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小说《霸总夫人她是光》在线全文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霸总夫人她是光》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西柚苏。书中主要讲述了:黑暗的室内,奢华的酒店窗帘下悠悠透过几缕月光。男人粗重的喘息在黑夜中显得异常明显,床上躺着一个女人,睡得很沉。似乎是感觉到陌生人气息的靠近,女人皱了皱眉头随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庄徽云睁眼,发现自己处在……

小说《霸总夫人她是光》在线全文阅读

《霸总夫人她是光》 免费试读

黑暗的室内,奢华的酒店窗帘下悠悠透过几缕月光。

男人粗重的喘息在黑夜中显得异常明显,床上躺着一个女人,睡得很沉。

似乎是感觉到陌生人气息的靠近,女人皱了皱眉头随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庄徽云睁眼,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太黑,她还没有适应过来,下意识的想坐起来却感觉到自己身上竟然什么也没穿。

男人粗重喘息声越来越近,庄徽云甚至已经嗅到了他衣服上一股淡淡的香味,她瞪大眼睛挣扎却不能动作,像是手脚被绑住了。

饶是一向遇事波澜不惊的她此刻这样的场景她都无法冷静,她明明上一刻还在舒意峰练剑!

她的眼睛不停的转动,想发出声音却发现自己除了眼睛能动,这个身体没有一处地方归她控制。

她快速的在脑子里思考,这是什么情况,她刚穿越到修仙世界没多久,就因为练功一下练岔了竟然魂离体外来到了这个鬼地方?!

他被下药了,那药的药性极强。他失了神去凭着直觉探索那缕幽幽的女人香气。

庄徽云只感觉她身上的被子被拉开,男人的手攀上她的肌肤让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瞪大眼睛,内心在叫嚣,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攀上她皮肤的那一瞬,理智开始崩塌,在他完全失去理智之前他低声道:“不要反抗,我会给你想要的。”

庄徽云口发现自己手脚动不了就算了,竟然连开口说话的能力都没有。她挣扎呜咽几声被他高大的身躯彻底覆盖。

清晨,庄徽云几乎一夜没睡,瞪大了眼睛尝试无数遍控制自己的身体。等到她终于能动了,第一件事就是拖着疲惫的身躯把自己洗干净。

她从浴室收拾好出来,看到床上的男人听到动静皱着眉头睁开了眼睛,她带着戾气的眼神看了过去,第一个想法就是,把这个人杀了灭口,但是脑子里横冲直撞不属于她的记忆开始混乱控制着她要理智。

正在发呆的庄徽云看到他起身,她顺着看过去,他赤裸着上身,身材匀称腰身虽然清瘦但是该有肌肉的地方却一丝一毫都不缺,大概一米九的身高,高到她只能抬头看他。

这个身材,任谁看了都要血脉喷张,再加上那张极其俊美斧凿刀刻的脸庞,真真是人间极品。

看清楚他的样子的时候,庄徽云那么一瞬间感觉自己的脚不听使唤趔趄了一步,见鬼了!

这个人那张脸为什么和她在修仙世界的师尊长的一模一样!

庄徽云感觉自己的瞳孔在地震,脑子里的神识和认知在四分五裂开始崩塌,她虽然觊觎她师尊的美色很久了,但是她发誓她从来没有动过一丝一毫的邪念啊!怎么换了个地方就这样了!庄徽云久久回不过神来,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中,刚刚想杀人灭口的想法一瞬间消失殆尽。

庄徽云生得十分小巧,但是四肢却也匀称修长,那张略显幼态的脸泛着淡淡的粉,红唇嫣然,怎么看也会让人心生爱怜。但是她面前站着的那个人,昨晚可是给她折腾的死去活来,毫无怜香惜玉之意。

他看她脖颈裸露的肌肤几处淤青和红痕,让他的眼神微深,喉结轻动。

那种感觉,仿佛是毒药,他感觉到这件事情不在他的掌控之中。

顾知感觉到心中一阵慌乱烦躁,他冷着一张脸,转身走进了浴室。

庄徽云看着那张脸也是心生烦躁,捋了捋昨晚发生的事情,她顺手拿起桌上放着的一盒香烟,坐下点了一根,夹得极其优雅。

等顾知出来,看着她失神的模样,烟在她手中燃尽她却没有吸过一丝一毫。

顾知把衣服穿好,开口:“我会给你一笔钱,昨晚的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简单的一句话,语调没有任何起伏,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庄徽云把手里已经燃尽的烟头掐灭丢到烟灰缸里,冷笑了一声:“顾先生,好大的手笔。”

感觉到她话里的怒气,顾知把手表不紧不慢的戴好:“庄小姐有事也不该找我,应该问问你父亲。”

