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完整版《噩梦轮回》txt下载

小说噩梦轮回是网络作者廉贞写的一本悬疑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保姆已经知道我是什么人了,转身就去拿。我拿着针,让人把赵冰冰翻过来,我抓起她的手,掰开手指,准备扎食指。赵冰冰的眼神恶毒起来,阴阴地问我:“你想干什么?”她并没有反抗。我冷笑道:“你说呢,扎你呗。”“……

完整版《噩梦轮回》txt下载

《噩梦轮回》 免费试读

保姆已经知道我是什么人了,转身就去拿。

我拿着针,让人把赵冰冰翻过来,我抓起她的手,掰开手指,准备扎食指。

赵冰冰的眼神恶毒起来,阴阴地问我:“你想干什么?”她并没有反抗。

我冷笑道:“你说呢,扎你呗。”

“你敢扎我,你信不信我让你不得好死!”

“草!你以为老子吓大的,威胁我。就你这个逼样的,还威胁。你要真他妈的那么牛逼,我早就血溅五步,没机会在这听你瞎鸡吧叨叨。”

“你扎下试试!”

“你动不了,扎死你也是白扎。最好老实点儿,佛说: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不想扎死你,你最好听我的。”

“草你妈,你有种!”

“骂吧,你随便骂,你越骂我,我就越来气,扎你也就越狠。”

我跟赵冰冰的对话让王强和赵炳文面面相觑。

我一针扎进赵冰冰的手指头,足足扎进一公分,赵冰冰“嗷”的一声惨叫,但身体却纹丝不动,根本不反抗,一丝力气也没有。

赵炳文在后面道:“付老弟!”

我抬手示意他别说话,我一拔针,血流了出来,滴到纸上,我拿起纸,冲着纸念着咒语:“三七人鬼,邪行,起!”纸上的血滴突然动了起来,形成一个小的人形,在纸上来回的动,这情形,如果是晚上,胆小的早跑了。我把纸折叠,开始撕,再打开时,纸成了人形,而那滴血正好印在人形的脑袋上,我递给保姆:“收好它,以后还有用。”

保姆吓得牙齿打颤,手哆嗦得像寒风中的树枝。

赵炳文上前一步,把纸接了过来。

赵冰冰的手指还在滴血,我不让血停,血会一直流。

我又对赵炳文道:“有没有纱布,大块的,越大越好。”

赵炳文眼睛一亮:“这个还真有。”

很快,保姆在赵炳文的房间里拿来纱布,有床单那么大块,他还不放心:“付老弟,够吗?”

“够了够了!”我又把血滴到纱布上,这才放开赵冰冰的手指,血很快就不流了。

“付老弟,您还有什么要吩咐的?”

“她时好时坏的,是因为人也是有灵性的,有邪灵恶鬼什么的往她身体凑,人本身就会抵抗,就像发炎,人就发烧,这就是在抵抗。但她魂一下子少了两个,身体抵抗不住,才越来越弱。而且不同的恶鬼争一个身体,所以她才会发疯,其实,这本身跟她没什么关系,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对了,她平时跟谁最亲,是你还是她妈妈。”

“她妈妈,我很忙,从小就跟我不亲。”

“那姐呢?”

“我老丈人病了,她去照顾了。”

“如果不严重的话,最好把姐叫回来。不过,想把冰冰的魂找回来,肯定得晚上,很恐怖,得有很强的心理素质,不然我怕姐会崩溃。”我担忧地说。

“这点你放心,为母则刚!”赵炳文苦笑。

王强走了,但赵炳文不放心赵冰冰,不让我走,非要我留下。晚饭挺好的,好多都是我从来没吃过的。看着赵炳文一脸愁容的样子,我也没吃多少。

同样,我也有些担心,我用针扎了恶鬼,让它知道了我的厉害,暂时是老实了。但这只是暂时的,用不了多长时间,它的怨气将会更大。如果它真的为了杀我而窜出赵冰冰的身体,赵冰冰必死无疑,她现在能活着,也有这只恶鬼的原因。

所以,我还得拿捏好处,希望那枚硬币能抵挡一段时间。让恶鬼既不出冲出身体,也不让它胡来。

吃过饭,赵炳文把我安排在赵冰冰的房间,说这样离她近,如果再有意外情况,可以随时施救。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这个时候,赵炳文哪里还管男女有别,保住女儿的命是最重要的。

保姆给我冲了咖啡,我就坐在椅子上看着,一夜不睡,倒是没什么。

赵冰冰睡得很沉,估计这几天她没睡好过。她的睡姿非常优美,长发还挡住了脸的一部分,一脸旺夫像,五官精致的无可挑剔,将来哪个幸运的男孩子娶了她,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会因为赵冰冰迎刃而解。

