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白景晨艾星眠小说《契约真爱:白先生锁定小娇妻》在线阅读

看现代言情文,千万不要错过给糖不闹的《契约真爱:白先生锁定小娇妻》。书中主要讲述了:或许是在场的人都觉出了气氛不对,各自没了兴趣,庆功宴也就早早地散场了。鹿溪因喝了酒,不方便开车,石宇川早早的就安排好司机在鹿溪的车上候着,只等鹿溪上车,他也厚着脸皮跟着上车走了。会所门口只留下白景晨、……

白景晨艾星眠小说《契约真爱:白先生锁定小娇妻》在线阅读

《契约真爱:白先生锁定小娇妻》 免费试读

或许是在场的人都觉出了气氛不对,各自没了兴趣,庆功宴也就早早地散场了。

鹿溪因喝了酒,不方便开车,石宇川早早的就安排好司机在鹿溪的车上候着,只等鹿溪上车,他也厚着脸皮跟着上车走了。

会所门口只留下白景晨、白千晨和艾星眠,白景晨和千晨都喝了酒,白景晨就打电话给了助理高宇成,让他来接两人。刚刚到家的高宇成咬着牙从浴室出来胡乱擦了一把就套上衣服出门了。

见高宇成到后,千晨要把艾星眠也顺路送回去,星眠直接拒绝了好友的邀请,说接她的人已经在路上了。

千晨不放心,非要亲眼看到星朗才算。

所以,后来就成了白景晨、白千晨、高宇成、艾星眠在会所门口一起等艾星朗。

艾星朗刚开车来到IN 宇会所,就看到站着的一排人,还没等下车,就笑出声,吹了声口哨看着星眠道:“小妞儿,你看你得行情成啥样了?这一排俊男美女的这么多人,连个人愿意驱车送你回家都没有,还得小爷我来。就想问你难过不难过?”

“难过,难过的都快死了呢。”星眠接话道。

“那你好好对待小爷我,等小爷我赚了大钱,带你去韩国整容,给你开阔点市场。”艾星朗见姐姐没怼自己,顿时放肆起来。

“你费什么话?再嘚瑟小心我把你扔出去!”

艾星眠手伸进驾驶室的窗户,囫囵了一把艾星朗的脑袋,然后才开门上车。

上车后放下车窗,给好友千晨打招呼道:“晨晨,我先走了,你们也赶紧回家吧!路上注意安全。”

星朗一加油门,开走了。

回家路上,白千晨看着哥哥面色冷峻,有些吃瘪的样子有点想笑但又实在不敢,憋不住咳了一声道:“哥,你觉得我闺蜜星眠长得怎么样?”

“不错。”

“钢琴造诣呢?”

“不错。”

“业务能力呢?”

“不错。”

“那娶回来给我当嫂子呢?”

……

没听到白景晨回答,千晨斜眼看了看白景晨,又立刻转头看向车窗外,叹了口气,自顾自的说道:“唉!再不错的人也没办法啦!人家不爱你,看不上你的颜又瞧不上你的钱,想娶也娶不来呢。听说艾叔叔这次也是站在小眠这边,不支持联姻呢,还真是个老顽固哈?”

白景晨一言未发,脑海中不断闪现的是刚刚艾星眠演奏时的背影和那双敢于直视自己的清澈双眸。

回家途中,同样没说话的还有艾星眠,在回家路上也是一言不发,闭上眼睛假寐。直到艾星朗试探性的问她道:“爸妈都在呢,你今天别回自己公寓了吧?跟我回家吧?”

艾星眠依旧闭眼假寐,只轻轻“嗯”了一声。

星朗见艾星眠一上车就闭着眼睛,就知道她不想搭理自己,但还是像老妈妈一样唠叨起来道:“我说艾星眠,你不想嫁就别嫁,我们家又不是王公贵族,不需要用你的婚姻去换取什么天下太平和荣华富贵。咱们家就现在这样丰衣足食的就挺好。”

…………

“你不知道,今天晚上的饭局,那个白景晨根本就没来,根本就不是什么工作忙耽误的,是人家根本就不想来,说明啥?说明人家根本心里就看不起你!没有你!”

