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十八线网糊她突然爆红了七阕白,十八线网糊她突然爆红了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十八线网糊她突然爆红了》是著名网文作者七阕白所著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登记过器官捐献,叫红十字会的人赶紧过来,联系家属!”“捐献办那边也通知了!”“家属那边确认了,现在进行摘除!”……天地旋转着,狭窄的、泛着消毒水气味的医院走廊上,无数双脚奔来跑去,有女人的哭声在耳……

十八线网糊她突然爆红了七阕白,十八线网糊她突然爆红了小说免费阅读

《十八线网糊她突然爆红了》 免费试读

“她登记过器官捐献,叫红十字会的人赶紧过来,联系家属!”

“捐献办那边也通知了!”

“家属那边确认了,现在进行摘除!”

……

天地旋转着,狭窄的、泛着消毒水气味的医院走廊上,无数双脚奔来跑去,有女人的哭声在耳边催命符一样呜呜咽咽地叫人心里好一阵焦躁。医院蓝绿色的环氧树脂地板在左右摇摆着,陆庭跌跌撞撞地向前走去,被一双手稳稳托住了胳膊,将他架了起来。

一瓶打开的葡萄糖被递了过来。

“低血糖又犯了?上得了手术台吗?”

男人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嘴里被猝不及防地灌了一口葡萄糖,陆庭突然从混沌动荡之中踩在了实地上,眼前的世界渐渐平稳。他感激地看了一眼男人,明明是一张陌生的脸,自己却熟稔地喊出了他的名字:“胡师兄。”

“可以吗,不行你和小黄换一下,他那一台半小时后做,你可以歇一会儿。”胡师兄关切道。

“没事,我现在好很多了。”不知道为什么,陆庭觉得这一台手术他必须要做。

明明只是器官摘除,也是打下手。

走进手术室,医护人员对着遗体鞠躬以后,开始动手摘除器官。手术进行的很成功,捐献者因为脑出血,被发现时已经无力回天,救护车刚抬进医院就脑死亡了。心脏、肾脏和角膜被摘下,由专人送走。

整理好遗体,医护人员默哀。陆庭微微抬眼,正好看见了女孩恬静的睡颜。

这个梦他做过许多次了,每次到这里都会醒来。从高三一直到大五,这个梦总会在某个夜晚莫名地潜入陆庭的床榻,像巨蟒缠绕着他的四肢百骸,叫他透不过气。他呆呆地望着宿舍的天花板,窗外微明的晨光透过窗户映得宿舍里一片深蓝,陆庭沉入海洋,溺死在梦境中。

突然他大口喘气,像是在快要溺死之时终于挣扎着浮出水面一瞬。他猛地从床上坐起,冷汗发背,摸出压在枕头下的手机,打开浏览器,输入了“江语棠”的名字。

她默默无闻,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只能搜到一些骂她的话,和寥寥几张照片——大多,是那个脱口秀节目的截图。

陆庭死死盯着手机上的照片,像是要把手机望穿。

照片上的女孩比梦里要瘦许多也年轻几岁。梦里的那个捐献者,年龄是28岁,也是很年轻的年纪,什么都还没开始。陆庭突然觉得头痛欲裂,恐惧如同破开深渊的恶魔从躯壳的深处翻涌而出,陆庭跌跌撞撞地爬下床,跑到卫生间蹲在地上把胃里的东西吐了个干净。他站在水房对着镜子望着自己,镜子里面那个二十出头的少年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原本就白皙的脸庞此时竟然没有一丝血色。手术室的场景再次浮现的脑海中,女孩的睡脸像是铭刻在石崖上的造像,一股恶寒从心而起,胃里再度翻江倒海。

吐出了所剩无几的胆汁,胃部的痉挛痛得陆庭刺猬一样蜷缩在水房的地上。他努力平复自己的心绪,躺回床上,却再也没法睡着。

难怪那天觉得这个女孩眼熟,虽然只是匆匆一瞥,却记住了屏幕上她的名字。江语棠……为什么自己会反复梦见她死后遗体捐献的场景?陆庭是个唯物主义者,可是这个诡异的梦让他心乱如麻。难道真的有所谓的预知梦?自己梦到的,是七年后的江语棠?

电视上的那个活生生的女孩,七年以后会因为脑出血死掉吗?

