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毒妃蜜令:王爷又被禁足了(杭绾元承羿)在线免费阅读

热门新书毒妃蜜令:王爷又被禁足了是由著名网文作者火厘籽所著的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彼时,凌王府。枫实已经回府,正在元承羿的书房回禀在宁府探查的事情。“殿下,那宁大小姐昨日的确如马天师所算落了水。”比起昨日提起马天师时的不屑,今日他言语有着几分兴奋和一丝难以置信:“宁大小姐被从池塘救……

毒妃蜜令:王爷又被禁足了(杭绾元承羿)在线免费阅读

《毒妃蜜令:王爷又被禁足了》 免费试读

彼时,凌王府。

枫实已经回府,正在元承羿的书房回禀在宁府探查的事情。

“殿下,那宁大小姐昨日的确如马天师所算落了水。”

比起昨日提起马天师时的不屑,今日他言语有着几分兴奋和一丝难以置信:“宁大小姐被从池塘救起时,原是没了气息的。在被抬回闺房的途中,却是莫名呛咳出一口水,人就这般醒了。”

“那具体是什么时辰?”

本是靠坐在榻上的元承羿,噌地一下起身,恍若感觉不到心口处传来的疼痛,快速来到枫实跟前。

那双常年幽沉冷寂的凤眸,透出明显可见的神采。

枫实有些发怔,片刻后才反应过来:“申时一刻。对了,宁大小姐醒来便称自己忘了以前的事情,太医院那几个老家伙看后只道她是因溺水太久,脑子受了损伤。”

申时一刻,正是马天师所言施法的时间。

元承羿闻言,更是认为如今的宁大小姐便是杭绾。在他看来,杭绾虽是借宁大小姐的身体而生,却并不了解对方,自是假装失忆为好。

“她真的活过来了。”

他喃喃着,前一刻还清冽淡漠的脸上也霎时绽开笑意。

那笑,朗风霁月、疏朗愉悦、风华绝艳……

枫实也不知具体怎么形容最为合适,总之是他从未在自家王爷身上见过的,不仅好看,还多了鲜活的喜气。

元承羿并未留意到枫实看着他时一双眼珠子都快掉下的目光。他第一次觉得莫名地失措,不禁在屋内来回踱着步子,走到衣桁前时,不禁拿起上面的衣衫念道:“本王要去看她。”

枫实见状忙上前:“殿下,不可,您……”

“对对对。”

不待枫实劝他伤势未愈不宜出门,元承羿又将衣衫放回原位,自顾自道:“她才活过来,原就需要时间适应,本王再这么唐突的过去,定会让她更加惶恐难安。”

更重要的是,他的玄煞军日益壮大,皇上已开始将他当作眼中钉。倘若他明着接近杭绾,只怕会给她招来祸端。

元承羿细细思量了一番,不得不控制收敛想见她的心情,嘱咐枫实:“你安排几个暗卫去宁府。”

“殿下的意思,是继续盯着宁大小姐?”

“不是盯着她。”元承羿纠正枫实的话:“是保护她,盯紧宁府的其他人。马天师虽说那宁大小姐原就是命数已尽,但深闺之女落水未必是无缘无故的事情。这之前的,与本王无关。但如今,她既成了宁家人,这宁府的每一个人本王都要了解得清清楚楚。”

“属下这就安排下去。”

枫实俯首抱拳,要离开时,又想起了别的,返身回来:“殿下,据属下所知,古灵公主早膳后便出了王府,直至现在还没回来,是否需要属下派个暗卫去查看她的行踪?”

“不用。”元承羿面上又恢复了平日里的冷寒幽沉,“最好是别回来了。”

枫实觉得自家王爷所有的心思都扑在杭小姐身上,忽略了其他,忙作提醒:“她会不会趁这个时候与西夷人接洽,图谋一些对殿下不利的事情?”

“如果你是细作,会在我回府的第二日便迫不及待地自爆身份?”

