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秦荒梦嫦曦小说《我小姨是绝色校花》在线阅读

经典小说我小姨是绝色校花是网络作者馒头,嗷!的代表作。书中主要讲述了:“是六点?”秦荒面色古怪,他突然记起了老头子临别时,那两句极为善意的叮嘱,“七点去别院时,要注意自己的仪态,我孙女从小清冷惯了,喜欢无赖一点的,你可要记牢了。”七点?喜欢无赖?他喵的,我是不是又被老头……

秦荒梦嫦曦小说《我小姨是绝色校花》在线阅读

《我小姨是绝色校花》 免费试读

“是六点?”

秦荒面色古怪,

他突然记起了老头子临别时,那两句极为善意的叮嘱,

“七点去别院时,要注意自己的仪态,我孙女从小清冷惯了,喜欢无赖一点的,你可要记牢了。”

七点?喜欢无赖?

他喵的,我是不是又被老头子阴了?

难怪这妞从一开始就面色不善,

要是我定亲被对方迟到一小时,估计都直接拔刀了,

谁还能面色和润?

“吗的,我就说这老厮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

秦荒想着,忍不住拍桌而起,想冲回去把老头子吊起来打一顿,

这分明就是想让他见面就难堪!

此时,

昆仑天边,

一个白衣老者一边看书,一边无良地笑着。

****

“如果说我以为是七点,你们信吗?”秦荒弱弱地说了一句。

“呵呵。”

梦嫦曦没有言语,冰冷地哼了一声表示立场。

记错了十年?

谁信呢?

柳姨倒是在一旁沉思不语,片刻后,她好似想到了什么,

“姑爷,你把婚书拿出来。”

“婚书吗?”

秦荒眸子一闪,

玄力隐晦一动后,婚书便出现在手中。

柳姨接过婚书看了一眼后,若有所思,片刻后,眼神逐渐发亮,不禁低语了一声,“原来是这样。”

“什么原来是这样?”秦荒听得云里雾里。

“没什么。”柳姨轻松地笑了笑,“大人的事,你们小辈别管。”

秦荒皱了皱眉,有些莫名,于是自己打开,仔细翻阅了起来。

婚书首语,

两性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

白头之约,书向鸿筏,红叶之盟,载明鸳谱。

梦家小女,梦嫦曦

秦家公子,秦荒

十年为誓,

落笔:2025年9月1日6时。

秦荒眉头一皱,“2025年?现在是2035,怎么是十年?”

柳姨看出了秦荒的不解,嘴角有着神秘微笑,“姑爷,你好像对这个婚书很陌生。”

秦荒看了看柳姨,又看了看梦嫦曦,眸光微微跳动,有些欲言又止。

但片刻后,

“如果我说我昨日才拿到婚书,你们信吗?”秦荒还是道。

梦嫦曦翻了翻好看的白眼,

一副仿佛看白痴的模样。

“算了,不信拉倒。”秦荒耸耸肩。

“我信。”柳姨笑了笑,随后独自低语道,“只是这老不死的刀尖游走,难道就不怕出现什么纰漏吗?”

“柳姨你低声在说什么呢?”秦荒莫名其妙道。

从一开始柳姨就神神秘秘,古里古怪的。

难道老头子瞒了我什么东西?

柳姨似乎不想秦荒起什么疑心,旋即笑着岔开话题道,“这老不死的做事向来就不着调,昨日才与你说这事,给你婚书,一点也不稀奇。”

柳姨的话瞬即引起了秦荒共鸣,他悲愤地咬了咬牙齿,“岂止不着调,根本就是天马行空!”

柳姨旋然一阵失笑,

“对了姑爷,你来之前,他有没有跟你说了什么?”

说什么?

他还能说什么!

想到这秦荒就想把拳头往老头子嘴里塞去,

无耻!

“他只是把婚书丢给我,叫我去江南梦家别院,七点到,其余的没了。”秦荒无力道。

“这样啊。”

柳姨皱着眉,有些想不通,于是站起来在旁边冥思着绕了一圈,然后又回到了座位上。

“柳姨,你到底在想什么,直接说嘛。”秦荒不解,不就是一个婚书吗,怎么感觉好像有大阴谋一样。

柳姨一阵欲言又止,

“你可以看一看嫦曦的婚书。”柳姨道。

“难道我们两的婚书还能不一样不成?”秦荒是越来越糊涂了。

本来是清醒的,结果硬是被柳姨绕蒙了。

“嫦曦,把你的婚书拿出来。”柳姨道。

“好吧。”

梦嫦曦听到,有些不情愿地从怀中拿出一纸婚书,

她也好奇,

为什么她的婚书跟秦荒的差别会这么大。

秦荒接过婚书。

书首,

良缘遂缔,诗咏关雎,雅歌曦止,秦昌万世,

他看到这,心里都不自觉一惊。

梦家卑女,梦嫦曦,

秦家天骄,秦荒,

女当同心同德,命依相随,凡天降落,需以魂消,

十年为誓,

落笔:2025年9月1日6时。

秦荒念完,整个人都呆住了,

雅歌曦止,秦昌万世?卑女天骄?以命相依?魂消相随?

