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当千(纪当千)在线免费阅读

你喜欢看玄幻奇幻类型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鸩杀少帝的一本新书《当千》。书中主要讲述了:上官莺语觉着这话有些歧义,赶紧解释。“娘亲不是那个意思,是我身体的确太差了,他也没办法。”纪当千笑着摆了摆手。“我明白,娘亲你接着说。”上官莺语接着说道:“一开始我也那么想的,但还是不忍心总想再等等,……

当千(纪当千)在线免费阅读

《当千》 免费试读

上官莺语觉着这话有些歧义,赶紧解释。“娘亲不是那个意思,是我身体的确太差了,他也没办法。”

纪当千笑着摆了摆手。“我明白,娘亲你接着说。”

上官莺语接着说道:“一开始我也那么想的,但还是不忍心总想再等等,这肚子一天天的大了,时间长了就不忍心打掉了,毕竟是我的孩子。虽然这里面有些曲折,但你还是很安全的待在了我的肚子里,我怀你大哥时候他老是在我肚子里面捣乱,而你不同 安静的很。而且你会给娘亲一种很舒服很温暖的感觉。有你在的时候,我吃的香,睡得香,就连心情都很不错。那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上天赏赐给我的孩子,我一定要做你的母亲。”

纪当千大概明白母亲说的是什么。那是一种反哺的行为,由于母体存在缺陷,而胎儿又比母体强大的多,由胎儿本能的输送母体所需要的营养,来滋养母体。

胎儿比母体强大这一点,就极其少见,这种事鲜有人知也很正常。

“我不顾反对生下了你,没有预想中的难产,母子平安。之后的日子里,我的身体越来越好,最后就连体弱这种先天无药可治的毛病都好了。”

明明这是一点好事,纪当千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母亲的脸上泛起了浓浓的忧愁和愧疚。

于是便问道:“母亲,这不挺好的吗,怎么愁眉不展的。”

“唉,我身子是一天天好了,后来却发现你的身体一点点不好了。”

纪当千一听是因为这个,就笑了,解释道:“母亲其实那跟你没关系的。”

“我知道你想宽慰我,不过娘亲也不傻,我之前都是要死的人了,怀了你一天比一天健康,你出生,我好了,你又不好了。这不是我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纪当千一脸无奈,这话他还真不好解释。

其实就跟纪当千说的一样,这不是安慰,事实就是如此,那是七世灵魂整合留下的后遗症,头晕,吐血,虚弱,高烧不退,已经算是很轻了。

但这种事情,纪当千也不好明说,这也就是让上官莺语以为这是儿子单纯的安慰。

没办法只能顺着她的思路走了。

“因为这样,所以我对当千你格外的照顾,就连留仙出生后也是这样,后来我也曾反思过,都是自己的孩子,不应该偏心或是怎样,但奈何,绝尘早早出去闯荡,留仙因为被仙人看中也早早的被接走,留在我身边的孩子就只剩下你了,虽然看不到你大哥和三弟,但娘亲内心很庆幸,身边还有个你。你也没让我失望,沉着,恬淡,不骄不躁,恩怨分明。还有那份持之以恒的善良。”

说着,上官莺语看了眼,旁边站着的月儿。

月儿被这么一看,俏脸顿时染上了红晕。

只见上官莺语调笑着说道:“一开始我还挺担心,你从大哥手里要下月儿是为了满足私欲,后来才发现不是这样。”

“哈哈哈,母亲,你说错了,要下月儿的确是我的私欲。”

纪当千的一本正经让上官莺语以为是在开玩笑,自己也便开起了玩笑。

“哦,你可别骗娘亲,这小妮子至今可依旧是完璧,难不成你想养大了再,,”

这不怀好意的发言,让月儿脸红到了脖颈,看着自家公子,想入非非。

纪当千看向湖面,无比认真道:“这偌大的天下,需要拯救的人太多了,当千救不过来,只能救想救的。守护想守护的。”

“啪啪啪。”(掌声)

“真是我的好儿子。”

上官莺语很欣慰的鼓起来掌,而月儿也满是感动与憧憬。

这时从远处传来的肃杀之气,让情到浓时纪当千脸上的笑容忽然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阴沉的冷笑。“果然这燥热的天气终于让有些人忍不住了。”

上官莺语一看自己儿子脸色不对,急忙问道:“当千你怎么了。”

纪当千摇了摇头,一副无事发生的模样。“无事,月儿你去护送母亲回房。”

“到底怎么了?”

