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求重生狂医小说免费资源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败火居士的新作《重生狂医》,这是一本神医类型的书。书中主要讲述了:许春杏打死也不信这话。当场怒炸。大哥大放在一边,先不打电话。在山顶上,抽了一根枯木棒子,追打过来。“我打死你个小傻逼!”“叫你能治痛经!”“叫你能治我爸的气管炎……”“叫你发神经……”“……”江小北围……

求重生狂医小说免费资源

《重生狂医》 免费试读

许春杏打死也不信这话。

当场怒炸。

大哥大放在一边,先不打电话。

在山顶上,抽了一根枯木棒子,追打过来。

“我打死你个小傻逼!”

“叫你能治痛经!”

“叫你能治我爸的气管炎……”

“叫你发神经……”

“……”

江小北围着山顶的林子、石头,闪躲了好一阵。

看着这女人,追打起来,那心口跳的都要蹦炸毛线衣了。

感觉,很不错。

当然,没打着他。

反倒是,把许春杏累的气喘吁吁,香汗淋淋。

江小北在这边,背靠着大树,抄着双手。

“小许啊,我说能治,当然就能治。”

“小许……”许春杏气的杏眼鼓瞪起来,“小傻逼,你以为你多老?敢这样叫老娘……呃……”

她,目瞪口呆。

看着江小北手里,扬着的两百块。

“好啊,你个小傻逼,敢偷老娘饭馆里的钱是不是?赶紧还给我!”

江小北冷淡的笑笑,“见钱眼开啊是不是?这钱,是我下午进城给人治病,赚的。”

“你……”

“如果,我治不了你的痛·经,治不了你爹的气管炎,这二百块,给你!”

“有这好事?”许春杏,还是有点激动的。

二百块啊,那可是一笔不小的钱啊!

她饭馆两天,还不一定纯收入得到这么多。

连江小北的工资,也才15块钱一月。

江小北一脸认真:“当然,这相当于一个赌注。如果我输了,钱是你的。我要是赢了,怎么办?”

许春杏的确也是泼辣的人,不信邪,但也被痛·经折磨的够惨的。

她一咬牙,红着脸道:“别说治我爹了,你要是把我治了,我给你二百!”

“成交!不过,另外得把三个月的工钱给我结了。今天晚上,我想在馆子里炒几个菜,你得免费……”

“免费你妈个头!”许春杏直接叫了起来,“休想占老娘的便宜!”

江小北一点头,平和微笑,道:“行!那赌约不算数了。我这就回你饭馆洗碗,后天,我叫街坊邻居都来看你痛·经,看你满地滚,撞墙,好不好?”

“啊!你……啊!!!”

许春杏被气的啊,大姨妈都要来的似的。

因为,她疼的时候,真有那么狼狈。

而且,算算日子,还真是后天来!

江小北依旧,老爷爷看小姑娘,笑眯眯。

“叫什么叫?别叫了,免得别人以为,我在山顶上把你怎么怎么的了,我可是个清白的人。一句话,干不干?”

“我……干!”许春杏考虑了一下,一跺脚,咬牙道。

江小北点点头,二百块,往石头上一拍。

“好!小许,我看你在龙首镇,也是个人物,说话算话就行。这二百,拿着!我要是治不好,你顺便把饭钱扣了。”

“啊……你……”

许春杏傻掉了。

因为,江小北,转身下山,头也不回。

那瘦小的身子,大步如风,很有派头。

好一阵,她才缓过来了。

感觉,这小傻逼是不是真有本事?

于是,赶紧把钱拿起一看,真的,真的是真的啊!

钱,装进包里,拿起大哥大就往山下追。

反正,二百块在老娘手里。

他要是医不好,分钱不还!

饭馆工资,也扣了,扫地出门。

敢叫,老娘就砍了他胳膊腿儿!

追了一阵,她发现江小北,往山上那边密林里走了。

没什么路,刺多,树多。

“哎,你个傻逼,去那些地方干啥?”

江小北抱着一棵大树,“给你找草药子,治你痛·经啊!”

“啊?”许春杏呆住了,“你不去药房抓药吗?”

“你傻吗小许?这可是1988年,山上到处都有可用的好药材,我才不花钱去买。顺便,你爹的药,我也给弄齐了。你回饭馆,等我就行。”

“好嘛,小傻逼,老娘就等你!你要治不来,二百块可就没了,哼哼……”

许春杏,扭头下山。

在山道上,那背影,的确有点迷人。

江小北在山上叫:“哎,小许!”

许春杏一扭头:“小许你妈个头!啥事?”

“你腰真细!”

“妈的……小流氓!再废话,我打你!”

“哎,杏儿啊!”

“又怎么了?”许春杏没走几步,气呼呼又回头。

“你以后,会生儿,屁·股真大!”

“啊啊啊!!!”

许春杏气的要炸了。

扭头看去时,江小北已经消失在山林里了。

她知道,就她老公那家伙事,能生个屁!

当然,小北爷没说她是个处。

要不然,她真的会惊到掉下巴,更会相信了。

小北爷是个老头子,但不是坏得很的糟老头子嘛!

下午,五点。

春杏饭馆。

没生意。

许春杏在门口坐着,织着毛衣。

阳光,还有些灿烂。

光线下,微有些胖的小白手,灵活的动着钎子。

银亮的钎子,来回穿插着,相当熟练。

胖厨师和两个女服务员,在里面看着黑白电视,满屏雪花麻炸炸的。

江小北回来了。

旁边有邻居笑骂道:“小狗日的,你在山上打了仗回来吗,搞的这么惨?”

“狗日的,上班迟了,要挨骂,许老板娘要擀面杖打你脑壳,呵呵……”

邻居们的声音,吸引了许春杏。

她放眼望出去,忍不住都想笑了。

江小北,头发乱糟糟的。

身上衣服、裤子都挂烂了。

脸上和手上,还有几处血道子。

脸上,还有些绿里红里的野草、野果浆子。

手里,提着个蛇皮口袋,鼓鼓的。

看上去,跟个讨饭的。

“小傻逼,活该!”

许春杏瞪着他,偷着欢喜。

江小北却神色自然,提着口袋过来。

“呵呵,小许,人要学会礼貌、感恩。为了采药,我可是吃足了苦头。”

邻居们惊呆了!

这小狗日的疯了吗?

敢把许春杏叫小许?

许春杏脸上也挂不住,正待发火时,江小北都窜后厨去了。

她,赶紧叫骂着,冲了进去。

那时,江小北已经在洗药材了。

许春杏一到,他马上放下,笑道:“来,你的药,你自己洗,自己熬。今晚喝一次,明天喝三次,有效果。”

许春杏斥道:“你不是能医吗?你洗,你熬!”

江小北淡笑,“你不要在我面前耍威风。就连你爹,现在也在家里,自己熬他的药呢!估计,这都喝了第一碗了。”

“什么?”许春杏惊呆了,“我爹凭什么相信你?”

江小北神秘的一笑,勾了勾手,轻声道:“你过来,我悄悄告诉你。胖子和小花他们在外面,我不敢说大声了。”

小说《重生狂医》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