见艾星眠一直闭着眼不搭话,艾星朗又接着说:“你再看看你,咱盘靓条顺,还有脑子,什么样的男人不好找?非得找他?老妈虽然唠叨说什么高门嫁女的,但你不想想,古往今来像这样嫁出去的女子,在婆家日子过得多艰难?你说是不是?艾星眠,你说话,别装睡啊。”

艾星眠实在不耐艾星朗的聒噪,睁开眼睛,伸手一把就扯住了艾星朗的耳朵道:“艾星朗,叫我什么?你要么闭嘴,要么就给我好好说话。”

“叫姐,叫姐,亲姐,我倾国倾城的亲姐行了吧!你先松手,我叫错了,叫错了还不行吗?。”艾星朗求饶道。

星眠见他态度良好,表情滑稽,这才松了手。

见姐姐松开手,星朗揉了揉耳朵,抱怨道:“我都多大了,还用老招数对待我,还扯耳朵,幼不幼稚?你就是看在我开着车,不能瞎动弹,好欺负。”说完还撇撇嘴,斜了星眠一眼。

艾星眠被弟弟噘嘴的表情逗笑了说:“招不在新,有用就行,好好开你的车。”

看艾星眠终于有了笑模样的艾星朗也不再多话,目视前方认认真真的开车。

艾星眠又闭上了眼睛,脑海里转换着自己从有意识以来对白景晨认知画面。

回到家,艾乐维和江嘉仪或许是因为白景晨也没到场,所以并没有对星眠没出现有多大的不满,也没说什么。

艾星眠顺利的回房。

卸妆、洗澡、换衣服、吹头发。

一整套流程下来已经快两个小时了,敷张面膜,刚准备躺在床上,就有人敲门,艾星朗端着碗进来,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床头柜上,对她说:“陈妈炖的十全大补汤,妈说喝不完,让我给你端上来一碗,也好好养养脸,增加嫁出去的几率。”

星眠端过汤碗,用勺子搅了搅还有些发烫的燕窝道:“你嘴里就没好话,什么十全大补汤,这是炖的燕窝,还有我现在单身是因为我还没想好嫁谁,不想嫁,不是因为嫁不出去,你记住,这是两个概念。”

见艾星朗两腿站定,并没有要走的意思,星眠就知道他还有话要说,也没阻止他,把手中的碗放回床头柜上,自己歪躺在床上,道:“师傅,有话你就说吧,还有何赐教或者想传你妈什么话给我?”

“妈说让我劝劝你,好好考虑考虑,白景晨是我们能接触的层面的人设最高级别了。”

“好像你妈这话说得不错,你呢?想怎么劝我?”星眠口气有些嘲讽。

“我还是刚刚在车上的意思,白景晨未必良配。”艾星朗依然执拗的说。

“你都说了是未必了,万一是未必不是呢?”星眠反问。

“姐,你不能用这个赌!咱们家虽然不算特别富裕,公司也不算大,但现在挣的钱也够这辈子花了,你没必要这么拼命,还赔上你这辈子的幸福。”星朗没有一丝玩笑的意味,郑重其事的看着星眠。

“我这么拼命当然是为了你啊!难道你忘了,大哥早就说了不继承家里的生意,我是女孩,今后也是要嫁出去的,维念集团最终还是得交给你管理。我现在多挣一些,等你继承的时候不就多一些吗?姐姐这么为你,你不应该开心吗?”星眠像小时候一样,伸手揉了揉星朗的脸,又拍拍他的头。

“不,姐,我没这么大野心,咱们一家人一起平平安安就够了。”

“好,姐姐知道了。”

…………

“那你早点睡吧,我先回去了。你的十全大补汤别忘了喝,明天别忘了把碗拿下去,面膜也别忘了洗。”艾星朗临走之前还贴心的给艾星眠关上门。

“知道了,艾大总管。”

现在的相处模式是两人15岁之后的日常,15岁之前两人的相处完全没有这么和谐友爱。

艾星朗比艾星眠小五岁,和二胎和重组家庭的孩子一样,两人互相讨厌并且看不惯,直到星眠15岁那年被绑架。

那年艾星朗十岁,在长期挑衅姐姐并且没有占到便宜后,他恶作剧把姐姐当时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趁着姐姐午休给霍霍成了五颜六色的而且还自己动手,给剪了个参差不齐。

星眠看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一狠心就给剃光了。人也变得沉默和不爱出门了,对艾星朗,更是不理不睬,视为无物。看着星眠面对自己时冷漠的表情艾星朗也吓坏了,也好几天都不敢出房门。

