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霸总夫人她是光最新章节,霸总夫人她是光免费阅读

作者是西柚苏的热门新书霸总夫人她是光火爆上线,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Tey 一路狂奔回公司,刚上电梯,接起前台来的电话:“我说Tey,你好端端玩什么失踪,顾总现在脸色特别不好,你要完了。”Tey挂了电话,感觉自己的眼皮跳个不停。顶层,顾知的办公室门口,深吸一口气,Te……

霸总夫人她是光最新章节,霸总夫人她是光免费阅读

《霸总夫人她是光》 免费试读

Terry 一路狂奔回公司,刚上电梯,接起前台来的电话:“我说Terry,你好端端玩什么失踪,顾总现在脸色特别不好,你要完了。”

Terry挂了电话,感觉自己的眼皮跳个不停。顶层,顾知的办公室门口,深吸一口气,Terry整理了仪容敲门进去。

“顾总,抱歉,昨晚发生了点事情,没来得及跟您报备,十分抱歉。”

顾知对他发生了什么事情倒是不好奇,语气平淡的开口:“再有下次你就不用来了。”

Terry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好的。”

顾知把手上一份文件看完,这才抬起头问:“让你去确认的事怎么样了?”

Terry脑中快速闪过昨晚发生的画面,腿一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顾总,庄小姐确实住那里。”

顾知拿着笔在手中转了转,若有所思并没有察觉到Terry的异样只说了声:“ 嗯。”

Terry如获大赦松了口气:“顾总,我先去工作了。”

庄徽云洗漱完,开车出门找了个小饭馆吃着午饭。

闹市之中,人来人往,人声嘈杂,电线杆上的小广告一张又一张的层层叠叠,不平整的马路还坑坑洼洼残留着积水。

庄徽云拿起勺子挖起一勺饭,透过小饭馆那贴满小广告雾蒙蒙的玻璃看清外面的景象,一股不真实的感觉油然而生,她似乎很久没有看过这样的景象了,内心的忧虑和现实又开始冲突,但是目前最重要的事好像是要怎么赚钱把债还了才行。

她打开手机,搜索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工作,翻了翻都没有什么合适的,她叹了口气,却眼尖的看见了角落里弹出的一篇帖子:“重金聘请驱鬼大师。”

这个帖子一看就是无聊的人发出来的,但是庄徽云却感了兴趣,点进去一看,写着:家中闹鬼,急求大师上门驱鬼,事成以后,必有重谢。

庄徽云直接拉到底,赫然看到帖子上的地址竟然是赫赫有名的富人区锦城湾。她皱了皱眉头,很是怀疑这个帖子的真实度,把饭吃完,她再翻了翻发帖人的ID,是个匿名刚创建几天的小号,没有任何有用的信息。她默默的把手机收起,把地址记下,为了挣钱,试一试也无妨。

付过饭钱,庄徽云便开车去了那个地方。

庄徽云到了以后,看到这富丽堂皇的大门,内心暗暗感叹:“果然是有钱人家,也不知道是真还是假。”

她正准备摁门铃,正好一个女佣正好提着垃圾打开门出来,看到她皱了皱眉头。

庄徽云赶紧上去问:“你好,请问你是在这工作吗?你们这有人发了帖子说要找那个驱鬼道士,我是来应聘的!”

女佣把垃圾放下把她上下打量了一下。

庄徽云还是老样子不修边幅,穿着一件宽松T恤,扎着一个乱糟糟的低马尾,脚上穿了地摊淘来的一双帆布鞋,穿了一条宽松的长裤,加上年纪又小,说是道士真的让人没办法相信。

“小姑娘,哪有人发什么帖子!赶紧回家别耽误我干活!”

庄徽云连忙上前拉住女佣:“好姐姐,你就让我进去吧!我真的可以的!”

女佣被她缠的没办法,半推半就的这才带她进了去。

走到客厅门前,女佣让她把鞋换了这才带着她进去。

一进门,庄徽云抬头看那欧式宫廷风的大宅门,两根雕刻着复杂花纹的罗马柱高高屹立,就算是门前容易落灰的地砖都被打理得锃亮,豪门富贵的气息扑面而来。女佣并没有带她直接从正门进,而是绕过正门走向了花园一条约两米宽的小径,小径两旁的玫瑰开得正盛,香气扑鼻。

庄徽云跟着女佣,走过之处都在感叹,看来这家人真相当富贵,女佣带着她绕过小花园,走进一处侧门,换了一双拖鞋,这才把她领到了书房敲了敲门。

“沈先生,有位小姐说是看到帖子来应聘的。”

书房里传出一声:“进来吧。”

女佣这才轻手打开门把她带了进去,书房里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带着金边眼睛,正提笔写着一副字,一身气度雍容,看到庄徽云这才停笔开口:“你是看到了秀秀那丫头在网上发的帖子吧。”

庄徽云把打开手机给他看:“你好,沈先生,就是这个。”

庄徽云微笑抬头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虽然人已到中年却长得很是儒雅,看看书房的陈设,摆放了许多古代字画,就连桌上的那几只毛笔也并非凡品,价值连城。如果说刚开始她还在怀疑这个帖子的真实度,但是看到这个人的那一刻,她相信了。

他接过手机看了看笑了笑:“小姑娘,你看起来年纪很小,确定会这个?”

