纪青槐真的已是强弩之末。

白虎卫和朱炎卫显然也意识到这一点,顾忌消除大半,开始组织真正的进攻。

眼见密密麻麻的刀光剑影朝两人袭来,洛子川从怀中摸出一物,高喊道:“谁敢过来,炸死你们!”

两方人马动作停顿,朝洛子川望去,他手里正举着一颗鸡蛋大小的银白铁蛋。

洛子川吼道:“这是震天雷,你们认识吧,这玩意儿一旦爆炸,别说你们这些六七品的虾米,就是四五品的大鱼也吃不了兜着走。”

白虎卫和朱炎卫下意识后退数步,久经沙场的老卒自然认得这东西,大名鼎鼎玄铁山机关城器宗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可以说是五品以下武夫最头痛的存在,这东西最常出现在边关两军对垒之中,是各国军备重器,只是限于价格昂贵,一般不会轻易使用。

但攻城战的城头上,或是骑兵抱团冲锋的队伍中,这玩意儿作用极大,前者只需一枚,便能让攻城方数百条性命换来的成果付之东流,后者同样只需一枚,便可将铁桶般的战阵撕开一个巨大口子。

震天雷对寻常武夫和道修杀伤力巨大,不亚于一些攻伐符箓,符箓使用必须是修行者,要耗费一定真元,但震天雷普通人也可以使用,故而不少人会随身携带几枚防身。

白虎卫和朱炎卫迟疑不前,洛子川稍微松了口气,但手握震天雷愈发不敢大意,以防对面暗箭偷袭。

他斜眼瞥了一眼纪青槐,后者也明显放松了不少,洛子川心头不禁闪过一丝古怪,不怕死的青螭龙女看来不见得真怕死嘛。

察觉到他的视线,纪青槐微微侧头,问道:“这东西你有多少?”

洛子川下意识道:“只有三枚。”

纪青槐愣住,洛子川莫名其妙,但很快明白,一脸尴尬,望了望略显躁动的两方敌人,羞恼道:“我身上就这么大地方,说十个八个吓唬这群王八羔子他们也得信才行……你们别过来啊,谁过来谁死……”

两人说话的时候,一名朱炎卫猫腰想要偷袭,洛子川立马出言恐吓。

纪青槐瞥了一眼,道:“你就没有空间法器什么的?”

洛子川无语道:“你当我是你啊,青螭家族的天之骄子,我上哪去凑钱买一个?”

纪青槐沉默不语,审视一圈敌人,然后轻声道:“他们的目标是我,一会儿我拖住他们,你用震天雷突围,跑吧。”

洛子川咬了咬牙,想要充当英雄救美的好汉,但很快发现不是自己能做的到的事,不由沮丧无比。

纪青槐道:“麒麟胆的藏所我就不告诉你了,不然他们反而会紧追你不舍。”

洛子川朝她竖起大拇指,道:“你想的可真周到!”

纪青槐转过头,不理会他话里那丝丝恼火,不耐烦道:“看在你背我出城的份上,我才说这么多,走不走你自己看着办。”

洛子川一阵权衡,最终叹息一声,道:“那抱歉了!”

他说罢,便朝山顶方向移动,白虎卫和朱炎卫稍微骚动,大部队不为所动,只是侧翼最后方两道人影悄悄离开队列,消失在乱石之间,多半是绕路上山,阻挡洛子川逃跑。

洛子川不以为意,虽说到目前为止,在他的帮助下,纪青槐并没有逃脱,但他这个麻烦制造者,白虎卫和朱炎卫不太可能轻易放过。

小说《九层剑塔》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