其实,我也困,只是在一个大姑娘的房里睡着有些不礼貌。

所以我靠抽烟坚持着,而且赵炳文几乎一根接着一根的抽。

凌晨三点多,我刚把烟头掐灭在烟缸里,门突然被撞开,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冲进门,吓了我一跳,她根本没看我,径直冲到赵冰冰面前,抱着她开始哭。

这应该是赵炳文的老婆杜书娟。

没成想,这一哭,赵冰冰醒了。

她已经恢复正常,眼神平静,看到妈妈在哭,伸手给杜书娟擦了眼泪。

杜书娟惊讶道:“冰冰,你醒了!”

赵冰冰没什么力量,这几天可把她折腾坏了,她虚弱地说:“妈,别哭了,我没事。”她又看向我,“谢谢你。”说着,她想起来。

我连忙说:“别动,你现在别动。没事了,我知道你很累,接着睡吧,别害怕,我和你爸爸妈妈都会守在这里。”

赵冰冰眼皮开始打架,又沉沉睡去。

杜书娟见女儿睡着,这才起来,连连擦擦眼泪,走过来对我道:“谢谢你,付大师,炳文都跟我说了。能治好女儿的病,我做牛做马都愿意!”

我有些受宠若惊,连连道:“姐,你言重了。不知道赵哥跟你说了没有,赵冰冰的病不能再拖下去了,晚上我们就得开始,不知道……”

没等我说完,杜书娟斩钉截铁道:“我不怕!”

白天我开始行动,给赵炳文下了个单子,要竹子蜡烛和糨子和一些其他的东西。

前两样还好,可赵炳文不知道糨子是什么,我跟他说就是白面活的那种,在农村用来沾东西的,就是现在在一些偏远地区都是用糨子贴对联。

可他们一个个都不会。

还是我自己来吧。

赵炳文说用浆糊不行吗?

我摇头说不行,我要做几个引魂灯笼,不能用浆糊,只能用糨子。最后还是自己动手在厨房里熬的糨子。

当我熬好之后,院子里拉来一车名贵的金镶玉竹和一整箱红蜡烛。

我仰起头,看着很蓝很蓝的天空中飘着几朵很白很白的云,这种感觉就像看着竹子似的,有钱真好真轻松,这一车金镶玉竹子得多少钞票。

蜡烛一看就是最好的,光滑无比,灯芯都是草编的。

赵炳文见我愣着不动,小心地问:“付老弟,够不够?”

我叹了口气,道:“有钱真好!”然后走过去,留下一脸茫然且不知所措的赵炳文。

首先我用小刀把竹子劈开,劈成一条一条的,这些竹子韧性非常好,我做了一个简单的模具,按照灯笼的大小把住竹片弯到模具里,用喷枪烤了两下就定型了,然后再用线绳子扎好,再在灯笼外面涂上糨子,放下蜡烛,把昨天那块带血的纱布粘在上面,灯笼就做好了。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真的很难。

赵炳文和杜书娟一起帮忙,没用那些保姆。

这种事,得亲自动手。

直到下午三点多,我们做好了三个灯笼,我把蜡烛放进去,点着了,让蜡烛慢慢地烧,直到烧了半支,我把蜡烛吹灭。

时间还有些早,赵炳文给我安排了些吃的喝的,坐下来聊着天。不过让他担心地是,赵冰冰从凌晨三点睡到现在,没有醒过来的意思。

我安慰他说,人有三魂,一魂走二魂游三魂守坟头。现在赵冰冰三魂中头魂二魂都丢了,一魂胆子大,肯定会招来,但现在赵冰冰已经病了一个星期,一魂是迷路找不回来了。如果只是普通惊吓,丢了一魂,根本用不着招魂,它自己会回来的。

二魂是最爱丢的,而且它还胆子小。在极度惊吓时,不能招,只能找。

今天晚上,一魂招回来,赵冰冰的精神会好很多。

我还对那些保姆说,如果赵冰冰再犯病,按着她,别让她伤害自己,大不了把她捆起来。

夜幕降临,我看时间差不多了,提着灯笼走进赵冰冰的房间,她还在昏睡,我抓起她的手指,又用针扎指头,她居然没被疼醒,血滴了下来,我在每个灯笼上都滴了一滴,血在纱布上快速蔓延,染红了整个灯笼。

我拿着毛笔,在灯笼上写了两个黑色的大字:招魂。

小说《噩梦轮回》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