这瞄的是婚约?

确定不是契约?

老头子怎么会给自家孙女签这种婚书?他失了智不成?这也太离谱了。

难不成是被逼的?

可是自己一个孤儿,谁吃饱了没事干去逼他?

柳姨沉吟,“以梦家势力来看,江南能压下我们的不少,但姓秦的,唯有一家。”

“我们一直以为你是秦家隐藏的公子。所以来时,我一直担心你仗着家世混账没边,嫦曦会被你欺负,现在看来,好像我们都猜错了。”

“秦家?”秦荒注意到了这个词。

“你当真不知道?”梦嫦曦忍不住开口道,她真的醉了,怎么感觉秦荒这个十年婚约的当事人,比局外人还迷糊呢。

“我靠,你们在说啥,我一句也听不懂,真的。”

秦荒举着手,就差对天发誓了。

他也搞不懂老头子什么鬼操作,莫名其妙来江南,莫名其妙的婚约。

“除了我们江南梦家,还有一个就是江南的第一家族,麒麟秦家,这婚约两家人都知晓,但女方婚书在嫦曦手中,而男方婚书,在你未出现时,始终是个迷雾。”

“而且至婚书落笔前,我们查到麒麟秦家并未有人称名秦荒,我们之前以为是秦家藏起来的暗子,现在看来没我们想得这么简单。”柳姨道。

“什么麒麟,什么秦家的,我是一个都听不懂,我是三岁那年被老头子捡到,养大,一直在深山里度过,哪里有什么亲人。”秦荒也是满头黑线,怎么感觉这个婚约没他想得这么简单呢。

“秦荒这个名字也是老头子替我取的,意欲荒叶归根。”

“嗯?”

“嗯?”

柳姨与梦嫦曦同时瞪着眸子看向秦荒。

“你们看我干嘛,我句句属实。”秦荒说多了,有点渴,直接拿过梦嫦曦没喝完的水,端起来一口喝净。

“你!”

梦嫦曦俏脸薄怒地望着秦荒,

这混蛋谁允许他喝了?

这不是…

这不是间接…..

这人怎么能脸皮这么厚?

柳姨还在旁边,旋即梦嫦曦只能敢怒不敢言,瞪目而视。

柳姨没在意两个小辈的细节,她知道的远远比一般人要多,所以考虑的也更多,而且现在很多节点她都还没想清楚。

“如果不是麒麟秦家,那有谁能让梦家这般委曲求全呢?”柳姨呢喃道,“而且关键是,如果此事与他们无关,为何又全然知悉此事呢?”

“麒麟秦家?”秦荒撇撇嘴,虽然他不知道这家族多厉害,但是以老头子的修为来看,荒龙不出,整个地球完全能横着走,而且不仅能横着走,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想怎么走怎么走。

一个小小江南秦家,能让老头子下这等婚书?

痴人说梦!

梦嫦曦对两人的交谈倒没有太大兴趣。

她想得的很简单,无论对方是谁,只要手持婚书出现,且名为秦荒,那么她就要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麒麟秦家也好,乞丐秦荒也罢,她完全不在乎。

当然,如果可以,最好谁都不嫁。

就算要找,也希望能找一个自己真心实意喜欢的。

无论贫穷贵贱!

但这些话她不仅不能说,而且还不能去想,于是只能闷闷地吃了一口饭菜。

“哦对了,都差点忘了,那老不死的书信上说,让梦家把你安排进入江南大学?对吗?”柳姨舀了一勺汤到碗里,继续道。

“嗯,”秦荒应了一声后,好奇问道。“老头子还给你们写了书信?”

柳姨跟梦嫦曦点了点头,

然后两者相互对视了一眼,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由梦嫦曦开口道,

“爷爷他….”

“他还好吗?”柳姨还是忍不住抢道。

“…..”

秦荒愣了一下,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从身子骨来看,自己全胜时期也只是险胜一筹,

但从最后的交谈来看,老头子似乎很悲观,甚至于认为自己撑不到一年光景。

两人见秦荒迟迟不语,以为确实如自己心中所想,于是梦嫦曦抿着嘴,低落道,“不管什么原因,都已经过了这么久了,难道他还是不肯回来看奶奶一眼吗?”

“老头子没回来过?”

秦荒又傻眼了,

这老厮终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又不回家,他到底干嘛去了。

柳姨幽幽的叹息了一声,“二十年前,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他心里始终有所芥蒂,难以忘怀,不久就离家出走,整整二十年啊,从未回来看过一眼,哪怕四年前婉儿与姐姐一同病重,他都未曾露面。”

“绝情之至!”

“当年的事大家都身不由己,又不是只是姐姐一人的错。”

“二十年前发生了什么事?”

