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沈纪辞司夜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快穿回来后满级大佬她造反了小说是作者一客听琴的倾心力作。书中主要讲述了:“小姐,咱们回屋去吧,外头风大。”苏荷关切地说道。进了屋,暮云忙把炭火拨的更旺,生怕自家小姐又受了凉。“你们先下去吧,我先歇会儿,有事我再叫你们进来。”沈纪辞想自己谋划一下未来的路要怎么走才能避开未来……

沈纪辞司夜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快穿回来后满级大佬她造反了》 免费试读

“小姐,咱们回屋去吧,外头风大。”苏荷关切地说道。

进了屋,暮云忙把炭火拨的更旺,生怕自家小姐又受了凉。

“你们先下去吧,我先歇会儿,有事我再叫你们进来。”沈纪辞想自己谋划一下未来的路要怎么走才能避开未来的灭顶之灾。

“是,小姐!让奴婢替您把发髻松松,您也能睡得好些。”苏荷说道。

苏荷替沈纪辞松了发髻,扶着她到拔步床上躺下,又为她掖好被子,这才退下,兀自搬了绣墩子,与几个丫鬟一起守在门口做针线。

沈纪辞躺在床上,规划着以后的道路:“沈家是将门,祖父是镇国将军,爹爹是振威将军。此外,还有两位叔父,二叔是云麾使,三叔是晋州都督。

前世沈家满门抄斩,成帝除了为李泽利遮羞外,主要原因还是惧我沈家功高盖主。”

沈纪辞的祖父沈原是跟随高祖打天下的名将,沈鸣也是战功赫赫,振威将军的职位是一次又一次的拼杀换来的,如今父子俩一同镇守于溯方,以防匈奴来犯。

二叔沈骆是京官,主要协助兵部侍郎进行武官的考核、选拔及升降等;三叔沈绎是地方官,负责掌管晋州的一切军务。

“如今是西夏九年,沈家出事在西夏十四年,我还有五年的时间。当初爹爹兵败皆因后援未达,领兵之人为李泽利,若届时能将他换掉,爹爹便不会出事。

然,此非根本之法,我沈家一日不倒,皇帝便一日不安,不管在位的是谁,只要非我沈家族人,我沈家便会如剑悬顶般不得安寝。倒不如……”沈纪辞知道,若想沈家长久安宁,需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但以我如今这破败的身子,肩不能提,手不能扛,能不能活到西夏十四年也未知,还是得先将我的身子调理好,否则谋划再多也是无用。”沈纪辞想到这里,下了床,屐着鞋,唤了苏荷进来。

“小姐,您这就起了?要不您再多歇歇吧,身子才好些,可别累着了。”苏禾关切道。

“无碍,你去将笔墨拿来。”

苏荷无法,只得去拿笔墨。“罢了,待会儿拦着小姐,必不能让她太劳累。”苏禾暗忱道。

随即将厚厚的大氅取下,为沈纪辞披上,再吩咐兰夏去拿纸墨。

片刻之后,兰夏便将纸墨拿了进来,整齐地摆放在书案上。取小壶滴清水于砚台表面,再用墨碇轻轻研磨,伺候沈纪辞书写。

沈纪辞将白鹿纸平铺在书案上,再取湖笔蘸墨,写了张药方,递给了浅竹。

“熟地黄二两、山药、牛膝酒浸枸杞酒浸各两半、山茱肉、茯苓乳拌杜仲、姜汁炒断丝、去心五味子……”兰夏念道,“小姐,这是养身汤?”

“对,这是调养身子的,兰夏,你识字又懂些医术,这事便交给你去办。”沈纪辞说道。

“奴婢略知道些,我外祖父是大夫,我娘也是医女,后来我父亲早亡,我才不得不自卖自身。”兰夏有些伤感,“幸好遇到了您这么好的主子,奴婢也好过些。”

“你既有些底子,那便认真些学起来,过些日子,我有事情交给你办,现在,养身汤先交由你负责。”

