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金永欢向北青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热门小说《老房有诡:阴煞局》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人间枝头的又一力作。书中主要讲述了:“俞丝曼!”打开防盗门,俞丝曼正在泪流满面的跟顾亦双吵架,顾亦双苍白的脸颊上两个粉红色的巴掌印格外的明显。听到开门声,俞丝曼打了一个哆嗦。发现是我后她怔了几秒钟,两步跨过来仔仔细细的把我上下打量了一番……

金永欢向北青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老房有诡:阴煞局》 免费试读

“俞丝曼!”打开防盗门,俞丝曼正在泪流满面的跟顾亦双吵架,顾亦双苍白的脸颊上两个粉红色的巴掌印格外的明显。

听到开门声,俞丝曼打了一个哆嗦。发现是我后她怔了几秒钟,两步跨过来仔仔细细的把我上下打量了一番。

嘴唇颤抖着问道:“死丫头!你一个人跑到哪里去了?我们怎么找都找不到……你是要吓死我吗?”

俞丝曼为什么把我想说的话都说完了?明明是他们不见了,我去找啊?

“啪!”俞丝曼狠狠地拍了我的脑门一下。

“发什么呆!问你话呢?以后再敢乱跑我就把你栓在门上。”

“刚刚,我跟你发现顾亦双去找黄页鬼了。你头也不回的追了出去,我也跟着追了出去……”

俞丝曼的脸上瞬间血色尽失,抿嘴不语。踩在凳子上,一个一个的检查起莲花盏。

莲花阵要起作用,里面一定要注入清水,还要在莲心点燃蜡烛。

俞丝曼看着空荡荡莲花盏,不得不怀疑起顾亦双。

“你动了莲花盏?”

顾亦双低首嗤笑:“你在怀疑我?我每天不是跟你在一起,就是在上班,你为什么不怀疑一下你的好姐妹?”

“我……”看着双眼快要充血的俞丝曼,犹豫再三我还是选择道歉:“对不起,是我不小心破坏了莲花阵,我……我就是好奇……所以……”

“现在,我可以走了?”顾亦双冷着脸转身回到了房间。

“丝曼,别生气了,都怪我。”

俞丝曼硬生生的将眼泪逼回,瘪着嘴,用指头戳了戳我的额头:“你真傻。”

看着俞丝曼也回到了房间,我高悬的心这才放下。俞丝曼为了救我被困阴煞局,我不能再让他俩为了我而吵架。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我感觉床垫好似漂浮在大海上一般,浮浮沉沉的。

“咯咯咯……真好玩……”

我硬撑起沉重的眼皮,看到一个小男孩坐在我床边。这个小男孩一看就不是人,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都是煞白煞白的,穿着死人才会穿的寿衣晃晃悠悠地摇着我的床板。

“龙头法鞭……”

龙头法鞭就放在我的枕头下面,可我就是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就连眼睛想睁大点都做不到。

“你……醒……了……”小男孩的声音如同老猫发春一般聒噪。

“我……死……的……好……惨……”小男孩腾空而起,呈“一”字型,几乎跟我脸贴着脸“桀桀桀”地尖笑起来。

这是怎样的一张脸,严重腐烂的脸蛋上,密密麻麻的蛆虫钻来钻去,几乎看不清五官。

鬼压床!想起爷爷教给我的办法,我闭着眼睛开始默念心经。

“住嘴!”小男孩痛苦的捂住耳朵,一脚踩在我的嘴巴上。

“你大爷的!”愤怒使我冲破了小男孩的禁锢,抽出龙头法鞭,跳起来就要给他好看。

“扑通!”小男孩跪在地上,双手作揖,可怜巴巴的说道:“我是向北青派来保护你的,他担心你死了,害他在地府丢了面子。”

“哼!谁信你的鬼话!”我高高扬起龙头法鞭,就要结果了这个小鬼。

“你要是不信可以去问他啊,千万不要错伤无辜啊!”小男孩终于知道怕了,不断的俯首作揖。

向北青为什么要让这么弱鸡的小鬼保护我,也太瞧不起人了吧?

