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偪阳战神最新章节,偪阳战神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偪阳战神》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山东 朱瑾洁的又一力作。书中主要讲述了:“瞎趴”矮爷爷侯宝山这会儿真的是被皇上妘豹的真情感动了,他右手皇上妘豹,左手拉着养孙妘强,是右看右欢喜,左瞧左喜欢,情不自禁地就把妘豹妘强弟兄俩拉到了镶嵌着偪阳城地形图的洞壁前,指着惟妙惟肖的彩塑和内……

偪阳战神最新章节,偪阳战神免费阅读

《偪阳战神》 免费试读

“瞎趴”矮爷爷侯宝山这会儿真的是被皇上妘豹的真情感动了,他右手皇上妘豹,左手拉着养孙妘强,是右看右欢喜,左瞧左喜欢,情不自禁地就把妘豹妘强弟兄俩拉到了镶嵌着偪阳城地形图的洞壁前,指着惟妙惟肖的彩塑和内容丰富的防护工事,绘声绘色地讲解起来,他说:“此处凸显的偪阳城诸如‘一草一木、一沟一渠、一砖一瓦、一墙一关’等等都定位准确,定型惟妙,定神惟肖,这可不是人为绘成的,而是上天的造化,你看了吗,洞壁地形图正中央那块闪烁着光芒的绿石了吗?”顺着“瞎趴”矮爷爷手指所指,皇上妘豹确实看见洞壁地形图中央处一块恰如石榴的硕大“石榴石”正光彩熠熠地闪烁着耀眼的光芒,非常美丽,光芒所到之处,偪阳城及周边的地形地貌活灵活现地呈现在众人眼前,跟真的似得,十分逼人。如果不是身处幽深阴凉不见阳光的洞穴里,皇上妘豹他们都会认为自己正站在偪阳城城墙上观赏着大自然美轮美奂的自然风光呢。

“这块翠绿色的宝石也是镶嵌上去的吗?”皇上妘豹抬头凝视着石榴石好大一会,他不大相信这块宝石也是大自然的杰作,便转身满脸疑惑地询问“瞎趴”矮爷爷。“瞎趴”矮爷爷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是的,是的,不光是宝石,还有这些城墙,这些花草,以及偪阳城的城墙楼阁,沟渠街道,就是大街上行走的男男女女老少爷们,这里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大自然的杰作,是洞壁上方渗流下来的泉水一滴一滴绘制而成。”“是何时而成?”皇上妘豹接着问道,“我也不晓得,我来到这儿,已成大致的轮廓了,至于其间的细枝末梢、墙角瓦楞,这些都是在妘强来到时,历经他的揣摩引导而成。”“瞎趴”矮爷爷说到这,他把脸转向妘强说:“按理说,大自然巧斧神工里面还有妘强一部分的功劳。”“老爷爷,要是没有您的时常点化,俺才没有这个眼力呢。”妘强听见“瞎趴”矮爷爷在皇上妘豹面前夸他,他有点不好意思起来,羞得满脸彤红,跟个大姑娘似得。

就在他们利用洞壁上的地形图你一言我一语叙述着眼下偪阳城急需布防事宜。突然,从幽洞侧面闪出一个黑脸蛮汉,手握丈二铁叉对着偪阳城地形图飞身刺去,说时迟那时快,就见蹲坐在幽洞旮旯处的“闸猴”愤怒地拔出腰间的大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奔着铁叉就迎头砍去,就听半空中“当当当”连响几声,转眼的功夫,“当啷”一声,黑脸满汉的铁叉在大刀的狂劈下,应声落地,直震得黑脸满汉虎口爆裂,“噔、噔、噔”连退了四五步,“扑通”一声栽倒在地形图下,好半天都没缓过劲来。

就在“闸猴”抽刀再次劈向黑脸蛮汉的当儿,也不知红衣女子何时赶到跟前,就听她大喊一声:“公子,刀下留人!”

“闸猴”使足了正往下猛劈的当儿,突然间,猛不丁突然听到有人大喊让他“刀下留人”,他惊得冒出一身臭汗,继而落下飞跃的右脚,回收手臂,收起大刀,惯劲拽着他连连后退了好几步,等他停稳脚步,随即赶来的红衣女子顿时松了口气,要知道,“闸猴”虽然不善言辞,满脸络腮胡,长得腿短腰圆,然而武艺十分了得,在整个偪阳城那可是大有名气,红衣女子暗暗庆幸,假如晚来一步,鹰王殿下的小命就休了,她的心里还真替鹰王殿下赤风捏着一把汗。

“臭小子,你还不起来谢过我皇万岁,强王爷和侯大将军的不杀之恩?”红衣女子见“闸猴”脸上的怒火消失了,她赶紧向前拉起还在斜躺着赤风,双膝跪下就给身旁的皇上妘豹叩头,头磕在幽洞小径里的青石板上,“砰、砰”直响,红衣女子边磕着头,嘴上还不停地哀求着说:“皇上吉祥,皇上吉祥!万望皇上宽容宽恕鹰王殿下的过失,饶恕他不知者大不敬之罪!”

