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求姚尘姜珊小说免费资源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凤阳府闲人的新书《致敬我们的中年岁月》,这是一本都市情感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到了下班时间,员工陆陆续续都走了,办公室只留下了姚尘一个人。姚尘起身给自己到了一杯茶,坐在老板太后面,一边等孟凡宇电话,等房丽电话,一边思索从哪里入手,才有可能拿到这个绿化工程。姚远从外面进来,听到办……

求姚尘姜珊小说免费资源

《致敬我们的中年岁月》 免费试读

到了下班时间,员工陆陆续续都走了,办公室只留下了姚尘一个人。

姚尘起身给自己到了一杯茶,坐在老板太后面,一边等孟凡宇电话,等房丽电话,一边思索从哪里入手,才有可能拿到这个绿化工程。

姚远从外面进来,听到办公室大门响,姚尘伸头见是儿子,把他喊进来。

姚远手里提着两个黑色大塑料提兜,提兜里鼓鼓囊囊装满东西。

“你这是干什么?”姚尘问儿子。

“子凝去姜珊家住了,我没地方去。就买点生活用品,以后住办公室了。”姚远说。

姚远是个沉默寡言的孩子,不管在哪里,从来不多说一句话。他提的是一床丝绵被,一条床单,洗刷用具和从家里带出来的几件换洗衣物。

“胡闹,你妈就是说你们两句,一时转不过弯来,过往就没事了。平时她对你们怎样,你们不知道吗?至于离开家,把关系搞得这么僵吗?再说,你住在办公室,别人看了像什么样子?”

姚远低着头,听爸爸说完,嘴里嘟囔:“你不让住办公室,我就出去租房。”

姚尘抬起头,定定地看着儿子足足有十几秒钟,没有再说什么。

姚远退出姚尘办公室,到办公室东北角一间屋子,那是公司的杂物间,平时堆放一些工具和仪器。姚远收拾一块地方,把一张折叠床放下来,铺上被单,丝绵被,坐到床头玩起了手机。

姚尘决定回家,他要跟吴灿谈谈。

临出门,姚尘对儿子说:“别忘记出去吃饭。身上有没有钱啊?”

“有。”姚远头也没抬,继续玩他的手机游戏。

来到家,家门却是锁着的,吴灿和姚望都不在家。按理说,姚望已经放学了,平时这个点,吴灿正在家里做晚饭。

姚尘在几个房间转了转,子凝的房间空空荡荡,姚尘的心里生出了一股怅然若失的酸楚,很难过。而姚远的房间里,床上十分凌乱,壁柜还有一个柜门开着,这是儿子回家拿衣物留下的狼藉。

姚尘幽幽地叹一口气,感到对不起两个孩子。

姚尘拿起电话,打给子凝,他想问问女儿在干么,他想安慰女儿,也想劝女儿回家。

子凝似乎很开心,告诉姚尘:“我正跟姜珊姐姐在吃东西,吃过就去姐姐家了。哦,对了,我下午跟珊珊姐姐还找到了一份工作。后天我就正式上班了。”

“工作?找什么工作?”严格地讲,子凝还没有满十五周岁,看着个子不矮了,还是地地道道的孩子,未成年人。

“就是在一家专卖店当营业员。”子凝开心地说,从语气里能够听出,女儿充满了自豪感。

因为当年妻子的自杀,因为破产,姚远和子凝都没能得到好的教育,都只将就读到初中毕业就下学了。这是姚尘这辈子永远的痛,也是他感觉对不起两个孩子的地方。

过去,吴灿让他感激,给了两个孩子母亲般的温暖。

现在,同样是那个吴灿,却给他的一对儿女带来了伤害,同时也伤害了他。

女人啊,同样是一个人,前后变化怎么这么大呢?

“你还小,没有到上班的年龄。”姚尘对女儿说。

“我上班了,自力更生了,也省得你老婆说我吃闲饭了。”子凝在电话那头噘起小嘴说。

姚尘的眼泪差点儿落下来,这一刻,他有多恨吴灿啊。

十五岁不到的孩子,就去上班了,难道不是被逼迫的吗?别人家十五岁的孩子,正是坐在高中课堂里上学的年龄啊。如果白晶晶还活着,她能让自己的女儿十五岁工作吗?

他想给吴灿打电话,问问她在哪里,要她马上回家,他要跟她理论,为什么要这样对他的两个孩子。过去,姚尘一直想,随着岁月推移,姚远和子凝大了,就好了,他们能够生活自理了。再以后成家了,吴灿对他们的付出到了尽头,他对她的亏欠感就会少了,她也能轻松一点,享受生活了。尤其是姚望出生以后,吴灿为这个家操老了容颜。

不成想,孩子大了,矛盾产生了。不但产生了,还在他毫无预兆的情况下,激化了,爆发了。爆发的那么突然,爆发得不可调和。

姚尘挂断子凝电话,在翻找吴灿手机号码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一看来电,是何苗。

“姚哥,今晚忙吗?”

“不忙,你有事吗?”姚尘不假思索,话随口出。

“不忙呀,你就请我吃个饭呗?好久没见,我怕你都忘记我了吧?”电话里,何苗甜润爽朗地笑着说。

“前些天我们不是才吃过饭吗?哪里就能忘了你?为什么这个点打电话?要吃饭,干嘛不早联系?”

“姚哥,听你话音,你是有事吗?你要是有应酬,就算了,我们改天再聚。拜拜。”

“你等等,我没应酬,你在哪里?我这就过去。”姚尘说。

中年人的生活到处都是危机。心里积郁着许多烦恼的姚尘想,不妨出去跟何苗吃顿饭,喝杯酒,疏解一下心里的烦闷和压力。

“我们去喝咖啡吧,吃简餐。我找到地方,发位置给你。”何苗立刻开心,银铃般的笑声从话筒里传过来,“姚哥最好了。”

挂断电话,姚尘向外走,关上家门,下楼梯。

姚尘没有选择开车,步行朝小区大门走去。出去见何苗,就是去吐吐心里的苦水,喝点酒,感觉才好。

快来到小区外面的马路上,何苗给姚尘发来了位置,显示是位于工农路上的上岛咖啡。

姚尘在路边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上车后,对司机说:“工农路上岛咖啡。”

何苗是本市一家房地产开发企业的置业顾问,跟姚尘两年前认识。

那是过年前一天上午,姚尘跟着公司财务人员去淮河区交通局要工程款。

何苗他们公司开发的小区就在淮河区政府斜对面,中间隔一条马路。姚尘他们到淮河区政府大门口,他突然不想进去了,就对同行的人说:“你们进去吧,我在附近转转。你们出来后,联系我。”

由于外面风大,冷,姚尘就溜到对面河畔时代售楼部避风。

天本来寒冷,又是元旦后春节前的冷淡期,售楼部里开着空调,但是购房者寥落,人迹稀少。

姚尘在偌大的售楼大厅里溜达,远处,吧台里面的几个姑娘小伙,在叽叽喳喳交头接耳,不时向姚尘指指点点。

姚尘逛到沙盘前,看着沙盘里几十栋结构新颖,气势恢宏的楼宇模型,正在心猿意马,思绪飞扬时。

一个身材高挑丰满,五官精致白皙的姑娘涨红着脸来到身边,满脸笑意,姚尘看到,她的表情却不怎么自然。

小说《致敬我们的中年岁月》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