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庄徽云顾知小说《霸总夫人她是光》在线阅读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西柚苏的新书《霸总夫人她是光》,这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庄徽云刚洗完澡,擦着头发回着Tey的信息,沈鸢秀突然激动的冲了进来她的房间,眼中带泪握住她的手:“庄小姐,你实在是太神了!”沈谭站在门外,看到穿着整齐的庄徽云这才走了进来,红着眼眶看着她:“庄小姐,千……

庄徽云顾知小说《霸总夫人她是光》在线阅读

《霸总夫人她是光》 免费试读

庄徽云刚洗完澡,擦着头发回着Terry的信息,沈鸢秀突然激动的冲了进来她的房间,眼中带泪握住她的手:“庄小姐,你实在是太神了!”

沈谭站在门外,看到穿着整齐的庄徽云这才走了进来,红着眼眶看着她:“庄小姐,千言万语都不能表达我对你感谢,我为我的无知跟你道歉。”

说着还慎重的朝着她鞠了一躬,庄徽云看着激动的两个人尴尬的把手抽了回来拍了拍抽泣的沈鸢秀:“沈小姐和沈先生言重了,你们不用这样的,我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份内的事。”

沈谭意会,点了点头,神色认真:“庄小姐放心,只要是你提的要求,我们都会满足。”

庄徽云会心的笑看他,知道这笔钱算是挣到手了。

第二天,庄徽云洗漱换好衣服准备去找点吃的,文嫂看见她,一张脸笑开了花,恭敬的开口:“庄小姐早上好,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沈先生和小姐正在等您。”

庄徽云愣了愣,没想到这个待遇一下就提升的这么快,她下了楼,沈鸢秀看见她,热情的迎过来:“庄小姐,早。”

沈谭也放下手里的报纸,对她微笑点头。苏锦茵今天的精神也不错坐在轮椅上,对着庄徽云露出一个感激的微笑:“庄小姐,真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秀秀都和我说了。”

庄徽云坐下,从来没有这么受欢迎过,她笑了笑有些不自然:“那个你们不用这么客气的,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吃完早餐,沈谭递给她一个信封,庄徽云微笑的接过问:“沈先生这是?”

沈谭笑着看她:“庄小姐,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庄徽云狐疑的打开信封,竟然是一张支票,她看到金额的时候,有些愕然。

支票上的金额整整有五百万,庄徽云只想着自己把顾知欠的钱挣了再给自己留点生活费就够了,没想到突发横财,心下有些心虚开口:“那个沈先生,会不会太多了?”

谁知沈谭只是笑答:“庄小姐太客气了,这是我们一点小小的心意,还不知道庄小姐的要求是?”

庄徽云听完,笑的灿烂,竟然还能自己提要求,但是做人总不能太过分。庄徽云把笑容收敛,轻咳了咳:“那个沈先生,这就够了,我没有什么要求,您已经付过报酬了。”

沈谭愣了愣接着开口:“我听说庄小姐被赶了出来,现在住在郊区,那个位置不是太好,你看看你喜欢哪个位置,尽管提。”

庄徽云赶紧又是一番拒绝,沈鸢秀和苏锦茵看她不肯接受,轮番上阵一直劝她挑一个,最后她还是没办法,勉强提出要把她现在住的地方翻新一下,重新购置几套家具就可以了。

最后沈谭看她实在不想住别的地方,这才收起了非要送她房子的想法。

吃过早餐,庄徽云叮嘱了苏锦茵多平日里走动利于恢复一些注意事项,收拾了东西正准备回家。

沈谭看苏锦茵也恢复得不错,也不方便久留她,正好出了大门,和迎面而来的顾知碰上。

庄徽云看到顾知出现在这,有些惊讶,想到钱已经到手了,但是还得去银行兑现把钱还他,还得找他要个卡号。

她打招呼:“顾先生,好巧。”

顾知脚步顿了顿,轻瞥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越过她。

看对方完全没有要搭理自己的意思,庄徽云的手僵住了,她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心里暗暗咒骂,为什么这个人和顾明谦一样惹人讨厌,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沈谭正好送庄徽云到门口回头准备进门,看到进来的顾知手里拿着文件有些惊讶:“顾总怎么还亲自来送一趟?”

屋内,沈鸢秀正扶着的苏锦茵上楼,顾知瞥见,眸色微深。难道庄徽云真的会治人?

