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知晓(江知晓殷衍)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知晓是由塞半妖所著。书中主要讲述了:什么玩意儿?什么仙女姐姐??江知晓被他一句话叫懵了。“咱俩见过吗?”她忍不住询问。那少年却只是笑,并不答话。江知晓不知道他这笑容是什么意思,感谢她出手阻拦吗?又不太像。她上下打量了下这个少年,长得这么……

知晓(江知晓殷衍)在线免费阅读

《知晓》 免费试读

什么玩意儿?什么仙女姐姐??江知晓被他一句话叫懵了。

“咱俩见过吗?”她忍不住询问。

那少年却只是笑,并不答话。

江知晓不知道他这笑容是什么意思,感谢她出手阻拦吗?又不太像。她上下打量了下这个少年,长得这么好看说话却没头没尾,怕不是被打的失了智?

她没再深究,站起来问道:“陆师伯是亲眼瞧见这位小兄弟打碎了琉璃盏么?”

“那倒没有。”陆掌门漠然地开口,“琉璃盏是放在偏厅的,我午间进去的时候看见已经碎了一地,当时只有他在屋内。”

“也就是说您并没亲眼瞧见是他打碎的。”

“不是他还能是何人?”

江知晓扫了一眼院里站的轩辕派其他弟子,其中有几个少年眼神躲闪,一对上她的目光旋即转开。她心里就笑了。

“这院里这么多人,兴许是其他师兄弟不小心碰碎了,只是凑巧只他一人在偏厅时被您碰上了呢?”

陆掌门轻哼了一声,“我轩辕派弟子历来光明磊落,断不会做这种构陷同门的事。江二小姐还是不要妄自揣测罢。”

“我也就是随便猜猜。”江知晓又露出那副客客气气的笑脸。

姓陆的这厮能混到掌门这个位置,断然不可能真的是个草包,连她都能猜到的事姓陆的不可能想不到。

他如此这般想来本就是对这个殷姓少年颇有成见,不过是借题发挥罢了。

既是这样,江知晓身为一个外人自是不方便戳的太破。

“只是既然陆师伯并未亲眼瞧见,也已经惩戒了这位小兄弟,不如就此算了吧。过两天就是星宿大会了,若真是伤的太重到时不能参加,未免可惜了。”

她轻轻拍了拍少年,“起来吧,我等会儿叫山庄里的郎中来给你看看,上点药。”

陆掌门看她打算如此轻描淡写就替自己饶了这人,心中不悦。

“江二小姐,江庄主的一番美意就被这么个不长眼的东西给打碎了,岂能轻饶?何况老朽教训自己的徒弟,外人还是不便插手罢。”

这个老东西还真没完没了了!

江知晓抬眼迎上陆掌门的目光,淡淡地说道:“您在我九州山庄里这么大动干戈的教训徒弟,怕是也不太合适吧。我爹若是知道因为他的一番美意反而让您师徒生出嫌隙定会愧疚。人您也教训过了,陆师伯若还是不解气,侄女只能去请我爹来劝劝您了。毕竟若真是在我庄里闹出人命,江湖上传出去也不太好听。”

陆掌门见她搬出自己爹来,也知不便把事闹大,虽心有不甘到底还是把鞭子收了起来。

“瞧江二小姐这话说的,只是略施惩戒,怎至于闹出人命。既然今天江二小姐求情,就罢了吧。”

说完对着地下的少年一挥手,“滚下去吧。”

少年依言站了起来,江知晓这才发现他身材很修长,宽肩窄腰,比自己高了不少。

少年又看了她一眼,再次勾起一个和先前相同的笑容。转身向别院深处走去。

“多谢陆师伯今天赏侄女这个面子,侄女也告退了,您好生休息。”

她拱了拱手转身就走。略施惩戒?都把人打的皮开肉绽的了叫略施惩戒!她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能不分青红皂白就对自己徒弟下这么狠的手,尤其还只是因为一个杯子,可见绝非善类。

不过那个少年为什么莫名其妙地叫她仙女姐姐?自己真的好看到这份儿上了?而且总觉得好像在哪见过他,到底是哪呢?

……

江知晓回到自己院子时苏扬清已经不在了。

她先支人去找了山庄里的郎中到轩辕派住的院子去看看那个受伤的殷姓少年。毕竟那么好的一副皮相要是被毁了可就太可惜了。

又去了她爹那里找他要了五六个精美的琉璃盏,一并装盒子里叫下人送去给陆掌门。

她就是故意埋汰那个老头,你不是喜欢琉璃盏吗?老娘送你一堆!

“阿晓,你这是作甚?陆掌门那里我昨日已经送过去赠礼了。”

江秋帆见他这小女儿一口气装了五六个琉璃盏很是诧异,印象里她跟陆掌门面都没见过几次,怎么突然对人这么大方?

江知晓就把下午在别院的经过大致跟她爹描述了一番,着重渲染了下姓陆那个老头下手如何惨无人道丧心病狂。

末了,她仿佛想起什么似的有点不放心地问道:“爹,您不会怪我多管闲事吧?”

江秋帆原本微微蹙着眉,听她这么一问倏的眉间又舒展开来。

他确实没想到一个琉璃盏而已竟会引出如此事端。不过他对阿晓此番做法倒是并没有异议,甚至还有点欣慰。

经过之前江知言的事他现在觉得比起武功高低,有一颗明辨是非的侠义心肠更为可贵。

“不会。你并未做错什么,爹为何要怪你?这个陆老儿也是,一个琉璃盏碎了便碎了,他喜欢我再赠他一个便是。何至于下这么狠的手?如此狠戾怕是会令门内弟子寒心。”

这个陆掌门江秋帆与他相识多年,交情却算不上深厚,只因那人城府极深,手段又颇有些毒辣,做事决绝不留后路,江秋帆不是很欣赏他。

江知晓拍着大腿心想还是自己爹明事理,看得出来这个姓陆的老头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爹说的没错,您是没见他把自己那个弟子打成什么样,身上都没块好肉了。”

“我等下着人去请胡郎中过去看看,没几日便是星宿大会了,毕竟三年才一次的机会,若那位少侠因此不能参加,实在是可惜了。”

“爹放心,我先前已经安排胡郎中过去了。”

江秋帆微微诧异地望着江知晓,转而笑道:“阿晓你似乎真是长大了,做事越来越周到了。”

他想兴许是之前江知言的事刺激到了阿晓,这段日子她不但愿意恢复经脉而且行事沉稳周到不少。简直像变了个人一样。

看来上天待他江家还算不薄的,虽给了他一个蛇蝎心肠的大女儿,但也给了他一个善良又争气的小女儿。

江知晓做出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冲着她爹嘿嘿笑。

“只是阿晓,陆掌门是个城府颇重的人,心思深,你最好不要跟他交恶。”

虽然江秋帆也不至于认为陆掌门会因为小辈的冲撞就记恨于心,日后刻意为难,但这个人心肠九曲十八弯,多留个心眼总是好的。

江知晓乖巧地点点头,“女儿明白的。”

小说《知晓》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