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瞿青雨周肃临小说《穿书后,炮灰庶女疯狂逃离主线》在线阅读

穿书后,炮灰庶女疯狂逃离主线》小说是网络作者楚一东的倾心力作。书中主要讲述了:第一日教习事多,也抱着再给青芮一次机会的念头,老夫人来收拾二小姐青芮的时候,已经是两日后了。这天的日头大的很,赵夫人被罚跪在院子里,青芮被罚跪在屋里,脸上的隐忍的表情可以说是如出一辙。“你自己没规矩,……

瞿青雨周肃临小说《穿书后,炮灰庶女疯狂逃离主线》在线阅读

《穿书后,炮灰庶女疯狂逃离主线》 免费试读

第一日教习事多,也抱着再给青芮一次机会的念头,老夫人来收拾二小姐青芮的时候,已经是两日后了。

这天的日头大的很,赵夫人被罚跪在院子里,青芮被罚跪在屋里,脸上的隐忍的表情可以说是如出一辙。

“你自己没规矩,我就不说什么了,教不好芮丫头,府里留你干什么吃的!”

赵夫人不敢答话,只能继续在院子里,举着女德、女训跪着,满脸的汗水躺下,屋里的青芮也哭的不成样子。

“青芮你记得,就是因为你敷衍、不认真、不努力,你和你的生母才受得罚,你回去继续练着!你生母继续在这里跪着!”

“是,青芮知错了。”

青芮被翠云送回了自己的院子,路过翠雪时狠狠地瞪了一眼,等着赵夫人回来,狠狠地哭了一气。

“当自己什么东西,不过是个罪妇!我女儿有什么不对的不和我说倒是直接告到老太太那里去了!”

赵夫人换了衣裳,膝盖生疼,方才已经上过药了,瞧着膝盖那样子,只觉得恨死了卢教习、老太太,经此一事,这膝盖要养好久才能养好,侯爷怕是要许久都不来了,刚才下人给送的养身子求子的药她都没喝,侯爷都来不了,喝那药又有什么用呢?

“芮儿,以后不管你怎么想的,总是要面上过得去,至于那个卢教习,我一定不会让她这么顺遂如意!”

“娘亲!”

……

傍晚,周肃临依旧在小池塘边背书,每天傍晚都在,也全当等着青雨了。

小池塘边路过的人虽说不多,但周肃临这小习惯也算是有人知晓了,和赵夫人抱着哭完的青芮找人打听到了这事,带着新选的小丫头和院子里的一个粗实的丫头气呼呼的来了。

眼瞧着要靠近小池塘了,三人放轻脚步,拽着那位粗使的丫环低下头,低声道:“瞧见池塘边那个臭小子了吗?你从后边悄悄的,一把蒙住他的眼睛,扔到池塘里去!”

“这……二小姐,那好歹是卢教习的孩子,我们这么做是不是不大好,若是被人知道了,那……”

“你快点去!你不说我不说有谁会知道!嗯?还不快去!”

粗使丫鬟无奈,只得心虚的悄悄靠近,照着青芮的话把周肃临推进了池塘,随后,在水花击打声和周肃临的呼救声里,三人快速逃离。

“快走!快走!”

眼瞧着呼喊声越来越小,青雨和文心来到了池塘边寻找那天丢的镯子,也是她粗心,居然今天才发现。

“小姐,你瞧那好像有人落水了!”

“啊?”

青雨顺着文心手指的方向看去,恍惚间看着好像是周肃临,正着急着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忽然间文心猛的跳入水中,拉起了周肃临。

周肃临拽着文心,文心本就瘦弱、力气小,行动的很是艰难,青雨急忙跑到边上去接着,手伸的远远的在第一时刻抓住了靠近岸边的周肃临,和文心一起把他拉了上来。

“你还好吗?还好吗?”

周肃临不回话,青雨想了想说:“文心你暂时守着,我去找人,马上就回。”

青雨急急忙忙的跑去芝兰堂,门口正巧大夫人身边的秋勤也在,似乎是找卢教习说有关青芮的事。

“卢教习、秋勤不好了!池塘那边有人被推到池塘里了!文心把人带了上来,你们快找人请个大夫来瞧瞧吧,人,人已经……”

青雨话没说完就昏了过去,其实也是装的,离岸边那么远,想也知道不是周肃临自己跳的,这事可大可小,若是搭上了府里一位小姐,那可就当真是小不得了。

卢教习清楚掉到小池塘里的多半是自己的儿子,因此就由自己去小池塘边先看看,秋勤负责送回青雨并请一位府医来瞧。

文心等着卢教习把周肃临抱回了芝兰堂才离开,得知青雨昏迷,秋勤已经送青雨回院子里了,于是乎就急急忙忙跑回了郑夫人的院子。

“郑夫人、郑夫人,小姐,小姐怎么样了!”

文心浑身湿透,看着很是狼狈,郑夫人本想说教文心没能照顾好小姐,如今却也不忍心了。

“青雨昏过去了,府医还没到,你快说说这是怎么了?”

“今儿个我和小姐去小池塘边找镯子,瞧见池塘里有个人落了水,奴婢去救了人,小姐去找了卢教习,说是马上回来,也不知怎么就昏过去了。”

“这样啊,那想来是吓到了吧,你先去换身衣裳吧,夏绮你去给煮两碗姜汤,别再害了风寒。”

“多谢夫人。”

青雨继续在里面装昏,郑夫人着急青雨也心疼,但也是没办法,直到府医来了,说是惊吓过度,开了安神的药过后许久才醒。

“娘亲!青雨怕!”

“别怕,娘亲在呢,那掉下去的那个是卢教习的儿子周肃临,说是有人推下去的,大夫人那边正在查呢。”

“现在吗?青雨也想瞧瞧去!”

