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小说《穿书后,炮灰庶女疯狂逃离主线》全文免费阅读

穿书后,炮灰庶女疯狂逃离主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者楚一东。书中主要讲述了:青芮哭哭啼啼的走了,赵夫人被关进了最为偏远、破旧的轻帆院,一个伺候的人都没留下,每日按时有人送饭,这架势,是要她一个人呆到老死。风波刚平,周肃临染上的风寒尚未痊愈,府里就进了一位妩媚多情的小娘子。小娘……

小说《穿书后,炮灰庶女疯狂逃离主线》全文免费阅读

《穿书后,炮灰庶女疯狂逃离主线》 免费试读

青芮哭哭啼啼的走了,赵夫人被关进了最为偏远、破旧的轻帆院,一个伺候的人都没留下,每日按时有人送饭,这架势,是要她一个人呆到老死。

风波刚平,周肃临染上的风寒尚未痊愈,府里就进了一位妩媚多情的小娘子。

小娘子名唤娉婷,据说是潇湘阁的一位清倌,前两日有大人家设宴招待侯爷请了娉婷和其他几个清倌去献艺,侯爷不过多看了两眼柳娉婷,第二日那位大人就给娉婷赎了身,送到了侯府来,因着身份低贱,娉婷入府只能从通房做起。

如今青芮、青雨、长佑都大了,当年的迁居又被提上了日程,如今没了赵夫人,青雨也放心让青芸迁出去住。

正巧如今柳娉婷入府,侯爷就做了主把蒋姨娘迁出去和柳娉婷同住,大夫人算计起来,想了想把卫氏也塞了进来,以便看着两人。

柳娉婷生的貌美但却是个很安静的人,她清楚老夫人、大夫人都不喜欢她,那除了必要的请安她也不去讨人嫌。

当年她进了潇湘阁,就早早地就被灌了药,这辈子都不能有孩子了,只盼着老了,侯爷也不在了,大夫人能给她个安身的地方不要赶出府去,因此她虽然受宠却从不娇纵,对大夫人也是毕恭毕敬的。

时间一晃到了中秋,侯爷和大夫人要去宫里过,往年府里的中秋宴,都是赵夫人和郑夫人轮流主持的,可是以后就全由郑夫人负责了。

众人轮番着给老夫人送完贺礼念完贺词,娉婷才第一次瞧见了府里的那位贵妾,听说是朱贵妾这胎怀的不怎么安稳,所以深居简出,平日里连门都不怎么出,眼瞧着这样子,再有两个月就要生了吧!

“朱氏啊!你这肚子最近怎么样了啊?”

“回老夫人,这些日子好多了,虽偶有不适,但也还好,怀孕嘛!总是这样的。”

“那就好,你不舒服就要立即请府医,不要怕麻烦,你身子重,要多注意。”

“是。”

朱氏撇了撇娉婷,原来这就是新进府的通房,的确是颜色不错,不过这就值得侯爷日日宿在她那里?

呵,今晚就让你瞧瞧,什么才是侯府。

“大丫头如今九岁才开始学礼稍有些晚了,卫氏你要看着,努力些才好。”

“是,青婉很是努力,虽然不甚聪慧,但也一定不会差的。”

“那就好,今日本是请卢教习一起吃饭的,但卢教习没来,青岚,你吃完去给卢教习送一盒月饼去!”

学生给老师送礼自然是好的,青岚是嫡出的小姐,这样的机会自然是先紧着青岚的。

“是,孙女这就去。”

青岚匆匆吃完了晚饭给卢教习送月饼,这次她没有带卫氏的女儿青婉,毕竟是出风头的事,还是自己一个人好,可惜的是卢教习仍然没有收下,卢教习过分谨慎,谨慎的有些不近人情了。

罢了,那这盒子月饼就给了青婉吧!

周肃临的身子到底是感染了风寒,如今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但卢教习还是不许他出门,他如今年岁已经不小了,母亲近日里交了他一些生存技能,等过了年就不能和母亲一起住在雇主家里。

“喂!周肃临!周肃临!”

“嗯?”

窗户外,青雨拿了个小食盒,里面装了两个小月饼,那日,青雨回去思前想后,总觉得周肃临被推入水怎么说也是有自己的责任的,总是要弥补一下的。

今天郑夫人、蒋姨娘带着青芸、青雨、长佑自己做月饼,青雨挑了个兔子磨具,今儿她穿的也是月白色绣兔儿的衣裳,按着老夫人的说法,青雨就像是兔儿一样可爱!

兔儿月饼一个一个敲的出来,青雨 借着做坏了的由头,偷偷藏下了两个,带来给周肃临。

“快点,一会儿教习就要来了!没了月饼吃你就后悔、哭鼻子去吧!”

等着周肃临从窗子探出头来,青雨内心暗自感叹这小子居然更瘦了,就只听周肃临说:“谢谢你那天救了我!这是你之前掉的镯子,一直没找到机会还你,今天倒是不错。”

这镯子一直都放在周肃临的枕头下,为的是不被卢教习发现,免得母亲误会,如今正好顺手还给青雨。

“原来被你捡到了啊!那还省着我去找了,给,快拿着。”

一块塞进周肃临嘴里,一块塞进了周肃临手中,戴上小手镯,拎着小食盒一颠一颠的走了,毕竟今晚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周肃临瞧着手中月饼的兔儿样,只觉得前面月白衣裳的小丫头,也是一副兔儿样!

入夜,去了宫里的侯爷、大夫人带着皇家给的赏赐回来了,照着规矩,侯爷住在了大夫人处,本是一片安宁的好时候。

“侯爷,不好了!不好了!朱氏,见红了!”