好半天,皇上妘豹才缓过神来,他见跪着的红衣女子,他来幽洞的路上早已见过,见她可怜巴巴的样子,再加上,被红衣女子唤作鹰王殿下的懵懂男子呆头呆脑的样子,皇上妘豹的神态比之前缓和了许多,他这会儿多半的想法就是想晓得这其中的是非曲直,到底是咋回事,他想知道,何况,他用眼神已跟“瞎趴”矮爷爷交流过,也都不想将这件事草草收场,这中间一言一行或许简单明了,但一定暗藏玄机,只不过较为隐蔽而已,要想探听一些实情,或许这是一次难能可贵的良机。

皇上妘豹想到这儿,再加上“瞎趴”矮爷爷暗地里投射过来的温和目光,他立即眉笑颜开,他的内心深处兴奋不已,一扫刚刚穿越过来的颓废,前几天的一无是处以及茫然不知所措都消失得无影无踪,郁闷无助的心情顿时舒展开来,这可是个美好的开端,既然上天让我坐到这个位置,就一定给我安排好了预定的序幕,超级英雄和邪恶反派的宿命之战即将开始。拉着历史车轮的战马呼啸而来,其速度之快,让皇上妘豹猝不及防!

看着红衣女子那卖萌撒娇般的可人模样,那种推动厚重历史责任的使命感油然而生,“我为何而生,我因何而来?”千斤之鼎的时代钟声顿时震撼着皇上妘豹的心灵,他紧蹙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笑容重新回到了他的脸上。

他伸出手来,捏了捏红衣女子肉嘟嘟的圆脸,然后凑近她的耳边小声说道:“可以啊,当然是该宽恕了,不过嘛……看你表现再说!”

说完,皇上妘豹重新直起身来,双手环胸地站着,像个临阵统帅三军的元帅,他在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敌军怯场的征兆,等待着战胜敌军的先机,更是在等待着她,这个眼前红衣女子的表现。

红衣女子小心翼翼地摸摸自己头发上发簪,拔下,将它捧在手上,恭恭敬敬地递给皇上妘豹说:“临来时,皇妃特地交代奴家,并让奴家亲自递到皇上手上的。”红衣女子站直身子的功夫便将发簪送到了皇上妘豹的手上,皇上妘豹一看,一下子就晓得了事情大概,看来,眼前的这位黑脸蛮汉就是皇妃桃桃的弟弟,因为,穿越来的头天晚上,皇上妘豹还是陶飞鱼的时候,皇妃桃桃就跟他说了,她远在楚国的弟弟这几天正赶往偪阳的路上,不日便可抵达。红衣女子含情脉脉地看着皇上妘豹,小声嘀咕着:“让奴家好好表现啊,奴家可是表现得十分出色啊,要不然,奴家晚来一步,让侯将军将鹰王殿下一刀两断,皇上您可是吃不了兜着的啊,还要我怎么表现嘛!”

皇上妘豹斜睨了红衣女子一眼,挑了挑眉:“你自己慢慢琢磨!”他话还没说完,就扭头看眼御弟妘强,指着黑脸蛮汉,对他使了一下眼色说:“他不是别人,而是皇妃的亲弟弟熊鹰,鹰王殿下,你要好生招待!”皇上妘豹说着话便伸出双手将熊鹰搀起,并将他引荐给弟弟妘强,妘强会意,赶紧搀扶着熊鹰,由红衣女子在前面引路,向洞外走去。

等看到他们走出幽洞老远,“瞎趴”矮爷爷这才对着皇上妘豹竖起大拇指,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之情,十分欣慰地说:“皇上万福,皇上万福!”话音未落,他早已伸出宽大的手掌,当即,气运丹田,那股阳刚之气顺着手掌的一起一落,呼啸而出,鱼贯而入,偪阳城地形图中央的那颗“石榴石”悄无声息地就进了“瞎趴”矮爷爷的手掌之中,随即,“瞎趴”矮爷爷顺手而扬,“忽地”一声,皇上妘豹就觉得脑袋一凉,他顿然感觉有个圆滑晶莹剔透的物什飞进脑门,他一下子宽敞起来,整个身子都舒展开来。

看着皇上妘豹神采奕奕的神情,“瞎趴”矮爷爷微微一笑地对皇上妘豹说:“皇上,俺已将偪阳城地形图送给您了,皇上啊,您可得好好保存好,遇到不熟悉的地形地貌,找来妘强强王爷,您只管询问他便是。况且,偪阳城已被俺装进皇上的脑子,皇上您也只管用便是。”

这会儿,皇上妘豹头脑凉筋的,心情十分的舒畅,还没等“瞎趴”矮爷爷说完,他就十分爽快地应承下来:“要得,要得,按一定好好利用,好好运用,不明白的时候,俺也一定不耻下问。确保江山社稷稳如磐石,稳如‘石榴石’!”