“我有些事,我看母亲也累了回房歇息吧,”他不想把母亲卷到这件事里面,又不能让她知道,只好让月儿拖住她。

见自己儿子执意如此,做母亲就听了他的话在月儿的陪同下走了。

湖中水榭只剩纪当千,纪当千坐在石凳上背靠石桌,闭眼认真感受着来自几公里以外的肃杀之气。

“好狠啊,这规模快上万了,不会是把神武禁军都带出来了吧。”

纪当千一语成谶,在几公里外,成千上万士兵有序向镇疆王府,带着面具不说,身上那铠甲也正常士兵不同,在烈日照耀之下白的发亮。

所到之处,平民百姓无不躲了起来。

待到大军压境,兵临镇疆王府时,镇疆王手持七尺重剑,身披将军银甲早已等候多时。

而他的身后站着是全体纪家人,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她们都知道,如果挺不过今天,会死,就连跑也没用。

禁军之首,骑着马手握八尺银枪缓缓向纪镇疆靠近。

太阳太过耀眼照的镇疆王有些看不清,等靠近才发现这是神武帝手下的另一个年轻大将,说年轻是与他相比,那禁军大将也三十多,是神武帝名副其实的心腹。与他这种先帝之臣有很大的不同。

两人都明白怎么回事,虽然纪镇疆老了,虽然那禁军大将带领着上万禁军,但纪镇疆的传奇是实打实的,他不认为自己会输,不过代价会很大。

“我以为,神武帝,会放过我们纪家。”纪镇疆的脸上多了一抹惆怅。

那禁军大将抱拳作揖,深表遗憾道。“纪老将军,我敬佩你,同样神武帝也敬佩你,但纪家功高盖主,一日不除神武帝便一日不得安心。”

“我早该料到的。”

“可惜晚了。”

“嗯。”

禁军大将看着纪镇疆脸上的皱纹,以及手臂已经有些松弛的肌肉不禁感叹。

“将军你老了。”

纪镇疆以为是挑衅,眼中满是战意直视着禁军大将。

“你要试试吗?”

禁军大将微微笑道:“未尝不可。”

一个宝刀未老,一个年轻气盛,气氛着实是针尖对麦芒。

忽然纪镇疆眼中的光暗淡了。

长叹一声,问道。“如果我死,可保纪家无忧吗?”

“可以。”禁军大将回答的毫不犹豫。

纪镇疆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我自己动手。”

“请。”

这是纪镇疆人生中最后的尊严。不过纪家人就在后面总有些话要说。

于是又说道。“在那之前,我有些话要交代。”

“老将军请便。”

说着骑着马退了下去,这是对一代传奇的尊重。也是这个禁军大将唯一能做到的事。

可笑的是,就算是纪镇疆自尽,神武帝也不会放过纪家,不过不费一兵一卒却是他想要的。所以他一点心理负担没有。

纪镇疆跟后面的纪家众人简单交代几句话,便向前走了一段,拿起赔了自己大半辈子的武器要去赴死。

就在纪镇疆要动手时候,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身影,缓缓走到了纪家众人和禁军面前。

纪当千走到了正中间,也就是比纪镇疆还有前面一些。

纪镇疆以为自己看错了,但定睛一看那的确是纪当千。

这个时候出来捣乱,让纪镇疆瞬间恼火了起来,骂道。

“你这个废物,这个时候你逞什么能,你死了不要紧,连带纪家众人你担待得起吗?”

