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洛子川纪青槐小说《九层剑塔》在线阅读

火爆玄幻奇幻小说九层剑塔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云中钓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书中主要讲述了:条纹巨虎猛然一声低吼,只有这畜生自己知道,它后颈那块皮差不多要被暴怒的主人揭下来了。黑色甲胄下传出阴恻恻的嗓音,低沉嘶哑:“炎天心,你这条丧家之犬也有脸在此叫嚣?缩头老二没当够,还不知道夹起尾巴做人?……

洛子川纪青槐小说《九层剑塔》在线阅读

《九层剑塔》 免费试读

条纹巨虎猛然一声低吼,只有这畜生自己知道,它后颈那块皮差不多要被暴怒的主人揭下来了。

黑色甲胄下传出阴恻恻的嗓音,低沉嘶哑:“炎天心,你这条丧家之犬也有脸在此叫嚣?缩头老二没当够,还不知道夹起尾巴做人?”

红发男子的身份差不多也被洛子川猜中,果然是朱炎族两位天骄之一的炎天心,不过世人一旦提起这一对兄弟,总免不了会比较一翻。朱炎家族两位天骄,到底是弟弟炎天玉更为出众,年仅十八,半只脚已经踩在三品的门槛上,而比他早出生两年的哥哥炎天心却才跻身四品而已。

炎天心自然算得上天之骄子,但无论是才华还是天赋,最怕的就是比较,所谓人比人气死人,炎天心比起他的弟弟炎天玉确实差了些许。

这件事说出来不算丢人,没有规定年纪大的一定要比年纪小的厉害,但问题是炎天心不这么想,这个桀骜不驯的男子可不甘屈居人下,更何况这人是他最大的竞争对手。皇储之间可没什么兄弟情谊!

三年前,朱炎帝国户部某位大臣的嫡子与炎天心争抢青楼女子起了争执。那位大臣嫡子酒后鬼迷心窍,出口阴损,嘲讽炎天心是废物,说他做哥哥的不如弟弟,缩头老二一个,没本事回家抢地位,却有本事来青楼争风吃醋。

本来两个纨绔子弟争风吃醋互相揭短,在白瞑帝都算不了什么大事。但当时炎天心却因此言失控,当场一矛刺死那大臣嫡子,其后仍无法发泄心中怒意,竟率麾下数十卫队,光天化日之下屠了那大臣全家。

此事自然让炎天心成了众矢之的,纵使王室以那位大臣嫡子妄议王室传承为由,免除了炎天心大部分罪责,他的地位依然一降再降,彻底失去了和炎天玉争夺王位的机会。

但炎天心地位即便降的再如何低,朱炎帝国上到朝廷大员,下到黎民百姓,谁敢再喊一声缩头老二?便是蒙在被窝里悄悄说,怕也是提心吊胆。

果然,白千军也非善茬,被揭了伤疤,立刻便反揭回去。

两方才一碰面,便火药味十足。

红发红眉的炎天心怒发冲冠,与王位失之交臂,是他心里永远的痛,他现在如同一座处于爆发边缘的火山,火矛一指,喝道:“白千军,老子今日倒要看看,你这身乌龟壳有没有你的嘴硬,死来!”

语罢,炎天心一提缰绳,羽鬃兽悍然冲锋。

黑甲下的白千军发出嘶哑笑声,坐在巨虎身上的腰杆猛然挺直,甲胄之间发出令人牙酸的咯吱声,这个沉重的铁甲人猛地飞落在地,竟然徒步迎着策骑冲锋的炎天心奔去。

开采自黄龙山脉的铺路石板在这位铁甲巨汉的踩踏下龟裂而开,不过眨眼功夫,一人一骑悍然相撞。

一直在楼上悄然观看的洛子川猛然瞪大双眼,只见赤手空拳的白千军一双铁手悍然攥住那把火矛,前冲的身躯蹭蹭后退三步,每一步都在石板上踩出一个大坑,矛尖距离他胸膛不过寸许,但再无法进去分毫。

羽鬃兽背上的炎天心单手持矛,携一人一骑威势,这恐怖的冲击力即便是龙尾城的城墙也会被撞一个天大窟窿,却在白千军这里无功而返。

忽然,白千军大喝一声:“下来!”攥紧火矛的双手猛然发力,炎天心顿时被拽了下来,然后仍不放手,握着矛尖发力,推动炎天心朝石墙撞去。

显然,比拼纯粹力气,朱炎族这位被放逐的缩头老二不是对手,整个人跌跌撞撞撞向墙板。

看热闹的洛子川暗自咋舌,这回炎天心多半要灰头土脸了,两人这下交手距离分出胜负还差十万八千里,但气势上炎天心肯定先输一筹。

洛子川念头刚起,炎天心突狞笑一声:“爆!”

