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毒妃蜜令:王爷又被禁足了杭绾元承羿小说免费阅读

热门新书《毒妃蜜令:王爷又被禁足了》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火厘籽的又一力作。书中主要讲述了:“殿下、凌王殿下……”杭绾试着唤了几声元承羿,见他依然一副沉睡的模样,才彻底缓下自进门便生于心底的不安。她没再有丝毫地耽搁,放下食盒走到榻前,当即去探元承羿的脉搏,等知道他的病情,她也好做进一步地打算……

毒妃蜜令:王爷又被禁足了杭绾元承羿小说免费阅读

《毒妃蜜令:王爷又被禁足了》 免费试读

“殿下、凌王殿下……”

杭绾试着唤了几声元承羿,见他依然一副沉睡的模样,才彻底缓下自进门便生于心底的不安。

她没再有丝毫地耽搁,放下食盒走到榻前,当即去探元承羿的脉搏,等知道他的病情,她也好做进一步地打算。

他呼吸尚稳,杭绾指尖触到的却是一片冰凉。她也只来得及感觉这一点,手腕便猝地被一只大掌握住。

下一刻,她整个人被一股大力丢开。

“砰!嗒。”

身子刚好砸在食盒上,杭绾感觉自个的腰都快断了,滚到地上后却是连痛哼一声都来不及,便被跃身上前的元承羿扼住脖颈。

“竟敢擅闯本王的书房,找死!”

醒来的元承羿已然没了方才的温和模样,他的嗓音没有一丝温度,带着苍白病色的面容阴鸷冷冽,一双深瞳更是充斥着寒戾的幽芒。

比她记忆中的模样要可怕很多。

“唔……呃……”

杭绾想解释,可对方连说话的机会都没给他,俨然也无意探询她的身份,指间的力度在一分分收紧。

偏偏原主柴古灵只擅毒,没有任何的功夫,而她自小专心习医,更不通拳脚。唯一的自救方法只能是双手不断拍打着他的手臂,试着挣脱。

然而,效果就好比苍蝇给牛挠痒痒。

杭绾几乎感到自己又要窒息而死时,终于有人进来喊道:“殿下,手下留人,她是皇上赐婚于您的古灵公主。”

是枫实,他见元承羿手下力度放松,才继续将方才院外发生的事情全数说了一遍。

“他倒是喜欢多管闲事。”

元承羿阴鸷的神色稍缓,似自言自语了声,随后自顾自地站起身,连一个眼神都没留给杭绾。

再出声时,依旧没有丝毫的温度:“古灵公主以后还是慎言为好,那日成亲,你与本王既未饮合卺酒,亦未洞房花烛,拜堂之礼也不过是皇上让人代本王所为,何谈‘夫妻’二字?又何来的夫妻情谊?”

杭绾扶腰起身,干咳了一阵终于能正常说话:“赐婚之事为皇上钦点,主婚之事亦是皇上所为,古灵嫁于殿下早在半年前已是昭告天下之事,而殿下当时不仅未有过异议,还留我于凌王府至今,又怎地称不得是夫妻?”

“东禹礼制嫁夫随夫,西夷亦是以丈夫为天,我至进府中那一日起,便已将殿下看做我的天,天许是无情,又怎知人无情?”

杭绾连着说了一番,因着阿莫不在,倒是能稍稍恢复正常的语调。她语气不卑不亢,即便后腰处痛的厉害,依然坚持直立着身子,不泄狼狈。

“当真是伶牙俐齿。”元承羿目光在她身上停驻了片刻,“那你可知天若有情天亦老,人若有情死得早?”

