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傲娇世子又自我攻略了(宣凝谢衡)在线免费阅读

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傲娇世子又自我攻略了》推荐各位书友一读,这本书的作者是赴重阁。书中主要讲述了:宣凝真是搞不明白了,宣辰这么大个人了,为什么还亲疏不分,不知道的还以为宣湘才是他亲妹妹。可怜了她至今还在乡下受苦的母亲,心心念念想着分别十三年未见的儿子,却不知道儿子早就恨自己入骨了。前世宣凝从小就听……

傲娇世子又自我攻略了(宣凝谢衡)在线免费阅读

《傲娇世子又自我攻略了》 免费试读

宣凝真是搞不明白了,宣辰这么大个人了,为什么还亲疏不分,不知道的还以为宣湘才是他亲妹妹。

可怜了她至今还在乡下受苦的母亲,心心念念想着分别十三年未见的儿子,却不知道儿子早就恨自己入骨了。

前世宣凝从小就听母亲跟自己说那个才五岁就知道疼人的哥哥有多招人喜欢,还说他如果知道自己有一个亲妹妹一定会疼爱的不得了。所以宣凝满怀期待地来到侯府,低声下气地去巴结讨好他,可换来的只有他越来越深的厌恶。

如果不是顾念母亲的爱子之心,今生的宣凝甚至想直接放弃这个狗屁哥哥。先前她还想着去缓和关系呢,没想到宣辰如此是非不分,善恶不辨,简直是个大糊涂虫。

宣辰被宣凝的话噎住了,他想起在荣祥阁门外宣凝对他说的话。

要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

如今看来,宣凝似乎是真被冤枉了,他错怪了她。但他看不顺眼宣凝揪住一件小事不放的小人模样,希望她能像宣湘那样体贴和善,所以不认同她要让长辈给她道歉的行径。

他是她的哥哥,当然有责任有义务更有资格去纠正她的行为!

“好,我给你道歉。”宣辰的声音软和了点,但依然僵硬冰冷,“可你也要适可而止。”

宣凝却不耐烦地绕过他,走到了刘氏和宣湘面前,直接道:“请为我道歉。别指望我会所谓的‘适可而止’,我更不会忍气吞声,气伤自己的身子。”

刘氏和宣湘面露尴尬窘迫;宣怡探着脖子为她们着急;其他姨娘看热闹看上头了,默默期待着宣凝能再硬气些,挫一挫这些嫡妻嫡女的傲气;宣明宣流不嫌事大,心想他们中间可算来了个胆大的妹妹;陈氏见了愈发紧张,怕宣凝如此嚣张将来惹祸……堂中一时间虽然无人说话,静得针落可闻,每个人的神情却精彩至极,热闹得紧。

“我刚才的话,你没听见?”宣辰咬咬牙问,底气却不足。

面对眼前这个倔强娇小的背影,他难得觉得无措,少年人平日的阔达率性竟没有丝毫用处了,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你道歉道得那么敷衍,我不接受。”宣凝懒懒地答了,头也没回,继续对刘氏母女道,“希望你们能诚恳一点,我不想三番五次地强调,毕竟大家伙儿都被你们闹腾累了。”

哪里是她们在折腾?!分明是她自己在闹事!祖母听了表哥的话,也不给她们出头了,难不成她们真要给宣凝这个野丫头服软道歉?宣湘气得直发抖,白着小脸啜泣着,看起来像受了莫大的委屈。

刘氏将周围所有人的反应都看在了眼里,低着头一脸歉疚模样,可心里却在慢慢盘算了。

宣凝如此嚣张,肯定已经将宣老夫人待她仅剩的那点好感耗尽了。那她们就任她猖狂去,只要表现出受害者的模样来,让外人以为是宣凝这个小辈不识大体太野蛮,那最后吃亏的还是宣凝。

刘氏咬咬牙,给宣湘递了个眼色,然后趁他人不注意的时候,膝盖一弯顶在了宣湘的腿窝上。

宣湘还没意会到刘氏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呢,就猝不及防地重重跌跪在了地上!她疼得头冒冷汗,觉得丢人才忍着没喊出声,支着手肘想赶快爬起,却被刘氏用暗劲儿压住了肩膀。