庄徽云听完只冷哼一声,她昨晚跟这副身躯融合得不是很好,导致失去了行动能力,现在融合了这副身躯的记忆也融进了她的脑海里。

原主跟她同名同姓,庄氏因为她父亲欠下赌债,还接了顾氏的项目,项目因为资金链断裂终止,庄氏就算把所有家产变卖也补不上这个窟窿,她的好父亲就想到了让她去抵债。当时谁也不是傻子,对庄家是个个避如蛇蝎,别说接盘了,庄龙成正在苦思怎么把女儿卖个好价钱的时候,顾知同父异母的弟弟顾明谦出现了。

顾明谦跟顾知虽然是同一个爸,但是却是不同一个妈,两人互相看对方不顺眼,可能哪天对方有一个死了都得暗暗放鞭炮庆祝。

正好顾明谦一次在地下赌场偶然看到被打得半死的庄龙成,顺手拦了一下。谁知道庄龙成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死活说自己女儿国色天香要把女儿卖给他,让他开个价,毕竟谁不知道,顾明谦在圈内是出了名的浪子,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顾明谦前几天才被老爹教训了一通,也不敢顶风作案,于是起了贼心,做了个顺水人情把庄徽云送给了顾知,他深知顾知这个人洁身自好这么多年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一心扑在工作上,说不准会因为破禁沉溺温柔乡,到时候挨骂的人就不止他一个了。

说到底,顾明谦还是嫩了一点,似乎看低了顾知的自制力。

庄徽云起身,看见顾知已经穿戴整齐准备离开:“顾先生,不知道您助理是把钱给我父亲还是打到我的私人账户?”

听完,顾知唇角扬起一个意味深长的弧度:“你可以选择。”

庄徽云笑了笑:“那麻烦顾先生打到我的私人账户上。”

顾知拿起外套:“可以,希望庄小姐也能识趣。”

庄徽云探着头去看他离去的背影,心里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瘫在了椅子上,这个人,不是她那位高高在上的师尊。

突然,手机来了消息的提示音响起,庄徽云找到被丢到一旁的手机,看着手机到账的信息。

她眉头挑了挑,庄徽云可真的是不值钱,就五百万。她想了想,这笔钱就算落到她手上最后也不会落袋为安,毕竟庄家料到顾知肯定会给一笔封口费。迟早会来找她麻烦,但是她既然来到了这,身上没有一分钱根本活不下去,最重要的是,庄家人不把她当人,当牲畜一样卖了,她还要给什么面子?

顾知走出酒店,上了车,拨通了助理Terry 的电话:“顾明谦在哪?”

电话那头,Terry 的眼皮跳啊跳:“顾总,二少爷正在和周导吃午饭。”

顾知嘴角扯出一抹冷笑:“让人去跟着,把这件事告诉董事长。”

听完,Terry内心直呼顾知阴险:“好的顾总。”

顾知离开酒店以后,庄徽云把自己收拾好,开始快速的接收这个世界所有的讯息,她还没有从自己到了修仙世界的事情缓过来,为什么突然又到了这里。

这具身体里的记忆和她在打架,混乱的好像一片浆糊。她知道原主一直很想逃离那个家,逃离她后妈的毒打和父亲的虐待,想到这,庄徽云默默叹了口气,既来之则安之吧,先解决了目前的事情再说吧。

庄徽云想着,拿着刚到手的钱就去找房子,她找房子要求不高,僻静地方够大就行,她在网站上搜索了一圈,最终看到了一个合适地方,一路直奔中介公司。

中介带着她去看房的路上,一路就在不停问她是不是确定要。

庄徽云被问的烦了,马上刷卡付钱,也不管房子有没有看过,反正她是要定了。

于是乎她只花了一百万,买了一栋近上下加起来有六百平的别墅。

庄徽云要求马上入住,到了地方一看,别墅因为长期没有人住藤蔓和野草已经完全侵蚀了墙外和门外,阵阵阴气衬着久无人烟的别墅散发着一股渗人的气息。

中介看她只是一个小姑娘,面露难色几经挣扎这才幽幽开口道:“庄小姐,你没有想过为什么这栋房子会低于市场价这么多吗?”

庄徽云知道,原主在网上冲浪的时候就看过,这是锦城最有名的凶宅,当初房地产商看中这块的风水在这大兴土木却挖出了一个巨大的乱葬岗,为了不赔钱,房地产商硬着头皮把别墅建好,谁知道住户入住以后,疯的疯,死于非命。

据说还有人半夜看到了各形各色的厉鬼,最后这一片的住户全部搬走,因为是凶宅,这里的房子十年没有卖出去过一套,挂在房产中介公司工作人员都嫌晦气。

庄徽云看中介吓得是汗毛倒竖,拍了拍他的肩道:“把钥匙给我你走吧。”

中介半信半疑:“庄小姐你真的不害怕吗?”