“喂!你眼睛里的不屑是怎么回事?我已经做了两千多年的鬼了,自然有我的本事。要不是向北青破例答应我,保你破了阴煞局就让我去投胎,我才懒得搭理你呢。”

“破阴煞局?大家都在说破阴煞局。但是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一点进展也没有。”

“放心,向北青最擅长解决麻烦了。”小男孩说完,转身消失不见了。

呼~

小鬼的话,让我失眠了。向北青肯定是认识爷爷的,不然怎么会答应爷爷保护我?上一次面对黄页鬼我差点丧命,他那么生气,应该也是怕自己失信于人吧。

刚有了一丝睡意,楼上穿高跟鞋的女人,突然尖声嚎叫起来。高跟鞋又开始“哒哒哒……哒哒哒……”地到处乱跑。

“差点就把你忘了!”我拿起龙头法鞭,开门就上了九楼。

九楼一片漆黑,只有女人痛苦的呻吟声。我毫不犹豫的踹开门,眼前的情景吓得我汗毛孔发颤。

一个雾气腾腾黑衣鬼王,伸出鸡爪似的双手,抓着穿着红色高跟鞋的女鬼吞噬着。几口下肚后,鬼王如夜枭般心满意足的笑了起来,提起女鬼的儿子,一口吞入腹中。

龙头法鞭越来越烫,发出万丈金光。

黑衣鬼王看着我阴恻恻的笑出声,猩红的眼睛闪烁着诡异妖艳的光芒。

只一眼,我就被强烈的晕眩感击中,好似灵魂快要被生生剥离出来被他吸入腹中。就在我越来越绝望的时候,鬼王将黑袍一挥,消失在了黑暗中。

“他们已经急不可耐了。”

突然出现在身后的声音吓得我头皮一麻,条件反射挥出的龙头法鞭被一只手牢牢攥住。

“向北青?”

向北青墨色的深瞳,看着鬼王消失的地方出神。

“向北青!”

向北青缓缓回神,随手捏了一个咒,在我房中出现的小鬼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

“不是我不保护她,只是鬼王就喜欢吃各种鬼物,我实在……实在不敢现身。”

“既然如此,我现在就将你打入轮回池。”

“慢,我跟随你两千多年,就让我完成最后一个任务,无牵无挂的再投胎吧。”

两千多年!我忍不住后退了两步,向北青到底是人是鬼!

“这里有十八栋楼,十八个鬼王,你应该怕的是他们而不是我。”向北青看到我害怕的样子轻嘲道。

正说着,俞丝曼手握金钱剑,火急火燎的跑过来。一把将我护在她的身后,对着小鬼就要念咒。

“野蛮!”小鬼闪到向北青的身后,一眨眼的功夫就融入进了黑暗中。

“丝曼,那个小鬼是保护我的,不要伤他。”我强行按下俞丝曼施咒的手。

“他有名字,叫做黑豆。”电梯门关闭的前一秒,向北青淡淡说道。

“我没听错吧?你的意思是一个鬼?会保护你?”俞丝曼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对,还有名字,叫黑豆?”

“这是向北青自作主张安排的,不关我的事。”

“算了,咱们先回去再说。”

俞丝曼警惕地回头审视了一圈,确定一切正常后,拉着我的胳膊下了楼。

“我看见鬼王了,他在吃鬼。楼上那对母子,就被他吃了。”

俞丝曼微微点头:“这个小区有十八栋楼,十八个鬼王。最初住进来时,我跟顾亦双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消灭了这栋楼里的鬼王……”

“那我咱们一起挨个灭了剩下的十七个鬼王,不就破了阴煞局了吗?”

顾亦双嘴角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讥笑:“诛杀十八鬼王你以为是杀猪宰羊?这栋楼的鬼王能被我们消灭,是因为这栋楼以前住着你的爷爷。他最弱,不然,我们也是毫无办法。”

“啪!”俞丝曼猛的拍了一下大腿,“金永欢,你去把你爷爷留给你的那本书拿来,咱们一起去找向北青,要是他能看懂,不就有办法了吗?”

“对呀!我怎么把这茬忘了。”

顾亦双皱着眉头反对:“你们就这么信任向北青?”

“为什么不信任?他在这个时候住进802大概率就是为了阴煞局而来,如果他有办法不是更好吗?”

我们路过顾亦双去开门时,都没有注意到身后他那怨毒的眼神。

“咚咚咚”

向北青开门后,我们一眼就看到他身后放着一具雕龙画凤的漆黑棺材。

“呃……”一时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进来吧。”

我跟俞丝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重重的咽了一口口水,踏进了向北青的家。

房间的陈设很简单,一张黑色的沙发,一具黑色的棺材还有一个鱼缸。

“我们来……就是想让你看看这本书,有没有消灭鬼王的办法。”

向北青接过我递出的书,眉头微皱的看了一会,合上书说道:“办法倒是有,就是得集齐八大法器才可以。并且要快,鬼王们已经蠢蠢欲动了。”

俞丝曼眼眸中升起几分兴趣,噌的一下站起来:“好,正好我还没找到工作,咱们速战速决。”

向北青把书递给我,异常严肃的说:“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破坏阴煞局。既然有了眉目,明天我就出发去寻。”

“不行,必须得带着我们。这本书可是金永欢爷爷留下来的,难道你想过河拆桥?”

“人多好办事嘛,是不是?”

