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求摄政王她又美又疯小说免费资源

经典古代言情小说摄政王她又美又疯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那只海鸥是个网文大神。书中主要讲述了:……所以,连苏艾自己都不知道,那一辆车是怎么就那么轻易地撞上了她。痛觉只出现在一瞬间,接着她的灵魂就好像被拖进了另一个世界,黑黢黢,没有一点光亮。“你终于来了,我的殿下。”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一句话……

求摄政王她又美又疯小说免费资源

《摄政王她又美又疯》 免费试读

……所以,连苏艾自己都不知道,那一辆车是怎么就那么轻易地撞上了她。

痛觉只出现在一瞬间,接着她的灵魂就好像被拖进了另一个世界,黑黢黢,没有一点光亮。

“你终于来了,我的殿下。”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一句话像一粒沙子飘在了苏艾的心湖上,泛起无法忽视的涟漪。

她想要去看是谁在说话,这种感觉很奇怪,她从来没有那么迫切地想做什么事。

她拼了命地睁开眼睛,就看见了黑暗中有蓝紫色的光,微弱如萤火,但是又神圣如在云端。

一点月光荡开,苏艾看见了那个人,穿着一身白色的锦袍,袍上绣满苏艾不认识的花朵,低调却贵气,像极了电视剧上的君王。

他有一双很好看的桃花眼,此刻笑着,比天上那弯弦月还要迷人,他的眼睛微微泛着蓝紫色,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光彩。

他走了过来,牵起了苏艾的手,拉着她往前走。

“你是谁?”

没有回应,没有后文,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只剩苏艾一个人,刚刚见过的那副神仙模样也渐渐地不记得了。

苏艾又重新跌入了黑暗之中。

而后重新开始呼吸,苏艾好像从很深很深的梦魇里醒了过来,一切不舒服都渐渐地烟消云散。

她没有第一时间睁眼,因为眼皮很沉重,她只是试着动了动身体,发现自己好像躺在一个狭窄的长方形空间,身上盖着几层被子,指尖传来的触感说不出地舒服,好像是什么很值钱的面料,而且身边还有许多不同形状的硬物,苏艾摸了摸,好像是珠子串成的链子,玉石材质的镯子,还有……那沉重的块状物不会是黄金一类的东西吧?

耳边还有时不时从远处飘过来的乐声,苏艾对这方面没有涉猎,但是依稀听出了唢呐的声音……婉转凄恻,尽显哀意。

这场景好熟悉,如果再配上吃席的声音,就算是完美了。

苏艾一个激灵反应过来,这不是葬礼才有的排面吗?难不成还是她自己的葬礼?

这不可能是在梦中,这一切都太真实了。

苏艾刚刚把眼睛眯开一条缝,就恍惚看见一道寒光直直地朝自己心口而来,紧接着心口一阵剧痛,痛的苏艾大脑一片空白。

艹!

这还没来得及睁眼呢,这就给送回去了???

没有料到是这样的展开,但奇妙的是,那痛觉只出现在刀没入她身体的一瞬,接着就完全没有了感觉,她没有死,只是没有力气睁开眼睛,也不能动,但是思绪还清醒着。

所以她这到底是在哪?就算是车祸假死遇上庸医,不也应该在停尸房吗?或者在去火葬场的路?再不济已经被送进了火化炉也是可以诈尸的!可是为什么有人守在自己的旁边要杀自己?

苏艾依稀想起,睁眼的时候明明瞟见自己所在的是一个古朴的乌木棺材……身下的各类东西在手心里的触感,越来越让人联想到考古节目里那些华贵的陪葬品。

哪家有创意的殡仪公司能举办这种葬礼?还有防止诈尸的人工服务?是不是太贴心了一点?

苏艾脑子转向了另一个方向,不对劲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难道是穿越?!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像她一样因为车祸而穿越的吗?

而且别人穿越过来不都是攻略皇帝和霸道王爷的吗?按照一般的剧情走向,自己不应该是个豪门庶女的可悲角色吗?为什么轮到自己就是这么个情况,连睁个眼睛都十恶不赦地被打了回去?好歹容自己说句话吧?