庄徽云点点头,接过钥匙把大门打开挥手让他快走,中介感觉一股阴风刮来,吓得魂都丢了拔腿就跑。

庄徽云低笑了一声,看着阴沉沉的别墅说了一声:“顽皮。”

她将周身的灵气收敛,这才引得它们现身。

一群鬼魂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什么人这么大胆竟然敢住这里来?”

庄徽云看着那几个青面獠牙的小鬼嫌弃道:“这年头的鬼怎么这么丑。”

那几个小鬼听到她出声,吓得散开:“你能看的到我们?”

几个胆大的小鬼上她身边嗅了嗅:“明明就是普通凡人。”

庄徽云嫌弃的拍开它:“你多久没洗澡了?”

小鬼桀桀桀怪笑起来:“记不清了。”

庄徽云懒得跟它一般见识,长得实在是太丑,因为灵力低微甚至都幻化不出一副好模样。

庄徽云一把掐了它的脖子凶狠开口:“我看你胆挺肥的,跟在我身边做我小弟,保证你吃香喝辣还能修炼得道如何?”

小鬼被掐得喘不过气却还是嘴硬:“本小爷为什么要听你区区凡人的,咳咳咳……”

庄徽云用力,小鬼明明一张大青脸却开始涨红起来:“赶紧的,听不听我话?”

小鬼终于意识到这是个狠角色:“听听听!”

一群鬼看到那青面鬼吃了这么大的亏。吓得瑟瑟发抖,它们的灵力更加低微了,更加没有反抗的可能。

庄徽云满意的松开它拍了拍手:“带上你的兄弟姐妹,帮我把这里收拾干净,要是被我发现哪里不干净,我给它打得魂飞魄散,快去!”

青面鬼一溜烟的跑开不情不愿的招呼它的鬼兄弟姐妹开始干活,叮叮当当的响个不停,有一只没了半边脸的小鬼贼眉鼠眼的凑过来:“我说大哥,这女人是什么来头,为什么你这么怕她?”

青面鬼感觉脖子一凉:“本大爷看不出来!明明就是个凡人!”

那小鬼桀桀笑了两声:“来了个活人,隔壁那两个大鬼不会放过她的,大哥稍安勿躁。”

小鬼们收拾的还算利索,只是那些坏了的家具却是没有办法修补,蜘蛛网灰尘什么的也倒还收拾了干净,庄徽云满意的点点头,看见一把看起来还算能坐的椅子擦了擦坐下:“把你们的阵法撤了,整天阴阴沉沉的像什么话?”

青面鬼大惊失色:“大仙,不行啊,阵法撤了我们会魂飞魄散的。”

庄徽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也就你们这群灵力低微的孤魂野鬼见不得太阳,大鬼都是在阳光下行走如常。”

青面鬼哭丧着脸,她说得好有道理,好气啊,真希望那两个大鬼把这女人给收拾了。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太阳一落下,本来就阴暗的屋子刮起了阵阵阴风,顿时阴气浓郁像一层雾一样扑面而来。

庄徽云被呛得咳了咳,用手扇开那团雾,只见一地的血水在她脚下蔓延,散发着浓郁的腥臭味,一只长了蛆的眼珠子滚到了她脚下,然后就是一个腐烂了一半的头颅,蛆虫在那个腐烂的头颅上蠕动的很是欢快,庄徽云一阵反胃:“我说大姐,你好歹死的够久了,这个出场方式怎么这么渗人。”

说完,庄徽云顺脚把头踢开,浓雾中一个红衣女人渐渐现形,确实是无头女鬼,身上的皮肤长满尸斑,躯体已经腐败不堪,勉强连着。只见她动作笨拙的抱起那颗腐烂的头颅桀桀怪笑:“都怪那老道士,好久没有吃过活人了。”

庄徽云听出她语气中强烈的渴望,这女鬼原来美艳不可方物,把这里的住户吃了几个维持皮相,后来还是有个有点本事的老道士拼了命才勉强把她困在这不让她出去祸害人。

庄徽云笑了笑:“这位女鬼,你吃了这么多人,按道理来说应该是下地狱没有办法转世投胎的,就算是做个低等的猪狗都不够资格,但是如果你能给我磕三个头,我便让你转个世投个胎,毕竟相逢即是缘。”

女鬼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一声极其凄厉的叫声响彻别墅的上空:“你算个什么东西!”

小说《霸总夫人她是光》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