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十八线网糊她突然爆红了(江语棠陆庭)在线免费阅读

热门网络作者七阕白的新书十八线网糊她突然爆红了推荐大家阅读。书中主要讲述了:看见江语棠上场,徐玉和宋薇都捏了一把冷汗。江语棠的镜头感不太好,好在之前有彩排过,让她没有看错镜头。许无锋望着直播里的江语棠,不由也提了一口气。江语棠站定,望着镜头,缓缓开口。“柏拉图在《理想国》里写……

十八线网糊她突然爆红了(江语棠陆庭)在线免费阅读

《十八线网糊她突然爆红了》 免费试读

看见江语棠上场,徐玉和宋薇都捏了一把冷汗。

江语棠的镜头感不太好,好在之前有彩排过,让她没有看错镜头。许无锋望着直播里的江语棠,不由也提了一口气。

江语棠站定,望着镜头,缓缓开口。

“柏拉图在《理想国》里写道,恋爱,在感情上,当你想征服对方的时候,实际上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被对方征服了。首先是对方对你的吸引,然后才是你征服对方的欲望。纵观古今中外的诸多铲屎官与他们的主子,或许猫咪怎样征服人类的这个话题本身就是个谬论——人类早就被猫征服,猫从来不屑征服人类,只有想征服猫的铲屎官。”

徐玉微微一愣,这不是江语棠的稿子。

“猫的征服和人的征服是不一样的。征服与被征服的界限本就很模糊,它们不是硬币的两面,它们更像是莫比乌斯环,看似泾渭分明,实则水乳交融。”

江语棠演说的语速明显比练习时慢,因为她在打腹稿。这么短的时间内要推翻自己之前的论点重新建立新的论点,并且寻找有力的论据,实在是太考验人了。

“人类的征服向来是粗暴的,他们习惯于用强大的武力、用激烈的语言甚至是利益是金钱——让对方顺从自己。人类对宠物的‘征服’就是这样,我们给他们食物,给他们庇护,有时训斥、有时奖赏,这样的行为再往前追述到这些可爱的小生灵还未登堂入室之时,我们称之为‘驯化’。而显然,在接受驯化之前,野生的猫咪已经率先征服了人类。猫的征服,是让喜欢它的人们对它心悦诚服,或许因为它的高傲,或许因为它身姿矫捷。猫与人的征服,他们的不同点,在于被征服者的‘臣服’与‘诚服’。在这一点上,猫咪或许比许多人都要高明。”

屏幕前,许无锋微微蹙起了眉。前几天路过练习室的时候听见江语棠在背稿,好像不是这一篇,这是徐玉让她准备的还是她临时的演讲?

屏幕上的小姑娘像是在讲故事一般,娓娓道来。江语棠的演说没有楚巧巧那样凌厉、咄咄逼人,但莫名地让人舒心。车窗外,原本静止的城市缓缓开始流动,一同流动起来的还有城市里星火点点的灯光。灯光像江河的流水向身后流去,长着金属外壳的五颜六色的小龟们在这条河流中奋力向前爬去。许无锋倚在车的靠背上,闭上眼睛,静静听着江语棠的声音在车中婉婉说着。他总觉得这个小姑娘身上有什么和他们不一样的地方,好像冥冥之中自有某种天意在驱动着她、他、他们,往不知名的未来行进。

“那么,小猫咪为什么能让那么多铲屎官心悦诚服呢?”江语棠微微一笑,楚巧巧的演说把重点放在了“征服者”的自卑上,对这种自卑进行了抨击,那江语棠恰恰要把重点放在“征服者”的自信上。

台下,徐玉有些惊喜她的临场发挥,可又暗暗担心江语棠会突然卡壳。

“假如我是一只猫,在征服人类之前,我会先征服自己。”

江语棠认真地望着镜头,眼睛里闪烁着星光。

“生在这个纷繁的世间,我们总会被许多浮事绊身。但是小猫咪不会在乎自己一天吃六碗饭会不会太胖,也不会在乎自己的爪子是粉色还是黑色。我每次看到那些趴在窗台上懒洋洋享受着阳光的猫,都会感到由衷的羡慕,看到它们心满意足享受着造物主为世间创造的美好,我也会感到幸福。小猫咪总是自信的,这种自信能带给它力量——征服人类的力量。而这种自信的根源,在于征服自己。”

