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求怀里小说免费资源

热门网络作者述城的新书怀里推荐大家阅读。书中主要讲述了:“你这次考得不错,我很满意。”许思麦自从上了初中,这是头一次受到夸奖,看着郭娟少有的笑容,她更是受宠若惊,下意识没敢答话。“你是有什么想法?”郭娟察觉到许思麦的表情里掺杂着几分拧巴,“你说我听听。”“……

求怀里小说免费资源

《怀里》 免费试读

“你这次考得不错,我很满意。”

许思麦自从上了初中,这是头一次受到夸奖,看着郭娟少有的笑容,她更是受宠若惊,下意识没敢答话。

“你是有什么想法?”郭娟察觉到许思麦的表情里掺杂着几分拧巴,“你说我听听。”

“我没有做到。”许思麦低低地回答。

郭娟像是猜到一般一点儿也不意外,耐心地同她解释:“不要紧,我一开始的目的也不是非要你考进前三十,只要你有进步,就说明我的仁慈也不是全然无用。你能有进步,就是老师最大的欢喜。”

“可三十二名确实没有达到您最低的要求,做到就是做到,没有做到就是没有做到,当初说好的惩罚,我一定不会逃避。”许思麦听着心跳声砰砰撞击着耳膜,脸颊也因为紧张烧得发烫,是很害怕,但也很坚定。

郭娟沉默了一会儿,弯腰将办公桌抽屉里的那封检讨书拿了出来:“原封不动,给你。内容可以按你自己的想法改动,班会一开始我就会叫你上来念。”

许思麦接过那封熟悉的信封,十一月的天,鼻子上竟还冒出了些细细的汗。

郭娟斟酌了一下,又说道:“我不会因为一件事而完全否定一个学生,仅凭杨成的只言片语也不足以让我改变已经做好的决定。这封检讨不是给你的惩罚,而是你身为学生对自己提高要求的证明。”

意思是,我并不将你定义为坏学生。

我本身也想给你一次机会,不是都因为杨成替你求情。

许思麦怔愣两秒,领会了郭娟话中的意思,展开了笑容:“谢谢老师,我会继续努力的。”

郭娟点点头,看着许思麦走出去的背影,欣慰地松了口气,转而捻起手边的成绩单,开始做班级的成绩分析为晚上的班会做准备。

“你们班的学生,还是乖的,也不算浪费郭老师的一片苦心。”乔文启拿着保温杯到办公室前面接水。

“我没那么多苦心,临危受命做好分内事而已。不过乔老师应该要担心担心十八班的成绩了,这次我们班可不和你们班一起做倒数了。”郭娟调侃道。

乔文启倒不生气,慢条斯理地喝了口刚接满的水后,无奈地摊手:“乖乖,也不知道为什么,你说两个班都是一样的老师,你们班数学就能考第二第三,我们班就是十名开外,我作为我们班班主任你说我还能偷着多教你们班了吗?”

十三班班主任被逗笑,劝慰道:“早晚开窍的,耐心点,刚开始嘛。”

乔文启把杯盖拧好,走回办公位:“但愿,明天晚会我是又得挨批。”

乔文启带上一届的时候,因为脾气臭课上要求严格而被学生敬畏,也因为授课优秀被赞誉,最开始也担心自己树立的形象太过严厉不利于和学生交流,但发现利大于弊后,倒也不在意学生到底怎么口口相传夸大其谈给自己塑造威严了。

不过偶尔听说自己某学年仅因为学生没带作业就给学生一脚踹倒时,还是差点气得背过气去。

许思麦哼着歌,心情雀跃地回了教室。

“哟呵,心情突然变得这么好?”杨成远远地就看见她蹦蹦跳跳地小跑回来,手里还捏着什么。

许思麦把检讨书放到桌面上,打开早上李西西给的可乐,灌了一大口,气泡的辛辣差点给她刺激出眼泪。

“我可真是松了一大口气。”许思麦拿起信封在杨成眼前晃了晃,自我揶揄道,“这我的检讨书,作为咱们班会的开幕式。”

“作……那事儿?”杨成自觉把“弊”消音。

“郭娟要求的吗?”李西西想着这件事都过去大半个月了,怎么还有后续。

“不是,我自己要念的。”

许思麦语惊四座。

“?”

“??”

“???”

面对三张“你好像有病”的疑问脸,许思麦也不反驳,笑道:“你们都不许笑,我会紧张的。”

“我尽量做到,除非实在忍不住。”陈彦杰佯装正经的答应,手里把玩着手指陀螺,模样很欠揍。

*

心情好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一天一眨眼就快到了头。

许思麦把检讨书改得简要了些许,特别删掉了诸如“我对不起同学的信任老师的栽培”之类的废话,反之加重了自己反思以后做出的改变,并以此警醒他人。

在例行一些客套开场后,郭娟正色道:“半个多月前,我们班有两位同学在一次数学周测中做出了不诚信的行为,我相信你们应该都已经知道了。今天我再次声明,我个人是非常厌恶这种行为的,但由于我个人的一些考虑和外在因素,我决定再给这两位同学一次改过的机会,现在由许思麦同学上台来念检讨书。”

许思麦瞬间成为全班视线的焦点,她反复深呼吸后,迅速走上了讲台。

速战速决,没什么丢人的。

说是那么说,但当许思麦站在台上,整个班级都尽收眼底时,面对着六十多张同学的脸,她还是不自觉地紧张,握着检讨书的手有些控制不住地颤抖。

她视线回收,徐律端坐在她面前,对她露出了鼓励的微笑。

她点点头,终于鼓足了勇气,放大声音:“同学们好,在此,我要做一次深刻的检讨……”