苏艾感觉自己能动了,但是她不敢动,因为这个乌木棺材旁边肯定有人还在等着她,等她再一次睁眼,就把刀再一次送进她的身体,所以她连呼吸都刻意压制着。

可是她也不能一直这么躺着。

有够倒霉的,现在穿越不是流行自带系统吗?如果有的话,给点提示行吗?

好歹给一件能反杀的东西吧,大不了醒了以后充钱不行吗?

“右手边,上三寸,有一把陪葬的匕首,足以取命。”脑子里有个微弱的声音这么说着。

这倒是意外之喜。

她按照脑袋里的声音,小心翼翼地用指尖感受到了那把匕首,刀刃很锋利,应该是开锋了的。

虽然有了武器,可是苏艾不能睁眼,就不能预判那人具体在哪里,要杀回去也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脑子里的那个声音再次出现:“你只有很短的时间,坐起来之后必须立马用尽全力朝左后侧刺过去,他现在就站在你的左后方。”

“我也看到了,按照刚刚那个角度,他也只能是从我的左后方来的,你能不能给点有用的提示?”苏艾在心里道。

果然被听见了,那个声音似乎显得有些尴尬,于是道:“我现在还清醒着,可否由我来操控身体?”

苏艾疑惑,现在的穿越都这么高级了吗?还能托管?

“行,你来……”苏艾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搏一把,刚刚做完决定,身体就不听使唤地动了起来,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脱下了头上沉重的金冠扔了出去,抓起旁边的匕首调整好姿势,压低身体将匕首送了出去,苏艾这时才看到那个站在棺材后面的人,打扮得很普通,就像个守灵的人。

头上那顶金冠很好地迷乱了那人的视线,给苏艾机会将那人重伤,匕首正中心脏,但是那人的身体似乎是感觉不到痛,受了致命伤还能动,拿着刚刚杀了苏艾一次的匕首就要刺过来,苏艾的身体再次动了,她另一只手很敏捷地抓住了那人的手腕,扭住,然后她整个人跳出了棺材,将那人压倒在了地上,借着自身的重量,将那把匕首刀身全部没入了那个人的身体,然后狠狠转动了几下,绞碎了那个人的内脏,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苏艾生长在法治社会,从来没杀过人,此刻身体被人操控着去做这件事,除了手上的血带来的温热,她似乎没有什么别的感觉,只是有些麻木。

那人口鼻流血地死去了,苏艾坐在原地,面对着尸体,双眼无神。

“你不怕吗?”身体里的那个声音问,似乎有些惊讶。

“……还好。”苏艾说着,感觉好累,她头晕目眩的,靠在棺材边休息,手心鲜血带来的温热黏腻挥之不去,甚至让苏艾忽略了身上的冷汗。

冷静了下来,苏艾道:“系统,能不能讲解一下,这是哪儿,我是什么身份?我这是穿书了,还是电视剧?我不记得我在哪看过有这个情节。”

没有回答,苏艾觉得不对劲,身体里的那个声音好像和自己所知道的那些穿越系统不一样。

她看着周围的景象,自己果然在一个灵堂里面。

苏艾在心里盘算着。

首先,就是自己极大可能是穿越了,有没有系统这件事先待定,就算有,这系统也挺不靠谱的,前后在线不到两分钟,最好别当个指望。

其次,就是穿过来的这个原主原本也死了,而且凶手还没死心。

然后,就是自己这个原主的身份不一般,这院子看着很豪华,苏艾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寿衣,材质不认识,但是这绣工绝对不一般,甚至还有龙……不对,四爪为蟒,看来是什么皇亲贵族。

现在正是正午,也是开席的时候,灵堂只留着一个烧纸的小厮也说得过去,只是谁也没想到这个烧纸小厮会是一个刺客。

最奇怪的一个点是——苏艾抚向自己的心口,那里的衣裳破了,留下带着血迹的碎布,但是皮肉无损,就好像是凭空愈合了一样,可是刚刚的痛觉和这件衣裳的惨状都证明了刚刚那个生死一线间的凶险……难不成她穿越之后,还获得了不死的金手指?

