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九层剑塔最新章节,九层剑塔免费阅读

玄幻奇幻小说《九层剑塔》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云中钓十分给力。书中主要讲述了:青螭龙女正在败退之际,眼看着无法躲避这直刺胸口的一矛,洛子川差不多要把栏杆捏碎了,强迫自己没有冲动的跳下去。老张的脸色也严肃起来,下意识握了握手里的酒碗,似乎有出手的打算。但接下来的转变依然让主仆二人……

九层剑塔最新章节,九层剑塔免费阅读

《九层剑塔》 免费试读

青螭龙女正在败退之际,眼看着无法躲避这直刺胸口的一矛,洛子川差不多要把栏杆捏碎了,强迫自己没有冲动的跳下去。

老张的脸色也严肃起来,下意识握了握手里的酒碗,似乎有出手的打算。

但接下来的转变依然让主仆二人稍微有些吃惊,纪青槐不断后退的身躯忽然止住,像是一根钉子被钉入地面,那一瞬间,洛子川感觉纪青槐变亮了,她身躯外围突然多了一层毫光,像是蜡烛火焰最外围那一层浅淡的光毫。

“罡气!”老张讶异的吐出这个词语,但立马又摇了摇头,“还是太淡了!”

何谓罡气,用最简单的言语来讲就是体修真元的外显,但这是只有三品体修才能做出的壮举,绝大多数从三品体修都不曾碰触这一门槛,纪青槐竟然以区区四品实力,触摸到远不是她这一境界该触摸到的东西。

“天之骄子!”

老张心里长叹,他这一生见过太多天才,但如纪青槐这般的,实在是凤毛麟角。

在他失神的瞬间,火矛撞上了那层看起来非常浅淡的罡气,火矛的矛尖竟然被挡住了,但那层光毫却也变得凹陷,像是一个被手指头压了一个小坑的气球。

洛子川的心提到了嗓眼上,一直无法落下,看着这一幕紧张到了极点。

当事人炎天心和白千军却没有太多的震惊,或者说来不及震惊,战斗本就在电光火石之间,纪青槐的罡气挡住火矛的瞬间,白千军也发动了他后续的袭击,一身铁甲散发着黑光,上边似有什么在流动,像要活过来一样。

他的铁拳悍然砸在了纪青槐的左肩。

两面同时遭到夹击,那层浅淡的还远远没有成型的罡气再也无法支撑,如蛋壳般破碎,火矛随即刺入纪青槐的小腹,但白千军的那一拳反而救了她,火矛的矛尖刚进去一小半,她的身躯便横飞出去,以至于没有被贯穿,但火矛顺势在她的小腹上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

酒楼的大门震动,楼下砰砰作响,听起来有大量桌椅被撞翻,白千军这一击恰恰将纪青槐砸飞进了酒楼大堂。

大堂内光影晦暗且悄无声息,那两名护卫踹开酒楼大门之前,店里的掌柜和伙计就已从后门溜了,在龙尾城讨生活的人,从来都不缺少眼力劲,所以当他们发现街头冲突的是流澜三大帝国王室时,连看戏的心思都没有了。

纪青槐接连撞倒大片桌椅,后背砸在墙上,方才停下,她连翻遭受重创,尤其是白千军最后这一拳,狠辣无比,几乎将她整个左肩砸碎。

哪怕是身处如此绝境,这位青螭龙女仰靠在墙壁上,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冷漠的像个冰块。

她背靠墙壁而坐,右手抓着破海枪不放,肩头腹部鲜血淋漓,模样凄惨,但眸子依然像是冬夜里的寒星,散发着幽冷光芒。

在寒侯城,她被一众四五品高手围攻,重伤逃脱;在拥雪关,她一人独战雷目妖五百重骑,险些丧命;在罗刹海,她与远古异种天青蟒鏖战两天两夜,最后成功将其诛杀……数不胜数的生死存亡战斗,画面像是闪电,在她脑海里划过。

但这一次,她是否还能逃脱?

二楼上,洛子川天人交战。

老张收起嬉皮笑脸,从未有过的严肃,说道:“少爷,我其实……”

洛子川打断他,说道:“老张,无需多言,自己保重!”

