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完整版《在云端》txt下载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碎叶云中的新书《在云端》,这是一本历史军事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酒后高歌且放狂,门前闲事莫思量。犹嫌小户长先醒,不得多时住醉乡。宿醉的酒劲并不浓烈,在刘宏宇看来,这里的酒寡而淡。昨日酒局他大杀四方。喝倒了六个人,只有萧老大陪到了最后。此时的刘宏宇坐在院门槛上,津津……

完整版《在云端》txt下载

《在云端》 免费试读

酒后高歌且放狂,门前闲事莫思量。犹嫌小户长先醒,不得多时住醉乡。

宿醉的酒劲并不浓烈,在刘宏宇看来,这里的酒寡而淡。昨日酒局他大杀四方。喝倒了六个人,只有萧老大陪到了最后。

此时的刘宏宇坐在院门槛上,津津有味的看着院里的惨状。不得不佩服萧老大带兵的能力,昨日明明那六人已经不省人事,今日却依然被萧老大叫起练武。嘴上虽哀嚎不断,手脚却不闲着。

“欲成大事者,必先修其身,练其形,锻其志,凝其神”萧老大手中握着一藤条,看谁不用功,对着屁股就是一下,陈小六被打的最多!

刘宏宇走到七人面前“萧老大,以后我跟你们一起习武吧。”

萧仲堪一愣道“殿下此时习武,恐怕。。。恐怕。。。”

看着萧老大斟酌着言语一副为难的样子,刘宏宇莞尔一笑道“不求与人搏杀,只求强身健体”看着萧老大如释重负的样子心里却默默的盘算道“打不过会武的,打几个读书人总可以吧”

“不过,今日就算了,让小六和熊四哥陪我出去走走”

“出宫?”七个人同时惊呼

刘宏宇挠挠头,有些奇怪的问道“父皇不准么?”

七个人努力回忆下,好像从没接到过这样的旨意。

刘宏宇见众人不搭话,蔚然一叹“走吧”心里却想道,这九殿下以前还真是笼中鸟,日子怎么过成了这样!

刘宏宇一副贵公子的打扮,领着两个跟班,晃晃悠悠向宫门走去。在这公候多如狗的金陵城,穿着不算张扬,也不会被看轻,很好的达到泯然于众人的目的。没想到却被宫门侍卫拦住了去路,开始刘宏宇还端着架子,由小六去交涉,但眼看侍卫一副油盐不进的死样子。刘宏宇的耐心终于被耗尽。于是笑眯眯的走近侍卫道“不知为何阻我等出宫?”

侍卫一副死人脸道“没有陛下旨意不得擅自出宫”

刘宏宇一副迷惑的样子道“不知父皇可曾下过旨意不让我等皇子出宫?”

侍卫顿了一下道“不曾”

“那可有律法明文规定,皇子不得出宫?”

侍卫梗着脖子道“不曾”

“那祖宗家法可有规定,皇子不得出宫?”

侍卫心虚道“这个,却是不知”

刘宏宇勃然大怒,冲着侍卫大吼道“那你拦我们干什么?存心欺我吗?”

侍卫不再言语,却依旧挡在原地。

刘宏宇怒极反笑“哈哈哈,好好好,好一个忠于职守。都听着,今天,我,陛下的九皇子就要堂堂正正的走出去,若我犯了律法,那就请各位把我当场格杀。若不敢杀我,那我就要杀人了!!!”说着一把抽出小六的腰刀,顺势向拦路的侍卫砍去。力气虽小,气势却足。

“当”的一声,腰刀劈在石板上,竟然擦出了阵阵火花。

当看到九殿下血红的眼睛时,那侍卫就知道不好,他一下就想起了宫里传闻九殿下得了狂躁症的事。只见对面突然抽刀向自己砍来。哪里还有平日的冷静沉着。连忙向后闪去,由于过于慌乱,完全没有章法,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这侍卫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本不该如此狼狈,实在完全没预料到这最好欺负的老九,今天竟会突然发难。那一刀砍下来的气势没有犹豫,没有迟疑,只有义无反顾,那根本就不是什么警告,是真想劈死他啊。

“头!头!没事吧”缓过神来的侍卫队长发现,九殿下已经不知踪影。便问扶他起来的人道“人呢?”

