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沈棠顾知行小说《错嫁死对头:腹黑相公逆天宠》在线阅读

经典小说错嫁死对头:腹黑相公逆天宠是网络作者木小棠的代表作。书中主要讲述了:宾客们心里默默给沈老爷子竖起大拇指,这一招真绝!程家给了沈家难堪,沈家就狠狠地回敬了他们一巴掌。可却不知,这是沈棠临时的决定。还未等这些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顾知行已经背着沈棠穿过了人群,来到了沈老爷子的……

沈棠顾知行小说《错嫁死对头:腹黑相公逆天宠》在线阅读

《错嫁死对头:腹黑相公逆天宠》 免费试读

宾客们心里默默给沈老爷子竖起大拇指,这一招真绝!

程家给了沈家难堪,沈家就狠狠地回敬了他们一巴掌。

可却不知,这是沈棠临时的决定。

还未等这些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顾知行已经背着沈棠穿过了人群,来到了沈老爷子的面前。

顾知行的脚步稍微停留了一会儿,走到沈老爷子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沈老爷子的眼眶微红,默默点点头。

因为盖头的原因,沈棠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只感觉顾知行停下了脚步,而周遭也没有了议论的声音。

不多时,顾知行便背着沈棠出去了。

走到大门口,经过姜海昌身边时,顾知行突然停下脚步:“姜老爷,人生得意须尽欢,且行且珍惜。”

姜海昌一愣,每个字我都认识,为什么连在一起我就听不懂?

沈棠嘴角扬起会心的笑容,还是那个熟悉的顾知行。

没几天好日子过了,赶紧享受吧!

新娘子就这样被接走了!

留下一众来沈家看嫁女的宾客面面相觑。

而许多人早已没有了在沈府继续待下去的心思,在顾知行和沈棠一走,也告了辞。

迎亲的队伍很是浩大,走在大街上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其中不乏有知晓其中弯弯绕绕的,就议论了起来。

另一头,程锦书和姜雨柔也进了城。

马车内,姜雨柔趴在马车的窗沿上眼眸似水,有意无意扫着程锦书的侧颜。

姜雨柔巴掌大的略微显得有些苍白,却让她看上去格外的娇弱可人。

垂眼间,辨不明她的情绪。

程锦书在永州城的青年才俊中的佼佼者。

更何况程家盘踞永州城多年,是永州城数一数二的大世家。

程锦书作为程家唯一的嫡子,未来的掌权人,不仅模样英俊,而且才华横溢,受到世家长辈赞许,是永州城闺中少女梦寐以求的佳婿良人。

随即,姜雨柔的目停留在了外面骑马的程锦书的身上,他身材挺拔,气质优雅,比以前更成熟稳重了,但也更加吸引人的眼球了。

曾经姜雨柔以为自己是与程锦书才是关系最近的人。

谁想到,程锦书从澜山书院回来后一切就悄然发生着改变。

她能够感觉出来,程锦书对她的态度不像以往那么亲近了。

一次次算计,才能让程锦书的目光离开沈棠,重新围绕自己。

思索片刻,姜雨柔喊住了程锦书,马车也停了下来。

程锦书拉住了缰绳,转头看向了姜雨柔,温声道:“雨柔,可是有什么事吗?”

却没有想到自己面对沈棠的时候,一直都是理所当然,从来没有如此和气过。

姜雨柔凑出车门,仰起头,含情脉脉地望着程锦书,细声细气:“锦书,我们这样回去,我怕表姐会不高兴。”

程锦书眉头略皱,想到了昨天和沈棠之间的对话,顿时周身的气息就冷了一些,心里莫名的有些烦躁。

“锦书,要不然我同表姐解释一下吧!免得她又误会你。”

说着,姜雨柔低下头,眼眶红润,眼泪顺着脸颊落到地上,语气里隐隐的自责。

“没事,咱们清者自清。”程锦书心情愈加的浮躁,“雨柔,你是沈棠的亲表妹,昨日你受伤,她不陪我一起来接你也罢了。她有什么资格生气?你处处为她着想,她呢?小肚鸡肠、斤斤计较!”

