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求三国:我家祖传职业是屠龙小说免费资源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三国:我家祖传职业是屠龙》,它的作者是快哉风。书中主要讲述了:左边快舟的船头,一个赤裸上身的粗豪少年,懒洋洋抱拳站立。大冬天的,这家伙却丝毫不嫌冷。两船越来越靠近。只见少年的乌黑卷发上斜插一根鸟羽,粗眉大眼,脸上一副臭屁的嚣张模样。赤裸的上身黝黑强健,胸口文着一……

求三国:我家祖传职业是屠龙小说免费资源

《三国:我家祖传职业是屠龙》 免费试读

左边快舟的船头,一个赤裸上身的粗豪少年,懒洋洋抱拳站立。

大冬天的,这家伙却丝毫不嫌冷。

两船越来越靠近。

只见少年的乌黑卷发上斜插一根鸟羽,粗眉大眼,脸上一副臭屁的嚣张模样。赤裸的上身黝黑强健,胸口文着一个狰狞的虎头。

少年的腰间系着一串铜铃铛,江风吹过,叮铃铃作响。

沈平猛地叫起来:“原来是他!”

夏蚁奇怪:“你认得这个江贼?”

“他是甘宁!甘兴霸!”

沈平又惊又喜,史书中记载的早年甘宁形象浮现脑海。

甘宁,巴郡人,少有气力,好游侠,经常聚合一伙轻薄少年,成群结队,携弓带箭,身佩铃铛,四处游荡。当时,老百姓一听铃响,便吓得直躲。

甘宁在巴郡轻侠杀人,藏舍亡命,大有名声。后来在江中打劫货船,他爱出风头,步行则陈列车骑,水行则连接轻舟。常用锦绣为帆,又用绸缎维系舟船,离开时,统统割断抛弃,是故有了一个外号“锦帆贼”。

想不到,才到益州,就遇到了三国头号江贼。

江面上,少年甘宁喝道:“收帆停船!”

船老大置若罔闻,大声吆喝水手加速。

甘宁伸臂抄起一张弓,搭上箭,稍微瞄了瞄,一箭射出。

箭到处,准准射断大船帆索,船帆“扑啦啦”坠下,船横江心。

甘宁丢掉弓,双足一纵,大鸟般跃上大船,飞起一脚将船老大踢下江水,喝道:“看到我甘兴霸的锦帆,还敢他娘的不停船?”

衙役头目大声呼喝,其他衙役和十几个雇来的护卫,持刀抡矛一拥而上。

甘宁微微一笑,赤手空拳冲进人群,指东打西,片刻工夫,二十条汉子全部骨断筋折,兵刃掉了一地,倒在甲板上呻吟。

不费吹灰之力。就像一只猫迎战二十只挥舞牙签的老鼠。

沈平看傻了。

评书演义里,总说谁谁有万夫不当之勇,亲眼见到,还是觉得不科学。

想起老张刚才所说的话,难道,三国的名将真的是猛虎转世?

夏蚁鼓掌大声喝彩,甲板上躺倒的众人面面相觑:她是和谁一伙啊?

甘宁拍拍双手,意犹未尽,见沈平两人站在一边看热闹,眉毛一竖:“你俩怎么不上?”

“打不过你,”沈平恭敬道,“甘兴霸是少年英雄,未来的天下名将!”

估计那时候的甘宁,从没有听人用“天下名将”这个词形容过自己,一听之下,笑逐颜开。

“你眼光不错啊!喂,你是什么人?”

“我叫沈平,我们兄妹……是那个搭船的客人。”沈平公然撒谎。

这时,甘宁的手下早已用抛出铁钩,纷纷上船,把一众受伤人等捆绑起来,喝道:“谁不老实,丢进江里喂鱼!”

见衙役和护卫全部就擒,船上水手们全部乖乖听从吩咐。

“转舵,往东边走!”甘宁大声发令。

突然,大船猛烈地晃动了一下。

江里有个巨大的黑影游过。

沈平扒住船帮低头一看,眼前黑气弥漫,心中一凛,叫道:“江里有龙!”

甘宁一瞪眼:“龙?什么龙敢来惹小爷?”

这气势也是没谁了。

突然,巨浪翻腾。

那团黑影赫然浮现水面。

头如巨牛,眼如铜铃,灰黑色,背尾有鳞甲如铠,连头带尾足有三丈长。

这是什么怪物?

还是夏蚁识货,叫道:“这是鼍龙!”

“鼍龙是什么龙?”沈平问。

他是屠龙人,却对龙的复杂分类搞不懂。

“鼍龙还不算是龙,它生活在水底,力大无比,修炼千年,才能卸甲化龙。”夏蚁也不知哪来的一肚子龙经,“这么大的鼍龙,起码活了几百年!”

说话间,几个江贼用箭射去,那鼍龙皮糙肉厚,遍体黑鳞,哪里射得进去。

鼍龙被激怒了,再次猛撞船身,大船东摇西晃。

甘宁勃然大怒,捡起一口刀横咬在嘴里,一个虎扑,竟跃到了鼍龙背上。

沈平呆了。

卧槽,和鼍龙肉搏!

猛。太猛了。

有甘宁这等猛人,还有屠龙人什么事?

鼍龙张开血盆大口,但脖子被甘宁牢牢抱住,根本咬不到。

它身躯猛扭,往水里来回翻滚,甘宁死死抱住不松,但也腾不出手拿刀。

一人一鼍,打得惊心动魄。

眼见一盏茶时间过去,江面兀自翻来滚去,难解难分。

沈平生怕甘宁遇险,念动六字诀,断喝一声:“定!”

定。止龙之诀。

鼍龙如中雷击一般给震慑住,身体松动,尾巴夹起,往水里就钻。

甘宁被带入江底。

不一会,一股血迹冒出,江面变红。

众人惊呼起来。

噗啦。

甘宁的脑袋露出江面,船上有人抛下绳索。

甘宁攀着绳子上了船,浑身水淋淋却毫发无伤,径直走到沈平面前,粗声问:“刚才你喊的?”

“是。”

“你懂法术,会降龙?”

“会一点。”

甘宁像一头豹子一样,围着沈平迅捷转了一圈,两只圆睁的大眼睛看得沈平发毛。

夏蚁追问:“那鼍龙呢?”

“肚皮被我捅了一刀,带着刀跑了!”

“可惜可惜,要是能剥下鼍皮,能做成鼍鼓,声闻百里,好值钱的!”夏蚁连声叹息。

忽然,一个水手大叫:“不好,船底进水了!”

原来,鼍龙的几次撞击,竟然将船帮撞了一个洞,江水汩汩往里冒,水手手忙脚乱有的用盆舀水,有的拿沙袋去堵。

眼看越漏越严重,船身微微下沉倾斜。

甘宁他们虽有两艘快船,都很狭小,一船的货物无论如何装不下。

“老大,只能就近靠岸了。”一个江贼喊。要保住货物,只能搁浅靠岸。

甘宁浑不在乎,挥挥手表示知道了。

水手们调转船身,缓缓驶入一处江岸,搁浅靠岸。

江贼们忙着往岸上卸货。

甘宁带着沈平二人跳上江岸,岸上满是干枯的芦苇。

“来,我们坐坐,喝碗酒。”甘宁找了块空地,喊手下拎来一坛酒三个空碗。

他对这一对年轻兄妹很有好感。

沈平何尝不是,甘宁,不但是三国第一流的武将,更是个快意恩仇的血性男儿。

行走乱世,朋友总是不嫌多的。

小说《三国:我家祖传职业是屠龙》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