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完整版《怀里》txt下载

作者是述城的热门新书怀里火爆上线,是一本都市情感生活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数学试卷刚收完,四处窜起了七嘴八舌对答案的声音。“心好累,我好困。”陈彦杰笔一放,就寻了个舒服的姿势,解放脑袋。“他是猪吧?从早上到下午,就刚刚考试勉强睁开了眼皮子,头都要睡瘪了。”李西西用笔戳了戳左……

完整版《怀里》txt下载

《怀里》 免费试读

数学试卷刚收完,四处窜起了七嘴八舌对答案的声音。

“心好累,我好困。”陈彦杰笔一放,就寻了个舒服的姿势,解放脑袋。

“他是猪吧?从早上到下午,就刚刚考试勉强睁开了眼皮子,头都要睡瘪了。”李西西用笔戳了戳左手边的人,但他像死猪似的一动不动。

“还用问吗!昨天去网吧通宵了呗!”杨成整理了一下草稿纸,然后故作神秘地凑到李西西面前,问,“我刚刚干成了一件大事,你知道是什么吗?”

“不想猜,爱说不说!”李西西没好气地把身子转了回去,翻开了数学书,两个星期没来上课,班主任丢了不说,课也落了一截,就刚刚考的卷子,百分之七十都不会。

杨成吃瘪,便转头得意兮兮地跟许思麦炫耀:“最后一大题我居然写完了!哎!你算的多少?我算的第一问角OAC等于十八度,第二问一百二十六度,第三问四十五度!”

“你最后一个错了,我昨天写教材全解碰见原题了,是……”许思麦的‘六十三度’吐到嘴边,却被数学课代表周毅先一句话生生堵了个严实,“我刚刚送卷子去办公室,走的时候老班让你和李西西过去一趟。”

睡得七荤八素的陈彦杰也猛地弹了起来,嘴巴比眼睛率先张开:“郭娟叫谁???”

“谁叫我???”许思麦一脸愕然,李西西的表情如出一辙。

“你俩犯啥事了啊?”杨成也一头雾水。

“我也不知道,我看她挺生气的,都快上课了还要叫你们两个。你们……赶紧去吧。”周毅先抬手用食指挠了挠太阳穴,抿了抿嘴唇,同情地说道。

许思麦和李西西在众人悲情的目送中,一前一后走出了教室。

上课铃已经响了,整个办公室空落落地只剩郭娟一个人,两人磨磨蹭蹭地走到了郭娟的桌子旁,屏息凝神,立在她面前。

许思麦只觉得胸腔里心跳得怦怦响,急促且不安。

郭娟神色严肃地坐在软椅上,右手小臂压在桌沿,食指指腹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点着办公桌面,仰面审视着两个十二三岁的女学生,两个学生都很有默契地垂头沉默,眼皮都不敢抬一下。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班里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郭娟语气平静,跟平时怒发冲冠的样子截然不同,越是这样,许思麦就越是紧张。

郭娟停下手指的动作,转而捻起手边一摞作业本上方的两张卷子,手轻轻一掷,那两张卷子便轻飘飘地落到两人的眼前。

许思麦登时觉得天塌地陷,日月无光,一瞬间仿佛来到了世界末日。

这是刚才考的数学试卷,此刻两人内心已经跟明镜儿一样,都霎时羞愧难当。

对,考试中的大忌,抄袭。

“我很不喜欢不诚实的学生。”郭娟站了起来,离她们更近了一些,语气依然不起波澜,但不怒自威。

“李西西,你月考前请假半个月,这是罗老师准的假,我管不了。但是请假落下的课程所造成的后果你应该自己完全承担,而且你刚回来第一天参加的考试,你考得再差我都可以原谅,但你偏偏选了另一种我最讨厌的方式——抄袭,抄出这样的假成绩,就是为了给我看的吗?”

“老师,我……”

“我现在不想听你的解释。”郭娟打断李西西的话,转而对许思麦说,“还有你。我不知道你是觉得自己有多聪明,自信到可以随便把自己的答案传给别人看,你也不觉得别人剽窃你的努力很可耻对吗?”

许思麦这次一个字都辩解不出来,情绪压抑到以致于哑口无言。

如果把上次的事情归为不尊重老师,这一次归为不尊重规定,那什么时候自己变成了这样一个没有底线的学生了?

她第一次这么深深地审视自己,甚至觉得自己好像一个无恶不作的混混。

“老师,是我鬼迷心窍,我不会写但是想考高分,所以就回头问许思麦要的答案,她不好意思拒绝,就给我了,都是我的错。”

李西西主动坦言、承担责任的行为令许思麦感动不已。

但事实就是郭娟不仅一点儿也不吃这一套,反而被这番感人肺腑的话刺激得七窍生烟。

“现在是谁给谁抄的问题吗?!在我这里,抄袭的和被抄袭的都一样!你向许思麦要答案的行为是抄袭!许思麦在自愿提供答案的时候,就是在向你这种不诚信的行为妥协!你们有什么区别?!”