苏艾闭上了眼睛,思考着这些离奇的东西,她不敢贸然喊叫,怕没把帮手喊来,先把杀手喊来了。

真是什么离奇的事都让自己碰上了,可是居然连穿越都不给自己安排一个好一点的身份和环境,老天爷可真是……

苏艾察觉到有动静,立马睁眼,迎面就看见了一个沾灰的鞋底子朝自己的脸印过来,她立即反应过来,伸手抱住那只脚一拉,那人没站稳,直接一个大劈叉摔在了地上,紧接着“哎呦”了一声。

苏艾注意到那鞋怕是穿了好多年了,连脚尖都磨破了——现在的杀手都这么寒酸了吗?

她站起来想看清楚那货长什么样,谁知那人像只小强一样手脚并用地往外爬,一边爬还一边护着脸,似乎是怕苏艾认出来。

苏艾抬脚想追,可是没想到这寿衣这么累赘,她也是初来乍到的,对什么都不太熟悉,踩到自己的衣角就那么直接摔了下来,不过几个眨眼之间,那小强就爬出了视线。

这一番动静很大,外面似乎有人闻声跑了过来,苏艾刚刚站起来,就看见了外面的一大帮人。

“诈!诈尸啦!”

打头的那个人喊叫,那声音撕心裂肺的,苏艾感受到了那声音里面的排山倒海的恐惧,她甚至想自己爬回去,别吓着别人。

她看了一下面前这堆人,看起来都是家丁仆人一类的,她扫视了一下这些人的脚尖,没有那只鞋。

就他们面上的表情来看,这些人不是杀手,至少他们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杀自己。

于是她清了清嗓子:“我没死。”

这句话很管用,这些人平静了一下,然后半信半疑、小心翼翼地打量了苏艾半天,最后好像确认了她还活着,都诚惶诚恐地跪了下去,好像在拜活阎王。

“敢问主子,那是刺客吗?”为首的那个人小心翼翼问道,“那不是烧纸的……”

“是刺客,但是问题不大,你们看着查一查吧。”苏艾脑子还晕着,看着这一大群人,“我……我刚刚醒来,脑子不太好使,有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你们……都是谁来着?”

为首的那个中年人闻言,从那个刺客身上收回了目光,爬到苏艾面前,瞅着茫然的她,瞅了一会儿,才道:“主子真的不记得了?”

苏艾还不习惯有人对自己这么恭敬,于是蹲了下来,真诚地看着这人的眼睛:“我不记得了,你是谁?”

匕首还藏在苏艾身后,刚刚杀人的感觉也还残留在手上,一旦这个爬到自己面前的中年男人有什么异样,自己有把握在他动手之前杀了他。

看见苏艾蹲下来,这人更加确定主子脑子有损了,因为以前的主子是不可能这么对着自己说话的。

“主子……”这人眼泪马上就汪汪的,“老奴是虞家两代管家,侯锭啊。”

侯锭……

猴腚?

苏艾看着侯锭哭得红红的、颇为肉感的脸,一瞬间思想有些跑偏了,差点没忍住笑。

侯锭看见苏艾这么个憋笑的样子,眼泪立马落下来了,他哭得不像话,眼泪比大姑娘还多,他转头对身后的一众仆人们说:“快去找太医吧,主子真的傻了……”

“我没傻……”苏艾有口难辩,想了想,板起脸,让自己显得更有威严一点,“刚刚是在考验你们呢,我怕有刺客混进来,给你一次机会,用一句话说完我的高贵身份,不然你就是刺客,拖出去乱棍打死。”

侯锭立马恭恭敬敬地说:“您是虞家之主,老王爷唯一的女儿,卫明国世袭衡陵王,加封摄政王,先王亲自给您赐名,虞生欢。”

苏艾觉得受宠若惊。

娘滴个乖乖,这么了不得?

小说《摄政王她又美又疯》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