这声厉喝未落,被白千军攥在手心的矛尖爆发出璀璨光芒,只听一声闷响,白千军那具铁甲身躯被跌跌撞撞弹开,再次踉跄后退两步,他摊开手掌,青烟腾起,隐约有焦糊味道。

炎天心抽回长矛,狞笑道:“白千军,这记爆烤猪蹄味道如何?”

铁甲白千军握了握手掌,将青烟掐灭,再摊开时,破碎的黑甲已然完好如初,阴声道:“不过如此!”

炎天心眯起眼,显然对传闻中能快速自愈的魂甲有些惊讶。

就在两人摩拳擦掌打算再度厮杀之际,药铺幽深的大堂里缓缓走出一人,人未至势先行,此地真正的主角纪青槐,她出来了。

她依然背着铁枪,手里提一串牛皮纸药包,站在石阶上,俯视长街上的白千军和炎天心。

刹那之间,这条火药味十足的大街骤然沉寂,哀嚎的阴风也平静下来,被罡风刮起的物件陆续坠地,发出不合时宜的响声。

洛子川握着匕首的手心再次浸出汗水。

炎天心脸上的狂傲消失了,那具铁甲显得愈发沉默。

纪青槐忽然伸出手,从背上取下铁枪,铁枪身上刻有一条蛟龙,枪杆黝黑,蛟龙鎏金。

铁枪被她随手插在石阶上,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仿佛石阶是豆腐做的。那串牛皮纸草药包忽然消失不见,应该是被收入了某个方寸之物中,动作顺序分明,有条不紊。

她单手扶住铁枪,居高临下看着二人,面无表情说道:“你们谁先来,或者一起!”

长街依然沉默,炎天心和白千军置若罔闻,似在思考,他们身后的卫队如临大敌,紧紧握着兵刃。

洛子川的心砰砰直跳,每一下都如同有人在心底擂鼓,砰!砰!砰!

作为水云宗的外门弟子,他还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但到底是天下排名数一数二大宗派里出来的弟子,论见识还是有些的。

水云宗剑来峰上,作为宗门之智的天元阁每年都会颁布一个榜单,总计两榜,给天下年青辈道修和体修排名,只取前二十,上榜的四十个人,毫无疑问代表了天下年青一辈的顶尖实力。

给体修排名的是撼山榜,眼下长街上的三人皆在榜单之列,其中青螭龙女纪青槐排名最高,高居榜单第三,而白千军和炎天心则分别位于第六和第七。

除了这三人,刚刚提到的炎天玉则高居榜单第二,略胜青螭龙女一筹,而排名第一的则是另一位赫赫有名的绝世娇娃,来自白瞑家族,白千军的姐姐白夜行。

说来可叹,升仙大陆四境,流澜境武运得天独厚,天下稍有名气的体修,大多出自此境,即便近百年武运昌盛的北苍境也远远不如,撼山榜前五,只挤进去两个,位居第四第五。至于仙气多于武运的圣山境和剑台境,撼山榜前十各有一人,恰巧是垫底的第九和第十。

洛子川身处水云宗,耳濡目染,早对此榜上的人物心驰神往,眼下同时出现三个,还要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动手,怎不热血沸腾。

“哈哈!哈哈!”

沉默没有持续太久,被炎天心阴冷的笑声打破:“好个青螭龙女纪青槐,老子差点被你吓住了,不过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滩遭虾戏,眼下你倒正好应了龙游浅滩,不过老子可不是什么虾米,倒想试试你这条受伤的青螭还有几分威势。”

纪青槐不为所动,淡淡看着他,说道:“那就试试!”

炎天心收敛笑容,目光一瞬也不一瞬的盯着纪青槐,似乎想要看出破绽,但注定失望了,纪青槐始终平静如水,眸子里的光芒一如枪尖上流动的幽光,冷冽毫无感情。

正在炎天心还在犹豫要不要出手的时候,那尊宛若雕像般的铁甲忽然大踏步上前,白千军用嘶哑低沉的声音说道:“我来试试!”

炎天心眼眸微眯,稍微犹豫后便退了半步,乐的白千军出头。

和炎天心的聒噪不同,白千军毫不废话,先是缓步前行,接着加快速度,两三步后开始前冲,短短不过五六丈距离后,他沉重的身躯已然狂飙起来,像一头发怒的公牛。

纪青槐的眼神终于起了一点变化,眼瞳里清光凝聚,抬手一枪刺出,很简单也很直接。

小说《九层剑塔》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