“好,那娘亲陪你一起去。”

郑夫人抱着青雨不紧不慢的走到了大夫人的院落,微微行了个礼,就从边上走了进去。

周肃临已经醒了,人还是很虚弱,大夫人给了椅子坐着,准他一个一个的瞧着看看到底是哪个人。

周肃临一个一个的看过去,可那把他丢下池塘的人他都没瞧见过,怎么可能指的出来,眼看着人越来越少,气氛也逐渐凝固起来。

大夫人却不着急,这个小姐旁的小丫头都是她的人,不出所料,二小姐青芮边的那个当即跪下认罪。

“奴婢,奴婢瞧见了二小姐指使……指使了阿锐把他丢进池塘里了,奴婢,奴婢只是跟着去了,不曾动过手啊!”

“哦?那就把二小姐带来吧,那个阿锐是哪一个,出来吧!”

阿锐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后悔死了之前的所作所为,只想着抵死不认,希望大夫人能不信这个小丫头的话。

“说说吧,是你推的?”

“不,不是,奴婢没有!奴婢没有!”

“就是她,她走的时候说了句快跑,就是这声音!就是她推的我。”

大夫人轻笑,如今证据又多了,不多时,给了二小姐青芮周肃临在池塘边的消息的丫环也主动出来了。

这个真是太好了,堂堂的侯府小姐,自己做错了事挨了罚,不想着改掉自己的错处就罢了,还想着报复苦主,不过是个八岁的女娃娃,就能干出要人性命的事,这次赵夫人是栽了,看她以后怎么耀武扬威。

二小姐被请来了,这样的事,老夫人也被喊来了,老夫人坐在主位上,瞧着跪着的青芮整个人都头疼的很。

“祖母,青芮错了,祖母原谅青芮好不好,祖母……”

“行了,你也不用说了,小小年纪,居然能做出害人性命的事了?嗯?”

“祖母,青芮只是想吓他一下,大不了病上一病,怎么就会要了他的性命呢?”

“还在狡辩!你不用再说了,赵氏呢?出了这样的事,她人呢?”

“回母亲的话,赵氏今日伤了膝盖,我就没叫她一起来。”

“是没叫她还是叫不来啊?翠雪!你去叫赵氏,若是她身子不好,那便是抬也要把她抬进来!”

“是。”

大夫人在一旁强忍着笑意,她就是没叫,可如今老夫人已经不点不信赵氏了,哈哈哈,这事闹成这样,看她怎么收场。

“这事,老婆子我自己是做不了主了,王氏你去把侯爷也请来吧!”

老夫人动了大气,素日里后院的事根本就不会告诉侯爷,如今算是彻底闹大了。

“祖母!不要告诉父亲!青芮知道错了!青芮知道错了!”

青芮哭的梨花带雨,跪在地上叩头,样子十分狼狈,却又让老夫人想起青芮第一堂礼仪课就随性糊弄的样子。

王氏特意停了下来看看老夫人是否想要收回成命,但老夫人却完全不为所动,于是乎王氏就表情沉重、心情轻快的去请侯爷了。

赵氏比侯爷先到,老夫人一言不发,等着侯爷也到了才让王氏又陈述了一遍今日发生的事。

“儿子让母亲烦心了,还请母亲处置。”

“侯爷既然说由我处置,那我可就说了。”

“但请母亲处置。”

“赵氏无法教导女儿,但赵家还要顾及,把今日发生的事,告知赵氏母家,发落到个偏僻的院子,永不得出,青芮品行不端,学礼之前,当先学德,既然发生了这样的事,就罚青芮去修行一年,而后再回来,这个推人入水的阿锐,杖责二十,发卖出府!”

众人惊呆,老夫人这般处罚似乎是有些过重了,人又没事,也并非罪无可恕,可老夫人却有自己的考量。

这事处理的若是不能让卢教习满意,那定然是得罪了,卢教习游走于各种高门大户之间,若是说上两句,青芮自己的婚事耽误了不说,还要坏了侯府的名声,影响府内所有嫁娶。

“老夫人,妾知错了,是我管不好,求老夫人再给个机会!老夫人!”

“祖母,祖母!青芮不要当尼姑!青芮不能做尼姑啊!”

“闭嘴!让你去修行一年罢了!不是去做尼姑!侯爷,母亲这样罚,你以为如何呢?”

“儿子以为,极好!”

其实侯爷也觉得这样的处罚重了,可这府中的姬妾全是他为了侯府的利益纳娶的,赵氏也不例外,哪里值得他去顶撞母亲呢?

更何况,母亲虽不喜欢赵氏,但从未真的罚过赵氏什么,此次动了大怒,不惜知会赵氏母家,定然是有她的道理的,况且,他也着实没法接受,自己不过只有八岁的女儿,竟然动人杀人的念头。

赵氏和青芮的哭喊声不绝于耳,青雨在一旁陷入了回想,原小说里青芮和青雨都没好好学,老夫人训斥时也只是训斥了两个小丫头罢了,别说是推周肃临入水了,连周肃临这个人都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笔墨。

说不准,是自己害了他……

“侯府教女不力,害了周公子和卢教习,老婆子知道您不欢喜金钱,但府里小姐不少,此事若是传了出去,怕是要影响到其他小姐,可能要委屈您……”

“老夫人的意思我明白,到底是小孩子,更何况老夫人的处理很是得当,我也是其他四位小姐的教习,定然会守口如瓶,不会耽误其他小姐的。”

“那就好!多谢卢教习了!”

“老夫人多礼!”

小说《穿书后,炮灰庶女疯狂逃离主线》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