“已经出宫了,头,听说九殿下连老天爷都敢骂,您跟他较什么劲啊,说破天是陛下的儿子,真传到陛下耳朵里,不见得是好事”

侍卫队长摇摇头呵斥道“你懂什么”

那人却不以为然,嘴一撇“这有什么,不就是寿阳候旧事么”

侍卫头领悚然一惊“瞎说什么”

“没瞎说啊,其实咱们兄弟心里都有数,只是平时不说罢了。好了,头,别纠结这个了,赶紧报备吧。万一出了什么事,查下来,咱也有个说辞”

侍卫队长转头看向城门洞心里想道“这笼中鸟变成山中狼,真的是失魂症么?”

这是一次试探,白马非马的诡辩不是目的,杀鸡儆猴的震慑也不是目的。自从开始接受自己这个身份后,刘宏宇就开始着手自定对策。第一要务自然是信息收集,可惜不是很理想。

九皇子枼子限,从出生就备受冷落,从不曾单独觐见皇帝。只在一些大宴中,远远看过他的父皇。与众皇子也没有什么来往。平日就守在南风院,每日以读书下棋消磨时光,深居简出,不声不响。幸好南风院护卫丫鬟虽不多,却都是知礼晓事之人,让清苦的日子不显悲凉。两个多月前,枼子限依惯例去赴宴。这只是一场皇族勋贵之间普通的宴请。不曾想,却被人砸了头部,昏迷不醒。一趟就是二十三天,再次睁眼就变成了,刘宏宇。

刘宏宇综合各方信息,得出了几个模糊的结论。其一,这九殿下不受待见,原因不明。其二,皇帝的态度让人迷惑。

于是他心里隐隐有一个模糊的想法,便决定用出宫来试探下皇帝的态度,出宫不是目的,真正的目的是“擅自出宫”本身。而那一刀力劈华山,完全是福至心灵之举。可以给这个“擅自出宫”加持一个力量光环。如今,这线已经放了出去,就不知能引出什么。想到这里,刘宏宇冰冷的心一下子火热了起来。不过,以后要习惯枼子限这个名字了。

六朝金粉地,金陵帝王州,只可惜,此金陵非彼金陵。都说此心安处是吾乡,枼子限的心,安么?

站在熙熙攘攘的街面,枼子限略显茫然。此次出宫,他只为试探,甚至做好了被赶回去的准备。没想到,阻碍并没有他预判的那么严重。等出的宫来,便完全没了方向,茫然无措。

“殿下,咱们去哪?”小六看枼子限站在那里发呆,便提醒道

“以后出来,就叫我九哥儿吧。咱们去。。。去。。。”枼子限努力的运转大脑

“金陵!金陵!”默念俩遍金陵,顺着就会想到秦淮河夫子庙,而一旦想到了秦淮河,就会想到逛青楼?

脱口而出“逛青楼”三个字,枼子限便有些后悔,偷眼看身后俩人,发现他们一副理所应当的死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殿下我在你们眼中就这点出息?