少年郎说完这句话,风一般奔向楼下。

老张呆了好半晌才回过神,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低声嘟囔:“装个逼怎么就这么难呢?”遗憾地摇摇头,不忘提起桌子上剩余的半坛酒,跟随下楼。

光线从打开的门洞里照入,却只能照亮门口一小块位置,更深处光影晦暗。

洛子川寻找到委坐在墙角的纪青槐,只一打量,眼角忍不住抽搐。墙角女子模样实在太过凄惨,腹部被火矛洞穿的窟窿里鲜血汩汩而流,一边肩膀扭曲,肩胛骨恐怕已被击碎,脸庞更是苍白的如同死人。

如果麒麟胆就在纪青槐身上,那么洛子川现在几乎唾手可得,但不知为何,少年郎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老张叹息一声,拍拍他的肩膀,然后走向大堂门口。

看着老张的背影,洛子川渐渐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朝纪青槐走去。

眼见二楼那个兽皮短褂少年朝自己走过来,纪青槐艰难转过头,眼神冷漠,手臂微抬,似乎想要再次挥动她的长枪。

洛子川怔了怔,僵硬的脸庞上挤出一个笑容,“纪姑娘,如果你能相信我的话,我救你离开。”

哪怕是连抬枪也无比困难的青螭龙女似乎并未被这句话触动,连眉毛也不曾动一动,冷冷问道:“你要什么条件?”

洛子川强笑道:“我说并无所图,你相信吗?”

纪青槐就只是冷冷盯着他。

洛子川叹息一声,如实说道:“麒麟胆!”

昏暗里那双眸子闪了闪,这个要求实属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刚刚上楼的两名护卫被悄无声息杀死,白千军和炎天心并没有做任何反应,并非畏惧,而是已经意识到,楼上的两人恐怕不是普通看客,多半也是冲着麒麟胆而来,纪青槐自然也知道。

青螭龙女陷入思考,并没有立即答应或是拒绝。

这时候老张已经走到大堂门口,将准备冲进来的两大帝国护卫拦住,抢在最前面的两个扈从猝不及防,被迎面而来的中年汉子看似轻飘飘两掌击飞,砸翻衔尾而来的一众人。

愤怒的护卫打算再度冲锋,却被炎天心和白千军喝住,扈从让开道路,炎天心和白千军并肩上前,朝门槛上提着酒坛看似寻常的不能再寻常的中年汉子一阵打量。

先是两名护卫被他悄无声息杀死,接着又在众目睽睽之下拍飞两名护卫,显然眼前这个看着普通的汉子实际一点也不普通。

炎天心脸色阴沉道:“无论阁下是谁,若是识相的话,就赶紧让开,否则……”

他话没有说完,但警告意味非常明显,但门槛上的汉子置若罔闻,一手掂起酒坛,漫不经心问道:“否则如何?”

炎天心的脸色像骤雨时快速变黑的天空,但还不待他说话,铁甲下便传出白千军嘶哑的嗓音,“那你就去死好了!”这位人屠在和纪青槐的战斗中已经恼羞成怒,二打一可不是什么光荣战绩,所以此时的他没有任何耐心,一只铁拳,隔着丈许距离,径直朝门槛上的汉子砸去。

听到门口动静,洛子川顿时有些着急,急促道:“纪姑娘,你要是没想好,不妨一会儿再想,咱们得赶紧跑路。”

他迎着青螭龙女的寒冷目光向前走去,步步惊心,就在他快要靠近时,纪青槐手臂终还是一抬,铁枪前指,眼中冷厉非常。

洛子川刹住脚步,心急如焚,天知道老张能抵挡多久,眼前这个娘们儿漂亮归漂亮,可这漂亮的脑袋瓜不会被打坏了吧?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如此固执。

洛子川哭笑不得地道:“纪姑娘,纪大美女,你要是再耽搁,我可保证不了一会儿还能救你。”

铁石心肠的纪青槐不由微微动摇,少年脸上感情真挚,倒不像作假。

洛子川敏锐察觉到,连忙趁热打铁,“纪姑娘,你放心,我对天发誓,绝对不会趁人之危,如果违背誓言就不得好死。”

如果是炎天心或者白千军又或者是另外任何一个人发誓,纪青槐都不会相信一分一毫,但发誓的是刚刚站在楼上大骂炎、白二人无耻的少年,纪青槐虽然仍旧不完全信,但至少信了一两分。

她不由得更加犹豫,自从十岁离家,一路出生入死,便再也没有相信过任何一个人,眼前这个少年值得赌一次吗?

就在纪青槐愣神的这一刹那,洛子川猛然拨开长枪,一个箭步冲向墙角,青螭龙女吃惊,下意识便要抬手,但她持枪的手已经被少年死死按住。

“相信我!”洛子川盯着她的双瞳,沉声道。

纪青槐那双寒眸对上少年明亮双眼,紧绷的身躯一阵激烈颤抖,许久后才渐渐放松。

洛子川松了口气,背脊冷汗森森,说实在,万一纪青槐刚刚反应过度,来个拼死反击,他可就亏大了,好在这漂亮娘们儿确实伤的不轻,竟被他按住了。

小说《九层剑塔》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