舞台上的倒计时表示,时间只剩下不到四十秒。江语棠的思路还没有完全理清,脱口秀毕竟不是写作,没有时间给她反复打磨。

“猫如此,人亦然。只不过作为人类的我们遇见的困扰太多,沉重的房贷、微薄的薪水,养老、育儿,或者承受来自他人的恶意。这些事情总是在消磨我们对自己、对生活的信心。每个人都有垂头丧气的时候,每个登山者在登上顶峰之前都曾立足山谷,我们不必对自己的不自信苛责。每到这时,你都可以想想这个假设:假如我是一只猫——小猫咪不在乎,小猫咪很喜欢自己。当你的心绪因此逐渐归于平静,当你学会了像猫儿一样喜欢自己,世界在你眼前,生活在你脚下,你是征服者,是全世界最骄傲的小猫咪。“

倒计时还有五秒。

“我是江语棠,希望台上的我,能够征服台下的你。”

“滴——”计时结束的指示响起,江语棠认真地向镜头鞠了一躬,同时松了一口气。总算把这件事情糊弄过去了,第一次做即兴演讲,她觉得自己已经尽力了,虽说讲得未必出彩,好歹没犯错。

徐玉、宋薇也松了一口气,发现江语棠在即兴发挥时,徐玉的心里是又喜又忧,她生怕江语棠表现不好,现在,她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

江语棠在掌声中回到了座位,就在她走回座位时,楚巧巧轻轻地瞪了她一眼。这一眼里透着浓浓的敌意。楚巧巧的演讲里充满对“自卑的征服者”的尖锐嘲讽,江语棠却说不必对不自信苛责,这不是暗暗地在驳她的论点?这样想着,楚巧巧对江语棠的印象更差了。

吴市。

医科大的宿舍楼里,陆庭坐在书桌前认真地抄着笔记,身后,舍友懒洋洋翘着脚在平板上看着什么,时不时发出“嘿嘿”和“可以啊”诸如此类的声音。这声音弄得陆庭有些烦躁,他摘下眼镜揉了揉鼻梁,拍了一下舍友。

“狗子,看啥呢这么乐,声音小点。”陆庭皱了皱眉。

“哎呀庭哥,学了一天了,你也放松放松嘛!”狗子笑嘻嘻地把平板伸出来,“脱口秀,有几个人还挺能白乎的。”

屏幕上正放到一个扎着高马尾的姑娘,她好看的额头露在外面,一双眼睛时不时不自觉地向上转着,像是在打腹稿。陆庭只觉得这个姑娘好生眼熟,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

不想了,病理书还没看完。

陆庭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戴上耳机,继续投入学习。

“庭哥你也太不食人间烟火了。”狗子撇了撇嘴,不过,四年舍友,陆庭什么性子他也知道,除了看书学习,好像没什么能打动他的。

这么好看的节目,陆庭错过了,真可惜。

当然,陆庭本人觉得少看了两分钟病理书更可惜。

只是那个女孩……陆庭甩了甩脑袋,不再去想自己究竟在哪见过她。台灯的光线从书面反射到他的脸上,少年眉眼清秀、鼻梁高挺,骨节分明的手指在草稿纸上飞速记录着什么,脸上认真的神色将所有的风雨声都隔绝。

车窗外城市的星光逐渐停滞,最终定格在星动娱乐的大楼脚下。江语棠的表现让许无锋的嘴角微微向上勾起,莫名奇妙地,她演讲完成的时候他竟然有种“孩子终于长大了”的欣慰感。小许总心情很好地下了车,安助理站在一边,心里五味杂陈。

这个江语棠一点背景都没有,不适合做许氏的少夫人。

并不是安助理瞧不起江语棠的出身,而是门当户对这件事本身就有它的道理。不是一个层次的人要想走到一起注定要面对诸多的非议,安助理看江语棠也是个没有心机的姑娘,若是许总真的有心……怕是两败俱伤。

若是江语棠和许无锋知道安助理居然这样想,一定会大吃一惊。

江语棠怎么会和亲女儿抢男人!