顾知把文件送进去以后,庄徽云把东西放到自己车里,就在沈家大门口等他出来要个卡号,终于等到人了,顾知长腿一迈又要忽略她,她连忙叫住他:“顾先生!你给我个卡号我把钱还你啊!”

顾知脚步顿了顿:“Terry 会联系你。”

庄徽云想到Terry ,反应过来,她怎么忘了昨天刚加了他微信,直接问他不就好了。

解决了这件事,庄徽云转身就要走,顾知坐进车里,一声冷漠的:“上来。”叫住了她。

她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有些不可置信。

顾知开口:“你觉得这里还有别人吗?”

庄徽云无奈的翻了翻白眼,这让人讨厌的语气,但是想想她还欠了钱,于是乖乖的坐了上去。

“开车。”

坐上车,不知道要被带去哪里的庄徽云有些不耐烦:“顾先生有什么事找我?”

顾知双腿交叠靠着座椅轻描淡写的回答:“你和陈瑞山师出同门?”

庄徽云挑眉,顾知果然是消息灵通:“怎么,顾先生怀疑我?”

顾知:“那你除了会救人,还会什么?”

庄徽云看一时半会是结束不了被他盘问,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椅背:“会算命,顾先生要不要算一算?”

顾知的嘴角无声的勾了勾:“那你算一算,顾氏和沈氏后续的合作顺不顺利。”

庄徽云没想到顾知竟然会感兴趣,顿时来了兴致。掐指算了算,她笑着看他:“不知道顾先生出个什么价?”

顾知漫不经心:“那得看你有没有真本事了。”

庄徽云笑着双手环抱转过头去娓娓开口:“顾先生今天是碰上了一点事吧?”

顾知的眼神微动,神色平淡:“五百万。”

庄徽云把玩着自己的头发,她满意的笑:“不用急,你亲自去解决一下就行了,不过我要提醒一下顾先生,此去会有一朵大桃花找上您哦。”

听到桃花,庄徽云眼神瞥见顾知的喉结微动。

庄徽云心里啧啧了几声,心想这顾知的女人缘也算不上差,如果不是长的太具有迷惑性,就这种脾气,谁靠近他都受不了。

“我已经向顾先生说了解决的办法,不知道顾先生什么时候把钱打给我啊?”

顾知看她,平静的瞳仁像一湖死水毫无波澜,气场坚定地开口:“我要怎么相信你的说辞,除非你亲自去把事情解决。”

庄徽云听完,脸上的假笑挂也挂不住,感觉额头青筋在控制不住的横飞:“顾总不愧是商人。”

顾知嘴角微微上扬:“是庄小姐会错意了怎么能怪我?”

庄徽云不想再跟他继续这个话题,冷声道:“停车,我要下车!”

\”庄小姐何必这么大动肝火,条件还可以再谈。\”

顾知满满的自信开口,庄徽云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还来不及嘲讽他。

突然,一辆货车出现在视线内,庄徽云皱了皱眉头看着挡风玻璃前车速过快的货车,内心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突然,货车失控了,直直的朝他们的车直直冲了过来,司机发出惊恐的叫声,下意识的猛打方向避让,但是还是晚了。货车撞上,加上因为方向打得太急剧烈的碰撞以后车翻了过去。

事情发生的太快,根本没有给庄徽云反应的时间,她的身子一歪,头顶直接撞上了车顶然后开始天旋地转。

顾知因为惯性朝她的方向倒了过来,伸手护了她,自己的身体朝车的一侧撞了上去。

庄徽云撞得是七荤八素眼冒金星好不容易缓过来,感觉到身下有个肉垫子动了动,车子的整体没有变形,但是车窗玻璃受到撞击碎裂了她的脸上身上被划开不停流着血。

她缓过神,凝聚灵力一记手刀把车劈开钻了出来。

庄徽云脚步趔趄,喘着粗气,看着车里正在淌血的顾知,幸好气囊弹出替他挡了一部分冲击,但是他的状况好像不是太好

庄徽云忍着痛把他从车里拉了出来,他身上一身衣服几乎被血浸透,白色的衬衣已经被染红,伤口还在不停地出血,胳膊和腿都有不同程度的骨折。

庄徽云看着受伤的幸好只是胳膊和腿,如果是脑壳都撞得稀碎,除非神仙在世不然谁就得回来。

庄徽云把他拉了出来以后,跑到驾驶座去看司机,发现司机因为直接面对冲击,已经失去了生命体征。

她无奈的扶着膝盖喘了口气,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回去探了探顾知的鼻息,还有气。那辆货车撞了上来受到冲击已经着火了,里面的人应该都死了,庄徽云顾不了这么多,只能用灵力帮自己血止住,再把顾知身上血止住。

等她做完这一切,想找手机报警却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甩了出去屏幕完全碎裂,好不容易在顾知的口袋里找到手机,却发现手机也已经断成了两半。

庄徽云坐下大口的喘息:“真的是运气黑到姥姥家了!”