陆庭的心里已是掀起惊涛骇浪。

他是个学医的,他自然知道生死不过常态。可正因为他是个学医的,他总想着悬壶济世,想和阎王爷抢人。他敬畏死亡,却不愿向死亡低头。如果这个梦是真的……他多希望能救这个姑娘。

这个在梦中纠缠了自己五年多的姑娘。

他总觉得梦里的自己和这个姑娘的关系不一般,哪怕是在梦里,他故作冷静地站在手术室里,实则失魂落魄,溃不成军。

这是怎么了?

陆庭压住自己扑通扑通直跳的心,索性翻身穿衣下床,随便收拾收拾课本奔着学校操场去了。五点多钟,图书馆还没开门,站在操场边一边活动筋骨一边背背英语,忽然看见旁边篮球场打篮球的人,心里突然又空落落的。陆庭闭上眼睛,摒除杂念,让英语单词占据思维的主权。

“小鱼儿,给他们来个中投!”

“想得美!”

江语棠,或者说现在应该是余唐,穿着一身松垮的蓝白校服,在篮球场上和一群男生混在一起打篮球。余唐球未脱手,一只修长的大手从天而降,毫不费力地盖下了余唐手上的球。

“靠。”被人毫不留情地盖了帽,余唐骂了一声,那修长大手的主人也不恼,笑嘻嘻地运球过人,余唐不服,拔腿去追,谁料对方直接一个漂亮的三分,篮球刷地一声进了篮网。

“我们先进了十球,是我们赢了!”从场外传来一阵欢呼。

“别丧气。”余唐高中的好哥们儿走上来,大大咧咧地把手搭在余唐的肩上,“这高一的小子个子太他娘高了,别说盖你了,盖我都一盖一个准,妈的。”

“就是,都怪我长太高了,不怪学姐。”那个小男生笑嘻嘻地走上来,将一瓶冰红茶递给余唐,“学姐今天进了两球呢,学姐好厉害。”

好哥们儿一脸狐疑地看着小男生:“怎么只给学姐不给学长?小学弟我跟你说,上高中好好学习别早恋啊,我们小鱼儿可不是你能肖想的。”

余唐的几个高中同学一哄而上:“就是就是,还有两分钟就上晚自习了,走走走,高一(2)班的是吧,下周再来,我就不信打不过你小子!”

几个男生拉着余唐勾肩搭背地走了,留下那个小男生望着手上没送出去的冰红茶,神情有些落寞。余唐一边和好兄弟们说笑着,一边回头看了一眼,见那学弟已经小跑着进教学楼了,便收回了目光。

下次再打篮球的话,问问他名字吧。

上课铃和早上的闹钟一起响起。

江语棠望着白白的天花板,望着窗外朦胧的天色,叹了一口气,爬起来认命地坐在书桌前,也不打扮,就翻开单词本开始背书。

江语棠有个特点,就是行动力强,一旦想到什么事情,立马就去干了。正巧决定下来时考研的报名只剩尾巴了,江语棠赶紧趁热打铁报了名。《TA说》的节目是每周一播,除去这个,江语棠还做一些简单的平面拍摄的工作,其余时间就是在复习备考。徐玉原本还想督促她好好走现在的路子,可许无锋劝徐玉说江语棠本来就不是当艺人的料子,这次受刺激想考个研究生,一方面可以借此打脸楚巧巧(毕竟楚巧巧的热度越来愈大),让公司好好炒作一波,另一方面,炒作之后江语棠是继续在圈子里混,还是功成身退,有了学历傍身对她都不是坏处。

老父亲许无锋操碎了心。

至于江语棠呢,对这次考试倒是没多大压力。英语学了那么多年,背一背自然就唤醒记忆了;政治反正考研就那样,简单翻翻背背;至于另外两门专业课,江语棠想着自己这部没能亲眼见到剧改的小说,打算报考编导方向,选定的B大除了一门理论课就是作文。写了这么多年文章,小说、散文、剧本甚至是营销号软文都写过的江语棠自然不怕作文,那么只要拿下理论课,初试就稳妥了。

至于复试……

小许总说了,只要初试能过,就带她先去见个B大传媒学院的教授掌掌眼。

亲儿子,用起来不磕碜。

当然,江语棠也知道无功不受禄的道理,哪怕是她把许无锋当亲儿子,可许无锋一个书中人自然不会知道江语棠的身份,对她太上心了未免让人觉得奇怪。就连徐玉都提醒了她好几次,小许总这样奇奇怪怪的态度未必是好事。她旁敲侧击地问了许无锋几次,得到的是一个大大的白眼。

“江语棠,做人别太自恋,你不会以为我看上你了吧?”