他把手机递给庄徽云,庄徽云接过把手机收起,在脑子里思索了一下怎么样才能让人信服她确实是会捉鬼,想到现在锦城有名的大师陈瑞山,不如借着他的名头瞎扯师出同门,反正也查不出来什么。

她点了点头认真的回答:“我与风水大师,陈瑞山是同门!”

他听到庄徽云提到陈瑞山倒是笑了两声:“年纪轻轻口出狂言,那你知不知道陈老先生前几天才来看过了。”

庄徽云听完,圆圆的瞳仁瞪大,她只摇头:“不知道。”

面前的人语气严肃了起来:“小姑娘,说谎话不打草稿,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带她走吧。”

见形势不对要被轰走,庄徽云伸手:“慢!”

她突然想起来,这个人她在报纸上看过,是沈氏集团的董事长,沈谭。

沈家做古董生意发家,拍卖行遍布全球,在锦城地位那是数一数二的。

传闻沈家一直顺风顺水做得生意是越来越大,但是到了沈谭这一辈却开始走下坡路,他老婆苏锦茵最近更像是被恶鬼缠上噩梦连连,本来做个噩梦也没有多大的事,但是苏锦茵却肉眼可见的开始消瘦下去,请了无数中医西医看竟然都看不出来。

沈谭本人从来不相信鬼神之说,最后没办法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这才请了风水大师陈瑞山来,谁知道陈瑞山来了竟然也没有看出来什么。

沈谭的的独女沈鸢秀本来在法国留学,收到妈妈病重消息赶了回来照顾,看见妈妈日渐消瘦找不出来病因,四处去打听哪里有道观虔诚烧香拜佛,什么办法都用上了,最后才无奈发帖子。

来的道士倒是有几个,但是都看不出所以然来,沈谭一度觉得荒诞不已,认为自己真的是着魔了,怎么会相信这些鬼神之说。现在看到来人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心下觉得更加荒诞了,只想快点把人送走了事。

庄徽云进来的时候倒是顺便看了看沈家的风水,她在太清山的时候就没有好好认真的看过这类风水术,这在太清山实在是不入流,最后还是因为她无聊什么乱七八糟的都爱看才看了一些,没想到今天正好派上了用场。

“沈先生,你家里的风水没有任何问题,可以说是极佳,想必陈老也是这样说的吧?”

庄徽云一番话,让沈谭有了一丝兴趣,他支开了女佣这才接着跟她聊:“陈老先生确实是这样说的。”

庄徽云不假思索的回答:“这就对了,风水没问题,找风水师有什么用?您如果肯给我一个机会,今晚过去一切自然见分晓。”

庄徽云笑容晏晏,沈谭正想跟她说什么,书房门打开,进来一个身形高挑秀美的女人,一张脸长得用国色天香来形容也不为过,一头没有烫染过的墨发微微垂着,穿着一条高领的月白色连衣裙,露出少许白皙的脖颈衬得肌肤愈发莹白细腻。

庄徽云眼里惊艳的神色完全不吝啬的表露无遗,她这个人生平最大的兴趣就是看见俊男美女,养眼。

进来的人是沈鸢秀,看见一旁站着的庄徽云微微皱了皱眉头。

“爸,我听文嫂说有位大师,我来看看。”

沈鸢秀的声音很是温柔动听,带着一丝丝的急促,她看着庄徽云时眼中闪过一丝错愕,难道这就是文嫂说的大师?她还想说着什么又变成了欲言又止,很明显也是对庄徽云产生的了深深的怀疑。

沈谭指了指庄徽云:“这就是。”

沈鸢秀一时面露难色问:“爸,这真的是大师吗?”

庄徽云微笑着接过话:“沈小姐过誉了,大师称不上,但是略懂,我很有信心可以帮到您。”

看庄徽云信心满满的样子,沈鸢秀怀疑的朝她笑了笑:“那不知道小师傅什么时候可以开始作法?”