元承羿并非责问的语气,因着心情不错,难得多说上几句:“更何况,本王一开始没让人盯着她,就是为了让她早日放松警惕,对本王有所行动。不然,本王哪来的理由将她尽快赶出王府。”

即便是皇上赐婚,他也会让她尽快离开凌王府。他心中的王妃,唯有杭绾当得。

此时的杭绾,自是不知晓自己莫名得来的细作身份早被识破,她正忙活着在绣花。

杭绾的绣工并不好,绣花针远没有针灸的银针使起来利落,偏偏母亲给了她一张帕子让她以此来证明身份。

绣花间,杭茗玉将医馆的几道门都栓的严实,没少问杭绾一些杭家过往的事情,包括杭家药典中独有的一些方子。虽是基本信了,却仍是难以置信。

直到,杭绾将绣好的帕子交于她手中。

那帕上绣着一株忍冬,模样只有七分像,绣工亦算不上精致,杭茗玉却仔细捧在手心。

她一下子目光落在帕子上,一下子目光落在杭绾的身上。一下子脸上漾着笑,一下子眼里噙着泪。

一会后,紧紧拉上杭绾的手,声音激动地发颤:“这歪曲的纹路,这乱糟糟的针脚,还有这个歪七扭八的‘杭’字。没错儿,你当真是我的绾儿。”

这话,杭绾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好在,母亲因此认出了她。

不管绣什么花样,都会将姓氏绣上,这是她一个较为隐秘的习惯。由于那“杭”字是绣在花样中,几乎与花样融为一体,若不仔细看是很难被发现的。

相认后,杭绾告知母亲,孟云姿为了能和谢锦行在一起将她害死,且这两人应该早有私情。她死后阴差阳错魂魄落在被噎死的柴古灵身上,因有着西夷公主的身份,凌王府的人都对她很好。

现在的夫君元承羿,是个有龙阳之好的男人,对她这个女子没兴趣。并且,他们已和谐友好地商量好找机会让皇上允许和离。

身上的伤,只道是自己不小心摔倒在地磕的。

只能这般说,也只可以说这些了。

杭绾很清楚,倘若让母亲知晓她在凌王府的现状,定是不会让她再回去的。父亲的死,其中蹊跷更是不能告知母亲,以母亲先前威胁她的模样来看,指不定就会做出冲动的事情。

只这些,杭茗玉已气愤不已:“娘亲已经看出那妮子不是个好东西,却是没想到竟是这般狠毒!”

“您看出来了?”杭绾不解:“那为何还与她交好?”

杭茗玉抚着她的头,声音柔和笼着心疼:“你的死被传成那样,我与你祖母自是不信的,便想着查出真相还你清白。原本,我还愁着从哪里入手,她自个找上门,我自是没有拒绝的道理……”

“咚咚、咚咚……”

“有人吗?王妃,你可还在里面……”

杭茗玉话未说完,阿莫的敲门声便已传来。

杭绾只能马上就紧要的来说:“娘,您和祖母千万要保重自己,不可再与孟云姿接触。我如今是凌王妃,想证明清白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待他日我和凌王成功和离,我便与你和祖母一起离开这是非之地。”

“好,娘听你的。”杭茗玉一一应下。

她目送着杭绾离开,一直立在门口,直到撞上阿莫回头的目光,才转身回屋,不舍的神情中带着一丝疑惑。

阿莫同样有些疑惑,待上了马车后,对杭绾道:“那位杭大夫好生奇怪,给人医病要将门关的死死地,我还以为这是一家黑医馆,差点就要踹门进去。”

“是我不想医治时被人打扰,用凌王妃的身份要求杭大夫关上门的。”杭绾简单解释后岔开话:“你跟着孟云姿都去了哪些地方?”

“只一个尚书府。”阿莫撇了撇嘴,觉得今天的跟踪毫无成就感,转而又道:“不过,我倒是发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小说《毒妃蜜令:王爷又被禁足了》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