至于许无锋……

此时的许无锋还在给江语棠做职业规划。如今星动传媒的几个艺人就江语棠还没起色,眼看参加了这么一个脱口秀,或许也该像华辉那样买个热搜?许无锋很快否决了这个想法,江语棠毕竟不是楚巧巧,她那点粉丝量买个热搜不是叫人笑话?还是让孩子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往前走吧。

许无锋原本舒展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唉,老父亲太操心了。

但,许无锋想江语棠稳扎稳打慢慢“升职”,有人却不这么想。

一轮演说完毕,江语棠居然排在了第七位——楚巧巧在第八。而前面三位自不用说,正是陈家兄妹、胡霁和柳波,另外却只有一位是徐玉打听到的半决赛内定人选,两位是在比赛中表现平平的人。江语棠心中有了个底,自己能进第七未必是因为自己讲得多好。三百位大众评审只是个幌子,一百位媒体团才是真正把控比赛结果的,那几个特别关照选手也没有多强的实力,放几个不那么强势的选手率先进入第一梯队,也是为后期顺理成章地把特别关照们顶上去做铺垫。

可是这件事情江语棠想得明白,楚巧巧却想不明白。她素来是个锱铢必较的性格,方才江语棠的演说明显是在压她的论点,最后得分还比自己高了0.5分,太可恶了!从小到大楚巧巧最恨的就是被人压上一头,只是陈家兄妹几个毕竟是节目的王牌,这些她们在参加之初就已经知晓,所以楚巧巧只能忍着,可这个江语棠凭什么?原本要签约的星动娱乐因为她被搅黄了,现在又因为她自己掉到了复活赛……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江语棠一而再再而三地挡自己路,楚巧巧咽不下这口气。

楚巧巧太好强了,她并不懂得过刚易折的道理,只是认为自己有能力,自己就应该得到那些她认为唾手可得的事物。楚巧巧又太自私,她高看了别人的道德,也低估了自己的下限。

直播结束,楚巧巧走出直播厅,看见江语棠的经纪人和助理围着她满脸高兴的样子,不由翻了个白眼。她打开微信,在铁粉群里发了些什么,脸上浮出轻蔑的笑容。

“玉姐你看那个楚巧巧,一脸尖酸刻薄的样子,方才翻了小棠好几个白眼呢!”宋薇小声地凑在两个人面前说,正好这时楚巧巧又看了过来,宋薇直接瞪了回去,一副谁怕谁啊的样子。

徐玉拉了她一把:“赶紧走,还想不想回家了。”

江语棠已经明确了自己的定位,也不恼,看都没看楚巧巧一眼,直接走出了茉莉台的大楼。三个人上了保姆车,宋薇撅着嘴道:“玉姐!”

“你既然跟着小棠,就要时刻记住我说的话。如果你想小棠能在这个圈子往前走,就给我把你这性子压住。”徐玉启动了车子,茉莉台的总台在宁市,和月城有五十公里的车程,因为江语棠明早在月城还有一个平面拍摄,三人没有选择住在宁市,而是连夜赶回月城。

宋薇撇了撇嘴。

江语棠倒是想得通,她捏了捏宋薇的脸:“我觉得玉姐说得有道理。”

“薇薇,你要多看多学,人情世故上还是圆滑一些比较好。”徐玉分析道,“小棠这次竞级未必是好事,给人做垫脚石是小事,要是被立起来当靶子,那可就微妙了。”

江语棠点了点头,看来徐玉的想法和自己是一样的。

“我看那个楚巧巧就想拿我们家小棠做垫脚石!”宋薇还在气头上。

“那就让她垫,我不介意。”江语棠笑着揉了揉宋薇的头发,“她想站得高,就让她去站。德不配位,终成其祸,她报应在后头,不需要你我下场。”

听见江语棠这么说,徐玉倒是有些惊讶地从后视镜望了一眼她,这小丫头好像也没有那么傻乎乎的。这样,徐玉倒是放心了一些。

徐玉:“小棠说得对。我们现在还没什么实力,楚巧巧却是有一定粉丝基础的,这么对上我们肯定没有好果子。更何况,你也看出来楚巧巧是个小人,都说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没必要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树敌。”

“反正拿到节目名额的时候就已经得罪了……”宋薇小声嘀咕,“人家就是为小棠打抱不平嘛!”

江语棠哈哈一笑:“多谢宋女侠打抱不平!”

“行了!就知道你要打趣我!”

徐玉微微一笑。

只是此时保姆车上的三人还不知道,另一条微博热搜已经被人悄悄地顶了上去。

#江语棠阴阳怪气楚巧巧

小说《十八线网糊她突然爆红了》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