“见红?去请府医!我去瞧瞧!”

“侯爷等等,妾身也去。”

大夫人带着愤懑和侯爷一同爬起身,侯爷的子嗣不少,一个贵妾的孩子原本是不该这样重视的,可是自郑氏生出龙凤胎到现在的六年以来,就只有朱氏生出过一个女儿,如今这个孩子,侯爷还是有很大期望的。

“许是今日过中秋累着了,已经八个月了,只是见红,一定能保住的。”

“但愿吧!”

大夫人嘴上不断安慰侯爷,心里却巴不得朱氏的孩子小产挫挫她的锐气,朱氏虽不像赵氏一样刁蛮,但却仗着自己给侯爷生下了三公子、六小姐娇纵的很,很是不好管教

这朱氏是当年爬了侯爷的床才被收了房的,后来一举得男就给了她正式的位分,而后又生了六小姐就成了府里唯一的贵妾,府里人多半都一直都看不惯她的做派。

到了朱氏的小院,六小姐睡得安稳,三公子翟长平在门前焦急踱步,也不知具体是怎样了。

“长平,你朱姨娘怎么了?”

“儿子也不清楚,府医在里面瞧着呢,儿子真是没用,只能在这里瞎着急。”

说话的功夫,府医已经出来了,神色还算轻松,侯爷也就松了一口气。

“侯爷,朱贵妾今日这般似是误食了附子的症状,不过所食量少,因而也无大碍,只要好好养着就行,莫要再出这样的差错了!”

附子?孕妇禁食附子人人知晓,朱氏哪里可能是误食,侯爷心里清明却不愿家丑外扬,故而还是先送走了府医,才命人把所有姬妾、子女都喊到院子里,然后开始一个屋子一个屋子的搜。

原著里,这不过是朱氏自导自演的一场闹剧罢了,目的就是嫁祸娉婷省着这人分了自己的宠爱,青芸因为被赵夫人在花园里罚跪偶然听到了朱氏的计划,于是提前拿了朱氏藏在娉婷院子里的附子,还揭穿了朱氏的把戏。

然而如今确实不同了,赵氏已经被发落了,青雨本想着把青芸拉去花园,但那次罚跪是在上午,青雨实在没有借口要青芸陪她一起翘课。

没办法,只能自己上了。

青雨先是装作无意的在柳娉婷面前翻出了槐树下的附子粉,油纸的包装很是奇怪,柳娉婷因着好奇看了一眼,在潇湘阁待久了,她一眼就看了出来。

“五小姐乖,这东西给柳姨娘,明天柳姨娘给你做两朵绒花好不好啊!”

“好,谢谢姨娘!”

侯府里只有朱氏一人怀孕,这附子想也知道是要陷害她谋害朱氏肚子里的孩子的,但是谁害她柳氏却无法确定,故而柳氏只想忍耐下来。

但青雨却是知晓元凶的,方才她抓了一把那附子粉,如今手上全是,细细的收起来放在小罐子里,等着侯爷喊人去朱氏院子的时候,抓一点在手上,蹭到朱氏丫环的裙角上,剩下的一点偷偷藏在怀里。

“父亲,朱姨娘要吃兔儿饼吗?青雨有好多兔儿饼!”

“青雨乖!你朱姨娘现在不舒服,等明儿个就去吃你的兔儿饼好不好!”

“好!”

众人站了一会儿,气温渐渐低了,大家出来时都穿的单薄,见此情景,侯爷也不好刁难众人,就让大家先进屋再说,顿时屋子就显得小了起来。

青雨趁着旁人不注意钻到了桌子边,左右没人瞧见,偷偷的扔下小瓶子,里面的附子粉也尽数撒在椅子边边。

又是好长时间过去了,搜查院子的家丁一个个回来了,带回来的却是什么都没有的消息,朱氏懵了,侯爷也想不明白了。

无奈,侯爷只能让人都散了,却忽然听到一声:“呀,你这裙子姜黄色的一片是怎么弄得啊?就这么穿着在朱姨娘近身伺候?!”

yes!计划通!

青岚发现了丫鬟裙子上的姜黄色的附子粉的印记,并直接喊出了声,青雨本来还以为,这次要让朱氏逃过去了呢!

原著里青芸自己揭露了朱氏的行为,虽然达到了目的,却被朱氏记恨,日后被朱氏使了好多绊子。

青雨不愿意冒这种险,就打算等着众人自己发现,可青岚自己提了出来,这可就怪不得青雨了。

“嗯?”

丫环连忙弯下腰查看,细细一撵,一闻,立刻发现,这,就是她当时亲自去买的附子粉。

“娉婷!你瞧瞧这是不是附子粉?”

侯爷下了令娉婷只好直说道:“是,似乎是附子粉,只是妾身看的未必准,不然还是请府医来瞧一眼吧!”

“不必,附子粉你怎么会瞧错!”

近身丫环身上沾了附子粉,要么是丫鬟陷害,要么是自己自导自演,加之刚刚大夫说的没有大碍、所食不多,况且孩子八个月了才用附子粉下毒,哪里能真的伤到孩子,真的不难让人产生不利于朱氏的联想!

只是此事还不好下定论!

“你个贱婢,居然要害我肚子里的孩子!说!是谁指使你的!我真没想到居然是你!”

“姨娘,奴婢没有做过!这,奴婢不知……”

朱氏企图先发制人却收效甚微,侯爷谁都不听,只喊了人把朱氏看住,把这个丫环丢进了柴房,一切都等第二天天亮,问过城内所有的医馆再做打算,而郑夫人则被吩咐连夜查清朱氏的小库和账本子。

小说《穿书后,炮灰庶女疯狂逃离主线》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