庄徽云也对她笑:“沈小姐,不急,不知道事成之后我能拿到报酬?”

这件事,沈鸢秀没有主意,她看了看沈谭,沈谭开口:“如果真的能治好我太太,小师傅开个价。”

听到事成了,庄徽云笑的灿烂:“好的沈先生,那今晚我就开始工作可以吧?”

事情谈妥,沈谭让文嫂收拾了客房让她暂住下。

原来刚刚那个领她进来的女佣就是文嫂,文嫂看到庄徽云竟然留了下来,暗暗有些惊讶打量她。庄徽云对她笑了笑:“文嫂,还得谢谢你带我进来。”

文嫂讪笑了一声:“小姑娘年纪轻轻的口气不小,但愿你真有本事。”

客房到了,文嫂推门:“今晚你就暂时住这。”

庄徽云对她道了谢,进了房间把门关上,扑倒在床上打了打滚,闻着被子上淡淡洗涤剂的味道心情愉悦。

“嗯,比自己家里一股霉味好多了。”

庄徽云瘫了一会刷了刷手机,想到自己没什么衣服,于是开车出了门,用仅剩的钱给自己买了几身换洗的衣服。

路过一家香烛店的时候,想到家里那一群数年没有亲人供奉的小鬼,买了几大把香烛这才折返。

回到沈家,正好是晚饭时间,沈家今天晚上似乎有客人来,文嫂在厨房的小餐厅给她留了饭,叮嘱她不要出去打扰客人。

庄徽云也不好奇是谁,进厨房的时候听到两个年轻的女佣在交谈:“你们刚刚看到顾知了吗?真人好像比照片更帅啊!”

另一个人拼命点头,一脸花痴:“要是我也能和他一起吃顿饭就好了!”

庄徽云在小餐厅吃着饭,她的耳朵灵,听到是顾知,她的债主。庄徽云扯了扯嘴角吃完饭,把碗洗了,准备上楼休息。但是想到她好像还没有见过沈太太,于是转头就走出去了客厅。

庄徽云走出来时就远远的看见顾知一改往日的面无表情,笑得很是温和,跟沈谭交谈甚欢。

她脑子里自动浮现,往日在舒意峰见到的那位师尊,从来就是一张仿佛雕像一样不悲不喜没有表情的脸,突然感觉到背后有点冷,缩了缩脖子。

顾知的对面,坐着打扮得体的沈鸢秀,旁边,坐着一位身材修长,跟他长得有几分相似的男人。

庄徽云对顾知不感兴趣,倒是对他旁边的那个人有些好奇,庄徽云探究的眼神不咸不淡的跟那人对上,好家伙,竟然是顾明谦。庄徽云神色微愣,瞳孔微缩。看着顾明谦那张俊脸,棱角分明,一双凤眼潋滟似乎装着满满一汪春水,让人看了心神荡漾。

顾明谦的眼神一变,嘴角上扬,浮现一抹玩味的笑容,别人不知道庄徽云是谁,但是他却是再清楚不过的了,因为这是他亲手挑出来送到他大哥床上的女人。事情突然变得有趣了,他的好大哥把他那档子事给老爷子捅得干干净净,此仇不报非君子啊。

只是他差点没有认出来,以前她可是不像现在不修边幅的,难道是他大哥对她造成了不可磨灭的阴影开始堕落了?

庄徽云看到顾明谦脸上的笑容嘴角抽了抽,今天出门忘记看黄历,碰上这个人。

沈谭看见庄徽云皱了皱眉头,不是让人不要让她出来,本来想着让她在这住一晚就找个借口把人送走的,难道她真的要开始抓不干净的东西?

沈谭一开始并没有信她,包括后面也是,但是看到沈鸢秀态度坚决,这才留下了她。

顾知看见她,平静的瞳仁中一闪而过一丝惊讶,快的让人都无法察觉。

顾明谦倒是先开口:“庄小姐好巧,你怎么会在这?”

庄徽云不想理他,越过他到沈谭身边问:“不知道沈太太的房间在哪?可不可以带我去看看?”

沈谭眉头一皱:“小姑娘,你姓庄?”

庄徽云就知道顾明谦要坏事,但是还是耐着性子回答:“是的,沈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你是庄龙成女儿?”

庄徽云知道,自己便宜老爹名声已经臭了。她顶着庄龙成女儿这个身份只会是人人喊打。

她无奈的点点头,虽然庄龙成这个人根本不够资格让沈谭注意到,但是庄龙成接了顾氏的项目还搞砸了,这个在圈子里已经传开了。

沈谭脸色很不好,喊来文嫂:“文嫂,你安排司机把庄小姐送回去。”

小说《霸总夫人她是光》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