秦荒突然莫名地想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他有种感觉,那件事与他绝对有着难以磨灭的联系。

但柳姨似乎对当年的事讳莫如深,说了两句后,便闭口不言。

于是秦荒看向了一旁的梦嫦曦,

梦嫦曦随即回了个眼神,示意自己跟他一样,也完全不知。

柳姨低头喝了一口清汤,而后突然自顾自地笑了起来,有些嘲弄,又有些自责,“不过这老不死的倒还不至于完全绝情绝义,二十年来,每隔两年,还会寄回一封书信。”

“这样吗….”秦荒随便应了声,也不知道怎么搭话,毕竟老一辈的事,能不插手,就尽量不插手。

“柳姨,”梦嫦曦伸手拍了拍柳姨的后背,宽慰道,“爷爷两年前的书信里有提到,只能我能将梦氏集团做到万亿市值,那么爷爷就会出现,爷爷向来言而有信,不会食言的。”

柳姨摇了摇头,低落道,“我相信你可以,但是姐姐她….”

柳姨抬首看了看窗外的残月,“或许还能再撑一年吧……”

梦嫦曦眼眸瞬间红了,

“对不起,”她呢喃道。

“傻丫头,这怎么能怪你。你已经做得很好了,短短两年,便将仅仅估值三十亿,并且濒临死境的梦氏集团整整翻了十倍,达到数百亿市值,已经前古无人了,主要是这老不死的条件太苛刻,而且姐姐也撑不了多久了,”

“姐姐临终前的要求,就是想最后再看老不死的一眼,”

说着柳姨泪线经不住地往下掉去。不一会,似乎也觉得自己在两个小辈面前失礼了,但又抑制不住情绪,

于是对秦荒说了声抱歉后,掩面起身往自己房间走去。

“柳姨,”

“奶奶,”

梦嫦曦美眸通红,小手攥得紧紧地,指尖都深入肉里,泛起了丝丝血意。

“这丫头看起来清清冷冷的,没想到还有这另外一面。”秦荒夹了一口菜,低头又吃了两口饭。

至于柳姨口中的梦嫦曦奶奶时日无多,秦荒倒不是很担心。

单论医术,连老头子都比不过他,既然还能撑一年光阴,就意味着并非真正绝境,哪怕体内玄力残破,他也有无数办法救治,毕竟地球上的疑难杂症并未参杂玄道,逆天七玄针足以解决全部问题。

但他不敢冒失提医治的事,

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老头子的医术举世罕有,他都没去救治,说明其中有着秦荒不知道的苦衷,所以没调查清楚,绝不敢过分插手。

不然既然老头子答应,只要梦氏集团做到万亿市值,他就会出现,

秦荒看向梦嫦曦,也盛了一勺汤。

低头喝汤间,突然看见梦嫦曦那通红的皓腕,手心处似乎有点点血渍,隐隐间,他心理有了些许疼惜。

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

不仅要接手一个数十亿的大集团,而且还要在短短两年里,做到万亿市值,说实话,秦荒也觉得这条件太苛刻了,

甚至可以说是痴人说梦了。

“不过既然是我老婆,帮一帮应该不算违背规则吧?”秦荒无名指的黑戒光泽微微一动。

“虽然对自己不感冒,但始终是自家老婆,而且老头子突然让我来,未免没有这层意思在里边。”

“如果自己插手后不认帐,那就别怪本大少直接动手揪人了。”

柳姨走后,餐桌上的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梦嫦曦红着眼,静静的一声不吭,

秦荒看着那张冰冷的仙靥,一时间,也不知开口说什么。

沉寂片刻,

梦嫦曦怔然地举了举手中的筷子,顺手夹了一片千叶豆腐,她现在没有任何食欲,只是下意识的动作而已。

正要夹到碗中,

突然,秦荒的筷子从她的眼前闪过,一把夹住了梦嫦曦筷子里的豆腐,放到口中。

“好香的千叶豆腐,酸辣可口,柳姨的手艺真的是绝了。”秦荒故意咬了一口豆腐,然后笑眯眯的说道。

“那是我夹的千叶豆腐,秦荒,你是不是故意的?“

怔然的梦嫦曦醒了过来,气的胸前一阵起伏,冷声斥道。

“明明是我夹的,怎么是你的?既然你那么想要,那老公还给你?”

说着,秦荒特意将咬了一口的千叶豆腐又递向了梦嫦曦。

“你……你无耻。”

看着秦荒递过来的千叶豆腐,梦嫦曦恶心的头都感觉有点晕了,世上怎么会有那么无耻的人,这个人还偏偏是他的老公。

“你老公我有牙齿,而且还很好。”

秦荒张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笑道。

“不吃了!”梦嫦曦猛地把手中的筷子拍在桌子上,猛地起身,冷冷的瞪了秦荒一眼,转身上楼去了。

“老婆,不多吃一点吗?就吃这么一点怎么能行。“

蹬蹬的踩踏声从楼梯上传来,以示对秦荒的不满,再待下去,估计梦嫦曦非被他气死不可。

秦荒听着踩踏声,笑了笑。

而后又自顾自地吃起了饭。

“习惯了凡事都一个人扛,偶尔一次两次还无所谓,多了不发泄,情绪在体内郁结,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秦荒自说自道,见碗里还有些水,于是仰头彻底喝了干净。

随后将桌上的碗筷独自收拾干净。

小说《我小姨是绝色校花》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