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求岁晚小说免费资源

你喜欢看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恋爱了吗的一本新书《快穿之反派竟是我自己》。书中主要讲述了:就这两个任务要求吗,是不是其他情节都可以自由发挥呢。岁晚心中问道。【是的,在完成任务的条件下,不破坏男女主在一起的主线就好啦。】九十九号系统认真的用软萌声音回答。破坏女主的姻缘?岁晚可没有这个兴趣,原……

求岁晚小说免费资源

《快穿之反派竟是我自己》 免费试读

就这两个任务要求吗,是不是其他情节都可以自由发挥呢。岁晚心中问道。

【是的,在完成任务的条件下,不破坏男女主在一起的主线就好啦。】

九十九号系统认真的用软萌声音回答。

破坏女主的姻缘?岁晚可没有这个兴趣,原主是被气疯了,没人理解才会崩溃的多次对女主出手。

众所周知,女主的女主光环,谁来伤害她都会加倍的被弹回去。

只要慕嫣然不先来搞她,岁晚就只会专心的做任务。

那现在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呢,岁晚心里已经有了思绪,她才不会傻傻的等到真相公之于众的那天,整整2年,就以为着自己还要在这个

破地方待上那么久。

岁晚没有再继续留在木屋内,直接跑了出去,然后把门一关。

她揉了揉发晕的头,全身上下一动,就一股难忍的疼痛感传来。

呃——

勉强压下心中类似mmp的话语,

岁晚撩起衣袖,看到手臂那些大大小小的伤痕,呆了片刻。

这具瘦小虚弱的身体,

仅仅是上肢就已经遍布陈旧的淤青和新出的红紫色印记,只怕是身上的其他地方也不会少。

这许家的夫妇可真是心黑,生了两个儿子宠得跟什么似的,把自家的女儿换到本该不属于她的人家去享受富贵日子,却让真千金在此遭受无妄之灾。

想到这个,岁晚的眼中有那几分说不出的情绪,晦暗不明。

突然一道凶恶的声音惊到了岁晚。

“二丫,你醒了还在这傻站着干啥?还不去做饭,然后把柴砍了。”

回过头,只看见一个满脸横肉长相猥琐且身材肥胖的中年男人,睁着那双绿豆眼瞪着她。

岁晚心中无端端升起一阵愤怒的强烈的恨意,这应该是接收了原主记忆的原因。

她忍住心中想吐的欲望,在脑海中翻找记忆,这个男人就是原主的养父许大郎。

原主许家每天只得一顿吃食,最寒冷的冬日也要洗全家大小的衣服,十指冻的通红,到了冬季每每都会生冻疮,偏偏还得继续干活;到了炎热的夏日,顶着高温在地里干农活,一日的活计不干完不能停下来。

家中明明有两个儿子,加上许大郎算是三个男丁,偏偏只使唤最瘦小的原主。

岁晚真的很想把这个恶心的男人打一顿,可是打不过。

哭唧唧。

“我问你话呢,昨天打你一顿没长记性?还是被我打傻了吗

?”

“真是个赔钱货,吃老子的穿老子的,连干活都做不好。”

许大郎看见她不理自己,瞬间就有了些怒气,作势就要走过来打人。

“没,没有,我马上去做饭。”

岁晚低着头并不看他,乖顺的答道。

“哼。”许大郎看见她这样,心想果然打一顿后听话多了,真是贱骨头。

天才微微亮,他满意的打着哈欠慢悠悠走回屋子继续睡觉了。

岁晚醒的那间屋子就是柴房,后面是灶房,而许家人都住在一旁的大屋子里。

【宿主接下来打算怎么做呢,不会是真的要给这家人做早饭吧。】

“噗,当然不会了,要是做饭的话,我肯定先去买砒霜下在里面毒死他们。”

岁晚淡淡的看着许大郎的背影。

【哇,宿主你好狠啊,不过也可以理解啦。】

系统九九略微思考了一下,就点点头。

岁晚其实自己是会做饭的,也会砍柴生火这些杂活。小时候,父母工作忙,她是外婆带大的。外婆家在农村,有一个很大的四合院,也养了好一群家禽。

她从小好奇心就重,跟着外婆学东学西,一起锄地种庄稼,上山砍猪草喂猪猪,在院子里追大鹅,还有一群小伙伴下河摸鱼,上树摘果,真的是一段很有趣很快乐的时光。

当务之急还是要解决眼下的难题,许家是不能再待下去了,那就提前回慕府吧。

古代一个女子要独立生活真的太难,更何况这具身体太虚弱了。

岁晚来到了县衙门前,看着那左钟右鼓,走上去拿着木杵,用力的敲打那个大鼓。

很快她就被叫了进去。

新上任的知县名叫刘有道,为官清廉。虽然才上任了几个月,却很受地方百姓的爱戴。

刘有道并未因为好梦被人打扰而有愠色,他平静的看着面前这个小女孩,最多只有十二三岁的样子。

“民女状告许家村的许大郎夫妇买卖人口……几天前许大郎喝酒都迷糊了,把我打了一顿。他一边打一边说,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是慕府的千金吗?笑话,幕府现在的千金大小姐可是我女儿,等以后她长大了我再找她相认,就能享受荣华富贵一生不愁了。”

