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求弋青泽宋禹小说免费资源

小说《快穿:我超恶毒的》是著名网文作者月下一朵花所著的一本纯爱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周飞雪的眼泪都被他吓回去了,茫然地看着他,眼里还有泪花花,“干……干嘛。”“过来,给本王捏捏腿。”弋青泽伸出自己的腿,横在周飞雪面前。马车外的宋禹睁开眼,捏了捏发胀的眉心,隔着一张薄薄的帘子,他能清楚……

求弋青泽宋禹小说免费资源

《快穿:我超恶毒的》 免费试读

周飞雪的眼泪都被他吓回去了,茫然地看着他,眼里还有泪花花,“干……干嘛。”

“过来,给本王捏捏腿。”弋青泽伸出自己的腿,横在周飞雪面前。

马车外的宋禹睁开眼,捏了捏发胀的眉心,隔着一张薄薄的帘子,他能清楚地听到里面的动静。

弋青泽一路闹腾不带喘口气的,平日里本来就够能折腾的,加上一个周飞雪,这一路上叽叽喳喳能顶五千只麻雀了。

周飞雪坐着没动,这个小王爷欺人太甚,居然又侮辱他。

弋青泽唤不动人,心里火气騰一下被瞬间点燃,“让你过来,聋了吗?”

宋飞雪闭上眼睛,真恨不得他瞎了才好。

弋青泽见他坐着没动,摸摸自己光溜溜的下巴,学着电视里恶人威胁人的模样,“听说你家里有个小妹妹。”

宋飞雪脸色刷一下白了,看弋青泽的眼神都变了,“你……你想干什么?”

“你不愿意给我捏,我就派人去把你妹接来伺候我。”怕了吗,我超恶毒的。

“你别打我家人主意。”周飞雪强忍眼泪,爬起来,半蹲着给弋青泽捏腿。

弋青泽舒服地闭上了眼,穿成恶毒炮灰这种活其实也还不错啦。

同时还不忘给自己邀功,「筒子,我表现怎么样?是不是超恶毒?」

系统赞许道:「亲亲越来越恶毒了呢!恭喜亲亲,升职加薪指日可待。」

宋禹按着突突直跳的额角,重重叹气,他有些同情人类皇帝了,生的都是些什么败家玩意儿!

周飞雪的小手力道刚刚好,弋青泽舒服地快睡着的时候,收到了系统的警告。

「欺负主角要适量,过分了会影响主角的心理健康。」

没意思,弋青泽坐起身,一脸嫌弃道:“你捏痛本王了!”

声音带着点娇,软软的尾音,马车外面的宋禹头又开始痛了。

周飞雪局促地放下手,望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弋青泽从兜里摸出一大叠银票,扔给周飞雪,周飞雪眼快扫到,最上面那张居然是一千两的面额。

这够他家吃上几十年了,老父亲天天日以继夜操劳一辈子也挣不来这么多的钱。

周飞雪,“给我的?”

弋青泽嗯了声。

“都给我?”

“瞧不起人是吧,我可是王爷!我爹是皇上,整个国家都是我家的。”

这下你知道你和我的差距有多大了吧,自卑去吧,贫穷的主角。

「咳咳咳,贫穷的是你,你刚给他的是你从小到大攒的全部家当。」

弋青泽想把那些银票抢回来已经来不及了,周飞雪把全部银票拽在手心里。

“谢谢你。”周飞雪轻声说道,再看弋青泽时,发现他似乎也没那么坏了。

三人到达目的地——卞城。

宋禹接到学宫任务,卞城接连发生命案,死的都是王公贵族子孙,他此次前来捉拿猫妖。

从他们整理的线索看来,这些死者生前都到过听雪楼,最近听雪楼来了一个戏班,新捧出来的角儿名气很大,传说见过他的人,都被他的美貌迷地神魂颠倒,有人砸了黄金万两也难见到他一面,这个名角儿的身份和来历更加让人好奇。