此时的纪当千视若无睹,充耳不闻,只是看着面前这上万的禁军,缓缓拿起那柄上了锈的家传宝剑,轻轻抵在地上。

“谁敢越过我,死。”声音不大,却不知为何传到每个人的心里。

这一句话,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不是别的,只是震惊为什么一个人尽皆知的废物,敢拿着一口上了锈拔都拔不出来的家传宝剑说出这么硬气的话。

震惊,不屑,嘲讽,不解,叹息。这是在场所有人的所有心理活动。

只是当事人,却依旧一动不动,甚至还闭上了眼睛。

风飘摇着少年的衣摆和墨发,好像 在给予其力量来抵抗上万禁军的威压。

禁军大将见此也知道,不可能不费一兵一卒了。

他举起自己那八尺银枪,指向横亘在镇疆王府和他们之间的纪当千。

“不留活口。”

说着,禁军大军如离弦的箭,快速向纪府众人袭来。

而纪当千却还闭着眼睛,众人都以为他这是在等死,心里不禁咒骂起他,没那个能力逞什么能。随着禁军大军越来越近在第一个禁军越过纪当千一枪要把他斩杀时。

纪当千动了,纪当千拔出了那一把锈住的宝剑,外面锈的很死,里面却是银白通透,还有这奇特的纹路。

他右手握着宝剑,向前方的禁军轻轻一挥,霎时后奔袭而来的禁军纷纷尸首分离,有些跑着跑着才发现自己的手脚身子已经没了。那场面血腥极了。纪家有些人受不了这种场面,有人吐了有人晕倒。

而那些冲锋的禁军根本感觉不到疼痛,就慢慢失去了意识。

这一剑凭空斩杀了上千禁军。而纪当千手握的那把剑滴血未沾,被纪当千像之前一样抵在地面。

再次警告道:“剑已离鞘,心不容情,越位者,死!”

那禁军大将瞪大了眼睛,心中不解他是怎么做到的。

“果然,纪家早有谋反之心,纪家二子蛰伏至今,隐忍多年,在下佩服,但今天你们都得死,放箭。”

大范围火力覆盖,任这纪家二子再厉害也怕是无济于事吧。

活着的禁军中纷纷张弓搭箭,向纪府射箭。

只见漫天箭雨袭来,面对着漫天箭雨,纪家众人都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当漫天箭雨的第一支越过纪当千,闭眼的纪当千,再一次挥起了剑。

这一次他挥的剑更高,那漫天的箭雨,在这轻描淡写的一剑下,在空中齐齐被斩断,没有一只漏网之鱼,除此之外,天边的裙裙卷云也被这一剑劈成了两半。

这一剑下去,他们的心乱了,不止是那帮禁军,纪家人也是,在他们眼里,眼前的闭目少年就是一个怪物。

心乱了,心散了,那帮禁军就该撤了。

果然那禁军大将,两眼微眯,下令道。

“这人不是我们可以匹敌的,撤退。”

纪当千笑了,到嘴的鸭子怎么能让它飞了呢。

于是他弓起了身子,向正前方一个横斩。

那些转身撤退的禁军,与开始那帮禁军一样,全部身首异处,纪当千很仁慈,让他们感受不到死亡的痛苦。

连带的这周围人家的院墙也一并斩断。

纪当千拿着那柄锈住的家传宝剑,三剑斩灭了九千禁军。

禁军大将至死眼神里都是恐惧。

这时,上官莺语拖着月儿走了出来,看着那成千上万的尸首吓了一跳,

“当千这是怎么回事。”说着就要往他那走去。

纪当千转头向着母亲微笑,这人畜无害的微笑在纪家众人眼里极为的恐怖。

只见一直处在震惊中的纪镇疆挡在了她的面前。

“夫人这人是个怪物,不是我们的儿子。”

上官莺语愣住了,她不敢相信的看着纪镇疆,不明白他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也不知是这句话还是怎么,纪当千一口血吐了出来,倒在了地上。

也就是纪当千的那一口血,将上官莺语和纪镇疆两人的夫妻缘分,吐尽了。

只见上官莺语一个巴掌,一声清脆,一众惊疑的人。

“纪镇疆,这一巴掌,扇没我们的夫妻情分。从此以后你是你我是我。”

说着,一把推开纪镇疆,跑去纪当千那。

小说《当千》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