这些话自然是假的,是岁晚编的。但大概就是他们夫妇的想法吧。

“从小到大,他们就对我格外的苛刻,我在家里要吃最少的东西,干最多的活。可是永远不够,他们在外面受气了,就回来拿拿我出气。家里的哥哥弟弟犯错也永远是我来背锅。起初我以为是父母不喜女孩,但是我看村里的别的女孩子也没有像我这样子的。

本来我只有有所怀疑我是不是捡来的,后来我就暗自。跟村里的叔叔婶婶们打听才知道,在我出生的那段日子,正好幕府的夫人在村子附近的山里也生了个女孩。

岁晚心想,来击鼓鸣人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主要是没有金手指呀,呜呜。

原主的母亲还早早的去了,能自证身份的方法真是寥寥无几。

“记得有一次我在家里打扫,在他们睡的屋子里发现了一块松动的砖,我好奇便打开来看了,里面藏着几样珠宝首饰。我虽年龄不大,却也认得那绝对不是普通人家能享用得起的。”

“发现这个之后,我害怕的谁也不敢说。现在想来,那便是他们换孩子时偷的赃物罢。”

一口气说完,岁晚觉得嘴巴有点干,她睁着水灵灵的杏眼望着刘有道。

刘有道今年不过二十有四,可谓是青年才俊,此刻他也难掩心中的震惊。

堂下跪立着的小女孩儿,头发枯黄没有什么光泽,脸上完全没有孩童该有的圆润,虽还未长成,却已看出五官十分的标致。

偏偏她的眼神坚定,说出的话条理清晰,让他不由得相信。

前世原主可是被许家人逼着嫁给一个傻子,在快疯掉之前好不容易逃出去,迷路之中撞见了这位知县大人。

起初原主不肯说出自己是哪里的人,害怕再被送回许家。但是最后她还是将自己知道的事实和盘托出,刘有道也就此查出了当年移花接木的事情真相。

初夏的风从大门外吹了进来,微微吹动岁晚的长发,也带来了一丝凉意。

刘有道很难将两人联系到一起,一个是堂堂的木府千金,一个是贫苦出身的农家女。

那位慕府夫人,在世时也是位名动四方的大美人,他那时候才十岁。倘若事实真相真的是这样,那。这个小女孩未免也……刘有道的眸光不由暗了暗。

沉思片刻,他便派人出去,一队人去许家村抓人审问,一队去慕家暗自打听。

岁晚暂时就在刘有道家的小院子里住了下来,她不是犯人,自然不可能住牢房,又无亲无故。知县夫人林氏是位善良的女子,大致听丈夫说了岁晚的遭遇之后,便十分同情她。

见了面之后,林氏更加怜爱这个小家伙,多么漂亮可爱的小女孩啊,这得是多恶毒的人才能忍心虐待她。

对于这位美丽善良的夫人,岁晚也有着十足的好感,两人相处得十分容易融洽,一时间竟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再说回这头派到许家村抓人的官兵,他们到了地方就直接问村民许大郎家在哪里。村民自然是知无不言,且看见官兵信誓旦旦的跑来抓人,更是有了一堆吃瓜群众,纷纷猜测这是发生了什么惊天的大事。

等到敲响许家大门的时候,这一屋子的人还在睡觉,丝毫不知道接下来他们面对的是什么。

好一会儿,才终于有人来。一开门捕快就看见一个肥胖的衣衫不整的男人。

心道这家人是猪吗?都日上三竿了还在睡。

许大郎迷迷糊糊的望着门外的人,刚睡醒的他还不清醒。揉了揉眼睛,片刻,他才看清楚,这居然是的一群衙役。

天呐!这群衙役来他家干什么,大清早的,他可从来没有干过伤天害理的事。

“几位官爷,早,这是怎么了?”

他急忙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问道,甚至顾不上自己衣服还没穿好。

“许家村许大郎,是你吗?”

虽是疑问句,但却是肯定的语气,他必须要走个流程确认一下。

“是,就是小人。”

“今早有人到衙门击鼓鸣冤,你现在跟我们走一趟吧。对了,叫上你的媳妇儿一起去。”

捕快也不磨叽,直接了当的说了。

话音未落,许大郎的一张猪头脸就直接吓得惨白。不会吧,不会他们当年干的那档子事让人发现了吧?

听见动静,许大郎的老婆张翠花也起来了,她站在屋内,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那件事当时就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除了那个昏死的妇人,只有他们夫妻俩知道真相啊。

不等他多想,夫妻两个人就直接被衙役押着走了。

古人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此刻村里大部分人都已经早早起来干活了

。看见浩浩荡荡的来了几个县衙的人人领着许家夫妻,都喜欢出来凑热闹,

“这许家夫妇是不是犯了什么重罪啦?”

“我看也是,平常这家人就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一个个脸皮都要拽到天上去了。”

“这夫妻俩一个泼辣一个恶毒。拉出去好好给他们关起来。”

“把他们拉出去关起来也就罢了,可怜屋里三个娃娃呀,二丫从小到大没少挨他们的打。“

“是啊,二丫那孩子才是最可怜的。”

……

一群村民七嘴八舌的聊个不停,想来也是,这幅幅,两个人平时就没少在村子里得罪人。

小说《快穿之反派竟是我自己》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