“没看上好,没看上最好,你可千万不能看上啊……”江语棠立马狗腿地给亲儿子倒了一杯茶,搞笑,你可是我钦点给亲女儿的好男人,可不能玩什么俄狄浦斯啊。

江语棠给许无锋的设定并不是什么霸道总裁,用《影后倾城》里顾倾城对许无锋的描述,应该是这样的:

【见惯了圈子里的尔虞我诈,顾倾城倒是格外喜欢许无锋的性子。他肚里住了个游侠,虽生得隽秀清俊,剖开看内里却是个爱憎分明的人。他对人的喜恶往往仅凭直觉,着了眼的,就是他的亲亲兄弟姊妹,厌恶时却是变了个脸,变着花样给你苦果子吃。只是那许氏集团是个雀笼,拘了许无锋这海东青。接触过许氏的人都觉得他心思深沉,那不过是因为见外而已。到了自己的地盘,喜怒不形于色的小许总就摘了那假面,做起了不折不扣的山大王。】

简单说来,外人面前小许总心机腹黑,自己人面前耿直毒舌。

所以,许无锋说自己没看上江语棠,江语棠也不疑有他,只当是这小许总又仗义疏财了。而且,许无锋话说得越直白,反而说明他没见外,这倒是让江语棠挺开心的。

倒是小许总本人,听见江语棠这话,不可避免地皱起了眉头:“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合着你还是看不上我怕我把你怎么了?”

“没没没,这不是无功不受禄嘛……我,BOSS您对我太好了我心里忐忑。”

“看来你对自己几斤几两还有点数。”许无锋自己心里也烦着,每次看到江语棠就头大,面试那天她抓着自己的手喊儿子的模样一遍遍在脑子里倒带。这还不算什么,因为莫名其妙地签了江语棠,从安助理到自己的表哥、也是星动娱乐的小股东秦军,都以为自己是看上人家了,秦军还特地做了局,知道小许总酒量好,红的黄的白的混着灌,灌得秦军自己都差点栽了,终于从小许总嘴里撬出了面试时候的囧事。这个秦军的嘴巴比浪荡子的裤腰带还松,转头就把这事当笑话告诉了自己的姑姑——也是许无锋的妈妈秦霜。第二天许无锋一醒就收到了妈妈的微信轰炸。

“听说你在外面认了个妈?”

接受了妈妈长达半小时的无情嘲笑,许无锋真希望自己能回到那天面试的时候,在江语棠进门之前就把简历甩在她脸上叫她滚蛋。

算了,江语棠能有什么坏心思呢,小孩子不懂事自己还要跟她计较这个吗?许无锋懊恼极了。最开始把她分给徐玉,也是因为徐玉为人严厉,想着好好磋磨搓摩,以报一箭之仇。没想到最后倒是自己和徐玉都被她磋磨得没脾气了。

因为江语棠这人,最会装狗腿,你明知她不是真心的,又无可奈何。

“BOSS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做不了一线网红咱也得做个一线网糊不是?”江语棠笑吟吟道。

许无锋直接给气笑了,抄起手边安助理剥好的橘子就往江语棠身上砸:“滚滚滚,全公司就你最有出息。小爷我请个菩萨回来供着好歹还供个安心,就你一天到晚小嘴叭叭尽气人。信不信我让你求糊得糊?”

“谢小许总赐奴才橘砸~”江语棠可是会打篮球的啊,一伸手就稳稳地接住了橘子,麻溜滚走,“皇上叫奴才滚,奴才是连爬都不敢呀,奴才这就滚嘞!”

刚出小许总的办公室,就遇见陆芳带着经纪人来找许无锋。陆芳看见江语棠,眉毛一挑:“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小许总这会儿许是气着呢。”

“芳芳姐,我从许总那边顺的橘子,可甜了,分你一半。”江语棠乐呵乐呵地掰了一半橘子给陆芳,“我眼看着安助理亲手剥的,这福气咱姐妹平时可享不到。”

陆芳笑着捏了捏江语棠的小鼻子:“你啊……”

一旁安助理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江小祖宗,您可别再气许总了!

小说《十八线网糊她突然爆红了》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