郭娟盛怒之下,强压着情绪,说:“家长我也不想请了,你们收拾收拾东西回家吧。这样的学生我不想收。”

“老师,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再也不做这样的事情了。”许思麦突然慌乱了起来,脑海中全都是姥爷姥姥和爸爸失望又愤怒的表情。

李西西也焦急地求情,眼泪开始哗哗地往外涌。

“我还有课,晚自习我不想见到你们两个。”

郭娟拿了自己的书和教案,利落地走出了办公室的门。

整个办公室瞬间安静了下来,两个人就呆呆站在原地。

这个年纪的学生,对老师的敬畏程度,是不可比拟的。当他们触犯到了老师的底线的时候,内心世界山崩地裂犹如世界末日,他们惊慌失措,害怕自己永远被贴上坏学生的标签,被大家嘲笑品德低下,被老师针对讨厌。

恰好,许思麦成为了这样的坏学生。

被开除了。

怎么交代?如何开口?

她的大脑几乎被一个声音占据,一直一直重复着两个字:完了。

“许思麦,对不起。”李西西道歉,她实在太懊恼了,由于自己一时糊涂,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是她始料不及又承担不起的。

“我……算了,没关系……”她想笑,却发现扯不开嘴角,确实,这种情形下还能笑出来的只可能是个傻子。

许思麦的大脑算是一团乱麻,甚至已经想象到许永刚得知后大发雷霆的样子,但是郭娟说的确实没错,是她自己乐意的自愿的,不能把错全推到李西西身上,而且追究那么清楚又无济于事,大家关注的点只会在她们两个抄袭了,而不是谁给谁抄了。

难道她是会希望有人为她开脱,说她没有错,只是乐于助人吗?

不,她现在只觉得自己自作聪明,丢人至极。

但是非明白的还是太晚了。

*

一秒钟似乎被拉扯成一分钟,许思麦失魂落魄地熬完了最后一节课。

再过一个课间就是晚自修了。

回家,没法开口解释。

但是她更没有脸腆着在这上晚自习。

简直进退两难。

不然把自己一刀劈成两半吧,一半留在这里丢一半的脸,一半回家挨那半边的脸。

咦!许思麦打了个激灵,太吓人了。

“你把作业带着,先回家吧。郭老师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让她晚自习还看见你在这,估计就要当着全班儿的面数落你了。你先回家,我们看看帮你俩求求情,你看行么?”杨成眉头紧锁,仔细权衡着哪种选择能让事情没那么难看。而后又自顾自地低声嘟囔,“干嘛作弊呢?”

陈彦杰立马“嘶”了一声,脚用力地踢了一下他的桌子,圆圆的眼睛瞪着他:“还多嘴。”

杨成登时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反应很快地闭紧了嘴唇。

李西西已经收拾好书包了,有等许思麦一起走的意思。

“得了吧,还给我俩求情呢,别让她觉得我们四个是一伙的就不错了。”

许思麦嘟囔着,认命地开始收拾东西了。

“麦麦,怎么回事啊?”王若乔见第三节课中途许思麦才从办公室回来,现在又在收拾书包,一头雾水。

“乔乔,今天我上不了晚自习了,放学我就没法陪你回家了。”

“为什么啊?”

面对王若乔关切的眼神,许思麦一时失语。

太丢人了,于是她结结巴巴、扭扭捏捏地搪塞:“反正是不太好的事情,你别担心了。反正,你很快就知道了。”

她当然知道,过不了今天,她跟李西西一起作弊的消息就会不胫而走,口口相传,最后全班都会知道。

往往最想瞒住的事情,总会更快地为人所知。

更为悲哀的是,她会被议论、被猜测、被评价。

这种感觉,光是在脑袋中想想就已经足够窒息了。

“好了,我们走吧。”

许思麦忧心忡忡地和李西西走出了教室。

两人背着书包的背影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这是晚休时间,不是放学啊……很多人都抬起头,三三两两地成一堆,互相询问。

“她们两个怎么回家了?”

“她俩考完数学好像被巫婆叫办公室了……”

“不会是因为考试作……”女生话还没说完,就被屁股下面强烈的震感打断了。女生俯身低头,一下子就看到林闯的脚正在抖筛糠似地踢着她的板凳腿。

恶行被抓个正着,林闯只得收回脚,乐呵呵地说:“不好意思见笑了,腿有点短,实在有点儿费劲。”

……

“你犯什么病呢?”