……

“我始终坚信,没人会一直犯错,也没人一直甘愿做末等生,努力一定看得见回报,原地等待永远无法前进。感谢老师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认识到规则是最基础的道德,同时也让我知道我可以做到更好。我热爱这个班级,我看得见我们班的无限潜力,希望我们可以一起加油,十七班一定会反败为胜。谢谢大家。”

许思麦颔首鞠躬,耳边突然炸起哗啦啦一片掌声,和她咚咚的心跳声合出热血的节奏。

回到位置上的时候,许思麦甚至还觉得脑袋晕乎乎的,不切实际。

“兄弟你牛啊,能把检讨念成演讲,这一波鼓动人心,巫婆的嘴角都要咧到后脑勺了。”陈彦杰竖起大拇指,夸张地赞叹道。

“我都快紧张死了,要不是刚才徐律鼓励我,我可能一开始就结巴了。”

“……”陈彦杰消声片刻,“那他真是个好人。”

可恶,内心的罪恶又增了一分。

……

“成绩分析就到这里,总的来说非常值得庆祝,我们班从年级倒数第二到正数第六,超过了十六个班级,是非常大的跨越,希望大家继续努力,期末的时候争取拿到第一。”郭娟语毕,教室又是一阵狂热的掌声。

科科进步,总体提升,班级口碑在年级上演极限扭转,跨越式的突破让班级荣誉感极度鼓舞着每个少年的心。

“下面到了奖励环节,我们按语数英政史的顺序来。”

郭娟让走道边的同学把两摞本子搬上讲台,本子的高度能把搬本子的同学遮个严严实实。

无人不被奖惩制度所震撼,今天哪是奖励,应该是颁奖。

于是有了以下场面:

“数学班级前三和年级进步一百名以上的上来拿两个本子。”

许思麦排队拿了一个进步奖。

“语文班级前三和年级进步一百名以上的来拿两个本子。”

许思麦排队拿了一个进步奖。

“英语班级前三和年级进步一百名以上的来拿两个本子。”

许思麦排队拿了一个进步奖。

……

除了政史进步甚微没拿本子外,她还拿了一个班级个人进步最大奖。

剩下的什么班级干部奖励,突出贡献奖励,年级前五百名奖励,算是和她没关系了。

就算是这样,她还是赚足了眼球,不仅仅因为念到名字的频率太高,更因为最后郭娟还着重表扬了她一番。

杨成看着她桌子上的一小摞本子,真诚发问:“你是进货去了吗?”

“你是没看周毅先王若乔还有贺信维他们,他们本子摞起来比我高多了。”

杨成探头探脑地观察了一圈,总结道:“不谈前几名,你是真牛逼,二十名以后的哪个敢跟你比。”

“别吹我,你要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肯定比我强。”

话虽如此,许思麦的嘴角还是压不住地往上扬了扬,其实这种被别人夸奖的感觉还挺美好的。

走廊里传来学生打闹笑骂的声音,放学铃也随之响起,教室里的同学都开始哗啦啦地收拾书包,翻书找东西的声音迭起,郭娟拍拍讲台示意安静。

“最后我说件事。咱们现在的座位是按自愿排的,但是这次我要按成绩了,一个学期排一次,明天早上来早一点排位置,现在放学。”

郭娟话音刚落,班里就讨论得沸腾起来,这次调座位,起码下学期才能换同桌了。

所以一定要慎重,不过许思麦很快就想好了,这次要和王若乔做同桌,向她学习。

她还没跑去找王若乔,王若乔倒先背着书包来找她了。

“麦麦,明天咱们俩坐一起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你可得多教教我。”

“你别夸张了,你自己也很厉害,下一次说不定就超过我了。”王若乔双手撑着书包肩带,调侃道。

“我差得远呢,跟你比不了。”许思麦把书包最后一道拉链拉上,“走吧。”

还没走两步,就看见林闯拎着书包一脸兴奋地跑过来,着急得连书包都没拉。

“许思麦,明天我们能做同桌吗?”

看着林闯神采奕奕的眼睛,许思麦不好意思地解释道:“我刚刚和王若乔说好了,我们俩坐一起。你怎么不继续和贺信维坐一起了?”

林闯尴尬地挠挠后脑勺,装作不以为意地吐槽:“他那个见色忘友的家伙,孔卓刚问他要不要坐一起,他就立马把我抛下了。”

“啊,那不好意思啊。”

“没关系,我也就是问问而已。”

林闯拎着书包又走回了座位,把没装好的书重新整理,表情看着有点沮丧。

王若乔跟着许思麦走过他的座位时,对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背着许思麦偷偷放低音量:“下次不跟你抢啦。”

“哎呀!我说了我就只是问问呀!”林闯突然害羞,白皙的耳朵红了个透。

许思麦还没来得及回头看看怎么了,就被王若乔推着小跑出了教室。

真是奇怪。

*

回到家,许思麦拿姥爷的手机给许永刚打了个电话。

总之,就是很干巴。

许思麦汇报完成绩,就静静地听电话那头的夸奖。

然后就没话题聊了,两相沉默良久,还是许永刚先说的:“货装好了要上高速了,挂了啊。”

许思麦回了一句:“好,拜拜。”

于是父女俩一个月一次的通话就到此结束。

一个习惯沉默,一个习惯听。

好像不在一起的时光太多,相隔的距离总是太远,就容易把感情冲淡。

只不过是血缘在支撑着罢了。

小说《怀里》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