向北青略犹豫了一下,点头答应。

“既然这样,明天一早小区门口汇合。先去找———人骨笛,这件法器距离这里最近,就在爪洼县废弃的精神病院里。”

“好,明天小区门口见。”俞丝曼有些激动的拉着我回到家中。

顾亦双早就不见了踪影,俞丝曼眼神暗了又暗。强撑起笑容,拍了拍我的肩膀:“收拾好明天要带的东西后,就好好休息。顾亦双……他就不去了,放心,我一样会保护好你的。”

“我……”

“我都懂,都懂,去休息吧。”俞丝曼鼻子一酸,猛的转过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一夜无眠

早上我背着沉甸甸的双肩包,走出房间,吃惊的看着只挎了一个小小腋下包的俞丝曼。

“你以为是去度假呢?只拿些至关重要的东西就好了,背那么大的包,你不沉吗?”

“都是有用的啊?”

“算了,你开心就好。”

顾亦双一直没有回来,俞丝曼也一直蔫蔫的没有什么精神。

刚到小区门口,一辆黑色的suv冲着我们按了两声喇叭。凑近一看,驾驶座上坐着的不就是向北青嘛。

“上车。”

“看不出来嘛,你还是个有钱的主。”俞丝曼拉着我坐在后排,长舒了一口气:“太好了,我还以为要坐大巴车呢。”

向北青没有回答,开着车就出发了。

俞丝曼刚开始还叽叽喳喳的猜测着即将面临的危险,没过多久就靠在我的肩膀上睡着了。

到爪洼县大概有三个小时的车程,我只能看着窗外的风景发呆,就在我也开始昏昏欲睡的时候。

路旁的小树林里,一队蓝色的纸人敲锣打鼓的抬着一顶鲜红的花轿,机械的向前走着。

不是吧!现在可是大白天。车子继续行驶着,纸人也不远不近的跟着我们。

我拿出手机一瞧12:00

“低头,不要看。”

向北青突然出声,我下意识的低头,但是余光还是能看到了花轿停在了一个戴着大红花的墓碑前。

“嘘,千万别看,小心被缠住。”俞丝曼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小声提醒着我。

向北青踩了一脚油门,纸人很快就消失在我的视野中。中午,终于到了爪洼县。

停好车后,我们一起找了一家饭店进去打算吃饱了肚子,再去那个废弃的神经病医院。

“路上的纸人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大白天的都敢出来。”

“嘘~”俞丝曼刚想捂住我的嘴,周围的人已经听见了,扔下碗筷全都跑了出去。老板铁青着脸,骂骂咧咧地将我们轰了出去,嘴里直呼晦气。

“你……”俞丝曼刚开口,我就看到那队纸人从我们身边缓缓走过。他们有真人大小,化着一模一样的眉眼和红脸蛋,正整齐划一的冲着我招手。

“找死!”

俞丝曼拿出一小瓶甘露水,喝到嘴里冲着纸人喷出。喷出来的是水,落在纸人身上就成了熊熊大火,纸人们一动不动的任由烈火燃烧。

只有纸扎的花轿毫发无损的放在我们面前,向北青眸中泛寒,祭出七色菩提袋。

“收!”

七色菩提袋刚碰到花轿,花轿“轰!”的一声炸了个粉碎。里面飞出一个穿着红色嫁衣盖着红盖头的新娘。

“向北青!我还会来找你的~找你的~你的~”

新娘的声音甜腻妩媚,在空中悠悠回荡着。

俞丝曼啧啧啧的咂着嘴“这阴间的情债你也敢欠,在下佩服!佩服!”

向北青冷眼回视 ,右手捏诀,嘴里念了几句。俞丝曼嘴就像被粘住了一样,“呜呜呜”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就在我们打算饿肚子上车时,饭店老板局促地搓着手,拦住了我们。

“真不好意思,我看各位都是有本事的,不如赏脸去我店里吃顿便饭?”

向北青点了点头,俞丝曼很有骨气的不愿意去,被我强行拉了进去。

菜上齐后,老板一连喝了三杯,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终于还是忍不住哽咽起来。

“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县里出了这么邪性的事。已经有三十六个年轻小伙遭殃,发现时都已经……已经……变成一具枯骨。”

老板用围裙抹掉脸上的眼泪鼻涕,跪在地上,用乞求的眼神看着我们:“我的儿子也遭了那鬼物的毒手,几位要是能除了这个祸患。我王大发,永远对你们免单,下辈子给你们当牛做马!”

“大叔,您放心。既然让我们遇到了,我们就不会袖手旁观,您儿子的仇我们一定替您报了!”俞丝曼扶起老板,弯腰拍了拍他的裤子。

向北青右手紧握成拳,寒潭般深邃的眸底,掠过一阵森冷怒意。

小说《老房有诡:阴煞局》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