妘强和“闸猴”一左一右搀着黑脸蛮汉,也就是被红衣女子尊称为鹰王殿下的熊鹰走出幽洞,不一会儿,他们仨人就来到了运河边河神娘娘庙前的广场上,那棵树荫能遮盖住半亩地的大槐树下有块大青石,妘强一屁股就坐了上去,本来,熊鹰一看妘强坐了,他本能地就去抢座,可还没等他欠身,“闸猴”先知先觉似的一把就把他从眼前薅到了身后。眼看着“闸猴”对他呲牙咧嘴地不尊敬,熊鹰气就不打一处来,可气归气,这个时候,这个呆头呆脑的小子还没有完全呆过头,他还晓得他目前的处境是处于劣势,不说那柄丈二铁叉扔在了幽洞里,就是眼前青石板上盘腿而坐的虎背熊腰壮汉,他的功夫还不知底细,即便他的武功不抵自己,可单单就拿刚才拽他的这位来说,已经在幽洞领教了一番,想到这儿,熊鹰不自觉地伸手摸摸现在还隐隐作疼的后脑勺,说啥他也是有点后怕。

“闸猴”见他围着自己转,恨着劲地朝地上跺着脚,甚是惊奇,也很纳闷,故意使出些马后炮的招式嘲笑道:“喂,好小子,你的脚板被俺的大刀挠得痒痒了呢?你也不拿根稻草纺纺,叉子什么时辰能砍过大刀?别以为你狠劲地跺了几下脚,就能遁地离我们而去。”

停顿一会儿,妘强端详一好半天眼前的黑脸蛮汉,笑着对他说:“你来到这感觉如何?和你楚国相比,你还能习惯?”熊鹰看看四周,他的眼睛一亮,顿时一扫先前的颓废和不快,哈哈大笑起来,他沾沾自喜地说道:“好的很好的很,俺来之间,就晓得了偪阳城千亩荷花连着天,天下槐树盖幽洞,幽洞里的偪阳图美轮美奂,堪称‘天下第一风景图’,只不过,他说到这儿,故意顿了一下语调,接着说道:“适才刚想走近风景图近距离细细揣摩一下其中暗藏的玄机和丰富饱满的内涵,却不曾想却被你毫无理由的一顿狂砍猛劈,败了雅兴。”

提到“天下第一风景图”,其实这也是熊鹰在幽洞里无意中看到洞壁上的一块竹牌,上面用金文写着:“天下第一风景图,镶嵌在偪阳城千亩荷花幽洞里,堪称‘偪阳天景’。”

“是谁敢扰王爷兴致?”话音未落,红衣女子飘然而至,恭恭敬敬地先后给妘强强王爷行礼,满脸陪着笑地说道:“强王爷,实不相瞒,这位是皇妃娘娘的亲弟弟,鹰王殿下。他是皇妃娘娘请来给咱加固城防的。”“加固城防?我们偪阳城的城防需要外人帮忙,他们的心能有这么好?”妘强王爷半信半疑地冷笑道:“哼哼,他刚来就想毁坏我们‘偪阳天景’,是何居心?”

“闸猴”也是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打死他他也不相信,别国人这么好,他在自己家啥也不干,竟然献殷勤地跑到别国去给修筑城防工事,这样的好心人做好心事,实在不多见,敢情他不会是来偷我们的防御工事布局图的吧?”一想到这,“瞎趴”赶紧伸手捂住嘴,不敢吭声,树林大了,什么鸟都有。“原来皇妃娘娘的亲弟弟,是她老人家请来帮咱布设城防工事的客人?”“闸猴”边说边凝视着红衣女子,希望从她那里得到印证,红衣女子反应很快,频频点着头说:“是啊,是啊,他是皇妃娘娘的弟弟,是帮咱搞城防的特使,鹰王殿下,你不好好款待鹰王殿下,就是得罪了皇妃娘娘,万一皇上怪罪下来,你想吃不了兜着走吗?”说到这儿,红衣女子不由自主地加重了语调。

妘强强王爷左瞅瞅官腔十足的红衣女子,右瞧瞧表面诚惶诚恐实则强悍勇猛的“闸猴”,再次仔仔细细端详着,略显呆痴迟钝的鹰王殿下,他看出来了, 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妘强强王爷这会儿他才晓得刚才皇上哥哥递给他的那个眼神,“哈哈,这位特使殿下,他可不憨,也不迟钝,他贼精,他是借着帮忙布防的名义,实则行偷窃城防图之实。”进而转念一下,妘强强王爷明白了一个道理:“君子行大道,小人不可防啊。”他在心里暗暗惊叫道:“这个鹰王殿下可不是个好鸟,他莫非真的是替别国攻打偪阳城打前站的暗哨?”

小说《偪阳战神》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