“是,小姐。奴婢一定好好学,必定不会让您失望。”兰夏说完,去抓药去了。

又过了两三日,沈纪辞吃着自己开的养身汤兼着沈府各色贵重补品,身子比前几日好了许多,气色逐渐红润起来,本就漂亮的脸又平添了几分娇媚。

“苏荷、暮云,这两日我身子好多了,你们陪我一起去向祖母请安吧。”用过早膳,沈纪辞对两个丫鬟说道。

沈纪辞身着一袭浅蓝色银纹绣百蝶度花衣,搭上雪羽肩,里穿乳白搀杂粉红色的缎裙,上锈水纹,再用金银线条锁住雪狸绒毛,纤腰不足盈盈一握,显出玲珑有致的身段。

淡扫娥眉,皮肤细润如温玉,樱桃小嘴不点而赤,柔光如腻,娇艳欲滴。

现今还是早春时节,正是春寒料峭之时,苏禾又为沈纪辞披上一件云纹素色大氅,看上去保暖又雅致。

又担心冻着手,便添了热碳到金丝南瓜手炉中,这才同暮云扶着沈纪辞出了门。

出了毓秀阁,经抄手游廊,横过园中的湖心桥,又拐了几个弯儿了,这才到了内走廊,再走了些路,才得见老夫人所住的清辉堂的牌匾。

“吟翠姐姐,我家小姐来向老夫人请安了,劳烦通报一声。”暮云开口说道。

吟翠是老夫人身旁的二等丫鬟,此时正在外间候着。

“三小姐来了哪儿还用通报呀,谁不知您是老夫人的心头宝,你快请进吧,大夫人也在里头呢。”吟翠笑吟吟的说道。

在几个孙女中,沈纪辞排行第三,是最得宠的,一来她的身子最是羸弱,二来她长的乖巧伶俐,唇红齿白,不免叫人多疼几分。

“瞧你这张巧嘴,那我便进去了。”沈纪辞笑骂道。

苏荷扶着她进了门,暮云从袖子里掏了两个银裸子塞给了吟翠,低声道:“请姐姐吃杯茶。”随后安静地在外间等候。

沈纪辞进了屋,只见老夫人坐在太师椅上,身着褐色祥云衣裙,满头银发梳理的一丝不苟。此时正与两位儿媳谈笑着,几位孙子辈儿的媳妇儿也坐在下首陪着笑。

“纪辞给祖母请安!前些日子里病着,恐过了病气给您,这些日子里养着,见身子好些了,便过来看看您。”沈纪辞对着老夫人说道,又微微侧身,“母亲安好,二婶安好!”

“辞儿来啦?身子才刚好些,可别累着了,快坐下。”老夫人满脸慈爱地说道,“青黛,给辞儿搬个椅子来。”

青黛是老夫人屋里的大丫鬟。

“是,奴婢这就搬来,可不好让您的心尖儿肉累着!”青黛捂着肚子打趣道。

“你这丫头,竟笑话起我来了,这个月的月钱可是不想要了?”老太太笑骂道。

青黛是老夫人身边最得脸的人,主仆两人打趣也是常有的。

“祖母您可省着点儿口,不然明儿青黛姐姐找您哭您可招架不住。”沈纪辞也笑道。

“你这小妮子也打趣起我来了,你这月的月钱也别要了。”

“祖母,辞儿一个月这么点儿月钱您也舍得扣啊。”沈纪辞拿着帕子假模假样地哭道。

“沈鸣媳妇儿,你瞧瞧这乖宝,竟是要哭上了。”

老太太被沈纪辞逗的大笑。

“这女儿我可不敢要了。不知是谁家小妮子。”沈林氏笑着说道。

沈林氏闺名叫林婉,是沈鸣的妻子,也就是沈纪辞的生母,是当朝户部尚书的嫡次女。

“大嫂不要,那送给我当女儿吧,我这全是些调皮捣蛋的傻小子,我都快嫌弃死了。”说这话的是沈纪辞的二婶沈李氏,闺名李若晗。

沈家家风清正,规定若非三年无所出不得纳妾,因此府里没什么糟心事儿,婆媳妯娌之间相处十分融洽。

既提到了男孩子们,老夫人便问道:“最近锦沅、锦林他们在做些什么呢。”

“锦沅那皮猴儿还是老样子,不爱读书,平日里只知道舞刀弄枪。”锦沅是沈纪辞的二哥,已经十五了。

“锦林和锦泰在明山书院呢,说是过些日子要和王太傅一同去游学。”锦林和锦泰是沈家二婶的儿子。

“咱们家这些孩子都是好的,不像永宁伯府那男厮,白白败坏祖宗基业!”老太太笑着说道,提到永宁伯府时有些嫌弃。

小说《快穿回来后满级大佬她造反了》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