父亲艾乐维出差回来也发现两人的变化,了解事情经过后也带着星朗去给星眠当面道歉,但星眠一直淡淡的。一心想缓和两个孩子关系的父亲安排两个孩子一块去游乐园玩,他和江嘉仪并没有一同前往。

好巧不巧的,正遇见了当时一伙犯罪分子。

当时的维念集团内部出现了一些蛀虫,大量资金账目出现问题。身正不怕影子斜的艾乐维积极配合工商和法律部门,查出了时任维念的财务主管钱楚岸贪污受贿中饱私囊的铁证。

钱楚岸的父亲钱兴晓也是维念的股东,这些铁证明着说是钱楚岸一人所为,但其实每一笔其父亲钱兴晓也都有参与。

钱兴晓本以为钱楚岸入狱后,维念的清查就会结束,没想到,艾乐维竟然下了一查到底的心。

一时间钱兴晓在维念也是四面楚歌,四处疏通无果的他起了歹心,并且把主意打到艾乐维的儿子身上。

他找了几个小混混,每人给他们两万块钱,让他们把艾乐维的儿子给绑了。

几个小混混并没有专业绑匪的素质和智商,只确定他们是从艾家出来的,就上手把俩人绑了,没有进行仔细调查,对艾家孩子情况不了解不说,不一会就被星眠忽悠住了。

在艾星眠的刻意引导下,绑匪把一头板寸的艾星眠认成了“艾家儿子”,把艾星朗则认成了去同学家玩,倒霉被绑的同学甲。

星眠对绑匪说:“我就是艾星朗,你们要抓的是我,把我同学放了吧。”几个绑匪相互看了看,又打量被绑的两人,没说话也没动作。

看绑匪不为所动,星眠又向绑匪道:“你看他一直哭,一直哭,别说我觉得聒噪,你们听着也会觉得烦的。这样,你们把他放了,让他去给我爸妈报信吧,我爸妈认识他,看到他这个样子肯定会拿钱赎我的。”

这时,为首的绑匪把他们都叫了出去,似乎去商量对策了。

星眠对吓得一直蹲坐在地上哭的艾星朗呵了一句:“你闭嘴,别哭了。”

艾星朗吓了一跳,止住哭声,抬头两眼直愣愣的看着艾星眠。

星眠看星朗不哭了,稳了稳神,凑过去小声对星朗说:“你别怕,也别哭,我会保护你的。接下来我跟你说的话你要牢牢记住知道吗?”

艾星朗看着这个自己一向不太服气的姐姐,认真的点点头。

“你听着,待会他们把你放了之后,你就只管往人多的地方跑,千万别再被他们抓住。你可以去找警察叔叔,或者找人联系爸爸和陈秘书他们,让他们救我,你可千万别自己跑回来,记住了吗?”

星朗依旧看着星眠没说话。

“姐姐刚刚说的你都记住了吗?”星眠又问了一遍。

星朗重重的点点头。

不一会商量出结果的绑匪就回来了,其中一名绑匪一把把艾星朗从地上拉起来,用黑布蒙上他的眼睛,给他身上留了绑架信,将他带到了西郊,一个没有监控的地方扔下了。

时年10岁的艾星朗严格按照姐姐的要求,一直往人多的地方跑,寻求援助。

西郊,正在考察一处项目工地的白云启、白景晨等一行人正好成为他的救星。

艾星朗虽然受到惊吓,但思维还是很连贯,在白云启表明身份,并且能确定他们不是坏人之后艾星朗才向他求助。

白云启在知道了星朗身份和了解事情经过后,一面安排人给艾家人送消息,一面着人报警。见艾星朗还是一脸焦急,就让白景晨陪着,找了几个保镖让他们顺着艾星朗被扔下的地方先去探探路。

绑架案的结果是艾星眠在警察、白家父子和艾家等人的努力下,成功被解救。艾星眠这个比自己小五岁的同父异母的弟弟也冰释前嫌。

15岁的艾星眠被抬上救护车前,看到站在弟弟旁边的白景晨,同样逆着光,同样高大伟岸,与今日所见一般无二。

那是艾星眠自记事之后起和白景晨的第一次相见。

后来在家人得知他叫白景晨,是千晨的堂哥,也是自小被“抢定出去”的娃娃亲对象。

或许是从那时候开始,白景晨就在艾星眠心中留下一席之地,而且经年未变。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这一晚,15岁见到的白景晨和今天的白景晨不停在艾星眠梦中切换,真真扰了她一夜好眠。

……

小说《契约真爱:白先生锁定小娇妻》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