枼子限心中腹诽,强装镇定,吩咐小六道“头前带路”

陈小六一副狗腿子模样笑嘻嘻道“九哥儿,这边走”

小贩的叫卖,乞丐的乞讨。衙役的无理,邻里的吵闹。市井百态,生动而鲜活。这是枼子限不曾体会过的生活,这是千百年前古人的生活。而如今,他也成了这生活的一部分,似梦幻,又似荒谬。

陈小六其实也只是个二把刀,南风院清苦,他一个护卫平时哪来的钱逛青楼,所谓经验也只是道听途说罢了。幸好,这年头,最不缺的就是蹲在墙角晒太阳的闲汉。一个铜板,抛向空中,立刻就有一个獐头鼠目的闲汉上前不着痕迹的接住铜板,一翻手,铜板就不见了踪影。

“不知几位爷,想打听什么?这秦淮三十六院,没我麻三不知道的事”

枼子限饶有兴致的打量对方,心里却琢磨着,自己最头疼的信息不对称,在市井闲汉这,说不定却只是一顿饭钱那么简单,嘴里却道“简单说下这秦淮河的姑娘吧”

“嘿。公子可问着了。看几位这一身的贵气,那做皮肉生意的下贱场所,我就不提了。”说到这,却偷眼瞄了一下陈小六

熊景天咧嘴一乐,陈小六却把眼一瞪“怎么着?爷像是色中饿鬼吗”

麻三忙陪不是“哪里哪里,大人莫怪。要说这有名的姑娘啊,当属四大魁首为尊。正所谓三娘的媚,柳儿的腰,小桃的艳舞,秦儿的刁”

陈小六大感兴趣道“说说,详细的说说”

此时的麻三不像闲汉,倒像是朝堂上直斥方遒的大将军“这顾三娘啊,天生媚骨,让人又疼又爱。一声公子,不知叫化了多少男儿的英雄气。”

枼子限在脑中想象那声“公子”却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冷颤

麻三接着道“这江柳儿的腰细的哟,担不起盈盈一握,却偏偏力道十足。最妙的是,倒挂金杯。把杯放于脚下,向后弯腰,便能喝到杯中酒,堪称金陵一绝”

枼子限再次想象着那倒挂金杯的绝技,感觉后世好像很多练舞的都能做到。但在这应该也算是一门绝技,再加上少女的美艳。受人追捧也不足为奇。

“在这四人中啊,要说这面上的颜色,殷小桃排在最后,但自她把七盘舞改良之后,艳光四射,听说多次都被请去宫里教导宫女呢”

陈小六插嘴道“那这秦儿的刁又是怎么回事”

“据说这秦盼儿啊,乃是北地大商人之女,从小就接触古玩瓷器,练就一双好眼力。后来那大商人犯官被抄家,这大家闺秀便沦落到了风尘,辗转到了咱们金陵。幸亏是去到了品香楼,被老板看中了眼力,再加上天生丽质,明艳动人,不用做那皮肉生意。名声传开以后,听说很多勋贵人家都去找她长眼呢”

陈小六和熊景天听的津津有味,却听枼子限道“有没有特别擅长曲目的姑娘,颜色到在其次,最重要的是有见微知著的本事”

贵公子总有奇奇怪怪的喜好,好男风的都不少,麻三并不奇怪只是努力的思索着“别说,我还真想起一个人,就不知符不符合公子的要求。话说北燕有一曲艺大家,名曰封宪。传闻,此人与眉山弹奏之时,竟有仙鹤麋鹿相伴。只可惜卷入北燕宫廷密闻。封宪身死,全家被抄。留有一女,名曰封雨宁。几经转卖,到了明月楼,现在殷小桃身边做丫鬟。据说此女得其父三分真传。再多的小人就不知了”

枼子限一拍大腿道“就她了,走,去明月楼”

麻三赶紧拦住到“且慢,今日殷小桃去赴宴,这封姑娘应该也随行”

枼子限眉头一皱“赴宴?哪的宴?”

“今日五皇子举行游园会,四大魁首都被请去了”

“五皇子?”枼子限眼前一亮,正愁宫门前那把火不够,还真是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

“头前带路,咱们游园去”

“啊?”麻三双腿一软,这几位爷什么来路啊,皇子的宴会说去就去。但看三位这架势又不像说大话,只得硬着头皮领路。心里却已盘算好,待到了地方收了钱,转身就走,绝不多留。

小说《在云端》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