宋禹直奔听雪楼,那位叫江南的有问题。

听雪楼人满为患,外面还里三层外三层地排着长队。

大家交头接耳,脸上都是幸福而期待的笑容。

“今天要是能见江南一面,我愿吃一个月的素。”

“听闻他一曲人间难寻,只要能进去听一曲儿,我愿意付一个月的工钱。”

“你们两个死了这条心吧,我都在这里排了一个月了,从来没见过江美人一面。”

弋青泽啧啧称奇,这个追星队伍,一点都不亚于现代人,看来大家的追星精神都是薪火相传的。

弋青泽站在人群里往里看,「这个江南是谁?」

系统,「正是你们此行要捉的猫妖。」

弋青泽同情地看着这些人,知道自己粉的是个妖怪吗?知道真相后,他??们的眼泪会掉下来吧?好期待,好激动,自己果然是干恶毒炮灰的料。

作为恶霸王爷,弋青泽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

宋禹和周飞雪略显无奈跟在他身后。

三人队伍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

弋青泽一身紫色华服,更衬地他肤白胜雪,浑身衣物配饰无一不在彰显着我就是有钱人家的傻少爷。

宋禹一身玄衣,长剑用黑布裹着,他高而劲痩,气质清冷,矜贵又冷漠。

周飞雪一身青色长袍,面容清秀,是三人中看起来最随和的。

弋青泽还没嚣张上一会儿,便被一个小厮拦住了。

“诶诶诶,干嘛的。”那小厮见惯了这些往里闯的人。

“当然是进去,你瞎啊!”弋青泽装逼被打断,相当不爽。

“想进去,排队!你没看见那么多人都在外面等吗?”

小厮说出了大家的心声,众人异口同声,“就是,排队!”

弋青泽时时谨记自己的恶毒人设,暴脾气蹭一下就上来了,看向小厮的目光真带有三分戾气“嘿!活腻了是吧,本……”

“出门在外,不要轻易惹事。”宋禹打断他,他没耐心在这儿耗,只想快点捉了妖回去。

弋青泽要是闹起来,只怕还没等出手,妖就跑了。

“哼。”弋青泽噎了一下,安慰自己,不能生帅哥的气,他消停了。

作为嚣张霸王,排队是不可能排队的,弋青泽往怀里一掏,空空荡荡。他才想起自己刚才把家当都给周飞雪了,他轻咳一声,摸出一块玉佩,往小厮怀里一丢。

那小厮见惯了达官贵人,知道这玉不是凡品,喜笑颜开地把三人领进去。

听雪楼不同于一般的茶楼酒肆,大门进去是一个前厅,往里走才到搭了戏台子的大厅。

弋青泽一路走来,人山人海,个个翘首以盼。

呵!这猫妖,好大的排场!

不知谁喊了一句,“江南来了。”

蠢蠢欲动的人群瞬间轰动,大家一股脑儿向大厅挤去。

弋青泽被人撞来撞去,失了主心骨,像陀螺一样在中间转圈圈,好不狼狈。

宋禹看着弋青泽他原地旋转跳跃,再滑步。

修仙人的脸都快让他丢光了。

晕头转向中,一双有力的手按住他的肩膀。狼狈的弋青泽瞬间就找到了主心骨,像洪水中抓住了一棵大树,紧紧拽住不肯撒手。

人群退散,宋禹轻咳一声,弋青泽感觉腹间空空荡荡的,他的腰带不知都被谁扯走了,头发也乱糟糟的,满脸狼狈。

他抱着自己的腰,朝人群中怒喝道:“放肆!大胆!”

宋禹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用眼神示意他,自己跟上。

周飞雪憋着笑,默默送上一截树枝。

宋禹拿在手里,“给我这个干什么?”

周飞雪指了指他松散的衣服。

弋青泽明白过来了,背过身去,用树枝把衣服陇上。

他蔫头耷脑地跟着二人,现在的他,恶毒不起来了!

小说《快穿:我超恶毒的》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