却浑然忘记,今天是自己大婚的日子,于情于理,错的都是自己。

姜雨柔没有父母兄弟吗?什么时候轮到他一个外人出马?

孤男寡女共处一夜,就不怕传出闲话吗?

程锦书越说越气,想想姜雨柔的温柔体贴,愈加觉得沈棠就是粗鄙妇人。

又道:“雨柔,你不必跟沈棠这种外面回来的野丫头一般见识,世家小姐怎么会如她一般?我先送你回家。”

从澜山书院回来,程锦书很清楚沈棠对自己的感情,百依百顺、依赖性十足,绝对不会离开自己。

至于退婚?

不过是气话罢了!

他敢打赌,沈棠绝对去程家找自己道歉。

这时候,一列迎亲的队伍朝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程锦书和姜雨柔两人都被这吸引住了。

不谈别的,只因这迎亲的新郎官居然是顾知行。

他们可没有听说顾知行定亲或者娶亲的消息,这一转眼竟然碰到了顾知行娶亲。

程锦书在见到骑着马穿着一身耀眼的红衣,意气风发、春风满面的顾知行时,莫名的眼皮子就跳得厉害了起来,心里那股子烦躁感更甚。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我是左眼?

这时,耳边传来姜雨柔的惊呼声,程锦书登时就转过了头。

“雨柔,怎么了?”程锦书关切地问道。

“锦书,你看那喜轿旁边的陪嫁丫鬟是谁?”

有了姜雨柔的提醒,程锦书这才仔细看了过去。

那走在轿子旁边的竟然是沈棠的贴身丫鬟秋露和冬霜。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为何沈棠的丫鬟会出现在顾知行迎亲的轿子旁。

不仅现在程锦书不明所以,就连姜雨柔一时间也有些看不明白,沈棠的两个贴身丫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紧接着,一道道议论的声音传入了两人耳中。

“这么大的排场,是谁家的小姐出嫁啊?”

“还能有谁啊,沈府的沈大小姐呗!”

“咦,程少爷不是去找小姨子了吗?沈小姐这是嫁给了谁?”

“听说是顾家的顾二少爷。”

“嘶……”

闻言,不由地让周围的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沈棠竟然嫁给了顾知行!

程锦书听到这话脸都气得变形了,沈棠她怎么敢!

当即骑着马就朝着迎亲队伍冲了过去,拦住了他们。

“哟!这不是程锦书吗?你的姜小姐呢?”

顾知行一手拉着缰绳,一手握着马鞭指着程锦书,吊儿郎当,眼神里充满不屑。

“顾知行,你娶的是谁?”程锦书阴沉着脸,怨恨的目光死死盯着顾知行身后的花轿。

“笑话,我顾知行娶谁还需要通报你程锦书一声?”

顾知行傲然一笑,语气难掩狂傲,“我顾知行如何行事,何须向你解释?”

“顾知行,阿棠是不可能嫁给你的!”程锦书拧着眉,寒着脸笃定道。

“她不嫁给我,难道嫁给你吗?”顾知行双手环胸皮笑肉不笑,声音里是不加掩饰的讥讽,“啧啧……程锦书,你这脸皮是有多厚?昨夜在破庙搂着姜小姐的时候,可曾想过沈棠?”

登时,程锦书怒目圆睁,气急败坏道:“顾知行,你休要胡说八道,我和雨柔之间是清清白白的。”

顾知行眼底尽是讽意,嗤笑出了声,“你那些破事爷懒得知道,别耽误爷的好事儿,滚一边去。”

言行举止之间,根本就没有把程锦书放在眼里。

小说《错嫁死对头:腹黑相公逆天宠》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