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完整版《错嫁死对头:腹黑相公逆天宠》txt下载

古代言情小说错嫁死对头:腹黑相公逆天宠的作者是木小棠。书中主要讲述了:沈棠娇艳明媚的脸蛋上因生气变得嫣红,好看的杏眼里面含杂着怒火。程锦书何曾见过沈棠此等模样,再加上沈棠话语不善,口吻就更冲了,“沈棠,你在说些什么疯话,莫非人命在你的面前不值一提,雨柔有性命之忧,你却想……

完整版《错嫁死对头:腹黑相公逆天宠》txt下载

《错嫁死对头:腹黑相公逆天宠》 免费试读

沈棠娇艳明媚的脸蛋上因生气变得嫣红,好看的杏眼里面含杂着怒火。

程锦书何曾见过沈棠此等模样,再加上沈棠话语不善,口吻就更冲了,“沈棠,你在说些什么疯话,莫非人命在你的面前不值一提,雨柔有性命之忧,你却想着嫁人,你……”

“够了。”沈棠打断了程锦书的话,小脸绷得紧紧的,眼睛像挟着闪电的乌云。

“姜雨柔是你表妹,还是我表妹?我沈家人都不着急,什么时候轮得到你?”

“今天是我和顾知行大喜的日子,我没邀请你们喝喜酒。

我也更加没兴趣关心你们之间的事情。

昨天在城门口我就说了和你一刀两断,所以……请你们有多远滚多远!”

姜雨柔脸色苍白,咬着唇,由丫鬟扶着走到了程锦书的身旁。

“表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中毒箭的,都是因为我……”

说着话,眼泪就跟下雨似的又开始流了起来。

沈棠颦着细长的秀眉,冷冷地打量了一眼姜雨柔,抿嘴一笑:“要想俏一身孝,这衣裳和你倒是衬。”

“噗嗤——”

顾知行直接笑出了声。

就连周围的百姓也跟着笑了出来。

姜雨柔的脸颊火辣辣地红成一片,伸手扯住了程锦书的衣袖,梨花带雨道:“锦书,表姐她……”

“沈棠,你太过分了。”程锦书眼睛里的寒光向她直射过来。

沈棠垂下长睫,掩嘴轻笑了一下,娇柔地微侧身,挽着顾知行的手臂,娇嗔道:“知行,咱们走吧!再不走就耽误吉时了。

我和我表妹的之间争吵两句,也是我们姐妹的事,这人却胡乱插话,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表妹夫呢!”

顾知行眉毛一扬,挑衅味儿十足地迎上了程锦书愠怒的眸子,“程锦书,扰我的婚事,你可想好了后果?或者说,你程家想好了后果?”

程锦书想到沈棠对待自己的态度,再看她此刻温柔可人的模样是对着顾知行的时候,心里是说不出的憋屈。

转即,就要上前抓沈棠的手臂。

沈棠猛地就拍开了他的手,冷声斥道:“程锦书,自重!”

程锦书何曾被人这般拒绝,更何况还是曾经那个跟在自己身后言听计从的沈棠。

顿时他的脸阴沉得十分难看,仿佛被寒霜打了的茄叶一样。

男人的自尊心及家族的颜面被践踏一地。

正如顾知行所说,你程锦书敢扰我婚事,就是与顾家为敌,后果你承担的起吗?

待顾知行将沈棠扶进了花轿,顾知行也翻身上马,大摇大摆地就从程锦书和姜雨柔的面前走了。

程锦书整个胸腔都溢满怒火,恨不得立即就喷涌而出,双目死死地盯着远去的两人。

姜雨柔在方才程锦书毫不留情甩开自己的手时,眼里满是寒意。

特别是这会儿程锦书看着迎亲队伍失魂落魄的模样,心里更加不忿。

凭什么沈棠就这么好命!

走了一个程锦书,又来了一个顾知行!

明明应该沦为永州城笑柄的她,却依旧风光无限。

想到这些,姜雨柔一口银牙几乎咬碎。

她再次走上前,欲要挽住程锦书的手臂。

可下一瞬,程锦书一下子就甩开了姜雨柔的手。

姜雨柔一个重心不稳,直挺挺地朝后倒去。

程锦书见此一慌,立马上前拉住了姜雨柔,把人扯到了自己的怀里。

“雨柔,你没事吧!”程锦书满眼关切地问道。

姜雨柔红着眼眶,露出勉强的笑容,柔声道:“锦书,我没……”

话还没说完,姜雨柔便“晕”了过去。

……

顾府。

府里张灯结彩,红绸满天,宾客皆至,一点也不像是临时成亲的场面,反倒是像精心布置已久。

可沈棠盖着盖头,根本就看不见外面一切。

她由着顾知行扶下了花轿,握住了红绸跟着走进了顾府。

“一拜天地!”

闻声,沈棠不禁一阵恍惚。

顾知行已经躬下了身子,可沈棠却恍若没有听见声音一样,直挺挺地站着没有半点动静。

见此,顾知行直起了身子,将握在手里的红绸一扯,沈棠才回过了神。

但,下一秒,顾知行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

他一把将沈棠的盖头掀开了。

周围的人更是一阵惊呼。

沈棠在盖头被掀开的那一刻,也彻底的愣住了。

这时,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顾知行眉峰紧蹙,压低了声音道,“沈棠……抬头,看着我。”

沈棠回神,应声抬眼,与对方深邃如寒潭的眸子撞在了一起,神色还有些呆愣。

“怎么这副表情?后悔了?抑或是想认输了?”

顾知行声音淡然若水,偏偏这平缓的语调却隐隐透着股清冷的嘲意。

他的眼神淡漠地与她对视,幽深的眸底涌动着辨不分明的情绪。

她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如果真的后悔了,这是最后能够反悔的时刻。

没有拜堂,那么一切都是可以改变的!

现在她就可以抛下满场的宾客,不顾任何的流言蜚语,转身离开顾家。

就如同昨日的程锦书一样,成亲前夕终止这一切。

但,这也代表她在这一场博弈中彻底认输了。

今日他已经两次提及到了,她是可以选择的。

顾知行这双瑞凤眼里漆黑如墨,瞳孔里倒映着她的模样,盯着她的神情就像是在问她:

沈棠,你要认输吗?

见此,沈棠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浊气。

随即,她的眼神坚定明亮了起来。

转瞬间,这个决定她就做好了!

沈棠眸光清浅,扫了眼他手里捏着的鸳鸯盖头,眼神里裹夹着丝丝挑衅:“顾知行,能说人话吗?”

“我说的你听不懂?还是你听不懂人话?”

顾知行眉毛一扬,瞥了眼手里的红盖头,随意地把玩了两下,薄唇微勾,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

拉近了两人的距离,用二人才能听见的声音,嗓音低沉,“沈大小姐……”

“我都勉为其难地做了新郎官了,所以……为了我的名誉……”

“这戏……你得好好演!”

似乎为了印证这话。

下一秒,他侧过了头,眸光轻闪,微凉的薄唇,在她的唇角上落下了一吻。

小说《错嫁死对头:腹黑相公逆天宠》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