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毒妃蜜令:王爷又被禁足了火厘籽,毒妃蜜令:王爷又被禁足了小说免费阅读

热门新书《毒妃蜜令:王爷又被禁足了》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火厘籽的又一力作。书中主要讲述了:不过,凌王妃的话并非没有道理,以谢夫人那样喜欢生事的个性,即便重病是假,他日被人闲话病榻前无儿媳尽孝时,应该也免不得要在谢锦行面前说她的不是。孟云姿当下福身:“云姿多谢王妃提醒。”“你我都是女子,自当……

毒妃蜜令:王爷又被禁足了火厘籽,毒妃蜜令:王爷又被禁足了小说免费阅读

《毒妃蜜令:王爷又被禁足了》 免费试读

不过,凌王妃的话并非没有道理,以谢夫人那样喜欢生事的个性,即便重病是假,他日被人闲话病榻前无儿媳尽孝时,应该也免不得要在谢锦行面前说她的不是。

孟云姿当下福身:“云姿多谢王妃提醒。”

“你我都是女子,自当相互帮衬着点。”杭绾摆了摆手,示意她可以走(滚)了。

杭茗玉此时也出声道:“云姿,你便先回去吧,可别被我给拖累了。”

“杭姨言重了,替杭姐姐尽孝,原就是我应该做的。”

孟云姿见杭茗玉对自己态度没有变,便也放心的离开。她走了,那些在门口旁观的人,也自然散了。

终于没旁人在了……

“王妃,我来啦。”

杭绾才松懈下来,门口就忽地有道脆生生的声音响起。

是阿莫。

阿莫心情显然不错,一手提着几个油纸包,一手拎着个布袋,笑嘻嘻的来到她跟前,小声道:“我可不止给我自己买了好吃的,还给你买了几样好东西,保准到时凌王看见了对你爱不释手。”

给她买的东西,凌王爱不释手?

杭绾不是很明白她的意思,这会也没心思弄明白。

她将阿莫拉到一边道:“你方才过来的时候,可有见着一位穿着芙蓉色云雁斗篷的女子,她旁边还跟着一个丫鬟和两名随从。”

“有啊,怎么了?”阿莫随口问着,心思全在油纸包里的那些吃食上。

偏偏主上给她的身份是个丫鬟,这会有旁人在得先收敛着。

“那便好,你快跟上她,看她接下来要去哪里?”杭绾忙吩咐。

阿莫不解:“瞧着就不是什么人物,我费那功夫干嘛?”

杭绾声音转为郑重:“此人叫孟云姿,她的父亲是武卫将军孟充海,夫家是当朝户部尚书谢鼎……”

“我懂了!”都无需杭绾说完,阿莫已自行脑补好,将声音压得更低:“你的意思是让我掌握她的行踪,日后我西夷来收服东禹时,能抓此人来威胁那些大人物。当真是好主意,我这就去。”

阿莫说着已将手中的东西放在案几上,离开时没再多看一眼油纸包,心中感叹:我可真是个称职又任劳任怨的细作。

杭绾心下也叹了口气:这回总算是清静了。

她今日过来原只为了解母亲和祖母的现状,日后也好暗中帮衬着些,至于其他,是打算报仇后再与她们说的。

奈何,孟云姿又开始作妖,她只能改了注意。

杭绾对母亲道:“杭大夫,我是腰后受了伤,这里检查恐是不便。”

“王妃请随我过来。”杭茗玉示意去内屋检查。

进去后,杭绾先由着母亲检查后腰处的伤,待被按跷医治时才徐徐开口:“其实,这并非我第一次伤到腰。在我八岁那年,一次随我爹上山采药时曾不小心从山坡滚下来。那次腰上的伤比这次厉害很多,我卧床足足百日才康健。”

杭茗玉推按的动作一时顿住,再动作时不禁问道:“那王妃的爹娘定是很担心吧?”

“嗯。”杭绾应声:“那日,我头回见我娘流泪,也是第一次见她与我爹起了争执。我爹娘自小一起长大,感情很是深厚。听我祖母说,在那之前他二人就从未红过脸。”

太过雷同的经历,杭茗玉很自然地想到自己身上。

女儿从山坡滚下时撞上石头腰处重伤,若不是杭渊医术精湛且医治的及时,恐怕女儿日后就只能躺在病榻上过活了。许是那会太难过哭得脑子有些犯浑,她跟杭渊提出日后莫要让女儿再习医了。

那日,杭渊很生气,但并非因此。

“我爹娘争吵,不是因为我娘责怪我爹没看顾好我,也不是因为后来我娘不忍我再习医。而是我娘想让我爹纳妾生个儿子日后继承衣钵,我爹觉得她打破了彼此间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

当杭绾的声音再响起,杭茗玉手中的动作完全停下,“你爹娘感情既是这般好,你娘怎地不自己给你爹生个儿子?”

“我娘天生带有心疾,生下我已是冒着生命危……”

“你当真以为老娘是个好忽悠的!”杭绾话未说完,便被杭茗玉愤然打断。

同时,杭绾感觉到身后传来一丝疼痛,并非来自后腰受伤的位置。她下意识地转头,便见母亲指间按上了她椎骨下命门的位置。

杭茗玉见她回头,双目瞪上她:“你是西夷公主,那你爹至少也是个王,我倒是不知西夷皇室有上山采药的癖好。还一生一世一双人,笑死,自古哪个王没有妾侍?你说的那些分明是发生在我女儿杭绾身上的事情,你最好老实交代是如何知晓这些,接近我又有何目的?不然,老娘让你这辈子就只能趴在床上半死不活!”

论被自己的母亲威胁是何种感觉?

杭绾尽管知道,母亲身为医者也不可能做出狠辣的事情,包括怒目圆瞪的模样根本就是虚张声势,她脑袋瓜子还是嗡嗡作响起来。

不知是不是重生的后遗症。

说来,死人重生是何等离奇诡怪,她才会想着说些只有杭家人知晓的事情,让母亲慢慢接受,怎知母亲如今变得这般……强悍。

到底是自己临时做的决定没考虑周全。

杭绾索性直接道:“我知道这些,是因为我就是杭绾。娘,我是您的绾儿呀。”

“你说你是绾儿?”杭茗玉语气中虽透着不信任,神色却渐然缓和,并将手触向杭绾的脸庞。

准确地说,是用力扯了扯杭绾脸上的皮肤。

“你这脸根本就没有丝毫易容的痕迹。”

杭茗玉扯完得出结论,语气中多了无法掩饰的失落和怅然:“我当真是糊涂了,你虽与我家绾儿身形相似,但绾儿原就已经死了,你怎么可能是她。”

这样的母亲,杭绾十分心疼,心底交叠着苦涩和幸福的滋味。哪怕眼里漫出的湿气让视线变得模糊,还是忍着没有眨眼。

她知道,母亲最不愿见她流泪。

“娘——”

杭绾学着儿时认错药被父亲责罚时的模样,瘪嘴轻唤着娘亲。

再出声时,到底是没控制住喉间的哽咽,“女儿…是死了,但如今…女儿真的又活过来了。”

小说《毒妃蜜令:王爷又被禁足了》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