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求慕浅离君凤小说免费资源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逆天盛宠:弃妃她人美路子野》,作者是沐檀。书中主要讲述了:慕浅离在小院中换好了衣裳,梳好了发髻,也没见着有那狗王爷的身影过来算账的。想想,人家堂堂一个王爷,哪能到她这种落魄小院来?很好,非常好!最好身高肉贵的他一直嫌弃这,就不用来了,老死不相往来的话,她也不……

求慕浅离君凤小说免费资源

《逆天盛宠:弃妃她人美路子野》 免费试读

慕浅离在小院中换好了衣裳,梳好了发髻,也没见着有那狗王爷的身影过来算账的。想想,人家堂堂一个王爷,哪能到她这种落魄小院来?

很好,非常好!最好身高肉贵的他一直嫌弃这,就不用来了,老死不相往来的话,她也不用想着怎么离开王府了!

穿戴整齐后,慕浅离刚踏出房门,便撞上匆匆赶来的洛娘子。

“王妃……”洛娘子扑通跪在地上,磕着头求到:“王妃,您救救我儿,救救小武。秦侧妃她要杖毙小武……”

“什么?杖毙一个小孩?”虽没见过那帮她请大夫的洛小武,但慕浅离听崔娘说过,洛小武只是个十三岁的孩子。

“在哪?”慕浅离没等颤抖着的洛娘子回话,立马接道:“快带我过去!”

洛娘子急忙站起,脚步疾快的往前走。小院离那妆兰院是隔着四五个院子远,看着身形略胖的洛娘子不要命的快步奔跑着。

慕浅离催促着身后的冬儿和崔娘,“冬儿,崔娘,走快点!”

但回头时,却没见着崔娘。

“崔娘……崔娘她刚刚悄悄……悄悄跑去章褚院找王爷了。”

冬儿吞吐说道,生怕慕浅离会责怪,“崔娘她说一定要先跟王爷说清楚昨日的事是因为王妃您什么都不记得了,求王爷莫要责备。”

慕浅离内心竟感谢起崔娘了,所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崔娘这么做,那狗王爷也找不到对自己下手重的理由吧。

“咱们先进去!”慕浅离也没管冬儿脚步跟没跟上,自己先拔腿跟着洛娘子跑,毕竟那受罚的男孩是为了给自己找大夫。

***

章褚院内,君凤已换上了一套新长袍。

闻高顺垂头站在一旁,不敢开口探问。今日他只是出府置办了些物件,刚回到章褚院便见着一身湿哒哒却难辨喜怒的王爷从后山回来,他从小就跟着这位王爷,这王府里的人哪个见了王爷不是战战兢兢的,王爷怎会弄得如此狼狈?

经严弘风的诉说后才知道,王爷是被王妃一脚踹进后山冷泉中。这王妃怎么如此大胆呢?

前些日子不是跪在王爷面前哭哭啼啼嘛,她平日那孤傲高洁一副贵女的样儿,怎会做踹王爷的事?她在报复王爷?因为王爷踹了她一脚?

真是破罐子破摔了,这下她可不知如何收拾了……

闻高顺沉思了一会,内心又腾起诧异,他们家王爷武功了得,像王妃那样弱不禁风的小身板是如何做到一脚把王爷揣进泉池中的?

院内一片寂静,闻高顺偷偷打量君凤的神色,但他又觉自己是多此一举,他们家王爷从来都是喜怒不表于颜的人,严弘风那死小子,每次这种时候就借由出去办事,留下他在这又是担惊受怕又是操碎心的。

门外进来一侍仆,踏着轻快的步伐进屋禀告:“王爷,王妃小院的崔管事求见!”

闻高顺心头一松,总算来了个打破尴尬僵局的人儿。

崔娘进屋后,啪嗒一声跪下:“王爷,关于王妃,奴婢有事禀告。”

君凤站着不动,他穿了件黛紫色圆领绸缎长袍,腰间盘着一条同色金丝绣祥云纹锦带,其上挂了一块玉质极好的墨玉,乌黑长发束了起来,用一顶镶玉鎏金冠扣住,身长玉立,五官俊美异常。

他抬手扯了扯袖口,眉眼动都没动,平静开口:“说!”

“王爷,王妃自从那日被您……”崔娘吞吐着不敢说出‘踹了一脚’的话,吞吞口水,继续道:“王妃她夜里就想不开投了清濯湖,幸好湖边有会水性的路人,帮着救了起来。可是,可是王妃她醒过来后就记不起事了,她连奴婢和冬儿都记不起来了。所……所以,今日王妃她是把王爷您认成……认成了登徒子,才……”

“那她为何不来?”平静的口吻,听不出是喜是怒。

“王妃她跟着洛娘子去妆兰院了。”崔娘垂头答道。

“秦侧妃的妆兰院?”闻高顺绷不住一问。

“是,王妃落水后不省人事,奴婢和冬儿去求管事的秦侧妃给牌子为王妃请大夫,但是几次都被拦在院外。不得已便去找了洛娘子帮忙,洛娘子的哥哥是城中的大夫,她耐不住奴婢的哀求便让小武偷偷出府请来洛大夫。”

崔娘依旧垂低着头:“秦侧妃以小武坏了规矩而要将他杖毙,洛娘子哭喊着让王妃去救小武,所以王妃她实在抽不开身过来向王爷您赔罪。”

君凤垂眸,脸上神色无波无澜的淡淡道:“去妆兰院!”

闻高顺听了一愣,诧异抬起头,见人脸色不变,便赶紧低头应是,只是心里难免讶异,他们家王爷可从来不理后院中的事,那些个女子不过是她们的爹为巩固官位设法送来的,连正妃都并非是王爷心中所想之人,所以平日里他不是忙政务便是忙军务的,每夜都是就寝在章褚院中。

王爷今日去后院之举,莫是记恨着王妃踹他的那一脚?他还真的会记恨,没准会想法子整了王妃呢,唉,这王妃该自求多福了!

***

慕浅离跟着洛娘子小跑了相当长的一段路,王府很大,曲曲折折的,绕过花园,穿过亭台楼阁和几个院子,又经过一片竹林,才到了秦侧妃所住的地方。

这秦侧妃的院子比慕浅离现在住的那小院子不知道大多少,要过好几道门,每隔几步就有人守着,下人目不斜视,安静乖巧,一个个规矩本分的。

一进客堂便见一十三岁男孩被两仆人按着手臂,趴在一张长凳板上,另外左右两边各执板子的中年仆人正用力轮流朝男孩后背腰下拍板子。伴着哀嚎声,男孩身上的血迹已渗在那灰色衣衫上。

“住手!”慕浅离一进客堂便吼了出来。

声音浑厚有力,一点也不像是前两天病得差点死去的人。

执法拍板的人握着板子的手顿了顿,看了看快步踏来的慕浅离,再看看堂前端坐着的秦侧妃,不知是否要继续打。

秦侧妃看了一眼风尘仆仆的慕浅离,又看了看坐在身侧的宁侧妃和座下的几位妾侍,想着跟自己站一队的有那么些人,仿佛更加有信心了。

冷哼一声后,继续命令道:“给我继续打!”

闻言,执板的仆人义无反顾低头继续将板子拍在男孩身上。

小说《逆天盛宠:弃妃她人美路子野》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