看着地上像个血人的顾知,她不敢耽误,把他一个一米九的大个扛在肩上,召出命剑带着顾知回到了自己的郊外别墅。

一群小鬼本来白天是不活动的,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气顿时都窜了出来。看到庄徽云拖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进来一个个凑上前:“徽云大人!您是要把他吃了吗?”

庄徽云累得半死骂道:“整天就想着吃!还不过来搭把手,把他给我抬到浴室去!”

小鬼们一惊缩了缩脖子连忙一个个把他活生生的拖了进浴室丢进了浴缸里。

庄徽云把自己手上的血洗干净,找到了纱布和剪刀把自己身上的伤口简单包扎了一下就从纳戒里掏出一堆草药出来,她吩咐小鬼们:“快去给我烧一大锅水。。”

小鬼们也不敢耽误,马不停蹄的烧了锅水,庄徽云把药草放进去煮开,最后提着水混进了浴缸里。

顾知已经昏死了过去泡在药水里,小青往前挤了挤看着庄徽云:“徽云大人,他脑子里有一块淤血。”

庄徽云拨开他的头发一看,脑壳上有一块血迹已经干了和头发粘在一起:“真的撞坏脑子了?”

庄徽云再探了探他的鼻息,还有气,因为泡在药水里的缘故,顾知渐渐有了知觉发出一声因为疼痛的低吟。

庄徽云因为吃了一大瓶培灵丹的缘故,身体除了身上的伤口以外疼的厉害以外倒是没什么不舒服,她叹了口气,想到刚刚危急的时刻顾知护住她的那一下还是心软了下来。

她吩咐小青想办法把她的车开回来,她只能是给他简单处理一下再把头上的淤血化开,还是要把人送医院去才行。

她拿了把椅子坐在他的脑袋后面,双手运用灵力把他的脑中的淤血化开,浴缸里的水因为混着顾知身上的血迹已经变成了褐色,药草只是用来替他吊着一口气的,现在他的生命体征已经逐渐平稳,庄徽云重新放了干净的的热水想把他洗干净,想去脱掉他的衬衫的时候,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突然一把握住她的手腕:“你干什么?”

顾知明明生的一双极其优雅好看的凤眼此刻却散发着危险又阴鸷的眼神,庄徽云没想他手劲这么大,一巴掌拍了上去:“你给我放开,好不容易给你救回来你就要杀人灭口了!”

顾知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口已经止住血,另外一只胳膊好像已经不能动弹了,但是看庄徽云好好的站在他面前,应该是她救了他,他心虚了一下:“我没有要杀人灭口。”

庄徽云揉了揉手腕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既然醒了你就自己洗洗干净出来包扎伤口。”

想到顾知没有换洗的衣服,庄徽云在自己的纳戒里找到一身还算宽松的中衣给他先穿着,但是因为个子太高,那中裤竟然短了大半截。就算是再这么狼狈的模样穿着不合身的衣服,那一身矜贵清冷的气质还是不消半分。

庄徽云心中不禁暗叹不愧是豪门世家金钱浸淫下的贵公子,她拿出纱布给他处理身上的伤口,顾知看着一身狼狈的少女认真的神色微微出了神,她真的是毫无形象可言,头发混着血渍粘在了一起,身上那件T恤也沾上了血和泥灰,再看看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和纱布都能想到刚刚发生了多么惨烈的事故。

顾知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另外一只胳膊完全不能动弹,就连腿也有一只失去了知觉,他问:“你身上的伤怎么样?”

庄徽云简单的给他包扎好,看着他耷拉着的手臂心里那口恶气突然散了散,没好气的回答他:“托顾先生您的福,暂时还死不了。”

顾知垂眸,面无表情,今天的事情绝对不是突发的事故,他被人盯上了。

小说《霸总夫人她是光》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