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求闻人元花满满小说免费资源

看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眼里只有西瓜写的《嫁给病秧子王爷后,被宠坏了》。书中主要讲述了:正红色的朱漆大门顶端悬挂着浅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题着‘丞相府’三个字。最为惊奇的是,丞相今日嫁女,整个丞相府却长挂白绸,哀声凄凄。“我苦命的女儿啊,你怎么就嫁了这个病秧子啊!”丞相花有钱嚎啕大……

求闻人元花满满小说免费资源

《嫁给病秧子王爷后,被宠坏了》 免费试读

正红色的朱漆大门顶端悬挂着浅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题着‘丞相府’三个字。

最为惊奇的是,丞相今日嫁女,整个丞相府却长挂白绸,哀声凄凄。

“我苦命的女儿啊,你怎么就嫁了这个病秧子啊!”丞相花有钱嚎啕大哭,随手抱着屋内的花瓶,坐在凳子上哭的死去活来。

坐在铜镜前的花满满扯了扯嘴角,她还是第一次见她爹哭,还哭得她像是要上刑场般。

“爹,你别伤心,我是嫁人,不是上刑场。”花满满身着简单素白的长裙,乌黑的长发用梅花簪子挽起,脸颊淡抹脂粉,显得白里透红。

花有钱抹了把老泪纵横的脸:“你这还不如上刑场呢!”

花满满水灵的脸蛋皱成苦瓜:“阿这……”你可真是亲爹啊!

“花丞相,病王妃,吉时已到,请上花轿……”站在院外的太监总管王富贵出言提醒,随即心下一惊,差点咬到舌头,赶忙改口:“丧时已到,请上棺材!”

半月前,皇上下旨,将花府千金,花满满赐婚予七王爷闻人元,封号病王。

花有钱接旨后,愣是请求皇上收回成命。

最后,花有钱提出一个举世震惊的要求,那就是以丧仪嫁女。

花满满安慰花不满几句,拿起身旁的麻色披肩披上:“爹,我先上棺材了,你替我好好安慰娘。”

“还有,大哥,二哥若是回来,你派人到王府知会我一声。”花满满的大哥,二哥游历在外,已经两年不曾归家。

“女儿你且安心上路吧。”花有钱强忍眼泪,送花满满出门。

房门打开,屋外的哭声哀切凄森,花满满差点以为她已经驾鹤西去,

“全都给本相哭起来,哭的越大声,月银放的越多!”花有钱秉承着丧仪的最高准则吩咐。

“还有你们,把唢呐吹得再大点声!”花有钱指着那群唱哀乐的戏班子。

花满满听着唢呐声,清丽的眉头皱起,总觉着差了点什么。

好像是很想躺进棺材里……?”

下一秒,她就把这个荒唐的想法强压下去。

直到花满满躺进沉香棺材,由衷地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啊,原来听着唢呐,躺进棺材里真的很舒服啊!”

“起棺!”王富贵尖细的嗓子喊道。

花满满感觉棺材颠簸了下,外头的哀乐声,哭喊声更是高了八个度。

也不知道她爹是咋想的,说是追求真实,竟然把棺材盖的严严实实,连条缝隙也不留。

也不怕她直接闷死在棺材,到时候那个半死不活的病王直接把她埋了。

“你们说皇上为何会把丞相千金赐给病王啊?”

“还能为啥,丞相千金力大无穷,身体健康。”几个路人大娘开心八卦中:“至于病王,全京城谁人不知他缠绵病榻多年,全靠汤药,以及太医贴身伺候啊。”

“莫不是皇上想借丞相千金的命数,给病王续命?”

花满满躺在棺材里,头顶冒出三个问号。

这群大娘是如何得知她力大无穷的事情???

还有,借命,续命又是几个意思,莫不是那个病王真的撑不住了?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的有人这么倒霉吧!

刚嫁过去就要守活寡,或者被人借命?

棺材颠簸一阵,停在了一处气势磅礴地府邸前,朱红大门上悬挂着,苍穹有劲的三个大字“病王府”的匾额,大门两侧,伫立着两头象征祥瑞的石麒麟,以及两旁的把守的重兵。

整个病王府都挂上象征喜事的大红色,跟停在对面的花府丧喜结成了异常诡异的对立场景。

哀乐停下,哭声也停下,现场安静地如同一潭死水。

王富贵一路走来,耳膜差点没穿孔:“病王爷,请踢棺材,喜接王妃。”

花满满等了半天,棺材里的氧气已经不够用。

那个病王再不踢棺材,她真的能直接下葬了,就连棺材都不用他准备了!

“我不行了!”花满满窒息住,细长的白藕手臂撑起两百斤的棺盖,棺盖直接飞出。

咣的一声,砸在朱红大门中间,随后一倒,右边的大门直接被砸成两半!

花满满错愕,窒息而憋红的脸蛋,染上一丝可疑地红晕。

眼前这个身材欣长,身着正红色贵气的喜服,一头乌黑茂密的长发被金色发冠高高挽起,一双凌厉的剑眉下,是一双深邃的眼眸,可他的脸色,却透着长年累月的病态,显得脸色苍白。

“咳咳咳!”闻人元被这一举动惊吓到,瞬间猛地咳嗽,欣长的身躯虚弱的往后靠。

“太医!”萧烈赶忙扶住闻人元,太医早就在人群时刻关注着闻人元的情况,这会儿已经赶到他身边,为他把脉。

而一旁的萧时,已经把椅蟒凳搬来,让闻人元坐下。

花满满对不起三个字,还没有说出口,这个还没有拜堂的夫君就隐约有驾鹤西去的征兆,着实让她瑟瑟发抖。

“王爷,对不起啊,你没事吧!”花满满顾不上形象,着急忙慌从棺材里爬出来,看着眼神对她不满,可又有气无力的病王:“王爷,我在棺材里憋的厉害,你又……”

花满满喉咙发紧,剩下的那半句,你又走得慢。

她愣是没敢说出口,就怕闻人元听了直接被气死。

毕竟这大庭广众之下,还是得给他留几分薄面不是?

闻人元有黑眸气无力的凝着花满满,半晌,声音虚浮:“本王无碍。”

闻言,花满满惴惴不安的心脏,彻底放下,转头问:“太医,王爷真的没事吗?”

太医收回把脉的手,又看了一眼闻人元:“回禀王妃,王爷只是受惊罢了,并无大碍。”

“那行,王爷你赶紧起来,咱们进去拜堂吧!”花满满眼巴巴瞅着虚弱的闻人元。

这时候,闻人元俊脸浮现出尴尬神色。

他方才被花满满力大无穷的模样吓到,此刻正是双腿无力,心脏跳动的厉害。

哪里还有力气走动。

萧烈,萧时看出闻人元的窘迫,准备跟以往一般,抬着特制的蟒凳往王府进去。

“你们把王爷放下,让我来。”花满满笑的柔意绵绵:“我身为王爷的王妃,服侍王爷是我的份内之事。”

你不要过来啊!闻人元在心中大喊!

“王爷,让我抱你进去。”花满满撸起袖子,弯腰抱起身高一八九的闻人元!

小说《嫁给病秧子王爷后,被宠坏了》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