“哪能呢。主要是贺信维不是蹲厕所去了吗,我要等他回来才能出去吃饭,我看你俩聊得太开心,我也想听听……”林闯无辜地睁着眼睛,倒是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真是天理难容。

少年都十三岁了,个子倒是一点没长进。说矮吧,规规矩矩正正好好地只比女生高了那么一个大拇指的高度,说高吧,确实跟发育正常的陈彦杰啊贺信维啊周毅先啊这样的男生还有一定距离。于是尴尬地卡在中间,跟女生比还有点尊严,跟男生比简直是杀人诛心。

关键是好巧不巧,又给他配了一张白白净净的小男生的脸:扇形小双眼皮和恰到好处的卧蚕显得一双眼睛清澈又灵动,红润的嘴唇和英挺的鼻梁上下相衬,稍稍一撇嘴还能看到脸蛋的婴儿肥,谁不感叹一句好精致的小朋友?于是,都上初一的人了,暑假还是被各种叔叔阿姨轮着揉脸蛋,个个都夸赞他长得太可爱了。

于是林闯小朋友每天都缩在这个与自己硬汉内心完全相反的幼小身躯里,日夜祈祷,求求你啦,快点儿长大吧。但隔日就被毫无变化的身高打击得体无完肤,于是又倔强地慢慢喝着牛奶,努力地吃着鸡蛋,日复一日但终归无济于事。

不过确实也是有点好处的。不管是多大年纪的阿姨还是年纪多小的女孩子,被他稍微一歪头凝视,就心软地一塌糊涂,果然雌性就是天生见不得乖巧又无害的东西。

“没事没事。”女生见他黑亮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心下是一点儿怒气也没有了,语气软软地问:“那你有什么问题?”

“他有话说个屁,不知道抽什么疯呢。歌词本快给我看一下,我突然想起来咆哮的歌词我还没抄!差点给忘了!”

“奥对!我前两天刚抄完的!我还新买了贴纸,待会给你挑一张!”

“啊!那太好了,我挑伯贤的可以吗?!”

“不过我买的是组合的,估计没有个人单张的,我现在找给你,你看着挑吧。”

“OK!OK!”

……

看着俩人如火如荼地谈论,本来确实没什么话要讲的林闯,此刻倒是较上劲了,“谁说我没话讲?!冯宇鑫,孔卓,你俩给我回来!”

俩人确实很听话地同时回头了。

“那你有什么屁放出来我听听。”孔卓放下手中的贴纸,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

呃……

林闯只停滞了一秒便行云流水地拿起桌上的数学试卷,中气十足地指着其中一道大题:“这题我不会,我想问问你俩。”

“那你还是问孔卓吧,这业务我不擅长。”冯宇鑫表示爱莫能助,然后对孔卓摆了个‘您请’的手势,“我现在帮你找歌词本。”然后转过身,撇得一干二净。

孔卓刚打算认认真真分析题目,就看见贺信维风风火火地从后门跑进来,于是立马撂挑子不干了,“您的中国好同桌回来了,有事请教他!”

林闯扭头,贺信维一个急刹停在他面前:“我钱在书包里,让我进去拿,然后去吃饭。”

林闯仰头看他,却只是往前挪了挪板凳。

“起来一下会死吗?”

“不会死,但会没有尊严。”

……

贺信维搞不懂他的脑回路,只得费劲地挤了进去。

“喏,林闯这题不会,要问你。”孔卓连忙把卷子和笔悉数转交到贺信维桌子上,然后转过身子又去挑那一沓贴纸了。

林闯愤愤地瞪着前面二人的背影。

我存在感有这么低吗?!但有你们两个这么无视人的吗?!

“行啊,你哪不会?我教完你咱再去吃饭。”贺信维把手上的水往裤子上擦了擦,胸有成竹地拿起笔打算为林闯答疑解惑。

谁知林闯气呼呼地把试卷从贺信维手里夺了回来,“谁说我不会?我会!我都会!我比你还会!”

比我高,还比我会?

不行!

贺信维被林闯的一系列操作看得傻眼了,但很精辟地总结道:“你突如其来窜起的哪门子胜负欲?”

孔卓回头很精确地补刀:“简称抽风。”

贺信维赞许地竖起了大拇指:“总结到位。”

林闯咬着牙把贺信维竖起的大拇指摁了回去,然后从他手里抽回自己的笔:“抽你大爷的风,吃不吃饭了?”

贺信维连忙赔笑:“吃吃吃,当然吃,我就等待会这碗拉面续命呢。我还得多加根烤肠……”

小说《怀里》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