冷冽的语调,尾音微挑。言语间,右手似随意地做了握拳的动作,嘎吱作响。

杭绾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脖子:“你……”

“呵,还以为你是个不怕死的。”

元承羿一声轻嗤,冷眸中透着不加掩饰的鄙夷,“本王不妨直说,如今留你在府中不过是皇命难违,而你也定然不想与本王这种嗜杀成性的人共度余生。待他日,本王自会找机会与皇上言明,让他还你清白之名。”

他说罢转身背对杭绾,枫实会意,对杭绾道:“公主,请吧。”

被说的这么明明白白,杭绾也不好再多言,只能先离开,从长计议。

杭绾出书房不久,元承羿身子便忽如虚脱了一般,一侧膝盖磕地,若不是用手撑着,整个人都要伏在地上。

他另一只手捂着心口,面色已无先前的冷戾,忍痛之下更显苍白虚弱。

枫实忙去扶元承羿,懊恼道:“古灵公主该不是对您做了什么?都是属下的错,就算是江少主有意试探一下她,属下也该跟着进来的。”

“她还没那个能耐。”元承羿被扶回到榻上后出声,随之将寝衣从两侧拉开,上身近乎完全敞现,露出健硕的胸肌。

枫实见状默契地伸手过去,帮他解开左胸前缠绕的细布,先前他穿着玄色的寝衣不显,枫实这会才发现白色的细布已被染成血红。解开细布,更见心口处鲜血淋漓。

枫实忙取药丸给元承羿服下,又在伤口处洒上药粉,包扎时不由道:“您为了谢少夫人……”

话才出口,他便感觉到周身被一股寒气所笼罩,忙改口道:“您此次为了杭小姐,不仅伤了心肌,还心脉受损,再不去药王谷医治的话,恐怕一时难愈。”

元承羿并未应声,待伤口被包扎好后吩咐他:“你亲自去宁府,探探宁大小姐是否如马天师所料落水,如今情况又是如何。”

“属下、遵命,只是……”枫实欲言又止。

元承羿冷眸扫过去:“少给本王娘们唧唧的。”

“那属下便直言了。”

枫实拱手半跪在地:“人死复生原就是无稽之谈,更何况还是重生在另一个人的身上。属下认为,马天师做法事引魂魄什么地都是假的,目的不过是为了骗财。昨夜要是属下在,宁愿砍了那马天师,也不会让您做出那样伤害自己的事情。”

“这也便是我让南星支走你的原由,你若是还当本王是你的主子,就马上去宁府。还有,不得伤马天师分毫。”

元承羿发了命令,枫实只得听从。

枫实离开后,元承羿再次出声:“比起假的,本王更愿意相信是真的。”

喃喃的语调,并非回应枫实,而是在宽慰自己。

他随之起身,一步一蹒跚,忍痛走到书架前,按下暗藏的机关。很快,书架随后面的墙壁一起挪动,露出墙后的一方空间。

是一间密室,密室内最过惹人注目的莫过于置于中间的一副冰棺,冰棺寒气袅袅,隐隐显出躺着的人影。

随着元承羿进入密室,墙壁又移动到原位。

元承羿走到冰棺前半跪,一手捂着心口处,一手使力推开冰棺的盖子,等盖子完全被推开,他捂着心口的手已一片湿润。

他并没有看手上的血迹,目光始终盯着棺材的方向,而那双冷寂幽沉的眸子,在看清里面女尸的那刻,已布上了柔和之色。

其实,也算不上看清,因为那女尸有些浮肿,又有些褶皱,再加上部分皮肤出现腐烂只能大致看出尸体原本的样子。

少了棺盖,药香和尸臭味一起窜入鼻内,元承羿面上却未有丝毫地嫌弃。

他半伏在冰棺的侧缘,未染血的手触在那女尸的脸上,指尖每动一下都小心翼翼,仿佛怕碰痛了对方,眼中更是蓄满了温柔。

这般看了许久之后,元承羿将女尸的右手捧在掌心,俯身一吻轻轻落在她的额头,开口时语调温柔又宠溺:“绾儿,没事的,即便你不能活过来,我也会日日陪着你。”

他说着,到底是没收敛住眸中的落寞和悲凉,但很快便勾起嘴角,带笑的声音中噙有一丝邪气:“只是,等日子久了,你不许像之前那般嫌我。”

小说《毒妃蜜令:王爷又被禁足了》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