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在云端碎叶云中,在云端小说免费阅读

经典小说在云端是网络作者碎叶云中的代表作。书中主要讲述了:几个彪形大汉正押着一群蓬头垢面之人从远方走来。见枼子限疑惑,麻三赶紧解释到“北边来的匠奴,说是三百多人。吴员外买来预备充实船厂的劳役的,没想到见了货才知道,是三百多拖家带口的,能工者不到一百人。都说吴……

在云端碎叶云中,在云端小说免费阅读

《在云端》 免费试读

几个彪形大汉正押着一群蓬头垢面之人从远方走来。

见枼子限疑惑,麻三赶紧解释到“北边来的匠奴,说是三百多人。吴员外买来预备充实船厂的劳役的,没想到见了货才知道,是三百多拖家带口的,能工者不到一百人。都说吴员外是被北边给骗了,这会应该是往船厂带呢,估计吴员外会往死里用这些人”

三百多人的队伍极富冲击力,不是因为人数众多,而是因为他们的惨状。有些事,知道是一码事,亲眼看到就是另一码事。枼子限知道这个时代的人过的不好,生产力摆在那偏偏又是乱世,能活着就是不易,根本就没有余力谈什么更高的追求。但那毕竟是远方的事,金陵城是富足而繁华的,他穿越的这个身份又是高贵的,能保护身边的人衣食无忧就是他最大的心愿,如果有人对他说,你身负重责要去拯救天下苍生,他会觉的这个人脑子有问题。

可眼前的景象却带给他极大的震撼,甚至太阳穴都突突直跳。这些人已经不能用凄惨来形容了,金陵城中的乞丐都比他们体面。骨瘦如柴,双眼空洞,衣不遮体,蓬头垢面。穿鞋的人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除了那些老弱妇孺,走在最前面的青壮人人带伤,甚至有人的大腿胳膊和背部还在冒着血丝。

枼子限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大喊道“都给我站住!”

那群彪形大汉看见一个瘦弱的青年拦住去路,不以为意反而哈哈大笑。

“小朋友,怎么?是要请我等喝花酒么?”一个面上有刀疤的凶恶大汉,调笑道。

枼子限正要说话,却响起了尖锐的破风声。一条鞭子从人群身后抽出,正中刀疤大汉背部。

“啪”的一声,清脆响亮,旁人光听这声音就觉得肉疼。而那挨了鞭子的大汉却不回头,反而像个小媳妇般,把头一缩就退回了队伍。

只见一国字脸,络腮胡,浓眉大眼的男子缓步走到枼子限面前,双拳一抱道“乡下人不懂规矩,冲撞了贵人,还请贵人莫怪”

枼子限没有答话,只是看着那群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匠奴道“开个价吧”

那大汉有些意外,为难道“公子开了口,小人本不该多嘴。但这些匠奴非小人所有,小人只是押送他们而已”

麻三眼珠转了转,在枼子限的身后小声道“这些人是吴员外用来造船的,听闻这批船,是八皇子下的订单。。。。。”

麻三说到这就退了回去,他知道枼子限听的懂。

枼子限略在脑子里把这信息过一遍就明白了其中的弯弯道道,不过他是不怕的,反而笑着对那大汉道“呵呵,想不到还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闹了半天是自己人啊”

说着,也不转身,只把手往后一伸,陈小六立刻心领神会递上了腰牌。

枼子限把腰牌向那大汉一递道“我是当今陛下的九皇子枼子限,这些人我要了,回头我去跟八哥说,你拿着腰牌去跟那个吴员外复命就是”

那大汉在听到九皇子时,眉头稍微皱了下,便恢复如常“殿下这是哪里话,我们这就回去复命,这些人就交给殿下了”说完,也不接腰牌,带着那几个同伙转身就走。

他这么光棍,枼子限反倒不好意思了,咳了一声喊道“看你也是个英雄,留个名号吧”

那大汉转身哈哈大笑道“怕贱名辱了殿下的耳,小人刘家寨,刘博远!”

“大哥!就这么回去,这趟岂不是白忙活了?”那挨了鞭子的刀疤男问道。

刘博远瞪了他一眼“来时我怎么说的,你我这样的,在普通百姓面前是下山虎,是翻江龙,但在这金陵城中的勋贵们面前,连条狗都不如。若不是我拦着你,今日就要得罪一位皇子,到时我们要想全身而退,就只有造反了”

那刀疤男把嘴一撇满不在乎道“又不是没。。。。。。”

话没说完,又被抽了一鞭子。刘博远明显压抑着火气,说话的声音都有些低沉“回去以后,去祠堂思过”

刀山火海眉头都不皱下的刀疤男子,一听祠堂思过四个字,就打了一个激灵,唯唯诺诺的低头不再言语。

刀疤男很粗鲁,刀疤男也很莽撞,但他却有个秀气的名字—-刘秀秀。这名字只有刘博远跟老叔公可以叫,别人叫他就翻脸。。。。。。

三百一十二人,这就是这群匠奴的准确数字。

枼子限凭着一口英雄气,救下了他们,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排。

哎,冲动是魔鬼啊。枼子限痛苦的抱着头,对自己的冲动有些无奈,但并不后悔。这些匠奴在短期内会给他带来不少麻烦,却是他对未来规划中不可缺少的一环。其实他本来就有招人的打算,就算没有今日的偶遇,他早晚都要收一些工匠留在身边的。这些匠奴的出现反而给他省下不少时间成本。皇宫中虽然吃穿不愁,但他还是想给身边人留一条退路。毕竟他上辈子的教训,太沉痛了。开酒楼就是个一个最简单的营生,至少能保证南风院诸人的花销不必受制于人。

他在这为了没钱有些不知所措,那群匠奴中却走出一位老汉,拱手道“不知公子对我等,有何安排?”

枼子限看这老汉颤颤巍巍着实可怜,便索性坐到地上,示意那老汉坐下来说话。

“您老贵姓?”

那老汉吓了一跳,急忙站起身道“可当不起这个“贵”字,小老儿鲁诚”

“姓鲁?鲁班后人?”

鲁诚尴尬的不知怎么接话。

小六在一边接茬道“九哥,鲁班,姓公输,名般。。。。。。”

枼子限梗着脖子,装没听见继续问道“据我所知,北燕对匠户并不苛责,你们怎会沦落至此?”

鲁诚神色一暗道“我等本为大燕国工部营造司所属,只因去年给太后修建玲珑塔时,走了水,毁了里面的七宝琉璃盏和紫金佛像。陛下震怒,工部员外郎被斩,我等也被抄家发卖,几经转手,流落至此。”

枼子限看了一眼席地而坐的三百多人,悠悠道“被抄家的应该不只这些人吧”

鲁诚黯然道,一路走来,已有一百一十四人客死他乡了。

枼子限心中有些不忍,转过头对陈小六和熊景天道“你们带了多少钱出来”

陈小六和熊景天翻了翻钱袋,只找出五两银子和一些铜子

没钱就没法安排这些人。枼子限可是真的愁了,买酒楼还可以拖一拖,但这些人的温饱却一天都等不得,这就需要大量的现金为保障,这让他去哪弄钱呢?

无计可施的他,眼珠四处乱转,寻找着对策。突然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正好跟他对上,枼子限一愣,接着哈哈大笑,钱!有眉目了。。。。。。

小说《在云端》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