周围人都听见了那“砰”的一声脆响,顿觉自己的膝盖都在隐隐发痛,窸窸窣窣议论起来。

宣湘盯着眼前宣凝的裙摆,屈辱感席卷而上,可也明白了刘氏的意思,立马用哭腔大声道:“我知道错了!凝妹妹,求,求你原谅我……”

刘氏也哽咽着道:“是我教女无方,让凝儿受委屈了,我给你行礼道歉。”

刘氏作势就要弯腰行礼。

宣凝暗自冷笑着看着她们二人的态度动作,怎么猜不透她们那点儿心思?但会哭会跪的人,又不是只有她们。

“啊!”宣凝惊慌失措地一旋身,直接避开了刘氏的礼,眼泪说滚就滚,“大夫人,姐姐,你们何苦这般下跪哭求着压制我!我不过是想要讨个公道罢了,你们这样做难道不是忘了自己的礼数,尊卑不辨吗?”

宣凝泪盈于睫转头看向了宣老夫人,哭得梨花带雨,刘氏心中暗叫不好,宣凝就已经开口了:“你们真正对不起的人哪里是我?分明是祖母啊!她待你们那么信任,无条件地相信你们的每一句话,可你们呢?辜负了她的一片苦心,竟只为了为难我一个小小庶女!”

“现在你们对我行如此大礼,意欲何在?一个是侯夫人,一个是侯府嫡女,身份如此尊贵,跪平辈,哭求小辈,是不把祖母的脸面和侯府的尊荣放在心上了吗?”

宣凝“噗通”跪在了宣老夫人面前,美眸一眨,晶莹的泪如断线的珠子一样滚落,哭得抽抽噎噎,瘦削的肩膀一颤一颤的,话音却未被哭腔模糊。

宣老夫人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她方才看见宣湘给宣凝下跪,心里只觉得宣凝行径嚣张,宣湘可怜极了。现在听了宣凝的哭诉,她顿时觉得自己该好好想想这件事的经过了。

她的确疼爱宣湘偏信刘氏,因为她们一个能哄得她眉开眼笑,一个能把侯府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可今日面对宣凝的质疑,她们争辩不过后,为了压制住宣凝竟忘了自己的身份,朝一个庶女行大礼,实在有失身份,让她丢脸。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很难收场。

正当堂中一片混乱,宣老夫人心乱如麻之际,一道突兀的鼓掌声响起了。

众人循声去看,便见风姿俊逸的谢衡缓缓起身,手掌拍合几次后放下,声清如溪:“舅母与二表妹今日这场戏演得实在精彩。若是写成话本传出去了,定能在坊间引起不小的轰动。”

他这话让长辈们脸色难看,让小辈们忍不住偷笑。

“外祖母还是早下定论吧,以免让外人以为侯府众人只会为难庶子庶女,连脸面都不要。届时对三位舅父在朝廷的走动颇为不利。”

经他这一提醒,宣老夫人恍然大悟,起身朝还在拭泪的刘氏喝道:“快收拾收拾你的仪容!堂堂侯府夫人,就这般没用吗?”

刘氏手一颤,帕子都掉到地上了,宣湘也赶紧从地上跌跌撞撞地爬起来,由宣怡和宣辰在旁扶着。

宣老夫人闭了闭目:“不论此事真相如何,刘氏身为当家主母竟枉顾身份,有失威严,该罚。往后三个月,不可执掌中馈,府中事务暂由陈氏料理。”

“宣湘管教下人有误,不会帮扶姊妹,有失嫡姐风范,罚去祠堂面壁思过一个月,抄二十份《女戒》、《女德》。”

她顿了顿,看向已经止住哭,正低垂着小脸抽噎的宣凝,声音低了些:“宣凝刚回侯府,规矩不熟,罚禁足半月。”

小说《傲娇世子又自我攻略了》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