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南雪烟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强推热门古代言情小说快穿网文,我成了最透明的女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为提明。书中主要讲述了:南雪烟刚回到系统里空间被红柳泼水时有看到过月亮。每月初一便是她这个小说作者给大反派魏墨染在文章中设定渡劫的日子。他体内的蛊毒每当新月来临之时便会毒发,新月便是每月月初,月球逐渐远离太阳,月牙渐渐露出来……

南雪烟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快穿网文,我成了最透明的女主角》 免费试读

南雪烟刚回到系统里空间被红柳泼水时有看到过月亮。

每月初一便是她这个小说作者给大反派魏墨染在文章中设定渡劫的日子。

他体内的蛊毒每当新月来临之时便会毒发,新月便是每月月初,月球逐渐远离太阳,月牙渐渐露出来的日子。

只是南雪烟此时根本顾不得魏墨染蛊毒发作什么事,她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即将上岛之后要面临的事情。

方瑾封若是以魏墨染的身份在蛇岛上是极不安全的,尤其是昏迷不醒的他。

整艘船上其余人不知道,魏墨染此时的顶头上司,也就是他亲侄子,派人来抓女主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在女主面前演一场英雄救美。

因东蘭皇帝,魏墨染同父异母的亲哥的身体每况愈下,太子梁齐墨想要万无一失的坐上那个位置,就想要拉女主这个北垚国最得宠的草包公主来联姻,

但整艘船的人只有魏墨染知道梁齐墨抓女主去蛇岛的目的,他先前派人给女主动刑,一是为了给他母家的表妹出气,二便是想要寻条死路。

南雪烟在心里疯狂吐槽魏墨染的小肚鸡肠,他明明知道女主正在追方瑾封。

根本不可能会嫁给北垚给她安排的联姻对象,却还是靠着女主需要在他手下潜伏不会贸然出手的机会,得寸进尺的给他那个喜欢女主联姻对象的表妹秦君雅出气。

只是现在不管魏墨染的动机如何,他先前做的这些事情都会直接反噬到披着他脸皮的方瑾封身上。

南雪烟这才发现,做她笔下的女主角是真特么的憋屈。

为了能假装和男主角方瑾封偶遇,把男主算计的受伤不浅也就算了,毕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此时南雪烟看着自己手腕处的勒痕心里直摇头,若不是她在这个空间没有痛觉,女主这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计策就太不划算了。

然而下一刻,南雪烟满脑子联想的剧情让一股突然涌上她心头的痛楚打乱。

“公主!”张勇业惊呼。

在张勇业的注视下,南雪烟竟然全身抽搐的咳出一口暗红色的鲜血。

“噗,咳咳…咳……”

南雪烟咳了两声又吐了几口鲜血。

方才张勇业见南雪烟没接自己的话,很是规矩的退到一边,此时他看这女孩满脸痛楚的从椅子上退下,蜷缩身子的左臂被她的右手掌死死握着,

男人下意识的想要叫人把她扶起来,却被南雪烟摆手抗拒。

“别,不用扶我……”南雪烟说话的声音很是沙哑,蜷缩在地上的身躯不停颤抖。

“公主,”张勇业直接把跪在一旁穿着跟方瑾封来时衣服一样的男人踢倒在南雪烟面前。

“是这刺客伤的你吗?”

南雪烟看了眼跪在自己面前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庞,心头冷笑的厉害,魏墨染这家伙居然有本事给她也下蛊!!

这么一小会,她全身疼得已经浑身冒冷汗了,精致的小脸苍白的紧。

南雪烟清楚魏墨染身上的蛊毒他自己是不会解的,但她属实没料想到,魏墨染这家伙居然在这个时间段就已经知道如何把蛊传染给他人了。

就在刚才,她为了让自己狸猫换太子的戏码更自然的融合,对人谎称房间中进了刺客。

也因方瑾封胳膊上的伤口不能见光,她只能谎称贴着魏墨染脸皮的方瑾封是中了刺客的迷魂散的毒。

说魏墨染为了保护她,千钧一发之际还强行抵抗药效对他的影响,从后面拖住刺客为她争取逃跑时间。

但是南雪烟也不是临阵脱逃的人,随手抄起桌子上的花瓶就往刺客脑袋上砸。

然后就造成了现在魏墨染顶着一张普普通通,脑门上还红肿一片的大众脸,被众人押着跪在南雪烟面前。

魏墨染因受南雪烟毒素的影响,开口的嗓音不止沙哑,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

“北垚公主,你可别冤枉我,我脑袋上这块红包还是你给我砸的呢”

南雪烟怎能不清楚他这么说就代表他自己已经做好抵死不认账的准备了。

“张三,”她蜷缩着身体尽可能的大声吼道。

张三是张勇业在原女主面前的化名,他并没告诉女主自己真正的名字,而女主也并没有兴趣多问,所以南雪烟也要喘着明白装糊涂。

“魏墨染……他……他的身体状况怎么样,什么时候会醒?”

船上所有人除了魏墨染这个找死的人之外全都在女主面前使用的化名,虽然不清楚他们主子派他们抓女主去蛇岛的目的,但也都怕留下把柄。

南雪烟说着,已经很努力的在努力放大声线,但话音传到一旁还是小的可怜。

她知道这身体的反应不仅是蛊毒的原因,还有她吃的那颗特效药丸的副作用。

一旁张勇业挠了挠耳朵,听见南雪烟叫的是自己的名字,只因听的不是很确定,他又细心的重复了遍南雪烟的话语。

“公主在问,我们老大的身体状况,问他什么时候会醒?”

南雪烟双眼紧闭没有说话,汗水从她脸颊划过,闻声只虚弱的点了点头。

张勇业会意,立马照搬了一遍从太医口中听来的话语。

对此,南雪烟很是满意,她发现自己在这群人面前表现出和魏墨染的关系亲密些,比她摆公主的架子都管用。

若是前两日,船上肯定不会有人会这么听南雪烟的话语,只有她贴上魏墨染女人的标签才没人敢在她面前放肆。

所以南雪烟就更得拿着鸡毛当令箭。

“快……快带我去见他,”南雪烟说着,一下子握住身旁侍女的胳膊,看向她的表情中,充斥着快要溢出船外的可怜。

南雪烟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保住方瑾封的命,毕竟她现在只是一缕孤魂,要想回到现实就根本不能抱着一开始只是摸鱼的心态,

只能配合快穿局的安排,做出几个特别出色的任务才行,所以她必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众人心下明了南雪烟说的那个他是谁,无一不感叹魏墨染踩的这次狗屎运,竟能得北垚公主的欢心。

见南雪烟在自己身体都虚弱的不行还想着他们老大,张勇业他们自然很是乐意带她过去了。

魏墨染是一个合格的首领,他能做到在手下人都有心怀不满的同时,也没有违抗甚至造反的趋向。

然而让众人都感到意外的是,南雪烟刚进屋看到魏墨染的那一刻竟从袖口里掏出一把匕首,直直的向他心口刺去……

小说《快穿网文,我成了最透明的女主角》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